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三百八十二章

    ()    第百八十四章

    “嘭嘭嘭”支水箭同时射那丰的wǔ qì,但是都在同时被丰挡下。

    刘能原本就没指望那支水箭能够将丰摆平,只是不曾想到这丰居然如此轻易的就接下自己的攻击。

    就在丰接下刘能的攻击之时,那刘能的下一波攻击又再次准备好,对着丰便再次放了出去。此次的攻击的是一颗圆形土球。

    那土球一出现便飞速的向丰飞去,丰看都不正眼看那土球一眼,随便拿着wǔ qì向那土球一扫,然后打算继续向前奔去。

    可就在他的wǔ qì扫那颗土球之时,那土球没有飞出,而是“砰”的一声闷响,爆裂了开来。无数的火焰从那土球之飞出,向那丰扑去。

    丰被这突如其来的火焰吓了一大跳,马上便踏脚向后飞退而去。尽管如此,但是由于他离那土球爆炸点太近,仍然是被那火焰染到,只见他原本极其整洁的面容以及服饰,经过那火焰之后,已是大变样。

    身上的衣服已是多处烧焦,脸上的胡须以及眉毛头发都被火焰光顾了一遍,此时卷曲的卷曲,烧毁的烧毁,其样子显得极其搞笑而又落魄。

    韩长青看到这里,到没有为那丰的样子而感到怎么,他却是为那颗土球而感到惊叹,他想不到那刘能居然可以将火系法诀隐藏在土系发觉之释放出来。

    台下众人看到他的样子,一阵爆笑再次从人群之传来。对于丰来说,特别是那阵阵女声,显得尤为刺耳。

    丰顿时暴怒,一改刚才的戏谑状态,整个人速度提高了一倍有余,瞬间便向着那刘能冲去。

    那刘能原本便不是想让丰出丑,可是事已至此,他也没办法,只得承受那丰的怒火。

    此时丰根本就没有使用什么法诀,整个人一冲上去便将仙元力一阵阵青光便在他自己的身上闪烁起来,然后便对着刘能攻击起来。

    原本刘能身前的那个水幕防御罩,只被丰两记重拳便摧毁。刘能原本就不是丰的对,此时在丰暴怒的情况下,刘能只与那丰过了几招便被丰一掌拍飞了出去。

    韩长青看到这,眉头再次皱了起来。因为那丰的攻击实在是下的死,刘能被他这一击,便已经是吐血飞了出去。

    显然,那丰没有打算就此罢。而是继续飞身上前,提起躺在地上的刘能,照着他的脸上就是一拳,顿时刘能便咳出两颗牙齿来。然后又是一巴掌将刘能打飞了出去。他此时并没有下死,而是如当年张戏弄刘能一般戏弄他。

    此时仿佛不是在比试,而是一只猫在玩弄一只老鼠一般。韩长青此时看到那丰居然还要上前去提刘能,顿时心升起一丝怒气,一丝丝杀气从韩长青身体之散发出来。可是在场的众人却没有一个发现这一点。

    此时没有人再嬉笑,尽管丰的样子很可笑。

    丰走到刘能身边,抬起脚,准备一脚将那刘能踏死。韩长青看到这,刚准备要出,可是只见那刘能的身子突然向后一飞,便被那皇子抓在了里。皇子看了看刘能,然后对着丰说道:“年轻人,你已经赢了,何必如此?”那皇子说完便将刘能交给自己的护卫,然后便不在搭理丰。

    此时丰也回过神来,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就连坐在皇子身旁的众人,此时的脸色也是极其难看。

    韩长青深深的看了那皇子一眼,然后停下那即将踏出的步伐,继续看着台上的丰。那刘能虽然被皇子救下,但是韩长青的怒气却没有因此而平息……

    丰的脸色虽然变得极其难看,但是比试还得继续。接下来上去的人都看到过丰发飙的样子,上去之后气势便弱了许多,其结果当然都是被丰一一拍下了擂台。

    丰虽然知道那皇子在身后观看着,但是正是因为皇子在他身后观看着,他此时的怒气也是难平,所以下不免比平常重了许多。

    就在丰将第四人一脚送下擂台,等待第五人,也就是他晋级的最后一人时。韩长青踏上了擂台……

    就在丰等待着第五人之时,韩长青迈出步伐,一步一步走上了擂台。此时韩长青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韩长青却没有与常人一般选择飞身上去,而是一步一步走上台去。

    当丰看清来人居然是韩长青以后,他的脸色顿时便变成了猪肝色。他知道韩长青与那刘能的关系,他也知道他自己与韩长青结仇也正是因为刘能。而此时韩长青虽然一步一步走上擂台,却给了他更大的压力。

    韩长青慢慢的走到丰的对面,然后站定,双眼就这么盯着丰。

    此时丰的心跳开始加速,他在思考自己是不是该认输,因为上次韩长青修理他的时候,他可是还记得清清楚楚的,特别是韩长青居然用眼神就发出了风刃。

    虽然丰误会韩长青以眼神发动了风刃,但是自那以后,他却一直对韩长青心存恐惧,此时在与韩长青站在同一个擂台之上,他完全没有了刚才面对刘能那般的气势。

    “怎么,你不敢么?”正在刘能思考的时候,韩长青那冰冷的声音钻入了他的耳朵,他整个人都为之颤抖了一下。此时的他,立马便想到要选择放弃。

    可是韩长青却不打算给他会,在韩长青看到他心生退意,而且脚步再向后迈时,整个人顿时便向着丰冲了过去。

    韩长青的速度非常快,此时的韩长青虽然是以青色仙元力在维持自己的速度,但是韩长青依旧是很快就到达了丰身前。

    丰是准备认输的,但是此时韩长青突然出现在他身前,就算他认输也会被韩长青提前击,所以他无奈,选择了躲避。

    而他所选择的躲避,而正是韩长青想要的。那丰方才向左边一闪,韩长青便以更快的速度冲了上去,照着丰的脑袋就是一脚。

    “砰”是丰身体撞击地面的声音,韩长青眼寒芒一闪,整个人再次冲了上去,此时韩长青背对着那皇子,也没发现那皇子此时已然皱起了眉头。

    那丰咳嗽两声,便再次站起身来,可他方才站起身子,韩长青又再次冲到了他的身前,右之凝聚出一道风刃,然后一掌便丰打去。

    韩长青的原意是这一掌直接以风刃杀掉这丰,可是就在韩长青的掌打出的瞬间,韩长青便感觉到自己脊椎骨传来一阵阵寒意。

    韩长青心一惊,顿时想到了身后的那几人,定然是他们不愿意看到死亡,准备救下这丰。韩长青知道自己无法在他们面前杀死丰,便将那风刃一收,的仙元力流动改为那特殊的流动方式。

    只见韩长青打出的掌在一瞬间便改成了拳头,而且攻出的速度顿时快了几倍。

    “噗”丰被韩长青这一拳直接击,一大口鲜血就在韩长青击他的同时喷了出来。然后整个人便直接飞出了擂台,撞在了人群之后的墙上,整个人也没了反应。

    韩长青看都没有看那丰,而是转过身来看着那皇子以及皇子身边的那几位师伯是什么反应。

    此时那皇子的脸上到没有什么反应,倒是韩长青的那几位不是师伯的师伯脸色更加难看了。他不曾想到此次比试居然杀出如此多的黑马,更让他们想不到的是,这一匹匹黑马下都是那么的狠毒,连自己的同门也是如此。这要是只有门内的人在还好说,可是此时明显有一个位高权重的人在看着,还这样,那岂不是在扇钟殿宗的脸吗?

    丰已经不在,四人眼神不善的看着韩长青。台下的众人此时看着韩长青都是吞了吞唾沫,他们不曾想过到这个位置了还杀出这尊大神来,轮到即将上台挑战韩长青的那几人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而在他们身边的人看着他们却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韩长青回过头来,不在去看那几个老者,而是继续等着台下之人上老挑战,他可不是来此表演的,只是进入那禁地之内必须要来此比试,所以,韩长青并不想在此呆上太久时间。

    就在韩长青等待之时,一个人踟蹰着飞身上来了。这人一上来,韩长青便呆了。

    这人正是孙翻,想想当年韩长青要进入钟殿宗之时便是他告知的,此时韩长青再见到他时,他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还是如同当初在那城一般。

    孙翻此时看着韩长青,眼闪过一丝惊恐。韩长青知道,这孙翻当初就是因为修炼不勤,所以才被宗门送去守护那坝器城的城门,所以他的实力应该不是很强悍。而现在一年只期早已满,想他也应该回来多时了。

    可是此时他却没有认出韩长青来,当时韩长青与他相见之时,脸上的伤疤太多,此时韩长青脸上除了还有一道较为深的伤痕以外,其余伤痕全部消失。而最主要的就是韩长青此时的气质与实力,根本无法让孙翻往曾经那个满身血迹的小子身上想。

    韩长青看到孙翻也只是一愣,然后便回过神来,他此时也不打算与那孙翻表明身份。因为那禁地自己一定是要进的,出来之后,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状况,自己肯定是要离开钟殿宗的,所以韩长青并不打算与那孙翻在此时相认。

    其实在韩长青的实力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强悍,至少此时他不打算将自己会的一些特殊东西表现出来。只是那丰本来就被韩长青教训过,所以才会被韩长青如此轻而易举便扔了下去。这给大家造成的假象就是:韩长青很厉害!

    此时孙翻也是如此认为的,他看着韩长青,无奈,他也象征性的向韩长青冲去。

    韩长青看到孙翻向自己冲来,却并没有闪躲,只是假装捏了几道诀,然后放出一道风刃。对于韩长青来说此时放出这些术是可以不用法诀引出的,但是此时无奈,只能如此装一装了。

    孙翻看到那风刃向自己斩来,立马便是向身旁一闪。他闪过了风刃,可是就在他双腿刚刚落地的时候,便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重起来,接着在他的面前再次飞来一道风刃。

    孙翻心惊之下再次向旁边闪去,由于此次他的身体便得有些沉重,所以他的这一闪,让他颇为狼狈。

    他这次方才落地,韩长青整个身子一闪变出现在了孙翻的身后,对着孙翻后背就是一掌。

    韩长青这一掌力量掌握得非常的好,那孙翻受住这一掌只是整个人飞下了擂台,却没有因此而受伤。

    孙翻飘落在地之后,回过头看看韩长青,他叹了口气,心叹幸亏韩长青没有将他像送丰那般送下来。

    韩长青看到孙翻落地之后,便不在管他,而是继续站在台上等待下一个人上台来挑战。

    等了一会儿,无人上台挑战,便再次由次序开始。轮到那人满脸尴尬的正准备往台上来。可是就在此时,一个女子声音在身后喊道:“慢着,我要挑战!”

    韩长青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女子往这台上飘飞而来。而这女子原本便是站在那秦玲身旁,此时秦玲看着韩长青,脸上露出尴尬之色,眼神也含有歉意之色。

    韩长青不明所以,便收回目光看着眼前不远处之人。

    “你就是韩长青?”那女子上台之后便问道。

    “韩长青。”韩长青回道。

    “听人说,你很厉害,刚才看了,你确实很厉害。所以我就上来了!”女子貌似在解释道。

    韩长青没有回话,继续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