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三百九十九章

    ()    韩长青一笑,便盘腿坐在了门口,等待徐灵回来。毕竟韩长青此时回去也无事可做。

    此时韩长青坐着,思维便开始动了起来,韩长青此时想起自己几次施展那千刃的时候,都是一次比一次强大,韩长青知道那不是仙元力的量地问题,而是一种熟练的程度以及一种感觉,而韩长青却说不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只是韩长青觉得随着自己使用的次数越多,自己对那风的一种契合度便越高,以致韩长青每使用一次,其威力便大上许多。

    “韩长青?你来此处做什么?”就砸韩长青想那千刃之事的时候,徐灵的声音传进了韩长青的耳朵。

    “徐师叔,此次前来,应该算是我前来与你道别的!”韩长青恭敬的对着徐灵道。

    “道别?你打算参战吗?”徐灵诧异的问韩长青道,她可是知道韩长青不打算参战的。

    “嗯,算是吧!”韩长青思索了一下,心想自己此次参战只是为了能从梦泽国之处获得出去的方式而已。

    “哦,进来说吧!”那徐灵说完便绕过韩长青前去开启自己的房门。而韩长青也跟着进入其。

    “韩长青,你进入禁地境界却还没有突破吗?”徐灵突然问道。

    “没有,我感觉有些东西我还没有想到。对了,徐师叔和师傅你们进过禁地吗?”韩长青与夕木寒在一起虽然不叫他师傅,但是在别rén miàn前韩长青还是尊称他为师傅。

    “那禁地我们确实没有进过,但是听说里面仙元力浓厚,极其适合修炼!”徐灵说道。

    “是啊,禁地之内仙元力浓厚,可是我的问题却不是仙元力能够解决的!”徐灵不知道,韩长青也不打算将禁地之事告诉她。<>

    “韩长青,既然你还没有突破,那么你还是不要参战了吧!”徐灵劝道。

    “为什么?”韩长青问道。

    “国与国之间的战争,其死亡数量都是极其庞大的。你如今实力不够,在战斗之很难生存下来的!”徐灵直言韩长青的不足。

    “谢谢师叔的提点,我会注意并尽早提升自己的修为实力地!”

    听到韩长青这话,徐灵一愣,心想韩长青也变得太快了吧。

    “你要走来,然后此时来与我道别,难道就打算与我说这些吗?”徐灵突然笑着问道。

    韩长青听到这话也是一愣,心想不说这些那还能说些什么?

    韩长青转念一想,然后他貌似记得那老者戒指之有些酒,然后意念一动,两壶酒就出现在他的里,然后他拿着酒对徐灵道:“我不知该干什么,喝酒可以吗?”

    “咳咳,你小子真行,居然提出与女子喝酒…”那徐灵对韩长青的动作颇感无奈。

    “不行吗?那我也只能是来和你说说话了!”韩长青说道。

    “行,怎么不行,只是你此时叫个女子与你喝酒是不是不太合适呢?拿酒来,看我今天不把你灌醉,让你爬回去!”徐灵整个人突然一变,就来韩长青里拿酒。

    韩长青心在问自己,难道叫她喝酒还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徐灵看到韩长青呆站着,然后马上又说道:“韩长青,这边,我们坐着慢慢喝…”韩长青看到那徐灵说话时的脸色阴得慌,心道她想干什么……

    “韩长青,给我说说你怎么会变化那么大吧?”徐灵和韩长青坐着喝了几杯以后说道。<>

    “我变了吗?”韩长青淡淡的问道。

    “你没变吗?你记得你上次从我这离开的时候你说了什么话没有?”徐灵质问到。

    “徐婆婆?”韩长青非常认真的说到。

    “嗯?你还敢叫?我那么年轻像你婆婆吗?”徐灵脸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但是看到韩长青那无比认真的脸,她又发不起火来,因为她的年龄还真可以当韩长青的婆婆了。

    韩长青听完徐灵的话,没有回答,自己灌了自己一口。

    “哼,还说你自己没变呢,你想想当时你的调皮样子…如今的你与那时不同了。”徐灵道。

    “哪里不一样?能不能说说?”韩长青好奇道,他虽然知道自己改变了许多,但是还未曾听别人说起过。

    “你的声音、气质、说话的方式、性格等等都变了!”徐灵喝了两杯,此时已经是脸上泛有红霞了。

    都变了吗?韩长青心在问自己。

    “我韩长青还是我韩长青,只是此时的自己与那时不同,此时很多事情想得到,却再也做不出来了!”韩长青淡淡的回到。

    “好吧,别说那么多。我们喝?”徐灵询问韩长青道,其实还不等韩长青同意她便已经喝了起来,这种情况之下,韩长青也跟着喝了起来。<>

    “韩长青,你去了之后,还会回来吗?”徐灵此时的情绪突然变得低落起来。

    “我会回来,师傅不是在这里吗?”韩长青知道徐灵和夕木寒的一些情况,此时徐灵的情绪突然变得低落,其主要原因便是那夕木寒离她而去。

    “你师傅早已离去,不在此处了!”徐灵恨恨的说道。

    “师傅潜心修炼,四海为家。待他修有所成他会回来的!”韩长青只得安慰徐灵。

    “好吧,算你说得对。但是现在要你先喝!”

    韩长青没说话,直接拿起酒壶便喝了起来。

    许久之后,韩长青慢慢的有了一丝醉意,然后眼前景物也开始晃动起来,摇了摇头,韩长青便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韩长青,韩长青?”徐灵看韩长青已经醉到过去,便将他扶到了床上,而她则一个人又继续拿起酒杯喝了起来。

    如果此时有人在的话,肯定能够看到徐灵此时是在边喝酒,边淌泪。最后整个人直接趴到桌子之上哭泣了起来。。。。。。

    次日清晨,韩长青醒来。看着这空无一人的屋子,韩长青暗道又是一天了吗?

    其实韩长青喝酒之时只要自己想不醉便可以不醉的,但是昨天的情况韩长青也是很无奈,只得让自己醉过去了,有时候迷糊着比清醒着要好得多。

    韩长青爬起身来,准备告诉那徐灵一声自己离去,可是却没有看到徐灵的身影,倒是韩长青在昨日喝酒的桌子之上看到一个玉简。

    韩长青拿起一看,里面正是那徐灵给他留的言:“韩长青,你何去何从自己选择,如果参战的话尽量小心,留得性命比什么都好………”

    韩长青叹了口气,将玉简放入自己的戒指之内,然后便离开了。

    韩长青走出之后,回头看看此地,心想自己真的有可能再也不会回来此地了。。。。。。。。。。。。。

    一天之后。

    韩长青此时无比的纠结,因为他此时的心还在徘徊到底该不该同那秦玲一起去她姑父家的问题。韩长青原本是不想去的,可是他发现他内心又是有那么一点想去。

    在如此怪异的情况之下,韩长青纠结了。此时任何人看他的脸都是极其的平静,但是如果有谁能够看透他的内心,那么就会发现他此时的纠结了。

    秦玲今日早晨天亮之后便来到了山前的大殿之处,她说过要等韩长青半个时辰的,虽然知道韩长青很有可能不会来,但是她说过如此,她便会如此做。

    半个时辰快到了,秦玲叹了口气,转身便要离开,独自回家去。

    “秦玲。”秦玲刚才转身,便听到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当下便高兴起来,但是她此时却把脸色一沉,然后转过身来。

    来人正是韩长青,他想了许久之后,还是决定与秦玲一同下山去,毕竟他觉得自己此时也没有什么地方可去。虽然也许只是韩长青的借口。

    “韩长青?是你呀?你来这干什么?”秦玲故作惊讶状。

    “不是你叫我来的吗?”此时的韩长青相当淡定,语气极其平淡。

    “你不是说不来吗?”尽管秦玲心理很高兴,但是她嘴上却还是不肯饶恕韩长青。

    “听你说你mèi mèi先天失明,我打算去看看她!”尽管韩长青此时只是韩长青的借口,但是他说话时的表情却是极其认真。

    秦玲听到这话,顿时就是一愣,当下便在心暗骂韩长青:呆子,说谎之时也是如此认真,如此死板。

    “啊,这样啊。我mèi mèi知道了肯定是很高兴的!走吧。”秦玲知道韩长青是如此,所以便不打算再戏弄于他,而是叫上他一起走。

    韩长青与秦玲在无人之处便是飞行,当他们到了坝器城境内之后,两人便落下了身子,开始了步行。

    秦玲说她姑父家在坝器城西城,由于他姑父在坝器城任由官职,所以其家境很不错,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收养秦玲姐妹俩。要不然自己家的孩子都养不活,谁会去捡别人家的孩子来养呢。

    随着韩长青与秦玲越来越靠近坝器城,人口的流动量也越来越大。

    来到坝器城城门之时,韩长青倒想起了那孙翻,可惜他此时已经回到钟殿宗不在此处了。

    “对了,韩长青。你不是说过是去看望我mèi mèi吗?你不打算给他带点礼物?呵呵。”秦玲特意提醒韩长青道。

    “好啊,带些什么呢?”韩长青依旧非常认真,且话语非常平淡。

    “嗯~,我呢,只是对陌生人很少说话,我小妹就算是对我也很少说话,她倒比较喜欢一个人呆着,然后…”说到这,秦玲顿了一下。

    “嗯,其实我mèi mèi没有特别喜欢什么,她眼睛看不见,很多东西都无法……”秦玲越说情绪越低落,韩长青听到这,立马便打断了她。

    “我知道一种鸟,那鸟会模仿人声说话,我想你mèi mèi一定会喜欢的!”

    “哦,是哦,我怎么没想到呢?”秦玲低头问自己到。

    “哎,可是你说的那鸟那么神奇,应该很贵吧?我现在身上没有那么多金钱拿去买啊!”韩长青秦玲本来就是在山修炼之人,一般情况之下是不会与平常人打交道的,所以一般不会有凡世的流通货币。

    “我们先去看看吧!”韩长青还记得自己戒指里面有一大堆金银之物呢,想想还是那夕木寒留给自己的。

    秦玲是此地长大之人,虽然不知道有那种会说话的鸟儿,但是她却是知道哪里有专门卖鸟的地方。

    她带着韩长青来到一处专门卖鸟之地,然后韩长青便上去与老板交谈起来。

    韩长青来到这买鸟的地方,顿时便为这叽叽喳喳叫个不停的鸟儿皱起了眉头,此处到处都挂的是鸟笼,鸟也非常多,所以声音也是特别的杂。

    秦玲看到在韩长青与那老板说了一会儿之后,那老板便带着韩长青向房间之内走去。韩长青转眼过来看了看秦玲示意她跟上。

    秦玲看到韩长青走进屋子里面去,顿时也跟了上去。

    “这就是你要的说话鸟鹦鹉了!”老板对着韩长青说到。

    “鹦鹉?”秦玲还是第一次看到这鸟,只见这鸟浑身羽毛艳丽,而且长相极其可爱。

    “鹦鹉。”还不待韩长青和那老板回话,那鹦鹉鸟居然自己开口说话了。

    “它…它…它真会说话啊?”秦玲被这小鸟的一闹,顿时便说话拖拉起来。

    韩长青听到秦玲的话,便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算是回答她。

    “它…它…它真会说话啊?”那鹦鹉又学起来,而且学得有模有样。

    “小东西,不准学我说话!”秦玲对着那鹦鹉道。

    “小东西,不准学我说话!”那鹦鹉学习秦玲道。

    “呃,xiǎo jiě,这鸟像是很喜欢学您说话的样子,您如果不想让它学您说话地话,那么我先把它盖着,您可不要与这小兽生气。”那老板对着秦玲笑道。

    “不要生气…不要生气…”此时那鹦鹉也叫道。

    “老板,就这只了!”韩长青看着鹦鹉话挺多,送给秦玲的mèi mèi的话挺合适。

    “十金!”

    “十金?走吧韩长青!这鸟不要了,他坑人呢!”秦玲对着韩长青道。

    “等等,老板,这鸟我要了!”韩长青说完便将伸入衣兜里假装掏起钱来。

    你懂我也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