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三年-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四百二十六章 三年

    ()    第四百二十六章

    韩长青运用自己最快的度向秦雪奔去。

    秦玲身死时,最放不下的便是她mèi mèi秦雪,若是韩长青还在此刻将秦雪推入自己的事件,无疑是对不起秦玲的。

    韩长青抢先那几人来到秦雪身前,直接便挥动苍龙刃向着冲在最前面的人斩去。

    “锵!”,苍龙刃与那人的刀刃相撞,那人眼惊恐之光一闪,随即便暗淡了下去。

    苍龙刃的锋利与坚韧不是寻常wǔ qì能够抵挡的,此刻两把wǔ qì方才相交,那人的wǔ qì便直接化作了碎片,随着那人也被苍龙刃吸食了体内的血液。

    几乎只在数息的时间,韩长青便成功斩杀了一人,剩下的几人都还未反应过来,不过此时韩长青却向着下一个目标起了进攻。

    “啊!”一声惨叫传来,另一人的头颅被韩长青削下,血液从断裂的脖子上喷出,最后那人整个身子倒在了地上。

    人,在短短时间内只剩下了人,而且这人还是修为境界最低的人。这人看到这个情况,直接便掉头,转身准备逃离此处。

    看着他们,韩长青并未打算放过他们,随着脚下一动,苍龙刃率先化作一道寒光向着一人扑杀了过去,而韩长青自己则向着另外一人追了过去。

    苍龙刃十步之外,将目标斩杀,韩长青二十步以外,将目标斩杀,但是当韩长青回过神来,准备斩杀另一人时,那人却平白无故的消失在了韩长青的感受范围之内。

    再次寻找了片刻,最终依旧是没有找到那人的存在,韩长青只得放弃。

    回过头,韩长青扫了还蹲在一角的秦雪,此刻她还在瑟瑟抖,应该是听到了刚才的战斗声音。

    将目光转移,还有一名蜕变未曾死去,此刻只是昏死在地面上。

    将苍龙刃收回,韩长青便向着那蜕变走了过去。想要杀我的人,我自然也会以死回报于他!

    韩长青来到那人身边,抬便要将他杀死。

    “韩长青!”

    “嗯?”

    就在韩长青准备解决这最后一人时,秦雪再次叫道,而此刻韩长青依旧是下意识的回答道。若是常人叫出韩长青的名字,也许韩长青不会下意识的回答,但是若是秦雪叫出的话,韩长青却是会回答的,因为秦雪的声音与秦玲的声音有些相似。

    “放他走吧!”

    秦雪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虽然脸色苍白,但是状态已经恢复了许多。

    “你说什么?我不明白!”

    韩长青不知秦雪为何知道自己身下还有一个活人,但是韩长青却不并愿意如此放。若是在最关键的时刻对能够放,那么韩长青也不至于会走到今日。

    “应该还有一人没死才对,你放了他吧!”

    “你怎么知道还有一人没死?”

    从我刚才感受到的气息来看,应该是九人才对,而现在此处还有人的气息,一个是你,一个是我,另一个”

    秦雪说道这里,不再说下去。

    韩长青听到这里,身心一震,却不知该如何回答秦雪。在韩长青看来,秦雪是不知道这几人想干什么,她也不知道她姐姐是什么人杀的,但是韩长青也不愿意告诉她!

    “罢了,我不会杀他!”

    这是韩长青最终的dá àn,说完这话后,韩长青臂在那人身前一挥,随后收起了苍龙刃,向着秦雪走去。

    “秦雪,今日之事,你虽然没有亲眼看见,但是我想你应该明白是怎么回事的!现在你再呆在此处,已经不安全了,你跟我走,我帮你找个安全的地方生活!”

    韩长青此刻也不打算隐瞒自己的身份。

    “那姑父姑母怎么办?”

    “以他们的地位,你觉得他们会有什么事情吗?”

    听完韩长青的话,秦雪没有继续追问,但是片刻后她又继续说道。

    “韩长青,姐姐姐姐是怎么回事?”

    韩长青盯着秦雪,现她问出这话的时候,嘴唇都是抖动不止。

    “走吧,先离开这里,不能在这里呆的太久!”

    韩长青没有回答有关秦玲的事情,此刻韩长青也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问题。但是韩长青却还是知道,自己不能在这里再继续待下去,刚才有个人已经逃离,若是没出意外,不久之后他自然会召集别人前来。

    韩长青没有等待秦雪回答,直接便走到秦雪身前,拉起了秦雪的臂,便准备带她离开。

    “等等,把它也带上!”

    秦雪被韩长青抓住,顿时就是一愣,随后韩长青只见她脸上闪过一抹嫣红,便将脸别到一旁道。

    “什么东西?”韩长青放开问秦雪道。

    秦雪没有回答韩长青,而是走到一旁,将挂在一旁的那鹦鹉取了下来,拿在。

    “把它带上吧,在没人陪我说话的时候,它可以陪陪我!”

    秦雪的话让韩长青一愣,从这话,韩长青听出了秦雪对于光明的渴求,内心仿佛被寂寞充满一般。

    韩长青脸上对秦雪露出一个笑容,可惜秦雪看不到。

    此刻韩长青盯着那鹦鹉,现它整个的就愣在了笼子里面,双目呆的向前看着,当它现韩长青的眼神时,直接便在笼子里面扑腾扑腾的乱撞起来。

    “坏人,坏人!”

    那鹦鹉边撞边大声的叫喊到。

    “住嘴,韩长青怎么可能是坏人呢?”

    秦雪对着那鹦鹉叱喝一声,那鹦鹉便呆在笼子里不动了,但是看韩长青的眼神却依旧非常惊恐。

    那鹦鹉的话让韩长青颇为无奈,但是韩长青确实也没有反驳,毕竟刚才自己shā rén的场面全部都被这鹦鹉看见了。

    秦雪将那鹦鹉拿在后,韩长青便拉住秦雪的,抬脚便离开了此地。

    韩长青带着秦雪走得很快,没有多久,两人便完全离开了秦府,来到了街上。

    不过当韩长青走到街上后,他的臂却做出了一个非常微弱、非常奇怪的动作。

    秦府内,刚才躺在地面上的那蜕变高依旧昏睡着,过了许久,他的同伴再次回到此处,正当他的同伴准备将其救走时,却现从他的身体之上无缘无故的出现了一道强大的风刃,瞬间便将那人的头颅斩断。

    没有任何征兆,那人的生命便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上了

    “我们这是去哪儿呢?”

    秦雪被韩长青带着走了许久后问韩长青道。

    此刻韩长青已经带着秦雪出了坝器城,至于即将去哪里,韩长青还真没有想到。

    “那些人暂时是不会离开你家的,所以我们需要离开一段时间,之后再回来即可!”

    随着此时说起话来,韩长青的度也减缓了下来,此刻只是按照平常的度在街上走着。

    “韩长青,你现在能跟我说说姐姐的事情吗?”

    走了片刻,秦雪问韩长青道。

    听到这话,韩长青一愣,抬眼看了秦雪许久,却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其实韩长青本来就不打算再去想这事情的,但是很明显却又不得不想。

    “全是因为我,如果不是我,你姐姐也不会…”韩长青说道这里,便将自己离开钟殿宗以后生的事情给秦雪说了。

    “韩长青,力量对于你来说,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听完韩长青的话,秦雪脸色苍白,但是韩长青却看出她在故作镇定。

    “力量对于我来说,具有不可替代的意义,我不能放弃对力量的追求!”

    力量对于韩长青来说,当真是不能替代的,若是此刻他放弃对力量的追求,那因为自己而牺牲的秦玲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就连姐姐也无法替代吗?”

    秦雪停下脚步,不在向前行走。

    韩长青也停下来,他知道秦雪理解错了。

    “正是因为你姐姐,所以我才不能放弃对力量的追求!”

    韩长青没有过多的解释什么,只是如此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现在要回去!”

    秦雪说完直接便转身相回走去。

    “你要干什么?”

    韩长青上前把秦雪拦住。

    “如果我在这里,只会妨碍你,难道不是吗?”

    “你可知道,你回去将面临怎样的危险?”

    “他们要找的不是我,是你!”

    两人说到这里,都陷入了沉默,韩长青也不知该如何回答秦雪。确实如秦雪所说,那钟殿宗的人所要寻找的人是自己,而不是秦雪,所以真正危险的是自己!

    虽然如此,那秦雪依旧是误解了韩长青的意思,她无法理解韩长青为何会对力量如此执着,但是韩长青也不打算去解释太多。

    “这样吧,你现在回去的话不太安全,过两天我再送你回去好吗?”

    秦雪顿了许久,最终点了点头。

    韩长青没有将秦雪带到离坝器城很远的地方,只是在一片森林下便停了下来,既然秦雪如此,韩长青也不打算强求。

    日时间,飞快过去,韩长青在这日时间内无微不至的照顾着秦雪,虽然说是在森林里面度过了日的时间,但是不管是吃还是睡,韩长青都给秦雪准备了最好吃和最舒适的东西,至少在这个能力范围之内是这样的。

    韩长青将秦雪送回到了秦府,当他再次回到秦府的时候,秦府已经没有再埋伏人了,而且原本被韩长青等人摧毁得差不多的南院此刻也已经开始在修复。

    秦雪回到秦府,韩长青亲眼看到秦府的侍卫将其接入其,方才安心。

    “你回去吧,日后若还有需要,我还会回来的!”

    韩长青记起将秦雪送回来时的场景。

    “韩长青,不要忘了姐姐为你做的!”

    那时的秦雪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便直接离开了韩长青。

    韩长青也没有回答秦雪,只是沉默着。

    如此,便分离了。韩长青看着秦雪的背影,心甚至在想,自己日后还会回来这里吗?难道之前的一切就在这里告一段落了吗?

    韩长青转过身,此刻他要前往黄泉沼的部,虽然在这外部还有许多东西值得韩长青去现,但是韩长青却觉得只有一个不错的环境方才能够激自己更大的努力。

    黄泉沼的部对于一般的修炼者来说,无疑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地方,在这种以实力为尊的地方,只有弱肉强食,实力就是道理!

    怀着对力量的执着,韩长青又继续踏上了人生的旅途,韩长青会回到黄泉沼外部,因为此处有钟殿宗,韩长青也会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因为那里有段天德。

    韩长青一路向着黄泉沼部走去,刚踏入黄泉沼的韩长青或许还不知道黄泉沼到底代表着什么,但是此刻韩长青却已经完全明白,原来黄泉沼代表的就是生与死的抉择。

    来到此处这么久的时间,韩长青走过了许多的土地,但是韩长青却现自己竟然一直未曾离开黄泉沼外部,由此,韩长青可以推测这黄泉沼到底有多么的庞大。

    随着韩长青越来越接近黄泉沼部,韩长青现四周空的仙元力也慢慢的变得浓厚了起来,而且周围遇到的高也越来越多起来,修为境界也普遍增高。

    原本在外部的时候,韩长青都很少看到蜕变级别的高,但是此刻韩长青却四处都能够见到蜕变级别的高。

    年时间过去了,韩长青此刻身处于一片荒漠之,周围空只有炎热的空间,方圆千里之内都看不到任何的生物。

    韩长青在年的时间内走过了数千万公里的距离,但是却依旧未曾进入黄泉沼部,但是此刻韩长青却知道自己离部已经不远了,因为此刻的仙元力浓厚程度已经达到了一种以往的自己都不敢想的状况。

    此刻若是一个熟悉的人站在韩长青的身前,定然已经认不出韩长青了。

    现在的韩长青已经没有了当年的样子,脸上胡须极长,身上的衣衫也是非常破烂,给人就是一种乞丐的感觉,但是从气质上,却又无人敢将韩长青当做乞丐。

    此刻只见韩长青的眼色扫过,四周顿时便起了大风,大风直接变刮起地面上的黄沙,化作一支巨大的黄沙箭向着一个及其空旷的地方击打过去。

    (本章完)

    你懂我也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