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忽如其来-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四百一十七章 忽如其来

    ()    第四百一十章

    那老者为了避免被秦玲干扰,也控制着分身向秦玲攻去。

    韩长青此次依然是在老者攻击出时就已经知道,所以尽管他出十余道黑烟,但是还是无一击目标。

    那老者一愣之下,居然不在是出黑烟,而是整个人居然开始向韩长青冲去。

    秦玲看到这,再次甩开分身,整个人迅飞身前往挡在了韩长青前方。

    那老者看到这里,再次一掌飞向秦玲拍来,那老者此时已经是没有心情在与秦玲耗下去了,此时的一掌,无论是度还是力量都是那老者的极限了。

    “砰“的一声闷响,那老者的掌击打在了秦玲的扇子之上,秦玲感觉到掌之上传出一股巨力,扇子又要脱而出,此时秦玲立马加大力量控制住扇子。

    可是秦玲方才将力量加大,那股大力便直接作用到了秦玲的上,秦玲只感觉到上的皮肤一阵刺痛,接着居然开始慢慢的溢出血来。

    那老者此时冷哼一声,再一运力,直接便把秦玲推飞了出去。

    待秦玲站稳身形之后,嘴角已经是挂了一道血丝,两臂也已经开始淌血。

    韩长青看到秦玲如此,心无比的焦急,但是他却又是有心无力………

    秦玲站定身形,没有再次向前冲去,而是站在原地警惕的看着那老者。

    忽然,秦玲感觉到一种异样的感觉,她感觉到自己与那扇子居然有了一丝联系,她低下头来看时,惊讶的现,自己上流出的血液此时既然慢慢的向那扇子流淌而去。

    秦玲心惊不已,她从未遇到此等现象,她此时只想将那扇子扔掉。

    可是她还来不及扔掉那扇子,那老者便再次冲了过来。

    随着血液流入扇子,秦玲现自己与的那扇子的联系慢慢的清晰起来。看着那向自己冲过来的老者,秦玲心忽然一阵跳动,仿佛是那扇子再告诉秦玲什么似地。

    秦玲此时也是下意识的拿起的扇子猛的向外扇去…

    就在秦玲扇子扇出的瞬间,秦玲的身前顿时便出现了一股狂风,向那老者席卷而去。

    那老者身子方才碰到那狂风,整个人顿时被卷入其,再也无法靠近秦玲分毫,被那狂风向后带去。

    那老者看到这里,心也开始着急起来,马上便控制着那分身向秦玲攻去。

    秦玲一愣之下,再次一扇向那分身扇去。

    狂风吹过,那分身在与秦玲扇出的狂风接触的一瞬间,直接便被那狂风将组成他的黑烟扇散,分身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老者看到这里,哪里还敢在停留片刻,就算秦玲的扇子只能出狂风,那也能够让秦玲保持在一个不败的境地。

    但是那扇子怎么可能只是出狂风呢?

    那老者转身逃走,秦玲心再次出现一阵震动,仿佛是那扇子在指引秦玲出招一般。

    秦玲拿起扇子再次向那逃走的老者扇去。

    “咻咻咻…”秦玲方才扇出,顿时便感觉到自己的身前一道道热浪传来,只见无数只火鸟在秦玲的身前产生,飞向那老者****而去。

    火鸟的度极快,那老者根本无法躲避,直接便被那火鸟攻到身上。

    只见无数的火鸟迅的撞上那老者,“轰轰…”一阵阵爆炸声也随之响起,只见那老者所在之处出现一道道光华,然后光华却也在这爆炸声平静了下来。

    无数的火鸟在此时忽然停止向前攻去,而是在原地慢慢的消散而去。

    此时秦玲目瞪口呆的看着前方的空,此时哪里还有那老者的身影,那老者就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秦玲愣愣的看着的扇子,心道这扇子好厉害。

    韩长青此时到没有去感叹那扇子多么厉害,而是在原地长长的出了口气。然后韩长青又在次思考起来……

    秦玲将那扇子收起,准备下去询问韩长青之时,只见韩长青居然独自一人向峡谷之处走去。

    “喂,韩长青。你怎么走了?”秦玲心里疑惑,为何韩长青没有等待自己。

    “哼,都是你才会让我染上如此麻烦,今后的路我自己走,你回去吧!”韩长青脚步没有停下,冷言道。

    “不,我不是给你说过我不会回去的吗?”秦玲以为韩长青会再次劝她回去,便开口回道。

    “哼,你看你修为境界不高,遇到很多事情都无法解决,根本无法保护我,你在此作什么?还不如回去的好!”

    秦玲听到这话,顿时就是一愣,身子也是一阵颤抖。

    “韩长青,你说什么?”秦玲此时的声音都已经开始有些沙哑,眼圈也开始红了。

    “我说得还不够明白吗?我此时就是一个普通人,根本不会有修仙者来找我的麻烦,一般的普通人根本也为难不了我,但是和你在一起就不同了!今后我们两个分开吧,你自己想去哪里就去哪里!”韩长青语气一直冷淡。

    “韩长青……”秦玲此时已经是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回答韩长青了。她不曾想到经历了如此多之后,韩长青会在此时如此选择。

    秦玲看看自己双上的鲜血,“啪”一滴眼泪也掉落在自己的。

    “哼,哭什么哭,你滚吧!和你在一起我实在太过危险!”周围很安静,韩长青听到秦玲掉泪,当下再次冷眼说道。

    “韩长青,你混蛋……”秦玲此时已经是彻底哭起来了。但是她却还是站在原地。

    “你不走,我走!”韩长青说完便直接向前走去。

    秦玲在韩长青身后看着,看着韩长青越走越远。此时她的泪水已经是决堤,大声的哭着。

    “韩长青,你混蛋!!”秦玲大声的对着前方的韩长青说到。

    韩长青在前方行走,突然再次听到秦玲的声音,他的身子也是不住的颤抖。

    此时韩长青的眼眶也是红红的。在他看来,秦玲与他在一起确实太过危险,就像那老者打劫一般,如果秦玲只有一个人的话,逃走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也不会因此而受如此伤害。

    秦玲看到韩长青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她的视线之内,顿时便蹲下身来坐在地上,双抱起自己的双膝,埋着头,哭泣起来。

    夜色慢慢降临,黑暗慢慢的将秦玲包裹,周围的一切都仿佛已经沉睡,但是时不时的也会有几声昆虫的鸣叫之声。

    但是这黑暗之却有一个抽泣之声,秦玲根本不在意什么黑夜不黑夜,她只觉得黑夜之的昆虫是那么的可怜,只能出几声哀鸣。而黑夜之的自己也是那么的可怜,只能随着昆虫泄自己的哀伤。

    清风拂过秦玲的秀,带着一丝丝清香与泪痕。清风也拂过韩长青的耳畔,带着一丝丝冷淡和无奈……………

    “韩长青,你这个混蛋,你怎么能这样?”秦玲此时已经停止了哭泣,但是却是蹲坐在原地轻轻的说道。

    秦玲此时越想越觉得韩长青怎么能如此的混蛋…

    韩长青还在慢慢的向前走着,没有停下来,他此时心情也是极其的差,虽然从脸上看不出来。

    天过后。

    韩长青步行的度很慢,天的时间韩长青根本没有走出多远,饿了韩长青就会停下来吃些东西。走到哪里困了就直接躺下休息。

    自从天之前将秦玲逼走之后,韩长青的脑时常还会出现秦玲的影子,而每次都会让韩长青心烦意乱。

    看着天空之,乌云慢慢的汇集起来,看样子是有一场雨。可是韩长青却没有找到合适的避雨场所,但是韩长青也不打算去寻找,有时候让自己淋淋也好。

    雨点慢慢的飘落,一滴一滴,打在韩长青的脸上。

    韩长青的头开始慢慢湿润,身上的衣服也开始慢慢被雨水侵蚀。

    韩长青慢慢的停下脚步,抬头看着天空,叹了口气,然后慢慢的坐了下来。

    他没有再次往前,而是坐在原地任由雨水打在他的身上。

    韩长青啊韩长青,你是不是真的是一个混蛋呢?韩长青在自己的心询问着自己。

    周围一切声响开始慢慢的被雨水击打在树叶之上的声响掩盖。

    “沙沙沙”的雨声让人什么都听不真切。

    韩长青此时的脑好在想着秦玲,此时如此大的雨,她会在何处呢?她是不是找到地方避雨呢?

    “韩长青…”韩长青仿佛感觉到秦玲叫自己一般,但是那声音却是极其的飘渺、模糊。

    韩长青苦笑一声,心道肯定是自己想得太多。

    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韩长青只感觉到雨慢慢的在减小,不在如刚才那般连绵不断。

    随着雨的减小,韩长青感觉到一个极其怪异但是又极其熟悉的感觉,仿佛是在内心召唤着自己一般。

    没错,那种感觉是一种思念,而这思念仿佛在这一刻穿越了时间与空间阻隔,瞬间便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地一般。

    “秦玲…”韩长青心轻轻的呼唤着。此时韩长青是多么希望能够在看到秦玲在自己的身前。

    可是此等想法只是想一想而已,他更多的是希望秦玲不要赶来。

    韩长青看着雨已经停止,便慢慢的站起身来准备继续赶路,可是他却无法忘记心的那一丝思念的感觉。

    韩长青慢慢的回头,向着自己来时的路看去。他此时是多么希望能够看到秦玲的身影,准确的说是不是在自己的身后看到秦玲的身影,而是他能够看到远在别处的秦玲的身影。

    身后的黑暗,隐藏了原本的树木草林,只是依稀的看到一些轮廓,但是韩长青却在这黑暗之现了一丝青蓝。

    韩长青看到这一丝青蓝之后,身子一震,脸上居然露出一丝欣喜,可是接下来又慢慢的转变成冷漠无情的脸庞。

    “你来干什么?”韩长青淡淡的问道。

    “我…我来还你扇子!”韩长青身后缓缓的出现一个声音。

    此时站在韩长青身后的正是秦玲,此时的她全身被雨水湿透,眼睛红肿,脸上无数的水珠,让人分不清那是雨珠还是泪珠。

    秦玲缓缓的拿出虚意扇,在她与这扇子联系达到最强烈的时候,她知道了这扇子名叫虚意扇。

    韩长青一愣,他知道这是秦玲的借口。再想想刚才在雨依稀听到的那声呼唤,难道…

    “你来到此处多久了?”韩长青的声音再也无法保持冷淡。

    “没多久……”秦玲咬着嘴唇,整个身子慢慢的蹲了下去,然后将的虚意扇轻轻的摆在了地面之上,然后便站起身来,转身便要离去。

    韩长青看到这里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那种思念的感觉。

    “秦玲…”韩长青轻轻的呼唤了一声,就如同刚才秦玲呼唤他一般。

    秦玲慢慢的顿住了身子,但是却没有转过身来,而是站在原地不动,等待韩长青说话。

    “没没什么。”韩长青一咬牙,但是却还是没有将自己内心的话说出来。

    秦玲深吸一口气,便再次抬脚离去。

    “秦玲,我好久没有吃过你做的回花饼了,你做点给我吃吧?”韩长青看到秦玲再次离去,顿时压下心的一切情绪,大声的喊道。

    秦玲前行的步伐再次停了下来,身子也开始颤抖起来,然后转过身来凝视着韩长青。

    “我…”韩长青再次语塞,他现他此时再也无法下定决心将秦玲逼走,就算秦玲与他在一起会遇到危险,但是他此时已经无法在意那么多。

    韩长青慢慢的抬脚向秦玲走去。

    秦玲只是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韩长青向自己走来,她此时的心情是复杂的。

    花曾经飘落,因为时间有四季,适合它存在的季节并不多;花也曾经因为四季的存在而再次盛开,因为四季之有适合它盛开的季节。

    就如刚才的雨一般,来得突然,走得也突然。韩长青仿佛已经忘记周围的一切景物,此时在他的眼甚至没有了自己,只有一个人,那就是秦玲。

    韩长青已经很靠近了秦玲,韩长青看着凝视着自己的秦玲,然后慢慢的抬起双将秦玲揽入自己的怀。

    秦玲没有丝毫反抗,反而在韩长青抱住她的同时,瞬间便哭了起来。

    (本章完)

    下载小说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