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局域-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四百章 局域

    ()    第四百章

    “这是十金,拿去吧!”韩长青从戒指之拿出十金给老板。

    “你怎么会有这东西啊?”秦玲对于韩长青有如此多的金钱感到非常的奇怪。

    “师傅给的!”韩长青拿起那鹦鹉之后淡淡的说道。

    “啊?你都在山上你师父还给你这啊?”

    韩长青没有回答她,而是率先向前走着,韩长青想了想,那秦玲的mèi mèi看不见东西,很多东西肯定没有见过,然后又给她买了很多小玩意,如风筝、竹人、扇子之类的。

    秦玲看着韩长青买这买那的,顿时心里既高兴又抱怨。买了那么多东西也不给我买一件。最后秦玲看韩长青没有要给自己买的意思,便开口戏弄道:“喂,韩长青。你老是给我mèi mèi买东西,要不我把我mèi mèi介绍给你当媳妇吧?”

    韩长青听到她这话,一时愣住没有反应过来,然后转念一想,开口说道:“你要什么?”

    “走走走,我们买去。当然是我拿东西你付账!”秦玲便拖着韩长青开始到处买起东西来。

    韩长青从出生到现在都从未向如今这般被一女子拉着疯狂购物,而且最悲剧的就是还是由韩长青提东西。

    秦玲先是拉着韩长青买了许多自己喜欢的东西,但转念一想,自己好不容易回个家,却不给姑父姑母带点东西,全部带自己的,这样多不好,然后又拉起韩长青开始给她姑父姑母买起礼物来。

    由于是闹市,韩长青根本没有会将买来的东西放入空间戒指之,只得双拿着。

    最后韩长青看到秦玲以“管家伯伯对我和mèi mèi可好了”为借口买了最后一件礼物之后,韩长青终于松了口气,暗道自己此次与她同来是不是个错误!

    秦玲看着韩长青状况,最后也给韩长青分担了一些。

    韩长青到不在乎这些东西的重量,倒是这东西确实多了,拿着实在是麻烦。

    “韩长青,到了。呵呵”秦玲扭头对韩长青说到。

    韩长青脸上虽然没有任何表情,但是心却叹道:终于到了?

    韩长青看到眼前的这一座府邸,上面的牌匾写着:秦府。韩长青一看便知道是显贵之家居住之地。韩长青暗叹秦玲与她mèi mèi福分好,好不怎么会来到如此显贵之家生活呢?

    韩长青和秦玲方才走到门口,便有数位下人叫道:“大xiǎo jiě,您回来了啊?哟,还带那么多东西?来来来,我帮您拿!”

    “走开走开,这些东西都是身后这位买的,当然得他自己提进去,要你们提?”秦玲自从与韩长青相熟之后,便确实不把韩长青当外人。<>

    韩长青听到这话,也是显得极其淡定,拿点东西而已,其实也什么。

    众下人听到这话,眼神无比怪异的盯着韩长青,然后纷纷做着明白状,然后低声交谈着走开了。

    韩长青愣愣的看着他们,然后便别过头来,跟着秦玲迈步走了进去………

    韩长青刚与秦玲进入府,顿时便出来一妇人。那妇人看到秦玲与韩长青之后,便抬眼上下打量了韩长青一下,然后说道:“月儿,怎么舍得回了?”

    “姑母,我想您了!”秦玲一改与韩长青在一起时的状态与她姑母说道。

    “哟,瞧你说的。呵呵,对了,这位是!”那妇人看着韩长青问道。

    “他是我师兄,叫韩长青!对吧师兄?”然后秦玲对韩长青使眼色道。

    “对,我是她师兄,我叫韩长青!”韩长青很认真的说出这话,让那妇人听得怪怪的。

    “好了,月儿,别在这站着了,我们进去吧,这小兄弟还提着东西呢!”那妇人便率先转身向屋里走去。。。。。。。。。。。。

    秦玲看自己姑母先走了,便招呼韩长青跟上。

    进到屋里,待韩长青将所提的礼物放下之后,方才显得他正常一些。但是他却一直没有把提东西的事情当回事,此时方才放下,便也不休息,开始四处打量起这住宅来。

    “月儿,雪儿还不知道你回来呢,我去叫她过来吧?”那妇人说道。

    “不用了,等会儿我们自己过去,韩长青此次可是特意来看小雪的呢!呵呵。”秦玲知道自己mèi mèi眼睛看不见,行动不便,所以便推脱到。

    “嗯,那你们等会自己过去吧。小兄弟,过来喝杯茶不?”那秦玲的姑母倒了两杯茶,招呼韩长青过去喝。

    “嗯,谢谢伯母,伯母可以直接叫我韩长青的!”韩长青收回目光,来到秦玲处。

    “那行,那我就叫你韩长青了!”

    “月儿,你带着韩长青去看雪儿,今天我亲自做菜,做你最喜欢吃的菜!对了,韩长青你喜欢吃什么菜呢?”秦玲的姑母问韩长青道。<>

    韩长青一愣,想想自己貌似很久没吃过饭了……此时突然问起,韩长青还真不知道如何回答,当下就说到:“我对吃没什么要求,伯母随便做都成!”

    “那好,那我先走了!”秦玲的姑母说完便转身离开。

    “走走走,韩长青,我带你去看小雪去,对了,拿上你给她买的礼物。”秦玲看自己姑母走远,立马便放下自己的茶杯,对着韩长青数道。

    韩长青一听,便也放下的茶杯,拿起给秦玲的mèi mèi买的礼物跟着秦玲走了。

    韩长青跟着秦玲穿过一段走廊,然后来到一处荷花池旁。

    韩长青看着此时在盛开时的荷花,顿时心情要爽快得多。

    跟着秦玲的韩长青来到一座房屋前停了下来,然后韩长青对着屋子里面叫道:“小雪,姐姐来了哦!”

    秦玲说完没过多久,房屋之内便传出一个温和而清脆的声音:“姐姐吗?进来吧!”

    秦玲听完便开始招呼韩长青往里面进。

    韩长青进入其,只见房屋之摆设极其简单,但是却是极其干净,而且还有一股令人心旷神怡的味道。韩长青一闻便知道是那荷花的味道。

    “姐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就在韩长青方才进入房间,里屋便走出一女子。

    只见这女子长披肩,没有束起,一身紫白装束,其长相与秦玲有一丝相似,但是却又与秦玲不同,可能是长期呆在家里的缘故,此女皮肤比秦玲皮肤白皙一些,而起多一丝阴柔美感。但是其双眼却是始终无神。

    韩长青看到这女子的时候一愣,然后便转眼望着秦玲。

    原先韩长青以为秦玲的mèi mèi还是小孩,最大也不过十四岁,可是此时出来的女子明显就是与秦玲差不多大小……

    而韩长青在看看里面的那些小玩意,顿时感觉到了一丝尴尬。

    “我刚才回来的!”秦玲回答那女子道。

    “姐姐,还有其他人在吗?”那女子问秦玲道。

    韩长青从进入此房间时便一直没有出过声,也不曾移动过,心叹难道这眼盲之人听力果然乎常人太多吗?

    “啊,对了,这次我有位师兄同我一起来。<>来,我帮你们介绍介绍!”秦玲把韩长青拉过来。

    “韩长青,这呢,就是我mèi mèi,叫秦双。怎么样,长得漂亮吧?嘿嘿。”秦玲边介绍着自己的mèi mèi,还不忘让韩长青纠结一下。

    “mèi mèi,同我一起下山的这位师兄叫韩长青,很厉害哦!”韩长青很明显能够感觉出秦玲对自己与对她mèi mèi说话有些不同。

    “你好,秦双。”韩长青不愿多说,以免尴尬。

    “你好,韩长青。”秦双不会多说,性格如此。反正是两个无比干涩的招呼。

    “呀,韩长青。你不是说特意来看我mèi mèi的吗?怎么现在见了就这么一句话啊?”秦玲故作惊讶状。

    韩长青听到这话,顿时便将秦玲拉到后面来,低声的问道:“她不是个小女孩吗?怎么和你差不多大小?”这正是韩长青的尴尬所在。

    “我有说她是小女孩吗?她小我两岁而已…”秦玲回道。

    韩长青听到这话,细细的想了一下,秦玲好像确实没跟自己提起过她mèi mèi多大。

    无奈,韩长青又继续走上前去,对着秦双说道:“秦双,此次我是随着你姐姐第一次来你家,听说你在家里挺无聊的,所以就给你带了一个礼物,希望你会喜欢…”

    韩长青拿起那鹦鹉准备给秦双,其余的那些小东西韩长青打算拿走。

    韩长青将那遮挡鹦鹉的布料拿开,那鸟儿一看到众人,特别是看到秦玲之后顿时便叫道:“不要生气,不要生气。”

    秦玲听到这里,立马便高兴起来,然后对着那小鸟说道:“秦玲姐姐好漂亮!”

    果然,那鹦鹉也开始学起来:“秦玲姐姐好漂亮,秦玲姐姐好漂亮!”

    秦玲听到这里,顿时便哈哈大笑起来。

    “这是什么东西?”秦双问道。

    “这是一种鸟,名字叫做鹦鹉,能够学人说话!”韩长青说道。

    “秦双姐姐好漂亮!”秦玲继续逗那鹦鹉道。

    “秦双姐姐好漂亮!秦双姐姐好漂亮!”鹦鹉学道。

    韩长青现那秦双听到这话,脸上露出一抹轻红,刚才秦玲说她漂亮之时她也是如此。

    然后韩长青慢慢的将的鹦鹉交到了秦双,秦双接过鹦鹉之后,由于不能够观看,所示只是用耳朵听着。

    秦玲看到这,突然觉得心一阵疼痛感传来。对着她mèi mèi叹了口气。

    韩长青看着秦双的举动心里也是怪怪的。

    “韩长青,你这些东西不打算给秦双了吗?”秦玲突然说出话来特意为难韩长青,其实她只是不想让气氛变得尴尬而已。

    韩长青听完这话也没有回答秦玲,只是沉默着。

    “韩长青还给我带了东西吗?”秦双抬问道。

    “是啊,我这位师兄才说是特意来看你的嘛,由于我没给他说我mèi mèi已经是位大美人了,所以呢他尽买了一些小玩意。风筝、竹人…”秦玲拿着那风筝走到秦双面前。

    “姐姐,你怎么老是这样?”秦玲又说秦双是美人,秦双此时已经是有些不好意思,她觉得就自己和姐姐在一起随便说些都没什么,可是此时有韩长青在呢。

    “我说得没错嘛,韩长青,我们雪儿不美吗?”秦玲又把话接到了韩长青这。

    韩长青看得出来秦玲很爱自己的mèi mèi,从刚开始进入这房间开始,秦玲整个人都变得特别的小心,从来不说什么关于自己mèi mèi失明的事情,更是多处都为mèi mèi着想。

    “嗯。”韩长青想了半天,方才“嗯”了一声,他说话有些冷淡,所以有些话说得复杂了反而不好。

    “风筝吗?我从未见过。”秦双拿起韩长青给她的风筝摸起来。

    “它长得一般,就是形状好看而已,你摸摸它形状就知道了。”

    “哦,那谢谢了,韩长青。”秦玲扭头对着韩长青说道。

    “没事,不用谢。”

    “哎,对了,有韩这个姓吗?我怎么没听说过呢?”秦双突然觉得韩长青的姓氏很奇怪。

    “我不是钟殿国之人!所以你没在钟殿国听过也很正常!”韩长青解说道。

    ………

    秦玲与韩长青从秦双房间之出来,秦玲顿时便向前跑去,然后在那荷花池便蹲下哭了起来。

    韩长青知道秦玲是因为秦双的原因,刚才秦玲很明显多次出现非常伤心的症状,但是多次都被她很好的掩盖过去了,此时除了秦双的屋子,秦玲顿时便大哭起来。

    秦玲觉得自己每次看到mèi mèi那个样子她都会很伤心,总是觉祄èi mèi糜Ω媚芄恢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