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三百八十四章

    ()    第百八十六章

    韩长青看到那一丝白光,便是一愣,然后眼闪过一丝不甘之色,但最终还是开口道:“韩长青认输!”那人是蜕变,已韩长青全盛时期也不一定能够打得过,何况此时半残之躯。

    “你伤已太重,否则胜负还是两说!”那人看到韩长青认输,反而没有诧异之色,只是平淡的说到。

    韩长青回过头看了他一眼,便转头继续向台下走去。韩长青没有回到人群之,而是信步向着自己的阁楼走去。

    韩长青一走,比试之地继续比试起来。那皇子对着韩长青所去之地使了一个眼色,顿时从他身后冒出一个人影向着韩长青所去之地跟去。

    那皇子此时不在是聚精会神的看着台上的比试,而是抬头看着石柱发呆,不知在想些什么。

    韩长青在行走着,此时他虽然受伤,但是此时他的心却从未如此平静过。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他知道,如果自己的心态能够一直如此平静下去,那么以后自己的修炼之路将会极其平坦,可是这种心境却很难得,得了也很难保持。这点韩长青是知道的。

    “韩长青阁下,等等”就在韩长青感受着那平静的心境之时,一个声音打破了这一切,就连韩长青的心境也一同打破了。

    韩长青的双眼之闪过一丝惋惜,但是却没有因此而愤怒或者抱怨。因为韩长青知道自己留不住那平静的心境的。

    韩长青的脸上再次归为平静,转过身来,只见一个黑衣男子站在自己的身后。韩长青知道此人的修为极高,因为他居然离自己如此的近,自己仍然没有发现他,如果他不出声,那么随时可以暗杀自己。

    那人看到韩长青回过头来,然后又继续说道:“韩长青阁下,皇子殿下看你上如此严重,害怕你不能及时以良药医治,所以特意派我来为韩长青阁下送药!”那黑衣男子说完便从自己的空间戒指之拿出两个小瓶来。

    韩长青看了那黑衣人一眼,没有去接那药,而是转过身来继续往自己的阁楼走去。他知道那皇子想干什么,如果韩长青从小便是这钟殿国之人的话,那么韩长青可能会答应。可是韩长青却是黄泉沼之外进入此地的,他前进的方向并不是在此,所以他不打算在此处做过多的停留。

    那黑衣人看到韩长青居然直接没有回他话,而是转身离去后,他顿时心一怒,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嘴却继续说道:“我看韩长青阁下你的右多处骨折,而且胸口之处大量淤血,如果不及时以上好药物治疗,恐怕留下病根,岂不是得不偿失?”那黑衣人一言道出韩长青的伤情。

    韩长青的步伐为之一顿,然后回过身来,向那黑衣人走去。韩长青听到那黑衣人的话,想了想,确实如此。先不说韩长青能不能找到上好的药物,就算韩长青能够找到上好的药物,也不知道是何时去了。

    韩长青走到那黑衣人身前,伸出左便去那黑衣人将那两瓶药物拿了过来。然后出言问道:“如何使用?”

    那黑衣男子看到韩长青的一系列动作,不由得为之一愣,然后答道:“黑色瓶子的药口服,白色瓶子的药外敷。”说完那黑衣男子便也转过身,抬脚离去了。

    韩长青将两瓶药物收进戒指,然后也向着阁楼走去。

    就在韩长青刚才抬脚,身后那黑衣人的声音再次传来:“你好好养伤,进入禁地之后认真修炼,皇子不会亏待你的!”

    韩长青听到这话双眉一皱,便加快步伐离开了此处。

    韩长青回到阁楼,拿出那药物,待韩长青将那两个药瓶打开之后,韩长青只感觉到一股清香飘来,顿时整个人都仿佛轻了许多一般。

    韩长青拿过那黑色药瓶,里面是一个个的药丸,然后韩长青倒出一颗将它服食,韩长青只感觉那药丸入口即化,然后便是一阵清爽的感觉传来。

    然后韩长青脱下衣服,此时只见自己的右臂已经肿得很大,胸口之处也有一大块瘀伤。韩长青拿过那白色的瓶子,那瓶子之所装的是稠状药液,韩长青将其取出涂抹在自己受伤之处。

    待韩长青涂抹完毕,将药瓶收起之后,韩长青再次盘坐在地,也开始自行调理起来。

    可能是那药液极好的缘故,韩长青方才涂抹上去没有多久,便能够感觉得到那肿胀的臂在慢慢的消退,此时也不在如刚才那般疼痛了。

    韩长青感受着这一切,顿时觉得自己应该多准备一些药物,如果今后受伤了,没有药物医治,岂不是很尴尬。

    韩长青一想到自己那储物戒指之所存放的东西,顿时无奈起来。想想自己如今除了没有药物之外,连一把像样的wǔ qì都没有,如果刚才wǔ qì能够质地在好上一些,这一切都不会如此了。

    离比试时间过去了天,韩长青这天都是在调理着自己的伤,这天时间韩长青已经将自己胸口处所受的伤调理得差不多了。就算是臂之处的伤,也好得差不多,只是那骨头受伤,恢复速度慢些而已。

    自从上次与夕木寒喝酒之后,韩长青再也没有见过他。就算韩长青回来这几日,韩长青也从不曾看到他回来过。虽然早已习惯,但是韩长青还是有些不舍,因为韩长青以为夕木寒已经出发,前往黄泉沼部。

    在比试后第十天,韩长青依旧在原本的房间之调理,此时他的伤已经是完全好了,只是刚好没有多久,韩长青打算多调理一下而已,至于韩长青体内的仙元力虽然没有大量的吸入,但是此时也是已经恢复了一大半。

    就在韩长青还在调理自己身体的时候,一道花光降落在韩长青的住处。来人韩长青不认识,但是那人看到韩长青之后便开口说道:“你是韩长青吗?”

    韩长青看着那人,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你做下准备,将于五天之后进入禁地修炼。”那人说到。

    韩长青一愣,当时那黑衣人说的话韩长青完全没有放在心上,此时这人的话,又让韩长青想起了那皇子,难道是他?

    “这位师兄,我没有守住五次擂台,怎么能进入禁地修炼呢?”韩长青将自己的疑问提出。

    “本次比试只有人守住了五次擂台,由于人数离一百人还差二十人,所以师门决定抽取一些守住四次擂台的人进入禁地,而你便是如此被选的。好了,你做好准备就好,五天之后的午时大殿集合!”那人说完便再次化作一道流光离开了。

    既然要前往禁地?韩长青想了下,也许自己的努力不算白费?

    韩长青随即也回到自己的房舍之,然后继续盘坐调理起来。心想道:五天之后前往禁地吗?那里会是怎样的地方呢?

    五天飞速过去,钟殿宗上上下下都在为此次禁地之行作着准备。此次凡是能够前往禁地者,无不是钟殿宗的天之骄子。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之,韩长青也毅然在这群天之骄子之。

    出乎韩长青意料的是刘能居然也在这其,那丰此时也再次生龙活虎的也出现在这人群之。可是此时他看到韩长青之后便是立马别过头去,不与韩长青对视,不知为何。

    韩长青根本就懒得管那丰,而是在原地依旧站着等待出发。

    没过多久,那刘能便主动的来到韩长青的身边。“韩长青,没想到我们两个都能够进入禁地修炼,呵呵,我做梦都不曾想到。”

    “不管怎么说,你现在不都要进入了么?”韩长青此时看着这刘能,从心底深处生出一丝不明的感觉来。

    “呵呵,是啊。从禁地出来之后,我肯定要参加那场战争的,韩长青你呢?”

    “不打算参加。”韩长青淡淡的回到。

    “呵呵,人各有各的追求,我来这钟殿宗就是为了今后能够从军,因为那就是我所想!”刘能认真道。

    “嗯,你会成功的!”韩长青想到那皇子看刘能的眼神。

    “大家跟我来,现在由我带领你们进入钟殿宗禁地!”就在众人相互交谈之时,一个声音尤为刺耳。

    韩长青抬眼一看,这人正是那去告诉自己,自己获得资格进入禁地的那人。

    那人此时浮在空,扫了众人一眼,然后扬声道:“跟我来!”

    众人听到这话,顿时全部飞身而起,跟随着那人向天边之处飞去。

    在飞行过程之,韩长青仔细的看了看自己所在的队伍。发现在这个百人队伍之,绝大多数都是修为已经达到蜕变级别,因为从他们飞翔之时流露出来的仙元力韩长青能够看出。除此之外,大约只有人还是脱胎,未曾进阶蜕变。

    韩长青此时心叹,这钟殿宗的实力也确实强悍。这里的一百人应该就是钟殿宗的核心力量了吧。

    可惜韩长青却猜错了。这里的一百人都是近些年刚成长起来的,算不得是钟殿宗的核心力量。

    韩长青跟随着飞行大概过了半个时辰,前面带队的那个黑衣人骤然停了下来。然后只见他指飞舞,韩长青想他应该是在结印。

    待他指停止舞动之后,直接他虚掌便向周围的虚空之拍去。

    韩长青只见从那人的掌之处传出阵阵波纹,从空看到的景物居然在此时全部扭曲起来,最后全部消失,一道黑色的通道出现在韩长青等人的眼前。韩长青知道那应该书属于阵法的一种,可是韩长青却看不出任何端倪。

    那人对着刚才出现的通道打出一道仙元力,顿时那通道之居然走出人来。

    韩长青看到这些人,眼露出些许疑问,因为这些人此时的神情很是萎靡,更有几人显得比较落魄。韩长青心想,不就是进入禁地修炼吗?怎么会搞成这样?

    那些人陆续从那通道之走出,大约二十余人。而那通道之内最后走出来的人,韩长青却是认得。那人正是陈慕枫,一向非常飘逸的他,此时也是显得极其疲惫,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待众人走出,那黑衣人率先进入到了那通道之,而他身后之人也跟着进入,进入之时也在思考那出来之人为何会如此。虽然众人疑问重重,但是还是迈出了步伐向通道走去。

    那陈慕枫正待离开此地之时,瞟眼间看到了韩长青,顿时眼闪过一丝异样之色。然后正准备向韩长青所在之地飞来时。韩长青身后又飞来一道流光。

    韩长青看那陈慕枫的眼神,心充满疑惑。

    韩长青身后的流光正是那夕木寒,韩长青又与他半月未见,原本以为他早已离去,不想此时他再次出现在此。

    那陈慕枫看到夕木寒飞来之后,脚下一顿,然后叹了口气。脚下加快速度离开了。

    夕木寒没有看向众人一眼,而是直奔韩长青而来。他来到韩长青所在之处时,先是眼露出一丝赞赏,因为他看出这众人之只有数人是脱胎级别的,由此可见,韩长青是凭借着自身的实力进入此地的。

    夕木寒来到韩长青身前,对着韩长青道:“此次你进入钟殿禁地,出来之时,我应该已经不再此地了。我俩无缘做师徒,相识却也是缘分一场,所以今日赶来见你最后一面,说不定从今往后我们在无相见之时了!”夕木寒面露轻笑。

    韩长青一愣,然后对着夕木寒鞠了一躬。

    “不用如此,上次喝酒之时你曾问我大境界上地突破难题,我曾说过你只要喝了酒,我就会给你。所以今日来此除了道别之外就是给你这个!”夕木寒对着韩长青递出一块玉简继续说道。

    韩长青也不客气,当下接过夕木寒的玉简放在储物戒指之。

    你懂我也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