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三百八十五章

    ()    第百八十章

    眼看众人纷纷进入到那通道之内,韩长青便对着夕木寒说道:“我即将进入禁地,但是我对各修为的小境界却分不太清楚,是不是有什么方式呢?”韩长青本说过要叫夕木寒做叔叔的,但是此时仍旧叫不出口。

    夕木寒听到韩长青的话一愣,然后又从自己的空间戒指之拿出一块玉简递给韩长青,并说道:“这里面有对修为境界的详细介绍,你拿去看看!”

    韩长青再次接过玉简,然后再次对着夕木寒鞠了一躬,因为韩长青认为自己此时只能这样做了。

    鞠躬之后,韩长青站起身子,对着夕木寒抱拳道:“木寒师叔,再见!”韩长青此时真正的将夕木寒当长辈了,但是。

    夕木寒听到这话,只是“呵呵”一笑,便挥了挥,示意韩长青离开。

    韩长青也没有多说,而是转身便跟上队伍,向那通道之飞去。

    过了一会儿,韩长青便来到了那通道之外,迟疑了一下,韩长青还是踏入了其。韩长青只觉得周围的通道一阵扭曲,自己的身体仿佛被什么东西拉扯着向前行进一般,然后周围的一切瞬间变得迷糊,然后一个全新的环境出现在了韩长青的眼帘之。

    韩长青整个人刚落到地面之上,便看到了提前进入此地的众人。韩长青感受着此地的仙元力,确实比外界浓厚了不少,但是应该没有十余倍那么夸张。

    韩长青在原地站定,看着自己所在的位置,只见此地是一个巨大的草坪,而这巨大的草坪之外,则全部是一座座的巨山,草坪被这一座座巨山彻底包围,形成了一个盆地样式。

    韩长青站在原地看着这一切,心却总是时不时的升起一丝丝危险的气息。周围的巨山仿佛是呈一种非常有规律的方式排列着,就连所站的这个巨大草坪,韩长青发现了多处出现一块块石头、沟壑,初时韩长青还以为是一些在平常不过的东西,但是韩长青观察了许久之后,发现这些东西极其的多,而且也是很有规律。

    这一切,都让韩长青产生莫名的危险感,而就在韩长青打算飞起到高空之看个究竟之时,却发现自己此时无论如何努力都再也飞不起身来。

    韩长青的眉头越皱越紧,待他准备找那黑衣男子一问究竟之时,那男子居然飘飞到空,对着众人说到:“此处便是钟殿宗禁地,你等众人今后五个月便在此处好生修炼,不可离开这个平原。五月之后虚空之出现来时的通道,你们便出去!”说完那人的身体便慢慢的扭曲,最后消失在了半空之。

    韩长青本想问那人怎么回事,可是那人此时竟然提前一步离开了。韩长青发现那人完全不受此地因素的影响,还能飞行。韩长青一直猜测的就是此人的修为,但是由于那人一直未曾暴露过身体之内的一丝仙元力,所以韩长青也只得猜测一番,无法证实。

    那黑衣人已经离去,韩长青便打算找个人来询问询问。

    就在韩长青不知找何人询问之时,那秦玲居然抬步向韩长青走来。韩长青看到秦玲,便也决定就问问她,因为她已经突破蜕变,说不定也不受此处的影响。

    “韩长青,上次兰师姐就是因为我给她说了你的事情,她才想要上台挑战你、戏弄你的,对不起!”那秦玲走到韩长青身前便开始道起谦来。

    韩长青听到这个道歉,立马便是一愣。心道这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这秦玲干嘛提起呢?再说你无事给那女子说我的事情干什么?

    “没事,她还好吧?”韩长青想到当时自己将她打下台之后她好像哭着跑了的。

    “她她她很好,可是天天叫着有会一定要找你报仇!”秦玲拖了半天才说道。

    “哦,我问你个事!”韩长青此时直接无视那女子,然后转入自己正题。

    “什么事?”秦玲疑惑道。

    “你在此处能飞起吗?”韩长青皱起眉头,其实他却希望秦玲能够飞起,这样至少表面此处不是那么的怪异,就算自己不能飞起那是也可以理解为实力不够。

    秦玲听到韩长青的话,便运起了身体之内的仙元力……

    秦玲听完韩长青的话,马上便调动起自身的仙元力,可是这一试之下,顿时心生困惑。她至从修为到达脱胎之后便从未发生过此等事情,不想此时此地她竟然无法飞行。

    韩长青看着秦玲,发现秦玲半天没有动静,反而是她身体之上的仙元力气息越来越重,最后竟然有一道道的白色仙元力破体而出。韩长青知道定然是秦玲也无法飞行,所以方才在加大仙元力,看看能否突破此地那禁飞底线。

    秦玲试了半天之后,仍然无果,无奈之下便将那满是疑问的目光投向韩长青。

    韩长青看到秦玲的眼神,轻笑一声,说道:“我也不知!”

    秦玲听到这话,便低下头颅来,然后仿佛在想些什么东西。

    韩长青越是看周围的环境便觉得越是奇怪,先是这么一个荒凉的地方,钟殿宗怎么会让自己宗门的弟子来此修炼?就算此地仙元力浓厚,是不是应该建立一些建筑物呢?

    韩长青抱着这样疑问看了众人一眼,发现此时除了为数不多的人还在站着望这看那之外,其余人均是已经盘坐在地,开始修炼起来了。因为此地的仙元力如此浓厚,在外界确实难得。

    韩长青向秦玲招呼一声,便离开了人群,去往远处。因为他打算利用青龙魂修炼,如果离众人太近的话,那么很容易惊扰到他们。

    韩长青发现飞行虽然受阻,但是在陆地上的移动速度却是没有受到什么影响,所以韩长青没多久便来到了一个离众人十里地的位置。韩长青盘地而坐,拿出夕木寒给予自己的两块玉简,韩长青先拿起那块境界介绍的玉简看了起来,因为韩长青此时对于小境界的区分确实不太了解。

    韩长青方才观看玉简,便再次看到了境界的划分。凡是能够吸收仙元力者,统称修仙者,而吸收仙元力开始修炼之后,随着境界的提高,仙元力的颜色也会不断的改变。

    仙元力为绿色之时,其人修为为凡兵;仙元力为青色之时,其人修为为脱胎;仙元力为白色之时,其人修为为蜕变;仙元力为huáng sè之时,其人修为为凝魂;仙元力为红色之时,其人修为为通仙;仙元力蓝色之时,其人修为为仙。

    修炼之人,其威能太过强悍,就如火焰一般,虽然能够万物带来温暖和光明,但是其威能却也能焚尽天地万物。所以便将修仙者的小境界划分为内环、环、外环,就如同火焰的重颜色一般。所以每个小境界也是如此划分,从个人仙元力颜色明亮程度来划分个人的小境界。

    韩长青看到此处,眼前闪过一种种颜色,看到这里,他眼露出一丝惊慌。他不曾想到这玉简居然可以刻画图像进入其。

    玉简还有介绍,那就是仙元力颜色异者,其实也就是仙元变之人。其说此类人群为少数,其境界也很难划分,以肉眼观出其境界很难,所以想要准确的看出仙元变者的境界,那么只有凝魂期甚至以上的修仙者方可看出。

    韩长青看到这,发现居然还有妖兽与兵器的等级划分。

    与人类一般,只要能够吸收仙元力的兽类,便称其为妖兽。其等级分为普通野兽、虚兽、魂兽、灵兽、兽王,而妖兽的小境界划分则与人类一样。但是由于妖兽的仙元力一般不会出体,所以想要准确地观察其境界,也只有凝魂期甚至以上修仙者方可看出。

    至于那wǔ qì的划分,韩长青倒还是第一次见,这wǔ qì的等级分为凡兵、雨兵、火兵、风兵、雷兵。其每一个等级的兵器又根据其强弱分为上下品。

    韩长青看到这,顿时无奈的笑了笑,想想自己那两柄短刀,都是如此轻易的就被废去,应该是一柄比普通凡兵厉害一些的下品雨兵吧。不知那仙泉枪是何等级别的兵器…

    韩长青此时心想起了那仙泉枪,可是一会之后他摇了摇头,便将那仙泉枪甩出了脑外。

    韩长青将这介绍境界的玉简放回到戒指之,之后又拿出那夕木寒给予他的境界突破时所遇到难题的玉简。

    韩长青打开玉简,却没有见到任何字迹,而是一串声音传入了韩长青的大脑:“韩长青,我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将那大境界的突破时所面临的难题给你刻入了这个玉简之。但是在你观看之前,我还要先给你说几件事情。

    第一就是你的仙元变,我查看了一些资料,发现凡是仙元变者,都没有谁的仙元力变成无色的,当然不排除有些人的仙元变我不知道。虽然如此,但是你以后还是得注意,不要轻易暴露自身的仙元力,这一切就看你自己了。

    其次就是那大境界上的突破问题,我此时也只是凝魂境界,所以也只能给你说我所经历的。但是为了防止你贸然思进,所以我用法诀将突破之时所得的经验封印到了这块玉简之,当你达到一个境界的巅峰之时,以你巅峰之时的仙元力启动玉简,那么你便可以看到我在该境界突破时的经验。往后的路,要靠自己,希望还能再见!”

    话音慢慢的变小,最后彻底散去,韩长青在那玉简之只听到这段话,其余的一个字迹都没有看到。韩长青想了想,定然是自己修为还没有到达脱胎巅峰吧。

    想到这,韩长青便将那玉简放回到空间戒指之。然后便开启青龙魂,控制其气势影响范围,不让它太大,否则影响到此地其余众人,可不是韩长青想要的。

    青龙魂开启,韩长青便看到了周围仙元力的流动,而最让韩长青惊奇的是,他的想法确实没错。在韩长青将青龙魂开启之后,发现离自己不远处的几个乱石堆非常的怪异,其上散发出来的仙元力极其庞大,如此庞大的仙元力不是一般的石头能够拥有的。

    但是此时韩长青懒得为此计较太多,索性站起身来向着那堆乱石走去。来到乱石之处,韩长青二话不说便在那乱石之盘腿坐了下来。

    韩长青方才坐下,便发下这乱石之的仙元力波动更加的强大,仿佛是在吸收附近的仙元力一般。韩长青低下头看着身下的乱石堆。

    刚才离得有些远,觉得这石堆特别的混乱,可是此时在近处观看这石堆,却发现这石堆摆列得乱藏含着许多玄。

    韩长青敢肯定,这堆乱石所摆出的东西,肯定是一个阵法。就算韩长青对阵法了解不多,但好歹也对之知其一二。

    韩长青捡起石堆之的一块石头,运起仙元力一捏,“啪”,那石头瞬间便碎成了无数块。看着这些碎裂的小石块,韩长青叹了口气,他原先还以为这些石头是仙元精,可是此时看来,却并不是如此。

    但是韩长青却也发现这石头与一般的石头绝对不一样,所以也不管许多,抓起地上的石块便往空间戒指之放了起来。随着韩长青将乱石堆之上的石头捡取,韩长青身在其便感觉到一股股仙元力随着石头的减少而减少,最后变得与周围空间无异了。

    韩长青捡完一个又继续前往第二个,在他捡完附近个乱石堆之后,韩长青停下了的工作,看着戒指之内的一小堆不知名的石头,韩长青抬眼,便盘腿在一个完好的乱石堆之内修炼了起来。

    天过去了,韩长青睁开眼睛,因为韩长青此时心的那股莫名的危险感再次加强,而且随着天色越来越暗,那股危险的感觉便越来越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