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 无能为力-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四百二十三章 无能为力

    ()    第四百二十章

    不是自己无能为力,而是秦玲的体内实在是被伤得太重了,光是肺就被断木树枝划成了块,体内无数的血管断裂,经脉错乱

    韩长青知道,秦玲她

    虽然知道,但是韩长青却依旧不愿放弃,是舍不得放弃

    韩长青的双不断的运着仙元力,韩长青以自身的仙元力养着秦玲,不让她离自己而去。

    韩长青的双唇在颤抖,他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若是时间能够再倒流一次的话,他绝对不会去争夺斩神臂铠,也不会去抢夺这苍龙刃,可是时间真的能够倒流吗?

    “你哭了吗?”

    一句熟悉而又亲切的声音出现,从声音,听得出满含欣喜、满含关心。

    “你什么时候醒的?”

    韩长青以最快的度低下头,脸上露出笑容。

    “刚醒,我还以为是下雨了呢!呵呵”

    “没有,是刚才有颗沙子进了眼睛,所以才这样的!”

    “这里是哪里啊?”秦玲苍白的脸上露出一笑,随后又问道。

    “我也不知道,从未来过!”

    “那我们在前面休息一下好吗?我想和和你单独相处一会儿!”

    在韩长青两人前方千余米处有条小溪,秦玲此刻费力的抬起臂指着那里说道。

    韩长青看了看,随后笑着点了点头,脚下度加快了起来。

    “韩长青,你修为恢复了吗?”

    韩长青和秦玲两人来到河边坐了下来,秦玲脑袋靠在韩长青的肩膀上。

    “嗯,恢复了!”

    韩长青说完便抬起左,一道仙元力涌出,直接便将身前小溪的一条鱼儿抓了起来,以示自己的修为境界已经恢复。

    “呵呵,恭喜你哦,你终于恢复了!对了,把它放了吧!”

    “哈哈恭喜我恭喜我如果我不对这力量这么执着就不会有今天,那么你也不会”

    刚才不说还好,秦玲如此一说,韩长青内心再也无法平静。当初自己追求力量是为了寻找段天德报仇,因为放不下mèi mèi。

    自己追求力量是为了让自己与亲人的生命与尊严不被践踏,可是为了力量,自己却又失去了亲人,这到底值不值?

    韩长青几乎无法原谅自己这样的做法!

    “你后悔了吗?”

    秦玲盯着韩长青低着头的样子,许久许久后问道。

    韩长青此时转眼看着秦玲,两人双目相对,许久后韩长青的率先转移视线,从他的双目再次掉出了泪水。

    “如果我后悔能够挽回这一切,那么我要说,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韩长青说到这里,整个人直接便站了起来,而那话几乎都是用叫出来的。

    话音慢慢落下,韩长青仿佛将自己所有的力量都花完了一般,整个人直接便瘫倒在了地上。

    “韩长青,你知道吗?我一生最快乐的事情有两件,一是我修炼的时候,因为那时候我能够很平静;二就是与你认识,因为你我的心能最大程度的靠近!”秦玲说到这里顿了顿,随后又说道。

    “也同样的,我最不放心的事情也有两件,一是你日后会怎样,二是mèi mèi”

    “你不放心的事情为什么要说出来?你不是想知道我以后会怎样吗?跟我在一起,你就会知道我以后会怎样的,跟我在一起,我们回去,去带上你mèi mèi,我们离开这里!”

    韩长青说到这里,直接向前扑出,将秦玲抱在了怀里!

    秦玲被韩长青紧紧地抱着,没有任何反抗,只是慢慢的闭上自己的眼睛。

    身体的温暖需要靠身体来感受,而当这温暖消失的时候,不管如何,一切都将化作黑暗。

    韩长青与秦玲两人,此时此刻没有再说太多,只是两人相互依偎在一起,尽管两人知道这种情况不回维持太久,两人都不愿意想象接下来会生什么,若是时间能够停留在此刻的话,那么就让这一切在此刻定格吧!

    “韩长青,我们两个认识这么久了,你还有一句话没对我说过呢!”

    (我思考了一下,现前面的那个境界划分有些问题,凡兵、脱胎、蜕变、凝魂、通仙、仙以前是说有颜色区分,现在感觉颜色区分有点问题,所以我打算更改一下,现在每个境界就初后期就行了。其还有一些细微的改动,将在今后的章看到。)

    “韩长青,我们两个认识这么久了,你还有一句话没对我说过呢!”

    沉默,终究会被打破。最终还是秦玲打破了沉默。

    “什么话?”韩长青被问愣住了。

    “哼,你自己想!”

    秦玲秦玲的语气一下子回归了以往,很明显是对韩长青如此说话很是不快。

    “你好吧,让我想想!”

    韩长青盯着秦玲愣了片刻,随后便也做着思考状,开始思考起来。

    “对了,我认识你这么久,还没给你说过我mèi mèi呢!我小时候和mèi mèi一同长大”

    “韩长青,我虽然很想了解你mèi mèi,但是”

    秦玲抬起臂,抚摸着韩长青的脸。

    “韩长青,我舍不得你!但是我也不想如此拖着你!”

    “你干什么?快住,快住啊!”

    随着秦玲的话音落下,韩长青感觉到自己的仙元力居然无法运送到秦玲的身体之,仿佛在秦玲的身体有一道屏障阻隔韩长青的力量一般。

    “你我都知道没用的,为何要苦苦的支撑下去呢?如此,我很痛苦,所以我愿意放弃!”

    秦玲淡淡的说道。

    “玲”

    “你不用太过伤心,我想你也应该知道我身体的情况,我这么做,也是一种解脱,难道不是吗?”

    韩长青看着秦玲说到了这里,脸上的已经如同一张白纸,说话也已经有些断断续续,韩长青知道,若是秦玲依旧不肯接受他的仙元力的话,那么马上就会离开他!

    “玲,我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没有说?现在没有时间想了,你告诉我吧?”

    韩长青知道自己无法挽回秦玲的决定,他没有办法,他不想让秦玲如此离开。

    “呵呵,没想起来就算了!韩长青,你看此处风景如何?我死去之后,就将我埋葬在此地好吗?”

    “玲”韩长青的声音已经沙哑,他想要呼喊,但是却又自己阻止着自己,以免自己的呼喊打扰到秦玲。

    “人生本就很多无奈,每个人生存在这个世界之上,就必须面对这一切。如今我即将死去,但是我却没有任何遗憾,因为我和你在一起!生与死便是起点与终点,它们都在一处,今日我死去,那么我今日也会重生”

    秦玲的身子开始缓缓颤抖,说话都已经有些费力。

    “韩长青,我刚才准备不说了的,但是我还是想要说出来。我说你欠我一句话没说,其实我也欠你一句话没说,我现在可以告诉你!”

    “嗯嗯,你说你说,我听着!”

    “若人生可以选择,我宁愿不曾认识你!可此时已经认识你了,我想告诉你,我爱你”

    秦玲的声音慢慢落下,臂也从韩长青的脸上滑落,在她的周围此时忽然出现了一道风,卷起一旁的花瓣落叶飞了起来。

    韩长青知道自己欠秦玲一句什么样的话了,但是此刻韩长青却已经没有会说出来了!盯着眼前这如此近,却又在慢慢远去的身影,韩长青只感觉自己很无力!

    他无力改变这一切,他连一句非常简单的话都不曾说出来。

    韩长青抓起一把土,双死死的捏着,就在此时,韩长青甚至想追随着秦玲一起离开,但是最终mèi mèi和段天德的身影却又浮现在他的眼前。

    韩长青知道自己有爱的权利,但是他却放不下当日那个如此伤害自己mèi mèi的人。

    欲哭无泪。韩长青将秦玲的身体紧紧的抱着,他很伤心,但是却无法哭出来。

    “噗!”

    不知为何,韩长青最终还是忍不住吐了一口鲜血。而随着这口鲜血喷出,韩长青只感觉到一股仇恨之意慢慢升起,最终充斥着韩长青的大脑。

    “啊!!”

    随着一声大吼,韩长青只感觉到自己胸口之传来一股刺痛,随即胸口之上出现一股莫名的力量波动,自己的仙元力瞬间便被驱赶开来。

    那力量波动开始的瞬间,韩长青只看见自己身体之外的一切全部化作了黑暗,一道许久不曾听见的声音再次出现。

    “仇恨,如此的强烈吗?”

    “你是谁?”在黑暗之,韩长青开口问道。

    “你知道我的!”

    “是你?”韩长青想起了如今说话这人,这人乃是当日引导自己进入黄泉沼的那人。

    “你还是记得我的!”那人言语之竟露出一丝欣喜来。

    “哼,都是你引导我进入这黄泉沼的,现在马上告诉我离开的方法!”

    “你要离开黄泉沼吗?”

    那异意识的一句话,直接便把齐修问愣住了。是啊,现在我真的要离开黄泉沼吗?韩长青的内心也在问着自己。

    “原本我时不准备出现的,但是今日看你的情况,我知道你很想掌握强大的力量,但是如今你的身体却不允许,所以才特意出来提醒你一下!”

    “你为什么要提醒我?”

    “因为我暂时借居于你的身体,作为报酬,我得提醒你一下!”

    “你想提醒什么?”

    “我想说的非常简单,现在你的灵魂被一把圣域的wǔ qì封印了,你若是想要在如今的修为境界上再进一步,那么你就需要解开这封印!”

    那异意识对韩长青说道。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韩长青没有相信这人说的话,先如果自己的灵魂被什么东西封印了的话,为何自己却没有反应呢?其次就是那圣域是什么地方,韩长青也不知道!

    “我又没有让你相信我!其实非常简单的,等到你达到现在这个修为的巅峰时,你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现在你还要听下去吗?不听的话我就走了!”

    “你继续说吧!”韩长青思索了一阵,最后还是让那人说下去。

    “你若是想要将这封印打破,那么就需要利用你里面的那把刀,但是那刀也被封印了,所以你需要想办法先把那刀的封印解开,然后再利用那刀斩杀一种叫做“九婴”的妖兽,用九婴的鲜血引入你的体内,你的封印就自然解开了!”

    那人的话说到此处开始变得极其模糊,最终完全消失,而韩长青身前的黑暗也慢慢的消失,最后眼前一切完全回归自然。

    感受着身体内的力量开始回流,但是韩长青却没有去关注自己的体内,目光被身前一道奇异的亮光吸引了过去。

    此刻韩长青只见在秦玲的身体上出现了一道暗淡的光芒,那光芒出现的瞬间直接冲向了韩长青的身体,还不待韩长青感应,却又随着那胸口力量波动的消失而消失不见了。

    韩长青细细检查一遍,却没有任何现,最终只得作罢。此刻在韩长青的内心,摆在最前面的乃是秦玲的事情,所以此刻韩长青什么都不想去想。

    韩长青站起身来,放眼向着四周看去,现身前百步以外有一个自然花丛,那里花草茂盛,蝶鸟齐飞,韩长青一眼便选了此处。

    地方选之后,韩长青蹲在秦玲身旁,深处颤抖的双,将秦玲抱了起来,来到刚才选定的那里,又将秦玲放在了花丛上。

    韩长青将尺寸量好后,在自己戒指上一排,顿时一堆平日里都没有用的金属wǔ qì出现在韩长青的身前,只见韩长青的双猛然一抹,所有的wǔ qì全部化作碎片,漂浮在韩长青身前。

    韩长青盯着所有的碎片,随即臂再次挥出,所有的碎片全部聚集在一处,直接便向着韩长青身前的一处地面扑去。

    瞬间的时间,无数的wǔ qì碎片便在韩长青身前的地面之上挖出了一个不小的深坑,而随着那深坑出现,所有的wǔ qì碎片纷纷便贴在了那土壤之上,而多出来的碎片则飞到了韩长青周身左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