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错乱-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四百二十二章 错乱

    ()    第四百二十二章

    韩长青是后背着地,虽然只是缓缓的着地,两个人的身体重量还是全部压在了韩长青的身上。韩长青后背插入了许多树枝,此时更是让韩长青承受着无比剧烈的疼痛。

    但是韩长青根本来不及管自身的疼痛,马上便抓起秦玲的身子开始晃起来。

    “秦玲,秦玲,你没事吧?你醒醒,你醒醒啊…!”韩长青对着秦玲叫喊着。

    可是无论韩长青如何叫喊,但是秦玲都没有半点反应,不过好在秦玲的脉搏没有停止跳动,这便证明秦玲还没有断绝生。

    “哦?如此摔下来也没有摔死吗?”就在韩长青呼唤秦玲之时,那一众黑衣人也飞了下来。

    “马上送她去救治。。。”此时韩长青抬头看着眼前的众人,整个身子都是发抖的,说话的声音也是颤抖的。

    韩长青看着秦玲的身体,由于身体许多地方被那树枝插穿,此时鲜血正在忽忽的往外流着。当然,韩长青此时也不比秦玲好到哪里去。

    那黑衣人众人看到韩长青后背所插的断枝,也是倒吸一口凉气,此时韩长青的身子所站之处也流出了许多的鲜血。

    “哼哼,解药、苍龙刃、臂铠!”那黑衣人倒也没有丝毫的差异,在他看来韩长青和秦玲的生死根本不值一提。

    “你想要解药?哈哈……”韩长青此时拿出那解药,猛然就是用力一捏,顿时那玉瓶便破碎开来,里面的药粉也纷纷被风吹散。

    “哼,你找死!”那黑衣人看到韩长青居然敢当着他的面毁掉解药,直接便冲了出去,一巴掌便将韩长青甩飞了出去。

    韩长青被那人一巴掌直接甩吐了血,韩长青在慢慢的站了起来,他此时内心虽然极其愤怒,但是不管是脸上还是眼神都表现得极其的平静。

    “影,你回去找到那医师,在弄分解药来,要快!”那黑衣人对着身后的那人说道。

    那人听到黑衣人说完,直接便起身迅速向着来时的地方飞去。

    “哼,小子。你还想就她吗?”那人看着韩长青的样子,一脚便踏在了秦玲的背上。

    “韩长青慢慢的闭起眼睛,牙齿紧咬着,上的指甲深深的陷入了自己的掌。

    “拿开你的脚!”韩长青咬着牙说道。

    “哈哈,你不是喜欢毁去我的解药吗?你现在来毁去我的脚啊,那样就不用我拿开了!”那黑衣人藐视着韩长青。

    此时韩长青全身的血液都开始飞速的流动,尽管他的血液在不停的向外流淌。

    闭着眼睛的韩长青仿佛受到某种神秘的召唤一般,猛然的睁开自己的眼睛。

    那一众黑衣人看到韩长青猛然睁开眼睛,可是韩长青睁开眼睛之时,双眼之居然闪现出一道青芒,而更加诡异的是在韩长青睁开眼睛之后,众人感觉到周围仙元力也在飞速的向着韩长青奔去。

    韩长青能够感觉到是自己体内的青龙魂在召唤着自己,而且青龙魂此时还自己显现出来,在疯狂的吸收着仙元力。

    韩长青体内阻挡仙元力的封印经过两年的解封,已经弱了不少,此时韩长青因为有青龙魂的自主帮助,在众多仙元力涌来的一瞬间,韩长青只感觉到原本那即将枯萎的小腹仿佛得到了许多雨露的滋润一样,瞬间便爆满起来。

    而更让韩长青惊奇的是,那阻挡韩长青仙元力的封印瞬间便被这庞大的仙元力击碎,而韩长青那久久不曾突破的境界也在此刻有了突破。

    众人看着如此怪异的场景,都是提起十二分警惕。

    “这小子太过诡异,我们不能任由其发展下去,上去灭了他!”那脚踏在秦玲身上的黑衣人对着身后的众人说道。

    那一众钟殿宗内宗弟子听到那人的话没有丝毫犹豫的便冲了上去,而另几人却无人上前,那秋于与另外两人还悄悄的向后退去。

    韩长青看着那一众向自己冲来的黑衣人,当下便准备躲闪开去,虽然韩长青此时的境界有所突破,但是还是没有眼前的这些黑衣人境界修为高,所以不敢贸然与他们对拼。

    可是就在韩长青刚准备要闪开之时,只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青龙魂一阵震动传来,仿佛在指引着韩长青干什么一般。

    韩长青不解,但是接下来,发生了一件令韩长青意想不到的事情,那就是他的苍龙刃在此刻居然开始在韩长青的颤抖起来。

    原本韩长青拿到那苍龙刃之后一直感觉它是一把死刀,可是因为韩长青看到过它的威力,所以韩长青相信它只是被封印了而已。

    韩长青在此刻感受到苍龙刃开始颤抖,而且还从苍龙刃上感受到一丝丝的灵动,韩长青顿时便愣在了那里,因为正是那一点灵动,仿佛让韩长青感觉到那苍龙刃之上有生命一般。

    韩长青不知道,此时苍龙刃之所以会从封印之短暂苏醒,只是因为他身上的青龙魂帮助而已。

    韩长青愣着的时候,突然再次感觉到一股力量在指引着自己。韩长青随着那力量的指引,慢慢的抬起的苍龙刃。

    就在韩长青抬起的苍龙刃之时,只感觉到眼前出现一道错觉,仿佛一条苍龙在他眼前咆哮一般,韩长青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那力量再次指引挥刀向下斩去。

    韩长青猛然挥刀,苍龙刃直接便劈在了那苍龙虚影之上。韩长青只看见那苍龙虚影瞬间便被苍龙刃吸收,然后感受到周围的仙元力瞬间便聚集过来。

    韩长青看到过两次苍龙刃攻击时的景象,每次苍龙刃发出苍龙啸之时,周围的仙元力都是极其bào dòng,此时韩长青感受到自己周围的仙元力波动,比之以往看到的那两次更加强悍。

    韩长青方才感觉到周围的仙元力bào dòng,顿时便又感觉到自己身体之内的仙元力居然也开始bào dòng起来,然后瞬间便被苍龙刃吸收了一半有余,韩长青立马便阻止了这一切。

    韩长青暗自心惊,可是这一切却还没有完,随着韩长青的仙元力被那苍龙刃吸入之后,周围的仙元力波动更加爆裂起来。

    感受到这,韩长青内心一横,直接便将刚才才吸入体内的仙元力全部灌入了苍龙刃之。

    顿时周围的仙元力飞速的向着苍龙刃斩下之处聚集而去,瞬间便凝聚成了一条苍龙。

    这一切发生的速度极其的快,可是这一切却一直没有停下来!那一众黑衣人看到韩长青身前居然慢慢的凝聚成了一条苍龙,顿时便有人叫道:“退,是苍龙啸!”

    一众黑衣人飞速转身,便要向后退去。

    可是韩长青之处的剧烈波动却没有停止,只见那条苍龙凝聚之后,周围的仙元力居然再次凝聚出一条苍龙,顿时便让韩长青目瞪口呆起来。

    没错,是两条苍龙。几乎是一瞬间,韩长青身前便凝聚出了两条苍龙,这苍龙与上次那黑衣人发出的苍龙啸不同,此时韩长青凝聚出的苍龙身体之上开始出现了一道道的青色纹路。

    两声巨吟瞬间便由两条苍龙发出,然后猛然向着一众黑衣人冲去………

    两条巨龙飞速的向着众黑衣人冲去,韩长青刚开始也是非常震惊,但是此刻他却不能发呆太久,因为此刻他看到秦玲的样子,内心深处便被一种伤痛所侵占。

    韩长青快速的跑到秦玲身前,但是此刻秦玲已经是沉沉昏去,身上多处伤口还在冒血。

    “不玲,你快醒醒!不!!”

    韩长青的双目闪现出泪光,但是却又无能为力。此刻他的修为境界虽然已经恢复,甚至突破了脱胎境界,踏入了蜕变级别,但是韩长青发现自己依旧无能为力。

    韩长青将自己的仙元力运入秦玲的身体之内,却发现自己只能够让力量维持住秦玲的生命,却无法让她好转。

    韩长青双紧握拳头,盯着眼前这熟悉的脸庞,随即控制起青龙魂,方圆两里范围之内,所有的仙元力都开始狂暴起来,周围甚至都刮起了大风。

    天地之间的力量是最为纯正,也是最为驳杂的。人类自从出生之后,便是一直与这些力量相处,所以这些力量是shā rén的最好利器,但是也是救人的良药。

    韩长青的右上隐隐惊险一条青龙的影子,随后韩长青将自己的右缓缓的印上了秦玲的身体,青色的影子随即飘散,无数的仙元力快速地向秦玲涌去。

    韩长青盯着秦玲,心跳速度极快,但是片刻之后,韩长青却看到眼前秦玲身上的伤口开始慢慢愈合起来,血液也不再流出。

    看到这里,韩长青笑了,但是韩长青却发现秦玲依旧是没有转醒的迹象。

    画面转向刚才那苍龙刃所发出的苍龙啸上。

    两条青影苍龙飞速扑出,带着无匹的力量,几乎瞬间便将韩长青身前的空间席卷。

    无数的泥沙飞起,几乎只是瞬间,以韩长青为圆心,周围数百米以内全部边做一团废墟,所有的树木泥沙全部被强大的力量推平。

    力量的席卷是非常迅速的,几乎只是瞬间,两条苍龙在一众黑衣人还未反应过来之前便已经来到了他们的身前。

    一众黑衣人虽然都来到此处追杀韩长青,但是他们的修为境界却也有高有底,修为境界高的还好,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逃离,可是修为境界低的几人,就在那两条苍龙扑上的瞬间,便被强大的力量挤压,最终化作飞灰消失不见。

    黑衣人盯着眼前的两条苍龙,严重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这时苍龙啸吗?一个修为境界如此低的人能够利用苍龙刃发出苍龙啸吗?苍龙刃不是已经被封印了吗?

    一连串的问题飞速在一些黑衣人的大脑之出现,可是还未曾等他们思索清楚,却已经没有会了!

    在一众追杀的黑衣人,此刻看到如此的情况,几乎是没有抱任何侥幸的,直接便转身掉头离开了此处。

    在他们看来,这苍龙啸虽然未成形,但是却也不是他们能够抵挡的!他们知道这苍龙刃的霸道之处,但是却也还是无法想象,一个修为境界不高的人利用苍龙刃爆发出来的力量却也如此强悍。

    四周的一切慢慢平静,没有死去的黑衣人已经全部逃离,此时此刻便只剩下了韩长青和秦玲。

    韩长青看着秦玲那苍白的脸色,随后慢慢的伸在她的脸上抚摸了一下。

    熟悉的感觉和温度,但是韩长青却仿佛出现了错觉,仿佛这温度正在慢慢降低,这感觉正在渐渐消失。

    韩长青收回了自己的,抬眼看看眼前的一切,发现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生命,除了自己与秦玲以外。

    韩长青惊叹这苍龙刃的强悍,但是同样也感叹自己。当初就是因为这苍龙刃,为了这些力量,才让自己走上了今天的这一步。

    韩长青收回了苍龙刃,放回到了戒指之内,随后将秦玲抱了起来,青龙魂也从韩长青的双目之消失不见。

    韩长青的力量在双不断的流转着,随后又流入到秦玲的身体之。

    抱起秦玲,韩长青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

    韩长青不知道前方是何处,但是他也不想知道。很多时候对人来说,目的地在何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一起走到了目的地。

    风,携带着刚才bào dòng之后的树叶不断飞舞,四周的一切显得如此的荒凉。

    韩长青只是略略的打量了四周的景象一眼,随即嘴上便出现了一道笑容,但是从他眼却滑落了一滴泪珠。

    非常怪异的景象,或许韩长青自己都未曾发现!

    眼泪滑落,滴在秦玲的脸上。此刻那泪水仿佛穿透了秦玲一般,快速的进入了她的身体。

    但是,在秦玲的身体,却是一片混乱,不管是内脏还是经脉,都是无比混乱,四处交错,内部流出许多血液。

    这些都是韩长青利用自己的仙元力看到的景象。

    是的,经过刚才的韩长青的施救,秦玲的外伤已经全部恢复,但是韩长青检查下来,却发现者秦玲体内的内伤自己却无能为力。

    你懂我也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