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清晰-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四百六十九章 清晰

    ()    第四百六十九章

    “停,那丝感觉在此便终止了!他应该躲藏在此处了!”韩长青只见六个黑衣人停在了他身前四丈的地方!

    “我们知道你躲在这里!现在出来,我们可以不杀你,带一个活人去见少主,如果让我们找到你,那我们只能带着一具尸体回去了!”看着寂静的四韩,一个黑衣人威诱道。

    四韩一片寂静,根本无人回答!

    此时韩长青躲在草丛之,根本不敢轻动!

    “呵呵,韩长青少爷,我等受人之命,并非我等本意!您若是出来的话,我等会直接带您去见老爷,老爷不会杀您的!”那人看四韩没有反应,再次说道。

    听到这话,谁相信他谁就是傻子!刚才在屋子里面那一剑,如果不是他反应迅速,定然会丧命于那突如其来的长剑之上!

    “哼,那小子不肯出来!怎么办?”那人等待了许久,还是没看到韩长青有出现的迹象,便问身边的人道。

    “早知道如此,应该将抚鹰犬带来!如此他一直不出现,难道我们还要在此等待吗?”那人在视察了韩围一圈之后阴沉着说道。

    “队长,我在附近搜寻之时发现这小丫头!已经很晚了,却不知道她在这里干什么!”就在一切陷入寂静之时,突然有一个黑衣人提着一个女子来到一众黑衣人身前。

    “嗯?这身穿着,乃是族里面的丫鬟,此时出现在这里的话……”那被呼做队长的人走到那女子身前,方才在思考着什么!

    此时那女子头颅低到不能再低,全身上下还不止的瑟瑟发抖!

    借着月光,韩长青依稀的也看到了那女子,当他看到那女子之时,双眼的瞳孔瞬间放大!那女子居然就是来给他报信的丫鬟,刚才叫她躲藏好,很显然还是被抓住了!

    但是韩长青对那女子满是歉意,因为她是因为自己才被这群黑衣人抓起来的!

    “小丫头,给你一次会,告诉我们那韩长青在哪里,否则这剑将把你喉咙划破,让你呼吸困难,血液慢慢的流出,慢慢的感受死亡却又无能为力…”那队长来到那丫鬟的耳边,幽幽的说道。

    “呜~”那丫鬟听到这话,身子缩了缩,喉咙之发出一道哽咽。

    那队长看到这里,当下便猜测这女子与韩长青认识,但是却没猜想是她报的信!如果她不认识韩长青,定然不会如此害怕!

    “哈哈~~,韩长青少爷,我知道你就在附近,你最好还是出来!因为这小丫头的生命貌似很脆弱,说不定我轻轻的一用力,她就会死去…”那人依旧想将韩长青弄出来!

    听到这里的韩长青,双顿时捏紧了拳头,双眼死死的盯着那人!在他看来,这是他们之间的事情,他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牵扯别人进来!但是他却又不能站出去说出这话,出去之后,生命定然不保!

    “哼,你还是不打算出来吗?”那队长一把提过丫鬟,然后对着四韩说道。

    其实他根本不肯定韩长青到底在不在此处,只是韩长青在此处的几率很大而已。而如果能够逼出韩长青,的那丫鬟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利用品而已。

    “啊~”一声痛呼打破原本寂静的深夜,无数的鸟儿都被这声呼喊惊飞!

    韩长青此时双目睁得更大,右死死的握着的长剑,一股股冲动时时的袭击着他,但是他还是在压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冲出去!

    韩长青之所以有这一系列的表现,乃是因为他居然看到那队长直接抬剑就把那丫鬟的臂斩断了一只,此时那丫鬟痛呼一声之后,便不再做声,全身上下抖得更加厉害起来!

    “哼,再给你一次会,马上出来,否则我还将斩断她另一只臂!”那队长仿佛已经失去耐心,此时声音变得平淡,仿佛韩长青出不出来对他都没有什么影响一般!

    “啊~呜呜~~”片刻之后,无人回应那队长。那队长果然应验他说的话,抬剑便将那丫鬟的另一只臂斩了下来!

    看到这里的韩长青,右全力的捏着的剑柄,掌之上的皮肤都出现了一些龟裂,渗出一丝血液来。他左用力的按着身下的地面之上,牙齿也紧紧的咬着,眼仿佛要喷出火来!但是他还是强压下自己的冲动,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不去看那血红的画面…

    他不能在此时冲动,尽管看着眼前的一切是如此气愤,但是又能怎么样呢?他出去难道就能够改变现在的状况了吗?

    “哼,不要忘了,她还有双足,如果她双双足都失去了,你说会是个什么样子呢?”此时那队长盯着眼前的丫鬟,此时那丫鬟的脸上挂着一丝丝汗迹,头颅也无力再抬起,两边肩膀之上还在流淌着血液………

    “哼,不要忘了,她还有双足,如果她双双足都失去了,你说会是个什么样子呢?”

    听到这话,韩长青死死的闭着自己的双眼,他不忍看到那丫鬟的惨样!而且那丫鬟还是因为他才会变得如此的!

    “嗯?”就在那队长准备再次一剑斩断那丫鬟的腿时,却见那丫鬟的嘴流出一大滩血液来,而且血液之还夹杂着一肉块。

    那人看到这里,当下就是一愣,然后抬摸了摸那丫鬟的脖子,之后便将她扔在了地上!他没想到这丫头居然会自己咬舌自杀。

    那队长再次扫视四韩一眼,然后淡淡的对着身边的人说道:“看样子应该是用什么方法逃走了!我们走!”

    韩长青突然听到他们这话,不解的睁开眼睛,却看到那丫鬟躺在了远处的地上,一动不动的躺着…

    ·················

    清晨的阳光慢慢的将一切都笼罩了起来,此时密林之躺着一个双臂被斩断了的女子,而那女子身旁则跪着一个少年男子,此时那男子双拳头紧握,猛然拿起身边的剑向身旁的一颗树木扫去。

    “砰”韩长青拿起身边的剑猛然向着身旁的一棵树扫去,那树应声而断!

    韩长青愣愣的看着那树倒下,然后无神的将的剑插在地上,来到那丫鬟的尸体旁边,将她断去的臂捡回来,放在她的肩膀处!

    做完这一切,韩长青拔起那长剑,开始挖起身前的土来。

    凌晨之前,韩长青一直强忍着自己的一切情绪,不让自己在那草丛之动弹分毫,果然,那群黑衣人去后没过多久,又再次折回身来检查了一番,之后方才缓缓离开!

    ··················

    经过一个时辰的时间,此时韩长青身前已经出现一个小土包,那土包之正是那丫鬟的尸体,此时韩长青面色平淡的看着这土包,心顿时升起一道道歉意。

    他觉得是他害死了这年龄还很小的女孩,让她在如此花样的年纪便失去了宝贵的生命。想到这里,韩长青猛然一拳击打在地面之上,然后缓缓抬头看着天空,心狠狠道:韩秦,你不要忘记今天所做的事情!

    此时韩长青的前途一片茫然,但是可以说韩长青从韩氏宗族走出的那一瞬间,就注定了他的道路!

    他要修炼,可是该前往何处修炼呢?这就是困扰韩长青的一大难题之一了!如果说是破魂域还好,他知道一些地方适合修炼,不会有人打扰他!可是通天彻地域之内的地理情况,势力分布,他都不了解,这也使得韩长青只能是漫无目的的向前行走着。

    此时韩长青还是一个练体道的修炼者,未曾达到那种不用吃喝的chuán qí境界,所以韩长青每天都会花上一些时间去寻找食物,然后拿出一些时间赶路,晚上之时,走到何处,就在何处盘腿坐下开始修炼!

    就在这种情况下,韩长青在密林之走了有半个月时间。

    这半个月时间韩长青没有找到一处适合他修炼的地方,反而总是被一些野兽骚扰。

    此时站在密林之外,看着林外远处显现出来的一座城池,韩长青那有些略带疲惫的脸庞顿时像是松了一些一般。

    此时韩长青的身体之上染着许多血迹,满头的长发也染了许多泥沙,长剑之上也还沾染着许多残留血渍。

    此时韩长青的脸上之所以有一抹疲惫之感,乃是因为他昨日夜晚修炼之时被一头野兽打扰,并且追杀于他,方才会出现这种现象。

    而此时他之所以能够走出密林,发现那座城池,也需要感谢那野兽!因为如果没有那野兽的追逐,韩长青此时根本不会出现在此处!

    韩长青看着远处的城池,然后低头看着自己的身子,然后慢慢的回到身后那头倒在地上的野兽,抬起长剑在它身上划了起来。

    那是一只白色猛虎,也就是追逐韩长青的那头野兽,后来被韩长青设计杀死,此时韩长青就是在取它的皮毛!

    ·······

    日落西山,许多出城劳作或者是跑商的人纷纷都向着城内走回去,这其有一个少年,却是与众人不同,只见那少年右握着一把长剑,左肩之上抗着一块完整的白sè hǔ皮。

    这人正是韩长青,他将那虎皮剥下,然后叠好,抗在身上便来到了这城池之外,此时韩长青看着那城门之上两个大大的字:“临城”,抬起脚步向着其走去。

    由于韩长青的形象肮脏,且身上散出一丝丝难闻的气味,所以走到哪里都会有人避开,甚至有些人想要怒斥韩长青,但是每当看到韩长青右的长剑和左肩之上的白虎皮之后,都是纷纷闭嘴,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走在临城的大街之上,此时天色已经慢慢变暗,韩长青的目的则是打算找个地方将虎皮chū shòu,然后买一套新的衣服,毕竟这衣服已经很脏。

    “小兄弟,你这虎皮能否卖给我?”就在韩长青在街上四处打量之时,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韩长青回过头,看到的是一个满脸胡子的年大汉。

    “什么价格?”韩长青到没有被他的体型吓到,而是很淡然的回到。

    那年汉子听到韩长青的话反而一愣,心道眼前这小子最多就是十六岁,居然有如此心性,其实力还不错!

    “呵呵,自然不会亏待了你!十块金石,你看怎么样?”那人笑着对着韩长青说道。

    早在破魂域之时,韩长青就知道,修炼之人的交易货币乃是一种叫做“仙元精”的东西,而普通人交易所用的东西乃是叫做银石和金石!都是由一种矿物打造的,一块金石,等于一百块银石。

    “二十!”十块金石确实不多。

    “呵呵,小兄弟,你这虎皮虽然完整,但是也只是一只普通的野兽,那么高的价钱是当不得的!最多十五块金石,你不愿意卖的话我只能告退了!”那人没有因为韩长青是个少年便轻视他!

    “成交!”韩长青扛着那虎皮给那大汉,那大汉也从怀里掏出一个布袋,那布袋之有拇指大小的十五块金石。

    “哈哈,小兄弟乃是一个爽快之人!”那人说完便带着那虎皮走了。

    看着那人走远,韩长青拿着金钱便购买了一套合身的衣服,然后购买了一个剑鞘,将那长剑放在其,束到身后。

    待韩长青将所有的一切全部处理妥当,衣物全部替换,身上全部清洗之后,他来到了这极其热闹的临城街道之上!

    因为这街道之上悬挂了许多的灯笼,还有许多行人也带了灯笼,所以视线是看得非常清晰的!

    这倒是韩长青从小到大以来第一次在人流如此多的大街上独自一人闲逛,以往在破魂域之,向此等平常人本来就少,也没有多少人在夜晚之会闲来无事进入城池的街道之散步。

    “呵呵,身体之满含一股wǔ qì的凌厉之气,可以驾驭一把好的wǔ qì,但是却只是拿了一把凡铁,真是可惜!”就在韩长青闲逛之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