第三百八十一章-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三百八十一章

    ()    第百八十二章

    韩长青看着这两道颜色各异的仙元力,嘴角轻轻一拉,轻笑起来。

    韩长青决定日后在通常情况之下自己都使用这青色仙元力,在特殊情况之下就是用那无色仙元力。

    韩长青想到这,便将的两道风刃都甩了出去。

    “刺,砰”两声不一样得声响传来。青色风刃斩的那块石板出现一道痕迹,无色仙元力斩的那块石板直接破碎。

    韩长青心叹:威力差距果然很大啊。

    收拾下心情,韩长青站起身来。如今离那进入禁地的人员比试还有半个月,韩长青不打算在这半个月内修炼,因为这样修炼对于韩长青来说确实太过缓慢。如果韩长青去往别处,将青龙魂的力场完全放开,韩长青的仙元力吸收速度绝对是恐怖的,此时在这慢慢的吸收仙元力,韩长青根本觉得这是在浪费时间。

    一想到比试,韩长青突然回忆起来,自己的wǔ qì貌似在天妖峰的那个山洞之被毁了,如果到时比试之时别人用wǔ qì而自己不用,在实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那自己岂不是很吃亏?

    韩长青想到这,决定得去找一把wǔ qì。可是韩长青想了很久也不知道该到哪里去找。

    他想过夕木寒,可是最后还是决定不去寻求他的帮助。后来想了很久,韩长青决定去找那徐灵帮下忙。反正已经麻烦过她多次了,在麻烦一下她,以后如果有会,就一起了结一下。

    想到这,韩长青便站起身来,化作一道流光向那徐灵所在之处飞去。

    夜色降临之时,韩长青门前再次出现一道流光,韩长青回到自己居住的地方。此时韩长青拿着一柄短刀。

    因为在众多wǔ qì当,韩长青只是使用过抢与刀,相比之下,韩长青觉得刀比抢更好一些。所以此次韩长青在徐灵之处要来了一把刀。

    此时韩长青将短刀拿在自己仔细观察,这刀与夕木寒给自己得那把雨环刀相差不大,只是颜色是暗青色而已。

    徐灵告诉韩长青这刀的名字就叫一个字“青”,只是这把刀的质地比较差,算不得什么好的兵器。可是徐灵之处却只有这一把刀,其它的什么扇子、针、笛韩长青实在是拿不下。

    看着里的青刃,韩长青又将它放回空间之戒之,不管这刀质地如何,只要自己运用得好,解决此次比试还是没有问题的。待从钟殿禁地出来之后,在想办法弄把好一些的wǔ qì。

    抱着这样的想法,韩长青等到了钟殿宗比试之日…

    钟殿宗的比试即将开始了,可是韩长青却在一天之前才接到宗门的消息。如果不是夕木寒提前给韩长青说这件事情,韩长青估计真要昨日才会知道。

    如果这样,那么韩长青将不会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准备。

    而两天之前来跟韩长青说这个消息的那人,韩长青想不到竟然是那刘能。自从上次韩长青帮过他一次之后,他对韩长青也很是感激。由于他认识的人比较多,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他便来到了韩长青居住之地给韩长青通知了。

    此时那刘能也已经是达到了外环脱胎境界,所以此次他也打算打算参加这次比试,希望能够进入这其。

    其实此次参加比试的人,大多都是为着那禁地之内的仙元力去的。到没有几人愿意去参加那个什么战争。除了一些想要建立功名的人以外。

    其实战争本来就是恨残酷的事情,实力不好很容易丧命,实力好了,运气不好也会被杀死,毕竟好汉架不住人多。

    韩长青也不打算去参加那个什么战争,但是此次禁地修行名额,他是肯定要去争一争的,毕竟这样的会难得。至于从禁地出来之后去往何处,韩长青觉得那已经是后事了。

    此次参加比试的钟殿弟子都需要前往山前大殿之处比试,也就是韩长青进入钟殿宗之时,进行测试的地方。

    就在韩长青即将要出发之时,那刘能又再次来到了韩长青所在之处,准备与韩长青一同前往

    韩长青本打算直接飞行过去的,但是看到了刘能之后,韩长青便改为步行了。因为他知道刘能还没有掌握飞行之术。

    说也奇怪,那刘能虽然修练多年,但是至今为止对自身仙元力的掌控都不是很熟练,所以一直无法掌握一些技能。

    韩长青一直没有主动与刘能说话,因为韩长青也不知道与他说些什么,所以韩长青觉得就这样沉默也挺好的。

    可是刘能却觉得如此沉默下去很是尴尬,就开始主动对韩长青问这问那起来。

    对于他的问题,韩长青却没有在沉默,而是只要自己知道,韩长青便会给他如实说来。不管是修炼上的问题还是仙元力掌握上的问题。

    那刘能虽然没有韩长青进展的速度快,但是他修炼的时间怎么说也比韩长青久了许多,所以韩长青在与刘能对话的同时也学到了许多的东西。

    来到了山前大殿,此时大殿之处已经多出了一个巨大的石台,而且韩长青在石台之上还感觉到了一股微弱的仙元力波动,仔细一看,发现那石台的边缘之地居然镶嵌了数块仙元精。看到这,韩长青就知道了这石台之上应该布置了阵法,至于是什么阵法。韩长青根本看不出来。

    此时聚集在此的人数已经是非常的多了,就连平时很少见到的碧落院的众多女子也来到了此处。韩长青还在这众多女子之看到了那秦玲的身影。虽然秦玲也看到了韩长青,但是此时却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就当是打招呼了。

    韩长青看到秦玲冲着自己点头,便也向她点了点头,以致回敬。

    做完这一切,韩长青便站在原地等待起来。此时人虽然来了不少,但是比试却没有规定是此时比的,在时间还没到的情况下,就算人来完了,比试也不会开始的。

    韩长青一直闭着眼睛,可是没过多久,韩长青便感觉到了身边的嘈杂声慢慢的弱了下来,最后身边的众人都停止了说话。韩长青觉得肯定是比试要开始了,所以才会如此。

    当韩长青睁开眼睛,发现此时来了五个老者。而正是因为这五个老者的来临,众人方才停下说话声的。

    韩长青看到这五个老者,其四人韩长青都认识。这四人正是夕木寒的大师兄、二师兄、四师兄和六师兄。

    韩长青听夕木寒说过,他们那一代就只有他们人正式成为他们师傅的徒弟。而现在便是由他们人带领钟殿宗新进的弟子修炼,可是他们收谁做徒弟也要看他们自己。而他们的师傅辈的人,全部都或离开,或潜修了。

    此时夕木寒的四位师兄却陪伴在另一位老者身旁,对着他介绍这介绍那的,然后入座之时也是无比的恭敬。最后在众人猜测的目光。韩长青的大师伯,也就是夕木寒的大师兄缓缓的向台上走来。

    “今天钟殿宗的这场比试,主要便是寻出百人进入禁地修炼。此次会难得,还望大家好好表现。大家都知道钟殿宗存在的目的是为钟殿国培养人才,而今日钟殿国的皇子来到此地观看大家比试,大家一定要发挥出自己的真实水平!”夕木寒的大师兄在台上说到。

    台下众人听到这话,顿时便炸开了锅,如果按他们大师伯所说,那位老者便就是钟殿宗的皇子。如果今日表现上佳的话,那么很有可能被那皇子招去。

    原本进入钟殿宗学习的人都是钟殿国本国之人,其目的大多都是想要寻求个出头的捷径。而此时如此重量级的人物来看他们比试,顿时一个个热血都沸腾了。

    韩长青对此虽然没有半点兴趣,可是韩长青却发现身边的刘能却是拳头紧握,目光之满是坚毅。看到这,韩长青居然为之一震,这刘能平时从未看他如此过,不想今日居然这样,定然是对那权力之事很看重。

    韩长青叹了口气,个人有个人的追求,韩长青觉得自己虽然对这不感兴趣,但是别人对这很看重也是很正常的。

    那台上的大师伯说完话之后,看着台下众人在不停的议论,然后露出一笑,清了清嗓子,又继续说道:“大家安静一下,此次比试呢,与以往不同。就在我刚才说话的时候,已经观察过了,此次参加比试之人有51人。所以此次采取的比试方法就是擂台式比试。只要一个人能够守住五个人夺擂,那么他就可以进入禁地修炼,如果一个人能够守住十人夺擂,那么除了他自己本身可以进入禁地修炼之外,还能带上一人进入禁地修炼。但是比试之时大家一定要注意一点,你们是在比试,不是在厮杀。所以一切都要点到即止,别人如果认输,不可再进!如果按守擂五个一人,守擂十个两人的话,那么最后出现人数不足的情况的话,那便由成功守擂四次以上的人来填补。规则大概就是这样。”

    韩长青听着这人说了大半天,其许多韩长青都已经直接过滤。此时韩长青便是知道,只要自己上台守住五次攻擂之人就行了。别的韩长青根本懒得去管。

    “一切以自愿为原则,若许久无人上台攻擂,守擂,那么我们便随抽选!好了,比赛开始!”随着那人的话音刚落,原本极其安静的场地又再次吵杂起来。

    因为大家都在猜想谁会最先上去守擂,毕竟刚开始守擂的话,肯定是比较艰难的。因为高全部还没有出场,此时上台守擂,很有可能成为那些高他们的垫脚石。

    果然,比试开始半天了,韩长青也没见一人愿意率先上去。后来那台上的老者一阵尴尬,然后便又再次上台说道:“既然大家都不愿意上去,那么我就将比赛规则做一个小小的改动。”说完他右一撮,从便飞出无数个光球来,韩长青知道这东西应该就是上次陈慕枫所用的那招。

    一个光球飘到韩长青身前,里面是一个数字,标的是21。

    “现在大家都有一个编号,如果在十息之内无人上台守擂的话,那么1号就上来,十息无人上台夺擂的话,2号就上来。依此类推。好了,开始吧!”那老者觉得此时自己颇为尴尬,说完便下去了。

    在众人还在想一号是谁时,便有有一人飘身上到台上。

    上去便说道:“一号。”

    然后等待着别人上台,那人方才上台没有多久,另一人也飘身上台了。嘴说道:“二号前来夺擂,师兄下留情!”那人脸色有些难看,他也不曾想到自己居然是二号,而一号居然是一个猛人…

    “我不会伤你的!开始吧!”

    那一号说完便消失在了原地,再次显出身来的时候居然已经离那二号不过两步的距离。

    那二号脸色一变,马上便是一个脚步向后踏去,正准备起抵挡,却突然感觉到身后一阵凉风袭来,顿时整个人便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

    待他非常去之后,那一号方才从他的背后慢慢的显现出身形来。二号也不曾想到自己与这师兄的差距原来如此的大。

    这一号貌似太过强悍,他在台上站着,居然无一个人敢主动上台挑战的。在他将六号轻轻的送下台后,他居然没有想要停下的迹象,而是继续站在台上等待下一人挑战。

    最后号苦着脸,无奈的站上了擂台,结果依然如此…

    就在八号感到很是郁闷的时候,此时台下突然飞出一人,站到了台上。对着那一号之人说道:“陈师兄,我向你挑战!”

    “呵呵,师弟,你有把握打败我吗?”那一号问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