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第五日-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四百一十八章 第五日

    ()    第四百一十八章

    “呜呜呜~,韩长青,你个混蛋!!”秦玲的双还不停的捶打这韩长青的胸口。

    韩长青没有回答秦玲,而是上的力量用得更加大,将秦玲死死的抱在自己的怀里,仿佛像是生怕秦玲再次离去一般。

    “我想你…”韩长青在沉默许久之后轻轻的说到。

    韩长青根本不会拐弯抹角的说什么话,每次说出的话都是自己内心所想的。尽管如此,他的话更让秦玲为之感动。

    秦玲方才听到这话,顿时便哭得更加厉害了,双也死死的将韩长青抱住。

    许久之后,只见两人牵着坐在了雨后的一块石头上。

    “韩长青,以后不准你在这样做!”秦玲虽然不知道韩长青为何会突然说出那种话,但是却能够猜到韩长青为何会如此说。

    韩长青听到秦玲如此说,便抬头看看她,然后说道:“我会想办法把我的封印解除,一定要尽量减少遇到上次的那种事情!”韩长青此时对于力量的渴求更加强烈了一分。

    “嗯,我们想办法去将你的封印解除!”秦玲轻轻的说到。

    韩长青说完细细的观察着秦玲,心此时生出一道念头:我会用我的生命保护你的!

    天色渐渐亮起,周围的一切都充满雨后的清新,连空气都是那么的清爽。

    韩长青与秦玲在一起,两人身上的衣物此时都已经是被雨水淋湿,但是两人却完全没有去在意。

    因为正是那一场雨,让他们明白了自己内心想要些什么。有时候真的需要一个特定的环境来思考一些问题,只有这样才会让自己冷静下来理清楚自己内心的想法。

    第一缕阳光洒在了韩长青的身上,周围的黑暗慢慢的被这丝亮光驱散,仿佛让韩长青看到了希望一般。

    此时韩长青拉起秦玲,然后便继续赶路向着前方走去。

    阳光看似驱逐了一切黑暗,但是森林深处仿佛还是有些阴霾没有除去,难道磨难还在吗?难道分离还将继续吗?

    走走停停,韩长青与秦玲一个月之后终于到达酒君国。

    传闻酒君国乃是一个与寻常国家不同的国家,此国之内,最著名的便是医术和酒术,而特别值得一提的便是这个国家的酒!

    在酒君国内,酒是一种不可或缺的东西,几乎任何一个人都能够大碗饮酒,就连黄口小儿也是如此。这乃是世人觉得很是神奇的东西!

    传闻终究只是传闻,当韩长青两人真正进入酒君国后,方才觉得,此国确实与平常的国家有所不同,韩长青两人方才进入这个国家,便闻到一大股的酒香和药香。

    可是这一切却未曾让韩长青和秦玲停留,此刻两人都是目的非常明确的来到此处的,所以两人直接就像当地的居民打听当地的名医以及一些比较厉害的修仙者。

    经过多番打听,最后韩长青和秦玲得知当地一个医师非常厉害,虽然只是常人,但是却救助过许多修仙者的性命。因此,韩长青和秦玲便来到了这医师所在之处,向其寻求治疗之法。

    那医师先是停了秦玲将秦双的病情做的描述,接下来就是对韩长青的身体进行查探,然后皆是摇头兴叹,因为无论是秦双的症状还是韩长青,在他看来都是正常无比的,却认为没有韩长青秦玲说得那般神奇。

    他还一直认为韩长青和秦玲在耍他呢。

    但是秦玲在他面前露了一之后,他终于知道了不是韩长青二人耍他,而确实是他没有接触到那层领域。

    “二位既然不是寻常之人,所犯症状自然不是我所能解决!但是我所知一个神人,却应该能够帮助二位!”那人看到秦玲露出的神奇技能之后,顿时对韩长青二人变得无比尊敬起来,他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一些高或者说是神人他都是见过的,他知道那些人翻掌覆之间都能随意的灭掉一个普通人。

    “哦?那还劳烦先生带我们前往!”韩长青拿出一些金钱给那医师道。

    “请跟我来!”那医师说完便提前向前走去。

    韩长青和秦玲二人马上便也跟了上去。

    走了许久,韩长青和秦玲二人被那医师带入了一座风雨桥之。

    韩长青方才走近,便看到一个身穿华服的年之人闭目垂钓于风雨桥之上,整个人给韩长青的感觉那就是一个随意。

    就连那医师走到那人身边,那人也不曾睁开眼睛。而那医师也只是在那边鞠了一躬,然后也默默的站在他的身后,仿佛等待着什么似地。

    韩长青不知眼前这人到底是什么人,但是韩长青看他之时仿佛有些怪异的感觉,仿佛那人已经融入到周围的环境之,但是韩长青在此人身上却有感觉不到一丝的仙元力波动。

    虽然如此,但是韩长青还是不敢轻视眼前之人,因为自从韩长青走入此楼之后,顿时便感觉到自己被什么东西监视着一般。

    “你带这二人来做什么?”那年人开口缓缓地说道。但是他却没有睁开眼睛。

    “大人,这二人不是普通人,我无法治疗,便带他们来到您这!”那医师无比恭敬的说道。

    “我知道了,你先去吧!”那人对着医师说道。

    那人说完,医师便再鞠了一躬,然后便缓缓退去。

    “你们有什么事吗?”那人徐徐的问道。

    “前辈,在下仙元力被人封印!特意来此寻求解封之法!”韩长青也对着那年人鞠了一躬,然后才说道。

    “哦?我可不知道什么仙元力不仙元力的,你去找其他人吧!”那年人从始至终都未曾睁开眼睛看过韩长青一眼。

    韩长青一愣,不曾想这人居然如此直截了当的便拒绝了自己,然后便愣在当场。

    秦玲站在韩长青身旁,她怎么看,眼前这年人都是一个普通人,她不知那医师为何会让他们来此寻求此人的帮助。

    “既然如此,那我等打扰前辈了!我等这就退去!”韩长青也是缓缓的说到,想看看这人是什么反应。

    “嗯!”那人又继续垂钓,不管韩长青二人。

    “敢问先生为何垂钓?”韩长青看那人没有反应,退走之时再次问道。

    那人听到这话,顿时便睁开了那一直闭着的眼睛,看着韩长青。

    韩长青看到那人突然睁开眼睛,在看到那人的双目之时,韩长青只感觉到自己身体一颤,但是这颤抖仿佛是发自灵魂之内一般,那双眼睛就是一双极其普通的双目而已。

    “因为我想垂钓,所以我便在此垂钓!”那人淡淡的说道。

    “那先生是为了钓鱼呢还是为了达到您自己的想法呢?”韩长青继续问道。

    “鱼若自愿上钩,我自然钓鱼;鱼若不愿上钩,那么我就在此完成自己的想法!”那年男子轻轻的笑道。

    在韩长青看到,此时此刻的年人,仿佛他地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是那么的自然合理,没有一丝多余一般。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打扰先生了!”韩长青说完便再次退去,此次他是打算真的退走,另寻他路了。

    “慢,既然来了,何不坐坐,我们喝一杯?”那人说完,只见他掌一挥,风雨楼之顿时便出现了一套桌椅,上面还有一些小菜和酒水。

    韩长青面无表情,但是心里再次肯定此人乃是高人!

    韩长青本来就是前来寻求解封的,自然也不会跟这人客气,直接拉着秦玲便上前去坐在了桌子之上。

    “你本来就没有病,为何求医?”那年人放下的鱼竿,然后也坐在了桌子之上。

    “刚才已经给先生说了,我自身仙元力被封印,无法吸收天地之间的仙元力为自己所用!”韩长青再次解释道。

    “呵呵,仙元力虽然被封印了,但是你不是照样活得好好的吗?你看现在喝喝酒,吃饭游玩不是挺好的吗?”那人说道。

    韩长青听到这话,当下便是一愣。然后缓缓的说道:“我放不下。”

    那人听到韩长青的话,然后猛然瞪了韩长青一眼。韩长青为此吓了一跳,以为这人就要发飙。

    可是那人瞪完韩长青之后,整个人的眉毛顿时便皱了起来,然后说道:“奇怪啊,奇怪,你身上确实有封印,但是却不止一个!”

    韩长青一愣,难道我身上还有别的封印不成?韩长青想到这,忽然想起那苍龙刃,那苍龙刃此时就在韩长青的戒指里面,而且也是被封印着的,难道那人如此厉害,连这个都看得到?

    “先生为什么这样说?难道我还有几个封印不成?”韩长青试探着问道。

    “你身上有个封印,分别在心脏、腹部、指,可是这个封印我也只是勉强能够看清腹部的封印,其余两处的封印我都只是感应得到,却是无法看得具体一些。”

    韩长青听到这话顿时一愣,心脏之处有一个封印?他怎么不知道?

    韩长青此时方才想起以前的怪异现象,想起自己以前吸收一点仙元力便顿时被心脏之处的黑洞吸去,后来在仙泉天洞之得到仙泉枪之时方才得那诡异的能力将那黑洞暂时封住。

    难道那就是这人所说的封印?

    “到底是谁封印你的?为何都是如此厉害的封印?”那人说道。

    “乃是仇家所为,我被他们抓住之后,为了防止我逃走,便将我封印,还好我这位朋友舍身相救,所以我才能得到此处,求先生帮助。”韩长青撒谎道。

    “帮助我可不敢当,你这个封印只有腹部之处的那个有点把握之外,别的我根本不敢说是能将他们解开!”那人愁眉说道,自从他出道以来,都未曾在一天之遇到那么多自己无法解决的事情。

    韩长青听到这里,顿时一愣,当下便高兴起来,心道此次没有白来,起码对于腹部封印仙元力这个封印能够解决。

    “那还请前辈帮忙一二,晚辈无以为报!”韩长青躬身说道。

    “帮你是可以,但是这解封之事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依我看你那封印没个五年也是无法解除的。”那人说道。

    “五年?”韩长青愣了,五年自己的封印方才可以解除吗?

    “嗯,是的,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尝试着帮你解开,但是我却不会保证一定会好!”那年人说道、

    “如此,那就麻烦先生了?不知我们今后在何处寻你?”韩长青说道。

    “不用前来寻我,你们自己找地方居住,我到时准备好之后,自然会找得到你们的!”那人对着韩长青二人说道。

    “那就先谢过先生了!”韩长青说完却不打算走,他可是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个人,怎么会突然让他离去呢?

    那人看着韩长青还是没有要退走的意思,当下就拿出一颗玉石给韩长青,说道:“你拿着这个,到时候可以直接联系我,不用怕找不到我!”

    韩长青接过玉石,然后给那人鞠了一躬,然后慢慢的退了出去。

    韩长青的目的已经达到,过段时间如果这男子没有动静,那么韩长青就用那玉石召唤他一下,如果他没有前来,那么就不必再等他,直接去寻找下一个。

    韩长青正是抱着正心态慢慢的退出了此栋风雨楼。。。。。。。

    韩长青在此城之呆了五天,这五天之韩长青一直与秦玲居住于一座普通的客栈之,韩长青倒是没有表现出什么焦急的状态,倒是秦玲,反而显得有些急躁。

    韩长青自从仙元力被封印之后,自身的一些能也与普通人无异,吃饭睡觉也成了必须的事情。韩长青每天都会准时吃饭睡觉,他也将这事告诉了秦玲。

    第五天清晨。

    韩长青方才起床,便吃惊的看到自己的房间之居然还有一个人站在其,韩长青吃惊之余却也认出了这人,这人正是那风雨楼上垂钓的年人。

    韩长青此时的心很是忐忑,心想这人何时进入房间的他根本不知,如果是对自己有杀意之人,那么自己岂不是很危险?

    “醒了吗?我已经准备好,可以试着帮你解除!”那人看着韩长青醒来之后,便淡淡的说道。

    你懂我也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