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三百九十四章

    ()    第百九十六章

    那貐在韩长青显出青龙魂的瞬间,双眼便爆出精芒,韩长青眼前一花,那貐便到了自己的身旁。

    “上位兽尊?”那貐近距离地盯着韩长青说道。

    “上位兽尊?什么东西?”

    “就是我们兽类对于自己不认识,但是其境界等级又比自己高的妖兽的尊称。想不到你体内居然有这样一只兽魂。”那貐对韩长青说到。

    “这兽魂有什么用?”韩长青自从得到青龙魂之后,都不知道其具体用处,更多的则是自己摸索。

    “可以带给你一些原本是它的神通,还可以震慑一些比它境界低的妖兽!”那貐转过身,慢慢的说道。

    “你既然尊称我的兽魂为上位兽尊,便是你没我的兽魂的等级高,可是这对你却没有一点影响,你在骗我么?”韩长青试探道。

    “轰”韩长青方才说出这话,顿时便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抓住自己的脖子,猛然将自己撞在了石墙之上。

    “我不屑于骗你,只是因为你的修为太低!”那貐依旧是慢慢的说到。

    此时韩长青方才看清,自己脖子之上此时按着一只臂,正是那貐的臂。它虽然没有掐韩长青,但是它这一推,直接便让韩长青撞得内脏一阵翻滚。

    韩长青看那貐还不打算放,斩神臂铠顿时便显现出来,正待韩长青要向着那貐一拳之时,那貐身子一闪,便出现在了韩长青十步之外。

    那貐盯着韩长青臂上的臂铠,然后呵呵一笑道:“斩神臂铠?哈哈…估计墨辛要愤怒加心疼一阵子了,嗯,好久没看过她发怒了,这回一定要看看!”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

    “小子,你要离开吗?我送你走,但是走了之后你上那臂铠可不要轻易露出哦!嘿嘿…”那貐自言自语完有对韩长青说到。

    此时韩长青对这能说话的妖兽颇为忌惮,再加上他本来早就想离开此地,在那貐说出这话之时,韩长青脸上虽然没有表情,但是内心却在思考对策。

    “我该如何离开?”韩长青依旧试探到。

    “嗯,这样。”那貐说完便华光一闪,不过片刻便出现一只与他一摸一样的貐来,当然后来出现这只肯定是它的分体了。

    “你跟着它走,它会带你离开此地的!”那貐的声音依旧平淡,而且脸上始终挂着一副戏谑之色。而正是因为这,韩长青对它总是放不下心来。

    就在那貐说完话,韩长青身边的这只便开始动了起来,韩长青瞟了那貐一眼,然后便抬脚跟着那小妖兽走了。

    不管这妖兽带自己去哪里,反正先离开此地才是最安全的。

    韩长青跟在那妖兽的身后慢慢的行走,虽然曾经多次想要动将其击杀,但是最终还是忍住没有动,韩长青想看看这妖兽最终会不会带领自己出去。

    韩长青跟着它左拐右拐,大约拐了半个时辰,那妖兽便站在一处石门前停了下来,并且示意韩长青从此处出去。

    韩长青走到那石门前,疑惑的向外看去,果然,那个巨大的平原再次显现在韩长青的眼前。韩长青正待一脚踏出,那妖貐的声音再次在韩长青的脑响起:“好好运用你体内的兽魂,它很强大!”

    韩长青听到这话,脚下就是一顿,他想不到自己临走之前那妖兽居然还会提醒自己一声,韩长青能够听得出来,那妖貐说这话的时候,非常认真。而最让韩长青想不通的是那妖貐是通过什么方式将话传到自己的大脑之的。

    韩长青向着身后看了一眼,然后便抬起脚步,踏出了这座石门,周围的一切居然在这一瞬间发生改变,周围再没有什么石质走廊和宫殿,只有一座座山峰,而韩长青此时便是站在一座山峰的半山腰之上。

    看着山脚下的平原,韩长青突然觉得自己对这平原怀念起来,当下便抬起脚步快速的向那山脚奔去。

    韩长青走后,那妖貐放下的圆形珠子,而那珠子之上居然存在一幅幅画面,而此时的画面正对准韩长青。

    妖貐站起身来,看看自己的爪,心想道,自从进阶灵兽以来,我改变太多了,那小子毁了自己那么多的分身,今日我居然没有杀了那小子,真是奇怪。难道是因为他体内的东西吗?

    妖貐转身离去,一切再度归为平静。

    韩长青飞速奔到山脚平原,然后便抬步向众人居住之地而去。

    而韩长青也不着急快速赶到,只是白天赶路,晚上则就在平原之上就地盘坐休息。

    韩长青此时记忆之多出了一套斩神决,但是韩长青却发现那斩神决却并不完善,此时韩长青记忆之只有一个境界的修炼法诀,这境界的名称为斩魂,但是韩长青看到最后却发现那斩魂之后还有更高的境界,只是不知为何,却不完整而已。

    虽然如此,韩长青还是被那斩神臂铠的力量所打动,虽然此时只有一层功决的修炼方式,韩长青还是打算将其好好研究,然后练成。

    可是待韩长青仔细观察过那斩神决的第一层斩魂境界的法诀之后,发现那斩魂境界的要求便是对自身灵魂的掌控,以对自身灵魂震慑敌人灵魂,然后斩杀敌人。

    其也详细的介绍了具体的修炼方式,其修炼方式的目的就是为了强大自身的灵魂。其方式也是吸取天地之间的一种力量,但是那种力量却不是仙元力,而叫魂力。

    韩长青这几日晚都在尝试那能让自己灵魂增长的方式,可是无论韩长青如何努力,如何改变方式,却都无法成功,最后无奈之下,韩长青打算暂时放弃这斩神决的修炼。

    但是尽管如此,韩长青还是在晚上会停下自己的脚步,原先只是照常的修炼一下,试图冲破此时的境界。

    后来韩长青记起自己貌似得了一个空间戒指,正是那个老者的戒指。韩长青自从得了之后只是第一次从拿出了那把银枪,之后便一直没有看过了。

    此时韩长青拿出,然后便查看起其的物品来。韩长青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那一堆仙元精,然后有一些杂物,如衣服、食物、一些普通的小玩意等等。但是韩长青直接过滤了这些东西,转而注意的是那一堆瓶瓶罐罐的东西。

    韩长青一看那些瓶罐,就知道是一些药物,而韩长青早就想要寻找一些药物了。那老者的戒指之药物虽多,但是韩长青却不认识,无奈之下韩长青也只能将戒指之对自己有用的东西移到自己的戒指来,然后就此作罢。

    韩长青走走停停,终于在十天之后看到了自己布置的结界。这十天韩长青也再次看到了那小貐妖兽前来掳人,可是看到那小貐妖兽之时韩长青也感觉到非常奇怪,那妖兽看到韩长青也如同没有看到一般,就算从韩长青的身前经过也是如此。这样的情况下,虽然每次都看到那小貐妖兽掳回人来,但是也不曾插去管过。毕竟他对那妖貐还是很忌惮的。

    这日清晨,韩长青知道自己很靠近众人所居住之地了,韩长青突然想到自己的衣服已经烂得不成样子,所以韩长青便从那老者的衣服之拿出来一套换上。

    午时,韩长青终于看到了自己布置的那结界,站在远处,韩长青脑居然浮现出那秦玲的样子来,想一想,自己被那妖貐抓去也是为了她呢。就在韩长青盯着那结界之时,那刘能也在此时出了结界,他一出结界之后,便看到了不远处的韩长青,当下便是一愣。

    然后那刘能居然马上扭头对着阵法之内的秦玲喊道:“秦玲,韩长青回来了!”。。

    刘能看到韩长青,马上便向着阵法之内喊道:“秦玲,韩长青回来了!”

    韩长青听到刘能这样喊,人便也开始向着那边走去。而韩长青刚才迈出两步,那秦玲便已经跑了出来。

    就在韩长青与秦玲对视的时候,韩长青呆了,他发现此时的秦玲居然显得无比憔悴,眼眶也是红红的。

    “秦玲,你怎么了?”韩长青走上前去问道。

    那秦玲盯着韩长青半天,也没有回答,之后竟然转过身,哭着跑了。

    韩长青莫名其妙的看着秦玲,然后回过头来看着刘能。

    “呃…她…那个…”刘能像是很难说一样。

    听到刘能如此,韩长青猛然瞪了他一眼,然后问道:“她这是怎么回事?”

    “咳…是这样的,听她说你上次为了她与那怪物一战,可是后来被那怪物抓走了是吧?”刘能问韩长青道。

    韩长青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点头。

    “那时我还在拼命的修炼,以求突破,我醒来之后,按她说应该是天之后了。我醒来之后便发现她天天愁眉不展,而且还时不时的掉眼泪。后来我问她方才得之是因为你!”

    “这样吗?你突破了吗?”韩长青听到后沉思了片刻,然后又问那刘能道。

    “嗯,是这样的。在上次缘巧合加上秦玲的指导之下,我突破了,现在是蜕变。”

    “哦,那恭喜你!”说完韩长青便要转身走开去。

    “哎,韩长青,你是怎么逃出那怪物的掌的?给我说说吧!”刘能说到。

    韩长青回头看了刘能一眼,然后还是继续向前走去。

    “怎么能这样呢?哼!”刘能看到韩长青没有回自己的话便独自走开,发牢骚道。

    韩长青走了片刻,便停下了脚步,然后在远处默默的看着还在哭泣的秦玲。

    “韩长青,你不打算过来吗?”秦玲止住哭泣在远处问韩长青道。

    韩长青听到这话,便抬脚向秦玲走去。

    韩长青走到秦玲身边站着,而秦玲身子则往旁边坐去,并拍了拍刚才自己所坐的位置,示意韩长青坐下。

    此时韩长青感觉到自己的心有些怪异,但是他却又说不上来。看着坐着的秦玲,韩长青便也坐了下来。

    秦玲看韩长青坐了下来,轻轻的笑了笑,然后不对题的说道:“我有个mèi mèi,此时她在与我姑父生活在一起。”

    韩长青不明白为何秦玲会如此说话,但是还是静静的听着。

    “在她生下来没有多久,我父母先看我们两个都是女孩,而且再加上我们身上都有疾,所以便抛弃了我们…”秦玲边说着头便垂了下来。

    韩长青越听越觉得奇怪,这秦玲的身体不是好好的吗?哪里像是有疾的样子、

    “后来我姑父看我们可怜便收养了我们,还请来一位神医给我们姐妹看病。后来在那神医将我臂的疾治好,却无法治好我mèi mèi先天失明的先疾,这意味着她永远都不可能看得见了”

    “那时我们都还小,当那神医说无法救治我mèi mèi时,我便在他面前拼命地哭,求他治好我mèi mèi的眼睛。当时他问我为什么那么想,mèi mèi的眼睛复明,我只是简单的回答了一句:那样mèi mèi就可以和我一起去放风筝了!”秦玲说到这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而韩长青而还在她旁边认真的听她说着。

    “那神医听到我的话先是笑了几声,过了一会儿就沉默了下来,然后看着我认真的对我说到:不是我不救她,是我救不了她!也许那些会飞天的神人能救吧。他说完就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

    “后来姑父又请了很多的医生来看过小妹的眼睛,都是束无策。后来姑父也放弃了,然后我也因为那神医的话,不顾姑父的反对,来到了这钟殿宗。来到这里以后我天天去藏书之处观看玉简,希望能从救治mèi mèi的办法。”

    “后来师傅陪我去了我姑父家一趟,可是却仍然没有治簃èi mèi玫难劬ΑV皇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