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文华八关-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5章 文华八关

    随着白荀的这一声令下。

    从文华学府的大门中,再次走出了一排穿着黑白二色的学员。

    都是一些看起来十五六岁左右的青年男女们。

    他们手中拿着一顶顶东西,像是要搭帐篷。

    最后搭成了一个类似于10x10的正方形。

    等到帐篷搭好后,这些学员们又是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搬入帐篷。

    等都准备好这些之后,白荀和众人说了一下规则。

    其实说白了,这文华学府的入学测试的是学子们的文武综合能力。

    简单来说就是闯八关。三文三武,清白的身世以及完成最后主考官所出的题目。

    从最前排的十个帐篷开始。

    随机选一个进入。

    当通过帐篷内考核人出的题目后,会给出相应的分数。

    分数合格后继续往下走,分数不达标则是直接失去继续下一关的测试资格。

    也就直接失去这次进入文华学府的资格。

    而成功闯过八关者,计算总分之后,分数从高到低,排名前一千名的学子,则被学府录取员,若是排在一千名之后,那结果自然不用多说。

    “这么变态!”

    看着眼前离自己只有几步之遥的帐篷,韩玄斌苦笑了一声。

    八连关?

    全部都要过关?

    最后还要由学府老师亲自把关。

    难怪这可以将这十多万人选得只剩下一千人。

    “这文华学府果然不是一般人能进去的,居然有八连关,而且关关要达标,这难度可谓是不小。”

    摸了摸身旁华琼的小脑袋,“华琼,告诉玄斌哥哥,你有没有把握闯过这八关”

    享受着韩玄斌的抚摸,华琼脸上带着娇憨的回应着,“有啊有啊,华琼肯定可以闯过这八关的,到时候华琼就能天天和玄斌哥哥见面了。”

    “你这小丫头。”韩玄斌有些无奈了,“都没有考虑过我能不能闯得过这所有的关吗。”

    “怎么可能闯不过吗,以玄斌哥哥的本事,这八关肯定随随便便就闯过去了。”

    华琼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韩玄斌,理所当然的说着。

    韩玄斌只能在心里长叹一口气。

    雷叔也是,这华琼也是,都觉得他必然会过关。

    但是,他自己心里清楚。

    要说如果考武这方面的话,他还是有点见识的。

    但是如果考文这方面的话,你这不是为难他这个上上辈子高考二百来分的肥宅吗!

    心中再次唤出了系统面板。

    看着下方那抹杀两个字。

    韩玄斌就感觉一股寒意涌上心头。

    “哎这nm怎么有种被逼上梁山的感觉!“

    可是没有办法,就算前面是万丈深渊,都只能硬着头皮上。

    在王伯好不容易将华琼从他身上拉走后,韩玄斌随便选了一个第一排的帐篷,一脚跨入当中。

    进到帐篷当中,韩玄斌四处打量了一下。

    也不算大,除了在帐篷的中央放着一张文案和一把椅子之外,便再无他物。

    一名穿着黑白学服的男学员正坐在椅子上,一脸笑眯眯地看着韩玄斌。

    “这位考生,欢迎来到第一关。”

    那男学员说话很客气,毕竟是知道,能第一个进来的,肯定都是马车排在最前面的。

    这样的人,富贵无比,无论如何他这样的小人物都惹不起。

    “这第一关很简单,将手放到这测灵球上,只要他发光了就算是成功过关。”

    说着从桌下拿出了一个像是水晶球一样的东西,放在文案中间。

    “将手放上去就可以了?”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韩玄斌走到文案前,伸手放到水晶球上。

    只见突然一阵强烈的白光闪过,那水晶球居然承受不住,爆裂了开来。

    这可把那男学员惊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超过了水晶球的承受水准线了!”

    看着在自己手中变成一堆碎块的水晶球,韩玄斌脸上带着抱歉之色,“这位师兄,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不小心把你的东西给弄坏了,要不我赔你一个吧。”

    见到对方那个样子,他还以为自己把人家东西弄坏了。

    毕竟这玩意他上辈子没见过。

    可对方这时有些僵硬的摇摇头,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没事,这关通过了。”

    “还就算过了?那我可以去下一关了吗?”

    对方连连点头,韩玄斌松了一口气,一副庆幸的样子。

    每闯过一关就代表着他离任务成功更近一步,离那抹杀就远了一步。

    “不过看起来这个玩意应该是测天赋的,难道的我的天赋太惊人了吗!”

    韩玄斌有些自得了起来,看来自己人物面板上的高级天才水平果然很强。

    果然还是在简单模式里面。

    向他这种玩惯了老兵模式的家伙,随随便便捡个东西就可以拿来装逼。

    临走之前,这男学员让韩玄斌留下了自己的姓名,说是会给他评分,这评分到最后总分时候用得上。

    韩玄斌自然也不会拒绝,留下了名字之后,出了这个帐篷。

    “希望后面的kǎo shì也是和这样差不多的吧?”

    韩玄斌看着周边的帐篷内也开始有人进进出出了。

    有的和他一样轻松的离开帐篷。

    但也有的则是一脸颓废的样子,一看就是测试没有通过。

    韩玄斌摇摇头,还先着还是先管好自己的事吧,转身走到第二排帐篷前,依旧是随便挑选了一个进入了。

    这一关同样是个男学员,只不过是拿出了一张纸,让韩玄斌去摸。

    “这位同学,这是属性纸,纸上所反映出的属性,就是你身体的属性。”

    但无论韩玄斌怎么摸,那张纸依旧是那张纸。

    上面没有任何的变化产生。

    到最后,对方将那张纸拿在手上后,上面居然突然像是分成了三块的模样。

    一部分潮湿,一部分坚硬,一部分变成枯木一般的颜色。

    “没问题啊,这属性测试纸的确显示我是三属性啊?”

    那名男学员再三确认了韩玄斌无论怎么摸纸都不会有反应后。

    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

    居然一脸不可置信的让韩玄斌,同时也宣布他直接通过了这个测试。

    摸着下巴,韩玄斌出了帐篷站在外面,想着第二关的事情。

    “莫不是身体属性不在五行中?要不然怎么会怎么摸都不会有反应。”

    韩玄斌只能想到这个最合理的解释了。

    “这个高级天才水平也太吊了,如果还什么顶级天才水平的,岂不是真的就逆天了。”

    事实上韩玄斌猜对了,他的属性的确是不在五行中,至于具体的就还得看以后的修炼了。

    天武大陆上,属性几乎都是处于五行当中。

    一般武者三种属性以内才可以修炼,并且属性越少越好。

    超过四种就太混杂了,这样的就算你修炼了,怕是一辈子都是在最底层。

    “居然就这样轻轻松松的考完两门了,哈哈哈哈。”。

    看着这第三排的帐篷,韩玄斌心中暗道,如果这里面的家伙还是和之前的一样,都是一脸被吓坏的表情,那么肯定就是本公子的天赋太强了。

    哈哈!果然所谓的主角模式就是这样。

    韩玄斌带着一脸欠揍的表情,来到了第三关。

    里面虽然依旧是一名男学员,但是长得五大三粗。

    那一身的肌肉,穿着这黑白学服怎么看都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这一关是测试力道。

    在对方掌心当中用力挥出一拳,根据这个力道来打分。

    哈!老子可是天才,怕你!

    看着对方那蒲扇一样的大手。

    韩玄斌深吸一口气,用力一拳挥了上去。

    本来期待看到对方惊讶表情的韩玄斌,这次失望了。

    那大汉,看着韩玄斌,脸上平静的很,“写下名字吧,勉强算你合格了。”

    可韩玄斌不服,要求重测,可无论他怎么挥拳。

    对方依旧那副平静的脸。

    “我叫韩玄斌,多谢师兄指导,告辞。”

    用最快的速度说完这句话,韩玄斌赶忙离开了那座帐篷。

    仰头看着天空当中的白云。

    深吸了好几口气,心中默念:“我韩玄斌才不和这样肌肉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一般见识。”

    反复好几遍之后,直到感觉刚才那肌肉男那张平静的脸不在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这才来到第四排的帐篷前。

    同样是随便选了一个进去。

    这第四关和前三关不一样了,变成了一个女学员。

    文案上也放置着笔墨。

    这关的要求是要作出一首诗,意境和内容随意,只要不粗俗即可。

    看到这个题目,韩玄斌当真是心里笑开了花了。

    还好还好,虽说他当年是学渣,但是一两首唐诗还是会背的。

    转念一想,李白的将进酒便浮现在他脑中。

    也不多考虑什么,拿起文案上的毛笔便开始写下,这地球上千古流传的名诗。

    君不见,武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武河是贯流大唐流域的一条河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国公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整首诗一气呵成,中间没有半分停顿。

    看着手中抄袭李白的诗句,韩玄斌脸上一丝羞愧之色都没有。

    反而是在感叹自己的字写得不错,还好他当年为了装逼,特意学过一阵子,要不然,诗再好,字那么丑也没什么意境了。

    将手上的诗词递给那女学员,看着对方震惊得说不出来话的表情。

    潇洒地留下了韩玄斌三个字后,转身离开了这个帐篷。

    “为何每次都要让我样出风头,哎真是太羞涩了。”

    看着还剩下四排帐篷,韩玄斌深吸了一口气。

    前四关给他的感觉并不难,而且除了那个不解风趣的大块头,其他那些师兄师姐们惊讶的表情,都让他不禁有些飘飘然了。

    说到底。

    韩玄斌这个家伙,就不能夸,这要是一夸他,他就直接上天了。

    拽都拽不住的那一种。

    这不。

    原本还在担心自己能不能闯过八关的他,现在脸上变成了一副天老大地老二,我绝对是第三的嚣张表情。

    “这一连四关过去了,到一半了!等着看着我韩大公子一路碾压过去吧,哈哈哈哈!”

    “就你这破系统还想抹杀本公子,老子自带穿越属性,怎么也能与你斗上一斗,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