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三月有余-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四百一十九章 三月有余

    ()    第四百一十九章

    “这样的话,那就先谢过前辈了!”韩长青压下自身的情绪说道。

    “但是此地不行,人多耳杂。我的家乡是一座小山村,我也常年居住于此,我想我们可以前往此处,然后在帮你解除封印,因为解除你的封印我也不知道需要花多少时间。”

    “那我们何时出呢?”上次这人说过,需要两年的。

    “叫上你朋友,我们马上便可以出!”

    韩长青听完这人的话,然后便前往秦玲居住之处,叫上秦玲,便开始向那人的家乡出了。

    韩长青二人跟着那人默默的行走着,随着他们地行走,人烟越来越少,仿佛远离世俗的喧嚣一般。

    待太阳偏西之时,韩长青人翻过一座山,顿时一片广阔的田野出现在了韩长青等人的面前。

    此时已经是秋季,尽管天气炎热,但是田野之还是有许多的人在忙碌着。

    “我们到了!”那人淡淡的说道。

    其实韩长青虽然在寻求这人的帮助,但是却一直没有询问这人的名字,一直都是称呼那人为“前辈”。

    韩长青方才走下山坡,便看到不远处有一座小山村,而此时韩长青人正是向着那小山村走去。

    “哥,回来了吗?”韩长青人走过一块田野的时候,那个老人无比尊敬的对着那年人说道。

    “嗯。”那人淡淡的回了一句,然后没有丝毫停留的继续向前走去。

    韩长青心暗想,难道眼前这人岁数也是如此?就如同那徐灵一般,会驻颜之术?

    韩长青等人跟在那年人身后,凡是有人碰到他们,都会出言打招呼,而且不管是老还是少,对他都是很尊敬。

    穿过田野,那人带着韩长青和秦玲来到了一座茅屋之前,然后淡淡的说道:“以后你们便住在这里!”说完之后便率先进入其。

    房屋里面的布置极其简单,只是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但是却是极其干净,显然是有人经常来此打扫。

    “你先出去一下,我给他做第一次解封!”那人对着秦玲说道。

    秦玲依言出到房外。

    “把上衣脱掉!”那人说道。

    韩长青也依言将上衣脱掉,然后等待那人的下。

    此时只见那人猛然一掌拍在了韩长青的小腹之上,韩长青只感觉到自那人的掌之上传来一阵阵热气,然后猛然向自己的小腹钻去。

    可是那热气没走多远,仿佛就被一层无形的屏障拦了下来一般。

    那年男子感受到自己出的热气被阻拦,当下另一只一挥,顿时便从他的出现许多粉末状的东西。

    那粉末状的东西一出现,便也向韩长青的小腹奔去。

    那粉末一触及韩长青小腹的皮肤,瞬间便没入其,而随着那粉末的进入,韩长青只感觉到那股来自年男子掌的热气瞬间便扩大了无数倍一般,直接便有少许穿透了那无形屏障的阻隔,进入了韩长青的体内。

    韩长青心突然一震,就在刚才热气进入他身体的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了仙元力的存在,他在他体内感觉到了!!

    可是那热浪只是在韩长青体内停留了一瞬间,然后便6续消失不见。

    之后又有数次出现这个现象,不停的有些许热气进入韩长青的体内,然后又再次消失不见,如此循环。

    在半个时辰之后,那年男子缓缓的收回自己的掌,仿佛自言自语道:“难,比上次看到的更加的难!”

    “解不了吗?”韩长青心情有些低落,此时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再次沉寂。

    “不是解不了,而是很麻烦。我本来就是行医之人,不太擅长解这封印,只是对封印有过一些了解而已。现在我去解除,都是要借助药物才行!”那人沉思着说道、

    韩长青听到这话没有说话,毕竟这人没有任何义务帮助韩长青,他也没有像韩长青所要任何东西。

    “你和那女子今后就住在此处,我一个月会来此处给你进行一次解封。如此的话,大概年,便可解除!”那人对着韩长青说道。

    “那为何要前往此处居住呢?在那城池之不是方便许多吗?”韩长青疑惑的问道,此处虽然清静,但是很多东西确实不方便,比如韩长青的吃饭问题。

    “因为在这小村庄的后山之我有一处药园,采药制药方便。好了,你们自己在这住下,我一个月之后前来!”那人说完便消失在了韩长青身前。

    韩长青此时还是在疑惑此人的境界,想这人真的很厉害,不管是如何都没有泄露一点仙元力,全身上下仿佛是佩戴了掩盖宝物了一般,韩长青也无法看到丝毫的仙元力波动。

    韩长青穿起上衣,来到房屋之外,秦玲此时呆在一颗柳树之下,正折断那柳树的纸条在编制帽子呢。

    韩长青走过去,站在秦玲的旁边默默的看着她编制着。

    过了一会儿,秦玲将那编制好了的柳叶帽戴在了韩长青的头上,然后问道:“怎么,能够解除吗?”

    “能…”韩长青说着顿了一下。

    “但是那前辈说是需要年时间,让我们在此居住年!”韩长青叹了一口气说道。

    “年就年呗,我们两个就在此住下来!”秦玲听完韩长青的话,脸上露出一个笑容,然后挽住韩长青的臂说道。

    韩长青听完这话一愣,然后说道:“你此行出来就是为了寻找那天眸魔晶的,可是因为我的缘故却要拖年……”

    “没事,等你的封印解除了,我们再一起去找,我相信多一个你肯定比我快的!”秦玲仿佛很高兴的计划着。

    韩长青听到这,正待说话,秦玲便说道:“韩长青你看,这小山村山好水也好,在这生活年肯定很有趣啊!对了,韩长青这年你吃些什么呢?”秦玲将话题扯了开去。

    “我戒指里面还有许多吃的!但是年……”韩长青心想也确实是,自己吃些什么呢?

    “年的话,我估计也是不够的!但是这里是小山村嘛,我有办法!”秦玲说道。

    秦玲从小就是在穷人家长大,后来才被自己的姑父收养,而韩长青从小就是在官宦之家长大,对于这些东西自然不如秦玲懂得多!

    韩长青听到秦玲的话轻轻一笑,也想看看她如何解决。

    “韩长青,你能吃苦不?”秦玲俏皮的问道。

    韩长青一愣,然后点了点头。双眼盯着秦玲。

    “嗯,那好,你先别管这事了,你先吃你戒指之的食物,明天再说吧!”秦玲故作神秘状。

    韩长青轻轻一笑,然后便也折下柳树的纸条开始编制起柳叶帽起来,许久之后一个与秦玲脑袋一般大小的柳叶帽便在韩长青的做出。

    韩长青也将这柳叶帽戴在了秦玲的脑袋上。

    秦玲呵呵一笑,然后挽着韩长青的胳膊便拉着他开始到处乱转起来………

    黄昏,一座小山村之,劳动了一天的村民纷纷回归,他们劳动了一整天,虽然累,但是心情却是很好。

    因为他们每付出一分力量,都将为家人与亲人带去一份温饱和幸福。

    在这众多的人群之,有个略显消瘦的青年,但是那青年的肩头却是扛了一个大包,看似很重的样子,但是那青年却没有丝毫感觉一般。

    “哈哈。韩长青,你天天下地劳作的时候总是很认真,为什么不多说说话呢?”就在众人闲聊的时候,一个村民问那年轻人道。

    “呵呵,我不是经常和你们说话吗?”那青年正是韩长青,只是此时的韩长青已经变化了许多,身上的皮肤也黑了许多。

    “但是每次都是我们主动和你说话你才说的!”那村民笑着说道。

    韩长青笑了笑,没有回答。他已经来到这山村之一年了。一年之前,秦玲与附近的村民商量,让韩长青与他们一同下地劳作,然后便可以与村民们一同生活吃饭。

    韩长青对于下地干活到没有什么异样的想法,但是因为他从未下地干过活,所以刚开始的时候总是显得笨笨脚的,什么都不会。

    可是有一点,众多村民都是对韩长青称赞有加,那就是韩长青的力量比之常人都要大得多。

    村民不知道,可是韩长青却是知道的,自己身体力量之所以如此强大,肯定是因为仙元力改造过自己的身子,所以才会如此。

    韩长青现,因为自己和秦玲是跟随那李隋阳进入此村的,这村内的村民对韩长青和秦玲二人也是非常尊敬。

    韩长青从众多村民口得知,那答应帮韩长青解除封印的年男子名叫李隋阳。

    因为众多村民对那李隋阳都是很尊敬,所以韩长青和秦玲也经常向村民们打听那李隋阳。

    据村民所说,那李隋阳乃是此村出生的小孩,但是在十一岁之时便出村,二十岁回来之时已经身负一身神医之术。

    但凡村有人生病,经过他救治,全部都会康复。那李隋阳回到家之后,又前往村后的一个山头,开辟了一处药园,种植了各种各样的药草。

    年之后,李隋阳再次离开村庄,回村之时就是他父亲西去之时。

    那时的他已经年近六十,可是他回到村,却如同十左右的壮年一般,没有半点老态。

    村之人对于这个chuán qí的人都很是惊叹,此次李隋阳回村之后再次全力帮助村的村民。他除了帮助村民解决病痛之外,还教授了村民们许多农作物耕作的知识,以及帮助村民们抵挡一些天灾的侵害。

    由于他的缘故,村民们减少了许多病痛,粮食也增产了许多,村民们慢慢的对这个极少在村的李隋阳也变得极其尊敬起来。

    这一年的时间,李隋阳确实如他所说一般,一个月来给韩长青解封一次。

    而随着李隋阳给韩长青解封的次数越多,韩长青也能够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封印力量仿佛越来越小了一般。

    此时的韩长青就如同一个山村小子一般,身穿麻衣,扛着那一大袋的谷粒回到了居住的小房屋。

    “回来了?饭也做好了!”就在韩长青刚放下谷粒,秦玲的声音便从屋里传来。

    “哦,马上来!”韩长青回到。

    韩长青与秦玲居住在此,一年以来也是过了极其自在,在远离繁华的城镇之后,秦玲仿佛感觉到自己内心找到了一种家的感觉。

    可是她却知道韩长青不是这样想的,韩长青虽然在这一年虽然过得很好,但是他却一直不肯放下心的那份执念,每次李隋阳来给他解除封印之时,他的眼都露出一道深深的期待。

    想到此处,秦玲只得暗暗地叹了一口气,她虽然习惯了此处的美好生活,但是她却不愿意因此而束缚了韩长青前进的步伐。。。。。

    韩长青方才走进屋子,便闻到一股浓浓的菜饭香气,此时已经是普通人的他,劳动了一天之后,能有如此饭菜等待,他心也感觉到一丝甜蜜的味道。

    其实韩长青与秦玲居住在此处,很多事情都是极其方便的,比如生火、收割农作物等事情,对于秦玲来说,都是极其简单的,就算是全村一个季度的农作物,只要秦玲想做,一天都能够全部收割完成。

    但是为了避免那些村民心生恐惧,秦玲也只是默默的帮助一下而已。

    就在韩长青吃饭之时,房屋之内人影闪动,那李隋阳此时再次出现在了韩长青秦玲两rén miàn前。

    韩长青自从和那些村民聊天之后,得知这李隋阳已经八十多岁了,但是却无法看出岁月给他留下多少痕迹。

    “生的状况,药材突然败死,我得出去购买些药材来!”那李隋阳来到之后直接便开口说道。

    “那您多久能够回来呢?”秦玲问道。

    “不知道,多则五月,少则月余。”那李隋阳缓缓的说到。

    “那韩长青怎么办?”秦玲问道。

    “我这有五个月的用药,我把方法交给你,我不在的期间就由你给他解封,你们看如何?”那李隋阳从戒指之拿出五个玉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