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我会算命看相去会晦气-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50章 我会算命看相去会晦气

    第五十章

    第五十一章

    议论声如同海潮一般,以极快的速度向外传去。

    “这韩家公子,当真是越发让我决定,我的眼光没错了。”

    武斗场一角,穆歌手捏不知名的手势,望着擂台上的韩玄斌,那嘴角的微笑越发明显了。

    而在另一边,轩辕静此时此刻正已经放光的看着擂台上的韩玄斌。

    “他一定是我的最好的选择!”

    眼光当中那如狼似虎光芒,吓得一旁的路人观众都看得咂舌不已。

    好好一个姑娘,怎么眼睛还能放光?

    在武斗场入口处,有两个黑衣人正在低声说着。

    “糟糕!失策了!”

    “这韩家公子居然能在御气境便能使用灵能攻击,也就代表着”

    “没错,是能够跨越规则的十四星。”

    “计划向后拖延,占时不要与这韩家公子作对。”

    “可惜了封九孤,最完美的一个打手,看来要被放弃了。”

    “为了计划,这点小小的损伤还是能接受的。”

    “余天龙你还真是冷血啊。”

    “彼此彼此。”

    听得出来当中一人居然是余天龙,而从二人的对话当中也可以看的出来。

    这余天龙果然是引起这场千人观看比试的源头,只是不知道另一人是谁。

    这边擂台赛,封九孤的双目已经缩的如同麦芒一般。

    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韩玄斌手中的裁决,“不可能,你居然能使出灵能!”

    看着威势越来越强的韩玄斌,失声大叫起来,“不,我不信,我不信,这一定是障眼法!”

    “一定是障眼法!”

    封九孤口中大喊着,他越说越坚定,最后脸上居然露出了疯狂的笑容。

    双足猛然一蹬地面,双臂连挥,居然对着韩玄斌就这样不闪不躲的冲去。

    他双拳合十,体内灵能疯狂的流转起来,全部汇聚于双拳之上。

    灌风拳!

    “可笑!可悲!可叹!”

    韩玄斌口中连喝三声,双手抓起裁决高高举起。

    看着冲来的封九孤,眼神当中杀气盎然。

    “你莫不是以为我在与你开玩笑!”

    手中裁决至上而下,劈出一道半月形刀气,带着划破风声的厉啸,轰然撞上封九孤。

    “障眼法而已,我才不信,啊”

    封九孤双拳滑动着风声,狠狠的撞上了这道金huáng sè的刀气。

    他手中那黄阶绝品灌风臂铠仅仅只是坚持了不要一个呼吸的时间。

    便砰然碎裂来开。

    刀气带着余威,带着臂铠的碎片撞到封九孤的胸口。

    噗

    这冲击力将封九孤撞的向后飞去,口中鲜血喷出一尺有余,瘫倒在擂台一角,生死不知。

    “还以为我这只是玄金斩的障眼法吗?可笑。”

    韩玄斌扛着裁决,口中不屑的呸了一口。

    他这几天,专门就在琢磨着玄金斩。

    原先这招式只是汇聚出一道虚幻没有任何实力的光影而已。

    但这也让韩玄斌他看到了这功法背后的东西。

    若是能将当中的那些光看不顶用的东西换成自己的破灭灵能呢?

    接着在这几天当中,韩玄斌借了好几本书,灵蕴的解析灵能的妙用灵蕴转化灵能的过程。

    在集合上辈子的知识,然后

    然后一点用都没用上!

    一点用都没有!

    怎么琢磨都不行!

    他是最后他发现自己的灵能直接灌输到裁决当中

    而且也能直接就这样简单的挥出。

    没错就这么简单!

    那些金光则是韩玄斌为了好看特意释放玄金斩附加上去的。

    要不然就是一道黑漆漆的刀气。

    提着手中的裁决,韩玄斌越来越发现这wǔ qì不平凡了。

    随即高举裁决:“我,韩玄斌,赢了!”

    这会儿韩玄斌弹出的系统提示的声音,远远比那擂台下的观众们呼喊声要悦耳很多。

    青铜二星任务完成

    奖励已发放

    废铜二星任务:等待系统发放任务

    任务奖励:系统的赞美

    看到这里韩玄斌的眼角抽了抽。

    好悬没张口就骂出来,手中裁决一闪,收回到了储物袋中。

    僵硬的脸慢慢的走下擂台,径直的向着外面走去。

    也不去管晕死在擂台上的封九孤已经周边人看他的目光。

    快步的走出武斗场后,走到一处偏避假山附近后,指着一处就开始大骂。

    污言秽语,就重来没停下来过。

    他奶奶的!

    去尼玛的系统的赞美!

    老子还要你赞美!

    你给老子一点钱都好!谁要你这个鬼东西的赞美!

    废铜任务!真是够废的!

    不给我超出奖励就算了,还给个这样的任务给我,闹啥那!!!

    骂了好半天,才把心中的那股怨气给吐出来。

    再回寝室的路上还是一直骂骂咧咧的。

    他这家伙是一点亏就吃不得的那种人,现在不得已吃了系统这个闷亏,让他顿时感觉浑身都不自在。

    砰的一脚踹开寝室小院的大门,韩玄斌黑着脸,直接将自己关到了房中。

    这搞的在呆坐在大厅当中与上官飞鹰一起喝茶的向问天迷糊了。

    这不是赢了吗?

    怎么感觉和输了一样。

    “飞鹰,你知道韩大哥这是什么情况吗?”

    “别,别指脑袋,韩大哥脑子没事。”

    “指另一边也不行!”

    这会儿,寝室小院的大门再次被敲响了。

    “咦,你是穆歌?有什么事情吗?”

    打开门的向问天一脸迷惑的看着穆歌。

    “我找你们韩老大。”

    “和韩大哥现在脾气好像有些不好,要是你去的话可能会倒霉。”

    向问天如实的回应。

    “没事,他见过我后脾气就会好了。”

    穆歌丝毫不在意这个问题,直接迈步上前拍了拍向问天的肩膀,就向内走去。

    只是进过客厅的时候,看见平静正在品茶的上官飞鹰的时候,眼神中却是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笑容。

    当然他做的很是隐秘。

    咚咚咚

    “韩公子,在下穆歌,有事情想要和韩公子谈谈。”

    没反应。

    “韩玄斌,我是穆歌,我这里有件你肯定想知道的问题。”

    依旧是没反应。

    穆歌的脸刷的就沉下来了。

    张了张口,脸色有些难看的很小声的说了句,“我会算命看相去会晦气”

    砰

    “早说,快进来,我正愁最近倒霉,赶紧给我算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