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三百九十八章

    ()    韩长青一连串的问题在自己心问起,但是这些问题却不能问向众人,否则韩长青定然会被钟殿宗之人追杀至死,这一点韩长青还是明白的。

    不管钟殿宗的目的如何,但是他们如此隐忍,定然是想要蓄积力量,等待一朝爆发。

    天空之再次出现数个黑色通道,原本从空出现的数人又再次回到那通道之。然后一切归为平静。

    韩长青看着周围的一切,还有半个月便要离开此处。韩长青在看看自己的右,心决定不管如何,半个月之后离开此处,然后离开钟殿国。

    这半个月的时间韩长青并不打算再次修炼,此时韩长青已经达到一个大境界的巅峰,在此等地界,无论韩长青如何修炼,体内的仙元力与自身的境界都不会再有丝毫增长,所以如今韩长青缺少的不是仙元力的量,而是一种对境界的悟。

    韩长青慢慢的回到原本阵法消散之处,从戒指之拿出数块仙元精,继续布置了一个阵法,然后便呆在阵法之等待时间的流逝。

    等待之,韩长青突然想起那爆裂的乱石聚仙元阵法,那些阵法虽然爆裂,但是其原本的形状以及布置方位还是能够看清一二的。况且这个平原之内如此多的乱石阵法,虽然都已经毁灭,但是其毁灭的样子与方位都是不同的,所以韩长青便开始以此来打发时间。

    半个月,就如此平淡的过去了……………

    半个月,就如此平淡的过去了,韩长青在这半个月也将那个聚仙元阵法学会,也在自己的防御阵法之布置了一个。

    布置了之后,韩长青才发现,原来自己用仙元精布置的聚仙元阵法比那石头布置的聚仙元阵法所起到的效果更大。<>布置出来之后,秦玲和刘能也是不住的称奇。

    这一日,便是五个月的最后一日,也是韩长青这一批人出去的日子,原本因惧怕那妖貐而躲藏起来的人也陆续的回到了原地。

    韩长青和秦玲、刘能人也回到了众人所在之地。

    此时韩长青细细一看,发现原本一百人的庞大队伍此时零零散散只剩下不到十人了。其余之人全部被那妖貐吞噬。

    待众人聚集不久之后,远处的天空之出现了一个黑色通道,那个黑衣男子从走了出来。当他来到众人所站之地之地后,顿时便有人捏起法诀向他攻去。

    “哼,你说此处是钟殿禁地,仙元力浓厚,让我们进来好生修炼。可是进来之后却天天受到生命的威胁,一百人死得只剩下如今这一点,你他妈混蛋!”说话之人说着说着便哭了起来,其实众人都知道,此人的喜欢的一个女孩也被那妖貐抓去了。

    那人的攻击还没有到达那黑衣男子的面前便自行消散开去,那黑衣男子看着众人,然后开口缓缓的说道:“自从你们踏入钟殿宗的大门,正式成为一个修仙者开始,你们就应该知道这个世界是残酷的。你的实力低下,那么你就是别人的食物。送你们进入此地修炼,虽说死了许多人,但是你们活下来的,不都有不少的成长吗?这不就是最好的锻炼吗?”

    韩长青听到这男子的话,如果在韩长青还不知道妖貐的话,可能会觉得他说得很对,但是此时此刻,韩长青只是在心冷冷的笑着。看样子这黑衣人经常说这种话。

    “既然如此,进来之前就应该和我们说清楚!”人群之继续有人愤怒的说道,在场的众人虽然没死,但是进来之后确实是提心吊胆的过了五个月。

    “你的敌人要杀你,会提前给你说清楚吗?你太天真了!”那人冷淡的看着说话之人。<>

    众人在听到那黑衣男子的话之后,便都沉默了。大家都觉得此次虽然残酷,但是确实很现实。如果与人战斗,那么敌人会在攻击你之前提前告诉你吗?肯定不会。

    “此次你们进入此地共有一百人,五个月之后的今天,剩下二十八人。”那人边说边用眼睛扫视众人,然后目光停留在韩长青身上之时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没想到你们这二十八人之居然还有脱胎存活了下来,有意思。”

    “今日你们便要离开这里,我先问一下,你们可有人要参加梦泽国与虚离国的对战?”

    “我,我要去!”那人一说完,秦玲便率先说到。韩长青被抓去之后,秦玲对钟殿宗此次的安排极其怀疑,但是刚才那黑衣人的一番话语,却解去了秦玲心的怨恨,在此地的残酷哪里有两国交战之时的战争来得残酷。

    那人微笑着看着秦玲,然后开口道:“你叫什么名字?”

    “秦玲。”

    “嗯,此次前往梦泽参战你要小心,如果你能回来,我向宗门保你,让你进入内宗。这个东西你拿着,算是我送你的!”那人说完便从自己的储存器物里面拿出一条紫色长绫,只见那掌一挥,那长绫便向秦玲飘来。

    众人看此时答应去参战居然可以得宝物,顿时便开始叫嚣起来,都说自己要去参战,不参战进入此地干什么等话。

    韩长青看秦玲接过那长绫,皱着眉头看着空的那黑衣男子,心想他为何要送秦玲这东西。

    那男子看着身下叫嚣的人,当下便皱起眉头说到:“如今已经没有物品可以送予你们,你们如果愿意参战的话,到时候可以在梦泽领取必要的装备。”

    那人说到这便不再理会众人,而是慢慢的降下身子,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不久之后,韩长青只感觉到周围虚空之的仙元力一乱,顿时一道灵光便从虚空之飘出,落在了那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接过那灵光,然后双便开始掐起了法诀。韩长青看这法诀,顿时便心生一阵熟悉的感觉。心想这法诀不就是进来之时这黑衣人所打出的那个吗?

    可是韩长青仔细看了看,却发现如今这黑衣人所打的法诀却又与当时在外界之时所打的法诀不同,至于哪里不同,韩长青则还在思考。

    随着那男子的动作,他身前的虚空之上也开始出现了一道道的波纹,而后便是周围的景物一阵扭曲,接着那黑色的通道便出现在了韩长青等人的眼前。

    当韩长青看到那扭曲的景物之后,顿时胸便是一片开朗,心想原来这黑衣男子所打的法诀乃是反的,与进来之时所运用的法诀乃是以相反的方式打出。

    韩长青先前还是不知,可是在那景物扭曲之后,韩长青看到那扭曲旋转的方向与进来之时扭曲旋转的方向不一样,所以韩长青方才突然明白过来。

    “你们去吧,切记,在这禁地之内发生的事情不可透露出去,否则别怪宗门无情!还有就是你们各自好生修炼,说不定哪天能够进入内宗!”那黑衣男子看着那黑色通道打开之后,便对众人说道。

    韩长青根本就没有理会他,直接抬脚便向那黑色通道走去,秦玲和刘能看韩长青这样,便也跟了上去。之后众人也都慢慢的跟了上去。

    韩长青脚步刚踏上那黑色通道,眼前一花,他便再次看到了那熟悉的山景,而且此时外面还有一大群人在等待着进入这钟殿禁地。

    韩长青看着他们,顿时心生感慨,此时的他们与五个月之前的自己等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此时韩长青方才想起五个月之前陈慕枫看到自己时的那个表情与眼神,此时韩长青在自己出来这群人之几人的身上都能找到,韩长青心想应该是他们在这即将进去的人群之看到了与自己熟悉的人了吧。

    由于韩长青等人在这五个月的时间之内没有好好修炼,也没有好好的休息,此时此刻那即将进入钟殿禁地的众人都是以一副怪异和猜测的目光看着他们,似乎像是在说,这群人进去干嘛了?难道进去搏斗或者做苦力了?

    韩长青摇了摇头,笑了笑,然后便独自飞起离开了。

    许久没有飞行,韩长青突然飞腾到空,还觉得有些不习惯。但是没有多久便习惯了,毕竟以前很熟悉。

    韩长青方才飞起没多久,秦玲便追了上去。

    “韩长青,等等!”韩长青突然听到自己身后传来秦玲的声音,整个人便停了下来。

    “怎么,有什么事吗?”韩长青问到。

    “没有什么事就不能叫你了吗?”秦玲轻笑一声,取笑韩长青道。

    韩长青没有回答,直接便抬脚向前飞去,根本不管秦玲。

    “哎,你这人怎么这样?韩长青,你等等啊!”秦玲看韩长青这样,马上便再次叫了起来。

    “有什么事你就说吧,不说我就走了!”韩长青再次停下脚步,淡淡的说到。此时还是秦玲叫他,如果是别人这样,韩长青早就已经消失了,哪里还会再等他。

    “你这几天有什么事吗?”秦玲试探性的问道。

    “没有。”韩长青很干脆的回答道,因为他确实没有什么事,至少暂时是这样的。

    “我后天想回一趟家,你同我一起去行吗?”秦玲小心翼翼的问道。

    “去干什么?”韩长青不明白要去干什么,便直言问道。

    “去玩啊,你不是没有什么事吗?你看你进那禁地五个月那么辛苦,应该要放松一下的!”秦玲劝导着韩长青。

    “不累,也没兴趣!”韩长青说完便抬脚飞走了。

    “后天早晨我在山门大殿等你半个时辰,你不来就算了!哼”秦玲说完便看到韩长青的身影渐渐远去,顿时心生怒气,心暗骂韩长青。

    韩长青飞回自己的阁楼之,此时这阁楼显得格外的清静,夕木寒已经离去,而韩长青却也已经五个月没有在此地居住了。

    看着眼前这熟悉而且陌生的阁楼,韩长青慢慢的抬起脚步走了进去。当韩长青走进那阁楼的一瞬间,仿佛觉得自己与那阁楼突然分离了一般。就像水与空气的感觉,虽然在一起,但是就是有种分离的感觉。

    韩长青心叹,难道自己已经不属于这栋阁楼了吗?

    想到这,韩长青便转过身向外走去,然后在院子之盘坐下来,他觉得在此地比在那阁楼之更显得舒服、自在。

    此时韩长青方才坐下,眼前便浮现出那秦玲的样子来,心想自己为何会突然想起她?不知为什么的韩长青用力的甩甩头,然后闭上眼睛。

    这样韩长青虽然有一会儿没有在想秦玲,可是过了一会儿韩长青的大脑之又响起那句话:“后天我在山门大殿等你半个时辰……”,韩长青发现自己此时根本静不下心来。无奈之下,韩长青站起身来,前往旁边的山林之,想要放自己放松放松………

    韩长青此时呆在山林之,聆听着山间鸟兽的鸣叫,倾听着山间水风自然的声音,顿时整个人再次归为平静,心再无一点波澜。

    韩长青坐在山林之,先是想着自己的境界突破问题,想了许久之后,韩长青发现自己还是没有理解那境界的深意。

    韩长青心想,既然这样,那就暂且不管吧。然后韩长青觉得自己应该离开这钟殿国,可是去往何方呢?韩长青还是不知,韩长青抬头看看空的太阳。然后韩长青心念突然一动,如果参战呢?按秦玲所说,说不定能够要到出这黄泉沼的方法!

    想到此处,韩长青决定自己也与他们共同参战!如今韩长青在这钟殿宗外宗认识的人也不多,一只便能数得过来,而此时韩长青决定还是去与那徐灵道下别,毕竟从自己进入钟殿宗之后就是她待自己最好。

    想到这,韩长青便飞身而起,向那徐灵的房屋飞去。韩长青记得自己上次来这之时还是被那丰打伤之后呢。

    此时韩长青想起丰,心想道,似乎从那禁地出来的人没有看到他呢。算了,那人死就死了吧。

    韩长青降落到那徐灵房舍前,然后慢步走了过去。可是此时韩长青却发现那房间大门紧闭,看样子是没有人了。

    你懂我也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