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三百九十七章

    ()    韩长青听着秦玲说的话,对她的境地也只是感慨一下,毕竟韩长青自己的所经历的比秦玲还要残酷一些,因为韩玲云不是已经死去了吗?

    可是当韩长青听到秦玲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愣了,然后便觉得尴尬起来。韩长青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感觉,但是嘴上还是回道:“嗯,你会找到那天眸魔晶治好你mèi mèi的眼睛的!”韩长青岔开话题。

    “嗯,我此次来这便是为了有会参加下次梦泽国与虚离国的战争,因为如果此次战争梦泽国胜利的话,每个盟国参战不死者都会获得一个会,可以向梦泽国提出一个物质上的要求,那时我便可以让他们帮我寻找天眸魔晶了!”果然韩长青将话题岔开了。

    “你真打算参战了吗?你想清楚没有?”战争确实残酷,个人的力量在强悍,不懂配合的话也会很容易的死去。

    “我已经想清楚了,梦泽国既然敢攻打虚离国,肯定是做好充足的准备了,所以我已经想清楚,决定参战了!”秦玲对着韩长青说到。

    韩长青听完秦玲的话,没有回答她,而是沉默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韩长青,你是怎么逃回来的?那些被抓去的人就你一个回来了。”秦玲好奇的问着韩长青。

    韩长青听到秦玲的话,然后便开始给她说起自己是如何从那宫殿之逃出来的,但是其有一些事情韩长青却没有给她说,比如那妖貐主体、斩神臂铠和此地乃是真正钟殿宗宗门等事韩长青都没有说,毕竟这些事如果被钟殿宗的人知道,韩长青相信他们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毕竟这些事情算是密了。

    “啊?密密麻麻的妖兽吗?就是前来抓人那种?”韩长青说到他被那无数只小妖貐困住的时候,秦玲惊呼道。

    “嗯,就是那个!”

    “啊?那妖兽天天吃人吗?那你是怎么逃出来的?”秦玲此时仿佛已经从悲伤之走出,但是问题却是极其的多。<>

    “刚才不是说我学会了那老者的假死术吗?当时我就在哪里假死,那些妖兽不在时,我就逃出来了!”韩长青因为有些地方在撒谎,所以很认真的答道。

    “韩长青,你有些死板哦!好了,你说吧,我听你说,不打断你了,呵呵。”秦玲说道。

    韩长青听到秦玲这话顿时一愣,脸上虽然没有任何表情,但是他却在内心问自己道:我死板吗?

    虽然如此,但是韩长青还是继续说着,韩长青一说到不能不打算告诉秦玲的事情之时,韩长青便修改一下,就当是在说故事一般。

    韩长青说着说着便突然觉得自己的肩膀有些重,转头看去,发现秦玲的头已经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之上,居然睡着了。

    韩长青愣了,看了秦玲一眼,不知该如何。此时韩长青的内心在徘徊,是该将她叫醒呢还是不该叫醒她。后来韩长青选择默默的坐着,等待秦玲的醒来。

    此时韩长青的心很是平静,看着秦玲熟睡的样子,韩长青突然感觉到一丝美好的满足感,韩长青虽然不知为何,但是却是极其珍视这份感觉。

    天色渐渐晚去,秦玲醒来之时,发现天上星辰已经出现,暗道自己怎么会睡着呢,修为到达她这种境界应该是不会轻易睡着的。虽然她如此想,但他看到身边的韩长青却仍然在呆坐着一动不动,秦玲顿时便觉得韩长青还真是傻得可以,那么久都不带动一下的。

    韩长青已经修炼很久,而且经常便是整日整夜的打坐修炼,此时虽然不是在打坐修炼,但是让他如此坐着不动,就算是数天,数十天韩长青也是没感觉的。<>

    韩长青默默的坐着,他根本不知道秦玲已经醒来,只是秦玲在看着他,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喂,韩长青。”秦玲轻轻的喊到。

    “嗯?醒了么?怎么了?”韩长青突然听到秦玲的声音,回过神来。

    “没什么,韩长青,谢谢你!”秦玲向韩长青道谢,一是韩长青舍命救他之时,二是今日韩长青在此处等待她那么久。此时,秦玲看着韩长青的脸,然后道了一声谢之后便在韩长青的脸上亲了一口就跑开了。

    韩长青愣愣的看着已经跑开的秦玲,然后伸摸摸自己的脸庞。韩长青还是第一次与女孩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韩长青想一想自己,除了小时候拉过小妹的之外,自己也只在与那丰争斗时拉过秦玲的。

    韩长青拿下摸过自己脸的,看了一下,韩长青轻轻的笑了笑。然后也慢慢的站起身,向自己布置的那阵法走去。

    也许,今天是最美好的一天吧!。。

    “韩长青,谢谢你哦!”韩长青方才回到阵法之内,那刘能便变着声音对韩长青说道。

    韩长青顿时一愣,然后皱着眉头淡淡地说道:“滚开,你想死吗?”

    而那秦玲则是满脸通红,双眼瞪着刘能。

    刘能听到韩长青这话,立马便装作用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但是过了一会儿便又放开,“哈哈”,大笑起来。

    韩长青也只是瞪了刘能一眼,然后便闭上眼睛,不再理他。

    韩长青算算时间,自己进这钟殿禁地也已经有四个月了,还有一个月便要出这禁地,当时进来之时一百余人,不知现在多少。<>

    想到这,韩长青便开口问刘能道:“当初进来的一百人现在还剩下多少?”

    “你被抓了之后又陆续有人被抓,现在加上那些隐藏起来的大概只剩下四十余人了!”秦玲在那刘能回答之前回到。

    话一说到这,刘能也是沉默下来了。如此看来,当初说是进入这禁地修行,进来之后虽说这里的仙元力比之外界要浓厚一些,但是却也没有那么夸张。反而是进来之后死了那么多的人,宗门的意图到底是想干什么?

    其实韩长青知道,此处才是钟殿宗真正的宗门,意思就是说在此处之外的人都是一些外门弟子,钟殿宗随时都可以抛弃他们。而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会定期叫上一些进入此地,喂养那妖貐。

    韩长青虽然对钟殿宗的做法很是不爽,但是也不打算说出来,毕竟这些事情也不管韩长青什么事。他们虽然欺骗了韩长青,但是韩长青却因此拿了那斩神臂铠,所以也不打算在与他们交锋,以免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韩长青打算在这一个月之内好好的修炼修炼,以求突破脱胎,进入蜕变。也因为韩长青身边坐着两位蜕变级别的人,所以韩长青在境界的突破问题之上便可询问这二人。

    半个月后,韩长青从阵法之内出来。虽然听了秦玲与刘能的突破经验,但是韩长青而还是没有那种要突破的感觉。

    “韩长青,还是无法突破吗?”秦玲突然出现在韩长青身后。

    “嗯,感觉没有踏及那个境界的坎!”韩长青淡淡的回到。

    “这蜕变境界与脱胎境界最大的不同就是仙元力的运用,脱胎只局限于体内,而蜕变则可以让仙元力自由离体!”秦玲给韩长青解说着。

    “话虽然说着简单,但是我试了多次,依旧无法突破!”这也正是韩长青的烦恼之处。

    “不要急,可以的慢慢地来的!”秦玲怕此事对韩长青有所打击,便说道。

    “嗯,慢慢来吧,有些东西也强求不来!”韩长青依旧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许久之后,韩长青突然感觉到周围仙元力一阵混乱,顿时韩长青只听见周围多处出现一阵阵轻轻的爆裂之声。

    韩长青转眼一看,只见离自己不远的多处乱石聚仙元阵法都已经被毁去,此时真如一道道乱石堆了。

    韩长青皱着眉头看着这一切,如果按那老者所说,一处乱石堆乃是一个聚仙元阵法,然后这无数个乱石堆又组成一个大型的聚仙元阵法,其目的就是为了给那斩神臂铠输送仙元力,供其成长。而那斩神臂铠也确实是成长起来了。

    而如今面前这些阵法突然破碎,是因为斩神臂铠被自己拿走的缘故吗?韩长青心在询问着自己。

    而韩长青原本就感觉到周围的仙元力非常的混乱,而韩长青猜想可能是那些聚仙元阵法爆裂所引起的。而就在韩长青这般想时,一阵剧烈的闷响也出现在韩长青的耳边。

    韩长青顿时只感觉到自己脚下的地面开始抖动,接着这地底居然开始出现一道道裂缝,虽然不大,但是数量却是很多。

    韩长青转过身,准备回到阵法之看看,不料韩长青方才转身便看到自己布置的阵法居然开始慢慢的消散。韩长青走进一看,原本那个可以gòng yīng仙元力的聚仙元阵法也爆裂了。

    韩长青沉思着,难道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

    韩长青方才这样一想,便听到身后的秦玲说道:“韩长青,你看那些是什么人?”

    韩长青马上转身望去,只见远处的空出现数个自己进来之时走的那个黑色通道。此时那黑色通道之一个一个的人正从其走出,这些人,全部是穿着黑色的劲服,而带领韩长青等人进入此地的那个黑衣男子也在其。

    韩长青看着他们,心问道:“内门弟子吗?”

    韩长青心询问自己之时,只见那空之人在空站定之后,便各自往不同的方向飞去,而其一人正往韩长青人所在之处飞行而来。

    那人听在韩长青等人身前的半空之,抬眼扫了韩长青人一眼,然后拿出一颗水晶球问道:“你们可见过这东西?”那人说完,便看到那水晶球之上飘出一道华光,华光之慢慢的凝聚出一物。

    韩长青看到那东西之后,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心却是一惊。因为那东西正是韩长青所得的斩神臂铠。

    “不曾见过!”韩长青装作很恭敬的回到。

    那人听到韩长青地回答,也没有什么诧异之色,仿佛知道韩长青等人没有见过一般。

    听韩长青说完,那人便将晶石收起,准备离去。可是那人想了想,又转过脸来问道:“那你们有没有见过什么可疑的人?比如不是你们团体之内的人!”

    “嗯,见过。我们在这四个月了,经常在晚上都会看到一个黑色人影,那人的修为极高,我们根本不是他的对,而且每次都还会被他抓走一人!”韩长青看那秦玲正要说话,便率先开口道,他正想搪塞一下这人。而如果秦玲将韩长青被那怪物抓住之事告诉眼前这人,那么韩长青就危险了。

    “哦?黑影啊?我去寻找一下,你们不用为了那个东西担心,好好修炼就行!对了,你叫什么名字?”那人也开始搪塞韩长青来。

    “我叫韩长青,这女子叫秦玲,我身后之人叫刘能,都是此次被选入钟殿宗禁地修炼的弟子!”韩长青害怕那人又询问秦玲或者刘能,当下便全部替他们说了。

    “哦,这样啊。看你修为才是脱胎,却也能选进来,以后极有可能进入内宗,你好好加油!我走了。”那人与韩长青说完便转身离开。

    韩长青听那人的话,看那人走了之后,脸上便浮现出冷笑来。

    这钟殿宗也太不把人命当回事了,居然以这种方式挑选内门弟子。而韩长青在听到那人说内宗之后,顿时也肯定了自己的猜测,这些人在此处出现,果真是内宗之人。

    韩长青看那人飞走,便转身问秦玲道:“你能否看透他是什么境界?”

    “看不透,最起码比我高一个大境界!”秦玲感叹着说到。

    最少是凝魂吗?韩长青看着远处的天空,心问道。

    这钟殿宗内宗竟然全是此等高吗?他们还在这内宗之地养一妖兽,以人血喂养,供一兵器,以仙元力提升其等级,这钟殿国到底想要干什么?难道真想直接入驻内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