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三百八十七章

    ()    第百八十九章

    所以韩长青此时根本静不下心来修炼,而是睁着眼睛观察着前方。

    夜色慢慢降临,周围的一切都随着夜色的来临而归为平静,一切的一切仿佛就在此时定格一般。

    韩长青转头看了看刘能,这刘能自从进入这阵法之后一直在修炼,从未醒来过。韩长青此时倒有些羡慕他,如果自己什么都感觉不到,那么自己此时应该就不会在这里等待那怪物吧。

    夜已近子时,韩长青突然感觉到身后一阵微风袭来。韩长青知道那不是自然生成的风,而是那怪物快速移动之时所带动的空气流动。

    那怪物飞速的向着人群之奔去了,果然,没过多久韩长青便看到了人群那边发出了一阵阵的攻击光芒,可是尽管如此,韩长青依旧听到了一声惊叫。

    韩长青听到这声叫喊,顿时便是眉头一皱,整个人立马便站了起来,出到阵法之外。

    韩长青方才出到阵法之外,那怪物此时便已经往韩长青所在之处奔来!

    “韩长青”韩长青没有看到那怪物,因为他速度太快了。但是韩长青却听到了一个声音,那声音正是秦玲的声音,韩长青果然没有猜错,秦玲果然被抓了。

    韩长青努力的看着眼前,那秦玲的声音已经淡下,但是此时韩长青却还能够感觉到空气在缓缓流动,这证明那怪物还在向着自己所在之处移动。

    就在韩长青努力的感受着空气的时候,突然发现一股微风在离自己十余步的时候突然一顿,便向旁边继续吹拂而去。

    韩长青眼精芒一闪,顿时臂连挥,数道风刃便飞出。韩长青虽然放出了风刃,但是不知自己能否打,所以此时根本没有放下警惕之心。

    半天韩长青都没有听到风刃打物体的声音,就在韩长青准备接着放出风刃的时候,只听见“噗”的一声,韩长青知道自己的风刃打了,虽然不知道打什么,但是绝对是一个**生命,因为风刃只有斩到**之上才会发出此等响声。

    “啊~”随着那声风刃斩住**的声音转来,韩长青又听到了秦玲的惊呼声,韩长青还来不及顾虑太多,便感觉到一股强风向自己吹拂而来。

    韩长青立马侧身一闪,只见一只利爪出现在了自己原本所呆的位置。

    韩长青此时彻底看清了这个怪物,果然如那人所说,这怪物长着人的身体,但是其皮肤却是乌青色,起脚之上都长着利爪,眼睛的瞳孔是紫色,獠牙突出嘴唇,在加上浑身毛发极多,所以此时看着显得很是狰狞可怖。而那怪物的小腹处此时还流淌着血液,韩长青猜测那正是自己的风刃击的地方。

    看着这怪物,韩长青原本还以为它是一个人,可是此时一看,这东西既不像人,也不像妖兽,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东西,可是韩长青此时看到那秦玲此时已经不再这怪物的,心头居然不由得一轻。

    那怪物看到韩长青闪过自己的攻击,脚下一抬,整个身躯再次向韩长青所在之处射来。

    韩长青看到那怪物如此,又心惊那怪物的移动速度,韩长青整个人立马便向后急退而去。退时还不停甩出风刃。

    可是韩长青却发现,此时在那怪物受伤狂暴的情况之下,那怪物不但没有减弱速度,其速度反而更加的快了。韩长青原本还打算逃离此处进入自己所布置的阵法的,但是此时却完全没有会。

    那怪物几番游走,都没有找到合适的进攻方为,因为它曾被韩长青伤过,所以它也对韩长青有所顾忌。

    秦玲摇摇昏沉的大脑,刚才她只感觉到那怪物仿佛被什么东西击之后,无比愤怒的扔出自己,然后自己便暂时失去了知觉。

    此时秦玲清醒过来,发现不远处韩长青正在与什么东西战斗着,而就在此时,秦玲发现那韩长青身后居然缓缓的出现一道黑烟,秦玲心底一惊,顿时失声喊道:“韩长青,小心身后!”

    韩长青突然听到秦玲的声音,正准备逃离原地,但是他脚还未抬起,便闻到一股刺鼻的腥臭,接着韩长青只感觉到脚下一软,整个人顿时便栽倒在地。

    秦玲看到这里,居然立马爬起身来向韩长青冲去。

    韩长青此时身体虽然无法动弹,但是力量还没有丧尽。顿时便用尽最后一丝力量喊道:“秦玲,你马上进入那阵法,不要再出……”韩长青话还未说完,便感觉到一股力量将自己抬起,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在向着某个地方狂奔着。

    秦玲看着韩长青突然消失,马上便知道定是那怪物将韩长青带走了,顿时心升起一丝伤心之感,她也不知从何而来。

    周围的一切再度归为平静,但是这一丝平静却让秦玲的眼眶湿润起来。

    她突然感觉到身后有几道人影快速奔来,她想因该是韩长青与那怪物争斗引起了那边众人的注意,所以此时便派人过来看看。

    秦玲不想被他们发现,便快速的进入到了韩长青布置的阵法之,看着那几人搜索无果回去之后,秦玲的眼掉出了一滴泪水。她只是感觉到一股莫名的伤心。

    韩长青被那怪物抓住之后,便眼睁睁的看着那怪物带着自己向前狂奔着,韩长青不知道这怪物要带自己去什么地方。可是韩长青却无法反抗,因为他此时已经无法动弹。

    不知过了多久,韩长青心一动,发现此时自己的身体居然已经恢复了力量了,只是此时那怪物也带着韩长青来到了一座山峦之前。

    韩长青见那怪物看到山峦居然也不停止,继续往前冲去,仿佛就是特意去撞击那山脚一般。韩长青看到这,顿时便反抗起来,他可不想与这怪物一起向那山脚的石块上装去。

    他抬起右,聚集全身的力量,顿时便是一拳向那怪物的头部打去。

    “砰、哇~”一声闷响从韩长青的拳头与那怪物的头骨之处传来。接着韩长青便听到从那怪物的口传出一声奇怪的叫喊。击那怪物的头颅之后,韩长青只感觉到自己上传来一阵疼痛,然后感觉那怪物的脚下也是一顿。

    韩长青还以为那怪物被自己这一击打得重伤,无法前进了。可是此时韩长青猜测出错,那怪物脚下一顿之时,居然别过头来怒视着韩长青,极其人性化的冲着韩长青大吼大叫,然后抬抓起韩长青,猛然便向那前面的山峰扔去。

    此时那怪物气急,用的力量非常的大,韩长青根本无法在半空之止住身形。

    “砰”,韩长青只感觉自己喉咙一甜,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此时韩长青只觉得自己仿佛被一把大锤用力的锤了一下一般,整个身子仿佛都要散架。

    “咳咳…”韩长青咳嗽几声,然后缓缓的爬起身来,发现自己哪里是在什么山林里面,此地明明就是一座宫殿之,不过自己所在之处却是极其怪异。

    韩长青发现此时自己所呆之地乃是一个巨大的殿堂,在殿堂的左边,摆放着一大堆的森森白骨,而韩长青所在之地,除了韩长青自己,韩长青还看到一个年轻人与一个老者。

    那年轻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但是韩长青却知道这年轻人是同自己一起进入此地的众人之一。而那老者则盘坐在不远处,身上灰尘一堆。不知在此盘坐多久了。

    就在韩长青仔细观察此处宫殿之时,只见眼前一道影子一闪,顿时便出现了一个怪物,这怪物正是抓住韩长青的那个怪物,但是韩长青仔细一看,却发现此时所见的这个怪物与那抓住自己的怪物有所不同。

    只见那怪物一进入此地,便卷起那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年轻人,然后便消失在了韩长青面前。整个过程之,那怪物都没有正眼看过韩长青一眼。

    没过多久,那怪物便又回来了,但是此时它的却捧着一大堆的骨头。待他将骨头扔进骨堆之后,又再次转身离开。

    韩长青看到这,顿时心一凉。他记得这怪物是每隔一两天便前往众人所在之处抓上一人,由此便可知道,那怪物食人,而且每隔一天左右便会进食一次。而韩长青很有可能就是下一个被食者。

    韩长青看到那怪物离开,并且许久没有回来,韩长青便猛然向外冲去,希望能够离开此地。

    “砰”,韩长青方才出到殿堂大门处,顿时一道蓝光将韩长青击飞回来,韩长青再次撞在墙上,血液直接从韩长青的嘴里喷涌而出。

    “阵法”,韩长青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阵法,因为在天妖峰之时自己曾经被那阵法困过。

    “你这样做是没有用的!”就在韩长青躺在地上,无法爬起之时,一个声音突然传进韩长青的耳朵。

    一听到这个声音,韩长青立马便坐起身来,警惕的盯着四周。尽管嘴里还在咳血,但是他此时也管不得那么多了。

    就在韩长青警惕的看着四周之时,只见不远处那原本盘坐在地的老者突然爬起,向着韩长青走来。韩长青死死的盯着那老者,刚才明明没有发现这老者有什么问题,就如同死了一般,可是现在…

    “你是谁?”韩长青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不想活下去?”那老者没有回答韩长青的话,而是反问道。

    韩长青原本以为这老者在拿他开玩笑,毕竟在这不知是什么地方,而且旁边还有一大堆的骨头,很显然这里死了很多人,在这种情况下谁还会问这种问题。

    但是韩长青在看到那老者非常认真的表情之后,然后便轻轻的点了点头,毕竟在可以选择生的情况下,没有几人会去选择死。

    在韩长青点头过后,那老者过来将韩长青扶了起来,然后来到他原本盘坐的位置,将韩长青放到地上坐好之后,他也坐了下来。

    “那妖兽每天都会从这里带出一个人去,然后送回一堆骨头回来。如果你不想死,那么我倒可以救你!”那老者继续说道。

    “如何救?”韩长青疑问道。

    “我在缘巧合之下得到一篇功法,虽然只是残篇,但是却也可以让人使用过后出现假死状态,虽然是假死,但是其真实性却是相当的高。而这里的妖兽每次来此提人之时都不会提死人过去,所以只要我将这个方法教授给你,那么就可以保你一命!”那老者看着韩长青说到。

    “你为何要将那功法传给我?你想要什么?”韩长青不相信这老头会那么好心,救自己这个从不相识的陌生人。

    “你小子想多了,我独自一人呆在此处六十余年,看尽无数的人被残杀,却也只是独自一人呆着,承受着。六十年的时间,我没有与别人说一句话,就在刚才与你说话时,我都发现我对说话都有些生涩了!”那老者盯着韩长青说道。

    “六十年?你呆在此处六十年了吗?”韩长青听到老者的话之后,心便是一惊,如果这老者在此呆了六十年,那么自己又会在此呆上多久?想到这,韩长青便问那老者道。

    “六十年了,我也从一个年轻小子变成这般白发苍苍了!”那老者边说还边伸去摸着自己的头发。

    “你说你在此呆了六十年,却没有遇到一个可以与你对话的人吗?为何你不将功法传于他?”韩长青对这老者的戒心越来越大。

    “呵呵,我倒是早都想救上一两人与我说说话,可是,那妖兽每次抓人进入此地之后,那人便是一直昏睡不醒,无论我用什么办法都是一样!”老者知道韩长青仍然在怀疑他。

    韩长青没有回答那老者的话,而是沉思。如果那老者所说之话是真的地话,那么自己为何没有昏睡?再则这个地方是哪里?

    你懂我也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