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仙元精-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四百二十章 仙元精

    ()    第四百二十章

    “嗯,那劳烦前辈了!”韩长青听到也没有多说什么。

    “秦玲是吧?这玉简之内记录具体的方法,到时候你一个月给他使用一次就可以了!”那李隋阳从来没有叫过韩长青与秦玲的名字,就算他此时叫出秦玲的名字也是听韩长青叫起的。

    “前辈,您说您要去购买药材吗?”韩长青看那李隋阳要离开,然后问道。

    “是的,怎么了?”李隋阳回头问韩长青道。

    “没怎么,我想问下这东西您用得着吗?”这李隋阳是个心善之人,不然也不会帮助如此多的村民与韩长青。此时韩长青拿出在的东西正是那仙元精。

    “仙元精?你怎么会有这东西?”李隋阳皱着眉头来到了韩长青身边拿下了那块仙元精。

    “我一次误入一古墓之,得了数十块!”韩长青不愿意过多的暴露自己的信息。

    “如此,那你自己收着吧,你如果封印解除的话,可以拿着这个去与别的修仙者换你想要的东西!”那李隋阳又将拿过去的那块仙元精还给了韩长青。

    “我还要感谢前辈的解封之恩,所以这十块仙元精一定请前辈收下!”韩长青也不知道该拿出多少给那李隋阳,只是随便拿了一个整数而已。

    那李隋阳异样的看了韩长青一眼,右在韩长青桌子之上一扫,韩长青摆在桌子之上的十块仙元精便被他收入到了戒指之。

    “那么这些我就收下了,就当是医酬!”那李隋阳说完便离开了。

    秦玲看到那李隋阳离开之后,便问韩长青道:“韩长青,那是什么东西啊?”秦玲见过仙元精,但是却不知道那东西叫仙元精,也不知道是拿来做什么的。

    “这东西叫仙元精,可以用来布置阵法、交易和供修仙者吸收其内的仙元力。但是我这的仙元精都是下品仙元精,拿来吸收的话,根本没有什么用处!”韩长青再拿出一块仙元精来向秦玲解说道。

    韩长青说话的时候极其注意,绝不暴露自己有多少仙元精,他虽然尊敬那李隋阳,但是却也对他很是忌惮,因为每次他出现在韩长青身后的时候,韩长青都无法发现他。

    韩长青也不知道他此时是否就在外面,不是他不相信李隋阳,而是防人之心不可无。

    半月再过。

    韩长青在这半月之确实是没有在看到李隋阳,而此时韩长青也该再次实施解封了。

    秦玲跟着玉简之上的步骤,一步一步的给韩长青解除着,最后也是顺利的完成了整套解封法,让秦玲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日子虽然平淡,但是却很美好。有时候虽然不想去享受平淡,但是有时候却又总是被迫着去享受那平淡,因为有时候自己真的有心无力!

    一年的时光再次过去。

    韩长青和秦玲已经在这个小山村之待了两年。经过两年的封印解除,韩长青也已经能够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封印有所松动的感觉。

    这日,韩长青依旧在田里劳作,两年的乡村生活,已经让韩长青对于这些农活的打理很是得心应了!

    就在韩长青在田野之蹲下之时,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身后传来一阵仙元力波动,韩长青心一惊,马上站起身来向后望去。

    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水稻,而且那阵仙元力波动也消失不见。

    韩长青心存疑虑,心想难道是自己感觉错了?

    再仔细寻找了一番,也无半点收获之后,韩长青甩了甩头,然后继续干活起来。

    可是在韩长青再次蹲下之时,韩长青身后果然冒出一个人影,然后迅速飞退而去,转眼便消失在了这片田野之。

    可是韩长青却不知道。

    韩长青回到家,但是他心突然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仿佛这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变得那么平静,虽然如往常一样,但是此时的平静却显得有些异样。

    天之后,平静后爆发终于来临。

    此时韩长青依旧在田野之干活,但是他突然感觉到小村入口之处传来一大股的仙元力波动,那不是一个人所能够发出来的,如此可见来的人很多,而且都是一些高。

    这个平凡的小村庄为何会突然吸引如此多的修仙者前来呢?定然是有他们想要的东西。

    韩长青转念一想,心马上一紧,转身就向家跑去。

    他害怕这些人就是前来寻他的,他想起天以前在身后感受到的那股仙元力波动,心想这些人应该就是冲着自己前来。

    韩长青虽然不敢确定,但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韩长青回到家,拉起秦玲便向后山跑去,在跑的途韩长青将心的猜想告诉了她,还让她将自己的仙元力波动隐藏起来。

    韩长青和秦玲方才跑到一个草丛旁边,便感觉到后山之处也传来一阵阵的仙元力波动,无奈之下,韩长青拉着马上便遁藏在了旁边的草丛之内观察着村庄。

    没过多久,村庄之内慢慢的降下十余人,这十余人之有八个黑衣人,一眼就能够看出那是钟殿宗的内宗弟子,其余的数人韩长青倒也认识一个。

    其有一个就是那秋于,曾与韩长青一同在梦泽国征战过,此人阴险狠辣,征战之时找找致命,从不软。

    “你不是说在此处吗?”韩长青只见一个黑衣人皱着眉头问道。

    “大人,绝对没错,我天之前确实在这小山村之看见了那韩长青!我曾与他共事一年,不会认错的!”那秋于说道。

    韩长青看到这里,心想天之前果真是被人监视了,韩长青却没有想到竟然是这秋于出卖的自己。想当年自己也不曾得罪于他。

    “哼,可是我的人在这四周观察都不曾发现那韩长青!这是怎么回事呢?”那黑衣人冷哼道。他受宗门密令,寻找那韩长青已经两年,他对于此事特别的烦恼,如果这么多时间拿给他修炼的话,他觉得会更加的好。

    “大人,那韩长青身上有掩仙元珠,能够掩盖自己身上的仙元力,此时定是躲在某处,我们仔细寻找定能发现!”那秋于说道。

    “哼,老,你去抓个村民来问问!”那人说完身后立马便有一个黑衣人闪动而出。没有多久便带回来一个花甲老汉。

    “你可知道此人在何处?”那黑衣人看到这老汉之后,拿出一块玉简,只见他捏着玉简,然后慢慢的冒出光华,最后光华在空慢慢的凝聚成形,那光华凝聚之后,居然生成了韩长青的样子。

    “白长青?各位大师要寻找他干什么?”那老汉看到韩长青的人影之后问道。

    韩长青来到此村之后便告诉当地的村民他叫白长青,毕竟韩姓实在太少,容易惹来麻烦。

    “哼,给你息时间,告诉我他在什么地方!”那黑衣人冷哼一声道,他可不想与这种蝼蚁一般的普通人有过多的对话。

    “不知道!”那老汉平时都对韩长青和秦玲二人很好,再加上他二人是李隋阳带入村的。眼前这些人明显就是来者不善,所以那老汉不打算说!

    “哼。”那黑衣人脸上一阵抽搐,不曾想到一个普通人也敢在他面前如此,当下就是右一挥。

    “啊~!”那老汉一声惨呼,他的臂顿时便齐着肩膀被斩了下来。

    “再给你一次会,下次可不是臂那么简单!”那黑衣人说道。

    秦玲看到这里顿时便是心生出阵阵怒火,心道他们怎么能够拿普通人来如此折磨。正待她要冲出之时,韩长青将她按住了,因为如果此时冲出那么定然死在他们。

    那老汉惨呼数声之后,深吸一口气,再次说道:“老汉我真的不知道,你让我如何回答?”

    “哼哼…”那人邪邪的哼哼了几声,然后一只再次向那老者挥去。

    就在那黑衣人一挥出之时,只感觉到身前突然出现一道劲风,无奈之下,那黑衣人收回了自己的掌。在他再次定神之时,那老汉已经不在他们身边。

    十丈之外,李隋阳已经提着那老汉站定,然后只见他掌一抹,顿时便出现了一些药粉,洒在了那老汉的断臂之处,顿时那老汉流淌的血液便停止了流动。

    黑衣人只是冷冷的看着李隋阳,却不打算上前。因为他们根本无法看透李隋阳的修为境界。而李隋阳本身就有一种与周围景物融入一体的的感觉,顿时让身后众人产生一种错觉。

    因为他们知道,想要与周围景物有一丝契合,那么必须是要有通仙的境界方才可以。

    “你们都已经不再是常人,为何还要为难他呢?”李隋阳站起身来看着身后的黑衣人道。

    “我们在寻这人,如果阁下告诉我等,那么我等定然会为此负责!”那人再次将韩长青的影响放出给李隋阳观看。

    李隋阳看到韩长青那影像心也是一愣,他行医之时从来不问病人的过往,可是不想此次居然遇到这种事情。

    “如果我说我不知道呢?”李隋阳淡淡的说到。

    “那就不要怪我等不买阁下面子了!”那黑衣人皱着眉头说道。

    “你等可认得此物?”李隋阳听到那黑衣人说完之后从自己的戒指之拿出一块乌黑色的小令牌问众人道。

    韩长青看到那小令牌之后,顿时便是一愣,因为韩长青发现那小令牌仿佛已经融入了周围的环境之一般。而李隋阳也只是因为那小令牌而让人产生了一种融入环境的错觉而已。

    “器令?”一众黑衣人终年都在宗派之内修炼,根本很少出山门,此时李隋阳拿出的东西他们根本不认识,但是同他们一同前来的另一人却是认出了这东西。

    “器令?什么东西?”那黑衣人问道。

    “这器令乃是铸器大师灵冶的身份象征,灵冶本身修为境界不高,但是其人脉却是极其的广大,所以一般人都会给他几分面子!”那人解释道。

    “我才不管他什么灵冶不灵冶的,哼,我将你杀了,我看还有谁会前往灵冶之处报信!”那黑衣人根本没有管李隋阳的器令。

    那黑衣人说完,整个人顿时便冲了上去。而他身后那人却露出一抹轻易查看不到的诡异笑容。其实只要有人拿器令,根本就不用去报信,那器令的主人自然会知道每个器令所在之处发生的事情。

    那李隋阳看到那黑衣人居然向着自己冲过来,当下就是一愣,心苦笑道:纵然我拿着神令,那人不认识,也是无法。

    那黑衣人不认识器令,所以冲了上来,可是他身后那几个不是钟殿宗的人,却无人向前冲去,他们可不想因为这种事情得罪那灵冶。

    李隋阳虽然如此想,但是却没有丝毫的松懈,只见他右一挥,顿时便有无数的粉末出现在他的,然后他抓着那粉末猛然向那黑衣人洒去。

    那些药剂粉末方才洒出,便直接融入到了周围的空气当。

    那黑衣人方才冲到李隋阳的身边,顿时便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仿佛进入一个热炉一般,然后整个身体的皮肤居然传来一阵阵热浪,皮肤居然开始飞速溃烂起来。

    那黑衣人看到这里顿时一愣,当下怒火便冲天而起,根本不管许多。只见他全身上前猛然惊现冲天黄光,然后所有黄光全部又聚集到他的掌之上,直接就是一掌向李隋阳拍去。

    李隋阳是专研医术之人,就算他此时与那黑衣人修为境界同高,也不是那人的对,这点李隋阳自己是非常清楚地!

    “你杀了我你也会死!你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都会溃烂,然后是肉、内脏、骨头!”那李隋阳在如此关键的时刻居然再度闭上了眼睛,淡淡的说道。

    那人听到这话之后果然一愣,攻势顿时一缓,然后还是一掌拍在了李隋阳的胸口处。

    李隋阳倒飞而去,嘴上也挂上了一丝血迹,可是大家都知道那黑衣人收回了大部分的威力,要不然李隋阳肯定会被这一掌拍死在这里!

    你懂我也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