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驳杂-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四百二十四章 驳杂

    ()    第四百二十四章

    做完这一切,韩长青将秦玲的身体慢慢抬起,随后放到了那被wǔ qì碎片铺满的坑洞。待韩长青将秦玲放入那坑洞后,又再次挥,所有的wǔ qì碎片又再次化作了一道道光点在韩长青的身前旋转起来。

    青龙魂显现出来,四周的仙元力被韩长青快的调动起来,几乎只是瞬间,那些wǔ qì碎片便被韩长青捏在了一起,随后又以强大的力量,将那wǔ qì碎片塑造成了一套凤冠华衣,慢慢的覆盖在了秦玲的身上。

    韩长青盯着披上了凤冠华衣的秦玲,许久不曾转移视线。但是不管这一切是怎样的,却都是需要去面对的!

    韩长青紧紧地捏了捏臂,最终还是一狠心,直接从一旁摘来无数的花朵,让其将秦玲的身子完全覆盖,直到无法看到秦玲的身子为止。

    韩长青知道自己无法忘记以往的点点滴滴,他害怕自己拖下去会舍不得,所以此刻没有去耗费多余的时间。

    命运,是如此的强悍,纵然是强如修炼者,却也无法摆脱命运的桎梏。人生的每个独立的片段都看似巧合,但是将这一个个独立的片段组合在一起以后,方才现这一切都是必然的,也正是在那时候,方才能够体现出命运的霸道。

    命运,非常霸道,韩长青知道自己此刻无法摆脱,但是韩长青却相信,终有一天,自己会摆脱命运,自己做自己的主宰,那时的天意,永远无法阻挡自己前行的步伐!

    想到此处,韩长青挽起一堆尘土,永久的将秦玲掩埋

    洒下最后一把尘土,韩长青闭上眼睛,转过身来。

    钟殿宗,可以说是韩长青真正开始修炼的地方,在此处,韩长青得到了斩神臂铠,也是在此处,韩长青认识了秦玲。

    但是也因为此处,韩长青失去了秦玲。

    韩长青从戒指拿出苍龙刃,此时苍龙刃再次回归了平静,没有任何生气,但是尽管如此,韩长青仙元力一抖,苍龙刃上一道流光一震,四周便出现了一道道的罡风。

    此刻韩长青也没去关注苍龙刃,而是臂一挽,苍龙刃顿时划出,一道强大的力量奔出,瞬间便将四周的众多树木砍翻。

    “轰隆~~!”数棵树木倒下,在韩长青的控制当,正好将秦玲的坟墓围绕。

    当秦玲的坟墓完全消失在韩长青的视线后,韩长青方才转身离开。

    此刻在韩长青的心有两件事情要做,而这两件事情则是为了两个对他很重要的人。第一则是韩长青的mèi mèi,当日韩长青亲眼看着自己的mèi mèi死去,那种痛苦,韩长青永远也无法忘记。

    而这第二人,则是秦玲。

    韩长青认识秦玲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韩长青却在这不长的时间内对秦玲产生了感情。不说别的,就在韩长青的修为境界尽失的情况下,秦玲依旧不离不弃,韩长青便不会辜负她。

    可是也依旧如此,就在韩长青以为自己会与秦玲相守下去时,不幸再次生,秦玲也离他而去,依旧是他眼睁睁的看着离去的。

    两人的离去,几乎让韩长青尝尽了酸甜苦辣,此刻韩长青对自己的目标已经非常明确。以往的时候,韩长青还会迷失,还会幻想,但是现在这些都不再属于韩长青。

    这个世界就是一个残酷的世界,没有强大的力量,那么你就没有言权,你也没有能力去保护你的亲人。

    韩长青知道钟殿宗乃是一个巨大的宗门,段天德却又在黄泉沼外,所以韩长青若是想要报仇,需要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

    经过韩长青的初步预算,自己若是想要灭掉钟殿宗的一众内宗弟子,自己的修为境界最起码也得达到凝魂境界,之后再加上自己完全能够掌握斩神臂铠,而且确保苍龙刃已经解封了的情况下。

    但是细细一想,韩长青却又觉得这些事情的难度好大。不管是将自己的修为境界提升起来,还是完全掌握斩神臂铠和解封苍龙刃,韩长青都觉得自己此刻无法办到,至少自己在短期之内是无法做到的,而其最难的,当属解封苍龙刃了。

    正是因为如此,韩长青方才决定第一步是先开始寻找一个好的修炼方式,让自己的修为境界快的提升起来,剩下的,日后再说。

    韩长青已经决定,要好好的修炼一番,将自己的力量提升起来。但是在这之前,韩长青却还要回到坝器城一趟。

    秦玲离去时,曾对韩长青说过,最放不下的便是他的mèi mèi秦雪,而此刻秦雪还不知道她姐姐已经离去,所以韩长青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回去一趟。

    做好决定之后,韩长青直接便将自己身上除苍龙刃、斩神臂铠以及自己的戒指以外的所有东西全部典当,最后以典当得到的灵石寻找到了一位非常强悍的修仙者,让其为自己更换容貌。

    坝器城乃是钟殿宗的领地,此刻韩长青若是想要进入坝器城,那么就得面临极大的风险,所以为了安全起见,韩长青决定将自己的容貌暂时更换。

    再次来到坝器城,依旧是没有任何改变,但是当韩长青刚踏入坝器城后,却现城池之内的护卫巡逻很明显频繁了许多,而且这些护卫都是有修为在身的。

    韩长青看到这些护卫,只是一眼飘过,便不再去注视他们。

    以这些护卫的境界,他们若是想要现韩长青,却还是有些难度的。再加上韩长青的长相已经改变,就算以往的熟人相撞也不一定能够认出。

    韩长青也没有在坝器城内逗留太久,直接便向着秦府赶了过去。

    “什么人?”

    韩长青来到秦府之前,可是此时此处却也多出了六个护卫,不过他们都是平常人。

    “我想进去见个人!”

    “你想见谁?”

    “至于见谁,你们可以不用管,直接带我进去就是了!”

    韩长青说完之后,说平白无故出现了许多金银财物,瞬间六个守卫的眼睛都被韩长青的东西吸引了过去。

    “这位大人,我们倒是能让你进去,但是你若是被抓住的话,可不能说是我们让你进去的!”

    “你们有放我进去吗?明明就是我要进去你们不让,然后我自己偷溜进去的!”

    齐修看了六人一眼,在六双贪婪的眼神当,韩长青扔出了的金银,然后大步踏入了秦府。

    第二次来到这里,韩长青直接就奔秦雪的房间走去。

    “来人了,来人了!”

    韩长青还未走到秦雪的房屋,顿时一个声音便叫喊起来。

    韩长青一听,就知道是当年那只鹦鹉。

    “小一,是谁啊?”

    “没见过,没见过!”

    韩长青此时倒觉得这鸟儿真是聪明,话居然说得如此好了。

    “在下白长青,参见秦雪xiǎo jiě!”

    那鹦鹉都已经说了,韩长青也不再停留,直接就对房间内说道。

    “白长青?是府内的下人吗?找我何事?”

    “xiǎo jiě,我不是府内的下人,只是因为生活在这坝器城,所以有人托我给你带信!”

    “谁托你带信?”

    “一个叫做秦玲的xiǎo jiě!”

    韩长青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如此说道。

    “嗯,姐姐?”

    随着秦雪话音刚落,韩长青便听到一声“吱呀”声,身前的房门便打开,秦雪出现在了韩长青的面前。

    “快说说,姐姐让你带什么话了?”

    “那xiǎo jiě没多说什么,只是非常简单地说了八个字:目凝霜起,花落自栖!”

    和秦玲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她许多事情也和韩长青说了。就此时韩长青说地这八个字,乃是当年秦玲和秦雪一直争论不休的八个字。

    两人对于这句话各有争议,秦玲一直认为这八个字表明的时生死离别的悲苦,无可奈何的适应,所以此时韩长青借这话向秦雪表明。

    “姐姐”

    果然,秦雪听完这话后,整个人便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一般。

    “叫你送信的那xiǎo jiě没说别的了么?当时你看着她有没有觉得她有什么不适呢?”

    “那xiǎo jiě到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我把这句话带给你,你会知道是什么意思的!至于她当时到底有没有什么不适嘛,那就是当时她的脸色看着有些苍白。”

    韩长青继续假装到。

    “姐姐”

    秦雪再次呼唤一声,之后整个人居然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韩长青看到这里,当即便明白秦雪已经从自己的话语知道了秦玲已经故去的消息,所以此刻才会如此。

    不过韩长青却是不忍看她如此,所以就在她倒下的那一刻,韩长青便向前奔出了几步,将秦雪拉起,不让其倒下。

    “韩长青”

    就在秦玲被韩长青抱起时,她又再次喊道,而韩长青此刻听到这话后,整个人的身子一抖,在原地扶着秦雪一句话也不说。

    “你们这是怎么了?”

    “xiǎo jiě,我的话已经带到,所以现在我需要离开了!”

    韩长青实在不忍在此继续待下去,所以直接便开口说道,不过许久以后秦雪却也依旧没有回答。

    “xiǎo jiě,我的话已经带到,可以离开了吗?”

    等待了许久的韩长青再次询问到。

    “好的,你走吧!谢谢你!”

    “不用谢他,不用谢他,他是装的,他是装的!”

    就在韩长青准备离开时,那只鹦鹉却让韩长青很是无语,不过韩长青却选择了无视他,毕竟它只是一只鸟儿而已。

    韩长青转过身,准备离开此处。可是随着那鹦鹉的话音落下,韩长青顿时便感觉到此处房间之内有人隐藏其。

    因为就在那鹦鹉说出实情之时,韩长青感觉到周围有一道微弱的仙元力波动,原本如此微弱的仙元力波动常人是不能现的,但是因为韩长青有青龙魂,所以对仙元力有特殊的感应。

    韩长青眼神不经意四周打量了一眼,却没有现那人藏在何处。

    虽然如此,但是韩长青却也不打算去招惹这些人,毕竟自己此时已经不是原本自己的长相。

    “等等!”

    韩长青原本以为一切都已经如此结束,但是就在他准备离开时,秦雪却又开口叫住了韩长青。

    “xiǎo jiě,还有什么事吗?”

    “没,没什么!”

    秦雪双目虽然失明,但是此刻从她的话语却听出了许多低落,许多伤心。

    韩长青看着秦雪的样子,心也是颇为不忍,但是却也无奈。

    “韩长青!”

    韩长青原本就要离开,可是原本已经卷缩在角落的秦雪却又叫了一声。

    “嗯?”

    几乎是下意识的,韩长青轻轻的回应了一声,但与此同时,韩长青立马便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直接便转身向秦雪看去。

    韩长青的回应虽然很轻,但是秦雪却依旧是听到了。一般失明的人,听力和触觉都比常人好上许多。

    此刻秦雪缓缓的抬起头颅,身子抖,虽然看不见,但是她却一直对着韩长青所站的地方。

    “韩长青,是你么?”

    秦雪率先开口。

    “我”

    韩长青想要回答,因为他觉得不应该如此僵持下去。可就在此时,韩长青却感觉到那一股微弱的仙元力此刻居然开始增强,突然间从四周又多出了数道仙元力,很明显,这些人是冲着韩长青来的。

    就在韩长青正准备回答的时候,无数道仙元力猛然间爆了出来。

    几乎只是瞬间,韩长青便知道自己暴露了!就凭刚才那一句话,给人的感觉就是此刻的韩长青就算不是韩长青本人,最起码也知道韩长青在何处。

    很明显,那斩神臂铠和苍龙刃,钟殿宗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没有过多的思索,虽然有些责怪自己,但是韩长青却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就在那数道仙元力爆的一瞬间,韩长青将青龙魂激,双目一道青龙的影子出现,头也无风自动起来。

    风,在韩长青的调动下飞运转,瞬间的时间,无数道风刃便在韩长青的周身之外汇聚,随时等待着接下来的战斗。

    四周风力大起,仙元力驳杂,在仙元力bào dòng片刻后,原本只有韩长青和秦雪的房间便多出了个人来,韩长青能够感觉到这人的力量非常强大,而且被他们特意的放出体外。

    从他们泄露的力量来看,他们的修为境界最起码也是脱胎期的修炼者。

    “你现在已经被包围了,告诉我们那韩长青在何处!”

    (本章完)

    你懂我也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