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 路途-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四百六十三章 路途

    ()    第四百六十章

    “我自然会保重,不用你在此处多嘴!”韩长青看着眼前的众人,冷冷的说道。

    “韩长青,你讨打是吧?”那人可不想听到韩长青如此冷言冷语。

    “六弟,弟今天就要离开了,我们可不能如此对他!”就在韩长青的六哥要上来好好教训教训他的时候,他身边的一人将他拉住了。

    “弟,你去到通天彻地域之后可要努力修炼,争取早日回来哦!哈哈~~”那人将韩长青六哥拉住之后,又对着韩长青说道。

    “哈哈~~是啊是啊~”

    “哈哈~”那人说完众人便笑了起来。

    韩长青脸上极为平静,但是其全身血液在此刻都加速流转起来,双目之盯着众人闪出一丝丝异样的光芒。

    “好了好了,我们不要浪费弟的时间,他要前往通天彻地域了!弟,你先请!哈哈~~~”那人说完便做出势,让韩长青先走,但是却再次与众人笑了起来。

    韩长青没有多说什么,抬步便向前走去。但是在走过众人之前,他回头仔细的看了众人一眼,他要记住这里所有人的长相,他不能忘了今日之事,他不能忘了一切曾经欺辱过自己的人!

    此时他踏出的每一步,扫过的每一眼,都仿佛如同穿透了时间的禁制,化作了一个个永恒的记忆,印入他的脑海一般。

    这一切,能够改变吗?韩长青牙关紧咬,心狠狠道:我一定要改变这一切,就算以我的生命为代价,我也一定要改变!我不想在这样下去……

    甩开那些看了令人生厌的“兄弟”,韩长青来到父亲日常工作之处。韩长青虽然对这个父亲不满,但是在此时却还是去见他一次,毕竟他还是自己的父亲!

    “父亲,我到了。”韩长青来到他父亲的门外,犹豫了一下,却还是敲了敲门轻声道。“进来吧!”房内的云铠听到这个声音身体不由震了震,随后深吸一口气,隐去眼的一抹慈祥,透出本来的冷傲,才淡声道。

    “父亲叫我今日离去…”韩长青推门进去之后淡淡的说道。

    “你还是下到通天彻地域去吧,这破魂域确实不适合你!”云铠看着韩长青说道。

    “嗯~,也许吧!”韩长青可不打算与父亲说得太多。

    “好,你跟着常叔去吧!”云铠眼闪过一丝无奈,然后说道。

    韩长青二话不说,便抬脚向房间之外走去。

    “韩长青,等等。”云铠眼闪过一丝不忍之色,然后叫住韩长青。

    “父亲还有什么事吗?”

    “这个你拿着!在通天彻地域之一般人便无法伤害你的!”云铠走到韩长青面前,拿出一块玉牌给他。

    韩长青一愣,然后接过云铠的玉牌,然后再次转身离去。

    “韩长青,不可放弃修炼!天赋限定了你的发展,但是你如果有毅力的话,你能够回来的!”云铠还是不忍自己的儿子如此!

    韩长青没有回答父亲的话,便径直走向门外。在他看来,父亲此时才说这些话,对他来说实在是一个讽刺。往日自己遭遇一系列困苦之时,也不看他对自己说过这些话。

    来到门外,一个老者已经在门外恭候着他了!

    “少爷,今日我送你进入通天彻地域,去到通天彻地域之后可不要忘记常叔哦!”那老者看到韩长青脸色不佳,然后说道。

    “嗯,我会的,谢谢常叔!”韩长青知道这常叔对自己很好。

    跟着常叔,韩长青来到了族内一个专门摆放传送阵的地方。这传送阵本来就是族内人员前往遥远之处的代步捷径,除了可以向一重天通天彻地域、二重天暮云域、重天齐玄域等域传送之外,还可以向四重天破魂域之内的一些重要地方进行传送。

    那传送阵形状是圆形,看着乃是由一堆石头堆砌,其上有四个凹槽,其直径大小大概有两丈。

    站在传送阵之前,韩长青却迟迟不肯动弹,而是四处打量着,貌似在寻找什么东西。

    “韩长青。”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韩长青回过身来。

    “姐!”韩长青四处打量,就是想看看姐姐有没有前来送他!如果他没有猜错,自己此次离开,应该就是自己与家人最后一次见面了!

    “韩长青,你不要因为进入通天彻地域而感到沮丧,我会想办法把你带回来的!”韩玲云对着韩长青说道。

    “我没有感到沮丧,我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我不适合修炼。四重天破魂域之内确实不适合我,也许在通天彻地域会更好一些!”韩长青说道。

    韩玲云听到弟弟如此说,顿时不知道如何接话了,只是愣愣的看着弟弟!

    “对了,这个东西,你拿给父亲!”韩长青拿起刚才云铠给他的那个玉牌对着韩玲云说道。

    “青玉牌?父亲把这个给你了吗?”韩玲云看着弟弟的玉牌说道,那玉牌她在父亲那里见过,而且她知道这玉牌是个防御型宝贝。

    “你帮我还给他。就说我不需要这东西,我会平淡的过完自己的一生!”韩长青淡淡的说道。嘴上虽然如此说,但是他内心之却不是如此想的。

    “不行,这青玉牌还是你拿着,能够保护你的!”韩玲云不愿意。

    “呵。常叔,我们走吧!”韩长青没有管姐姐,回过身来对着常叔说道。

    “嗯。”常叔说完便带着韩长青进入了传送阵之内。

    在传送阵之内,常叔蹲下身来在传送阵之上的四个凹槽之内安装着一种晶石,而韩长青则在看着自己姐姐的脸庞,以后也许就只有回忆了。

    随着常叔的鼓捣,传送阵在片刻之后发出了一阵光华。韩长青在修炼之上虽然没有天赋,但是一些基本常识还是知道的,他知道传送阵即将启动。

    看到这里,韩长青瞬间便将的青玉牌扔出,对着韩玲云说道:“姐,你将这青玉牌给他,我不要他的东西!姐,请你相信我,我不是废物!你告诉父亲,我会回来的!当我回来之时,我要让他知道,他今天的所做所为是多么的愚蠢!待我韩长青从新踏上这破魂域之时,希望他不要后悔!”韩长青说完这一切,眼前华光大盛,瞬间他与常叔两人便消失在了传送阵之内。

    看着眼前空空如也的传送阵,韩玲云耳边仿佛还在回响着弟弟的话语。

    她愣愣的捡起地上的青玉牌,一切难道就这般结束了吗?

    韩长青只见眼前华光大盛,眼前的一切景物瞬间便消失在了他的眼前,而此时他的眼只剩下一片黑暗。

    ····

    同样是一个传送阵,可是此时这传送阵之前却挤满了人,他们在期待着。

    自从得知破魂域之内要下来使者之后,通天彻地域的望族周氏便是全族成员都调动了起来,张灯结彩准备迎接。

    对于他们来说,破魂域之内的人实在是只在传说之听过,而他们却从未见过。因为想要上到高级的领域,没有实力是绝对不行的!而有了实力之后,上去了便再也无人愿意下来。

    片刻之后,众人眼前华光一闪,那传送阵阵阵的抖动了起来。

    华光大盛,众人被迫闭上了双眼,然后再次睁眼之时,眼前的传送阵之已经多出了两个人,一老一少。

    “恭迎使者大人!”众人看到这里,顿时便齐声道。

    “不必如此多礼!我此次下来,就是为了将公子送下来,公子天赋不高,不适合在破魂域生活,所以便来与你们一同生活,以后的日子你们可要照顾好公子!”常叔看到众人之后就淡淡的说道。

    “使者大人放心,公子来到此处,我们肯定会照顾好他的!”那众人之的一位老者恭敬的说道。

    “嗯,这些东西你们拿去,我在上面还有要事,所以便不在此处做过多的停留,但是我还会下来的!”常叔对着众人说道,他其实就是想给众人施加点压力,以免他们对韩长青不好。

    “大人,我们已经备了酒宴,您难道不打算多留一会儿吗?”那老者对着常叔说道,此次他们如此大张旗鼓张罗,其实就是为了常叔,毕竟常叔是破魂域韩族的管家,其实力也很强悍。

    从韩长青与常叔出现在传送阵之上时,他们便没有正眼看过韩长青一眼,因为他们消息得之,这公子是个废物,所以才会被下放到此处的!

    “你们带着公子去吧,我就不去了!”常叔说完便将韩长青推出传送阵之内,然后再次在那传送阵之上安装起晶石来。

    众人看着常叔的动作,也不在出现挽留,人家压根就没打算在此多留,何必强求呢?

    华光一闪,常叔消失在传送阵之内。

    那老者看到这里,然后尴尬了笑了笑,说道:“额~…少爷,既然使者大人如此,那您随我们去赴宴?”

    韩长青看着众人的脸色,当下便猜到了接下来自己在此处的生活定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但是现在却也不能拂了眼前这人的好意,毕竟他日后还要在此处混。

    ·····

    此时韩长青随着刚才带领他的那个老者坐在首座,经过了解,韩长青知道那老者就是通天彻地域之内韩族的当代族长。

    此时看着全堂百余桌酒席,但是气氛却显得有些怪异。

    “诸位,这位青年就是破魂域周氏当代族长的公子--韩长青,大家欢迎一下吧!”那族长带头与族人说着。

    寂静,一片寂静!

    韩长青看着眼前的众人,没有一人对于他的到来表示欢迎,就连一些小孩要欢呼一下也被父母制止。

    因为他与使者的到来,族内极大破费的摆了这道酒席,可是常叔却直接离去,剩下这个他们眼里的“废物”,根本不值得他们欢迎,因为讨好一个废物对于他们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好处。

    “咳咳~~,大家开始吃吧…”你族长尴尬地干咳两声,然后说道。

    看着这些人,韩长青顿时觉得极其恶心,看着眼前这些丰盛的宴席,他都没有丝毫食欲,甚至想在此刻直接离去。

    可是他离去又有谁会去挽留他呢?是没有人去挽留的,如果不是因为他是破魂域下来的人,估计这通天彻地域之人看都不会看他一眼!

    众人没有管韩长青,各自开始吃起来,与平常宴席的热闹不同,此时宴席之间没有人大声说话,只有少数人在低声交谈着,都是对着韩长青指指点点。

    韩长青慢慢的闭起眼睛,他不想听到,也不想看到。此时他真的就快要受不了了,他没想到在这通天彻地域之自己也会遭受此等冷遇。

    就在韩长青的思绪陷入低谷之时,他突然感觉到自己身后一道劲风袭来,出于自然反应,他迅速便回过身去。

    那族长看到韩长青的反应顿时一愣,他也感觉到一股劲风袭来,但是他却没有韩长青反应的速度快。

    此时他在询问自己,这韩长青真的是一个废物吗?

    刚才回过头的韩长青,看到眼前的景象,顿时便愣住了!

    空间扭曲,那是空间扭曲吗?韩长青问着自己。

    此时在他头顶十余丈之上的高空之,居然出现一道红色的漩涡!而正是那漩涡之内发出一道道劲风。

    “族长,这是怎么回事?”此时席间众人都注意到了空的异样。

    “大家不要惊慌,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那族长皱着眉头说道。

    那红色漩涡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大,周围的劲风也越来越大,甚至慢慢的出现一道吸引之力…

    “啊~”众人都在全神贯注的盯着那漩涡,突然一声叫喊声传来。

    众人一愣,只见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居然因为身体较轻被那股吸引之力牵引而去,然后飘向那漩涡处,最后消失在了那漩涡之。

    “棱儿~~”一个妇人的叫喊声打破了平静,众人顿时乱了起来,都将自己的孩子抱起,然后逃离此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