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一步先机,步步压制-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49章 一步先机,步步压制

    第四十九章

    “俺就知道,韩哥绝对有把握!”

    龙天傲哈哈大笑了起来。

    揣着自己的储物袋就往那些个摊点跑。

    余剩下的几人都没那个兴趣,一起往那武斗场走去。

    韩玄斌已经走过了武斗场大门。

    可刚等他进去,立马就被中央武斗场当中的人数惊呆了。

    这个只是tí gòng给学员们比试的武斗场,就是是中央最大的武斗场,也不过顶多容纳上千人而已。

    但眼前这怎么所都有两三千人了。

    就连周边的围墙上都坐满了人。

    看起来果真有很多校外的好事之人都特地赶来看看这场比赛。

    此时在中间的武斗场擂台上,封九孤穿着一身玄青色的劲装。

    盘坐在中央等待着韩玄斌的到来。

    “卧槽!要不要这么夸张,一个小小的比试而已,至于吗!”

    韩玄斌心中也不知道是第几次想骂人了。

    “绝对是余天龙这个家伙搞的鬼!”

    他咬着牙,开始向着擂台当中挤去。

    一路也不知踩了多少人的脚,这韩玄斌终于是挪到了擂台旁。

    “主角来了都不知道让路的!”

    韩玄斌整理着自己身上在挤人群当中挤得变形的衣服。

    等到都收拾好后,他才心满意足的一个起身,跳上了擂台。

    这一上去,立刻就引起了现场一阵欢呼声。

    “果然不愧是夺得了文华榜第一的韩玄斌,连上台姿势都这么帅。”

    “切,再捧也只不过是一个一年级的而已,你看封九孤怎么虐这小子。”

    “你说什么!就凭韩老大能写出这等诗词,那胸中的那悬河之气,想必也能活生生的喝死对方!”

    “我看他就一个浪得虚名之辈。”

    这台上还没开始比赛,台下就已经闹翻了天去了。

    大家各执己见,一时争吵不休。

    只不过,台下吵归台下吵。

    擂台上的韩玄斌和封九孤二人都是无视台下的声音。

    战意!

    二人相互凝视。

    “开始?”

    “开始!”

    韩玄斌一口应下之后。

    双方举动几乎一模一样,拿出各自的兵器。

    韩玄斌双手持着裁决,而封九孤手上却是多出了一对臂铠。

    “堂堂大司马家公子居然喜武不喜文,可笑至极。”

    但韩玄斌这嘲讽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对面封九孤轻蔑一笑,口中轻喝咤。

    紧接着韩玄斌便是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周身压力倍增。

    这小子悬河之气居然也不弱!

    韩玄斌心道不好!

    稳住身形,瞪圆眼睛盯着趁他不备,突然发起攻击的封九孤。

    身躯摇摆之间,脚下步伐不断向后踱步,手中横举裁决,意图抵住对方这一出其不意的先手。

    封九孤的的步伐踏在青石地面上砰砰作响。

    一个眨眼的功法便已欺身临近韩玄斌跟前。

    封九孤修的乃是地阶下品灵诀风怒绝,而且天赋也是单一的风属性天赋。

    极致的风。

    尽管封九孤看起来壮硕动作显得扎力,但实则速度极快。

    他手中拳套带着凄厉的风声,狠狠地向着韩玄斌挥去。

    铛咚

    韩玄斌奋力抬起裁决,斜挡在面前,但对方力道完全不弱于他。

    虎口一痛,紧接着,用来挡住风九孤攻势的裁决,狠狠的反撞在韩玄斌自己的胸口上。

    “你不是很嚣张?想要教训我!”

    封九孤乘胜追击,口中嚣张的大笑着,手中的拳套也是好不停歇。

    一拳连着一拳的打向韩玄斌,口中又不时的大喝一声,以悬河之气压制韩玄斌的进攻举动。

    一步先机,处处被压。

    大意了!这家伙果然是大司马家的!悬河之气一点都不弱!

    居然是一名学者!

    虽然风九孤这辈子若是继续习武者悬河之气也就这般了。

    不过,在现在却的确是十分的管用。

    韩玄斌此时心中别提有多郁闷了,对方攻势之强,完全不给他任何能够反击的机会。

    “有些小看天下人了!自己有系统,其他人也有奇遇,真是操蛋!”

    可恨韩玄斌自己无法练那一口悬河之气。

    大破灭诀已经被系统绑定了,除去这功法外,其他主修功法全都会被直接转化。

    要不然,就凭老子两首诗,也能吼死你!

    韩玄斌咬着牙,喉口的鲜血激发了他的凶性。

    拼着被对一拳击碎左胸的几条肋骨为代价,手中裁决至上而下,斜劈过去。

    封九孤断然不是冒险之人,立刻手上后退。

    别看他身子壮硕,但是行动起来灵活异常。

    远远的跳开,摆好架势,口中狞笑着:“不好受吧,韩小子,我现在随时都可以突破到御灵境,而你只不过还在御气境挣扎罢了。”

    “大话说得太早了!小心磕掉大牙!”

    韩玄斌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单手持起裁决,同时另一只手指向封九孤,同时伸出大拇指,在自己脖子上一滑。

    “今日我会让你从我胯下爬过去,然后再将你赶出文华学府!封九孤!看招!”

    “你看你看,那韩玄斌的那个姿势真帅啊。”

    场下,一名看起来应该也是一年级的学员两眼放光地看着韩玄斌。

    “就是,好有气势,那个抹脖子的动作,太霸气了!”

    一旁看起来是他朋友的人也兴奋的说着。

    二人的对话立刻就引起了周围支持封九孤人的不满。

    “切,顶什么用,还不是被封大哥吊起来打!”

    “那不是,也不看看封大哥什么水平,那可是在二年级马上要突破到御灵境的天才。”

    “放屁!韩玄斌可是一年级就到达八重御气境的天才,这开学都没多久,我看他绝对能提前毕业!”

    台下人群又开始吵闹起来,甚至都有动手的倾向。

    “啊!!!我的天!“

    但此时,突然有人开始惊呼起来,“那韩玄斌居然能放出灵能攻击!都开始聚灵了!”

    这会儿,所有在场的人几乎都齐刷刷的看向韩玄斌。

    那韩玄斌在硬拼着和对方继续过招几手之后,已经落了下风。

    对方拳套十分灵活,再加上时不时胸中悬河之气一喝。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韩玄斌总是很无奈地被压制得死死的。

    这韩玄斌眼见对方攻势如猛虎一般,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摆出一副沉凝的模样。

    手中绽放出点点星光,裁决也因此变得如同黄金铸造的一般。

    “灵能攻击!”

    “居然是灵能攻击!!”

    “这小子能在御气境就使出灵能攻击?”

    “他修的到底是什么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