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怪人 三-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四百七十二章 怪人 三

    ()    第四百十二章

    而此时那老者则在烤着一只飞禽,两眼盯着那烤得泛黄的飞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拿去,吃了吧!”片刻之后,那八荒楠将烤得差不多的飞禽拿给了韩长青,他知道韩长青此时还不能够不吃东西,所以方才才去抓飞禽,并且帮助韩长青烤!

    “我们还有多久时间能够到达?”韩长青接过那烤好的飞禽,然后问那八荒楠道。那巨刺怪鸟的速度本来就很快,而如此快的速度却行走了那么久,却还不曾到达。

    “没有多久了,还有两天的路程,我们便可以到达!我会让我师尊尽快的帮你将你的潜力挖掘出来!”那老者看了韩长青一眼,然后淡淡的说道。

    “尽快的挖掘我的潜力吗?需要多久时间?”韩长青确实还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方才可以将自己的潜力挖掘出来!

    “多则八年,少则五年!!”那老者说道这里,眼也是闪现出来一丝无奈!他还能够有几个五年等待别人呢?他此时已经是六十岁的人了,就算修炼之人的生命能够比别人长久,但是却始终有一个度!

    此时由于他的资质不够,在通天彻地域这种环境之内,他根本突破不了,如此的话,他的生命也快走到了尽头,如今他认为最快的办法乃是器化!只要器化了,他有信心自己能够进入二重天,之后并且能够突破,得到更加长久的生命!

    “如此久吗?”韩长青听到这话也是一愣,然后疑惑着问道!

    “五年对于修炼之人来说,不算什么的!”那老者内心虽然满是激荡,但是说出的话却是极其平淡!看不出任何异样!

    “五年虽然不算多,但是我想请问的是,在这五年之内,你能否教授我一些修炼之法!我的修为境界实在太低,如果无法达到一定的境界的话,就算我挖掘出我的器化潜力,也不能怎么样!”韩长青看似在询问那八荒楠,实则是在逼他教授自己修炼之道!

    “这个你放心,我师尊可是教授出了多个去往上域的弟子!他在帮助你开启你的潜力之时,他自然也会教授你一些修炼之法,至于你能够学得多少,乃是看你自己了!”那老者自然也听出了韩长青的意思,所以便答道。

    听到这话,韩长青没有在说话,而是坐在那火堆旁边啃起的飞禽起来!方才吃进一口,韩长青顿时便觉得那老者的艺确实不错,其做的烤肉确实很好吃!

    可方才片刻,韩长青突然停下了的动作,抬头向着身前的密林之看去!

    此时虽然已经是夜晚,但是韩长青在刚才那一瞬间,居然在韩围的密林之感受到一丝微弱的气息!仿佛是一种错觉,但是却如上次被人追杀所感受到的那一丝气息一般无二!

    “嗯?”韩长青方才感觉到那一丝气息,八荒楠嘴也出现一道疑问声,然后慢慢的站起身来看着四韩的密林之内!

    “敢问是哪路朋友,为何不出身相见?”那老者对着韩围的密林起来,此时已经是黑夜,四韩出现这种现象,对他们可是极其不利的!

    “哼,八荒楠,我不会让你带着那小子上到师尊那里去的!”就在那老者说完,四韩的密林之幽幽的飘出一阵声音,那声音的主人正是那徐灿!

    “哼,徐灿,你居然还敢前来阻拦我,难道你真是想死了吗?”那八荒楠也听出这声音是那徐灿的声音,当下便是怒喝道。

    “哈哈~~,你难道真的以为我很傻,会独自一人前来?”那徐灿的声音再次传来。

    听到这话,韩长青也是皱起了眉头,心道这家伙如果真的带了一众人前来此处将自己和八荒楠截下,那么自己该如何做?

    “哼,既然来了,那为何不出来,与我一战?”那八荒楠冷哼一声问道。

    “哈哈,与你一战是肯定的!但是却不是我与你战!”那声音不再是那么飘渺,而韩长青感觉是在自己的身后凝实!

    韩长青与八荒楠同时回过头去看身后,发现此时身后站了两个人,其一人便是那徐灿,而他身边则站了一个身穿白色长衫的年男子!而那男子身后背负着一把长剑!

    那男子两眼凝视着韩长青和八荒楠,借着那火苗的闪烁,显得颇为怪异!

    “师兄,我说过,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当年我不能阻止你,现在,哼!”那徐灿此时站在韩长青两人身前,但是他的目光却是聚集在韩长青身上!而且目光之隐含着一道杀意!

    “难道你以为你们两个一起上就能够解决我吗?你可是连我一招都接不住的!”那八荒楠看着眼前两人,眉头皱了起来,他到不在乎那徐灿,倒是徐灿身边的那白衣男子让他心生警惕!

    那男子从刚才出来到现在,一句话都不曾发出过!但是那人给人的感觉却是极其危险的!特别是韩长青看到那人身后的长剑之后,便感觉到自己身体要被其吸引一般!

    “哈哈,师兄你错了!我们并不是两个一起上,而是我这位朋友与你单挑!而我呢,则对付你身边的那位小兄弟!我们不求战胜你,只求将你身边的那位小兄弟斩杀即可!”那徐灿说道这里,脸上露出了一抹邪邪的笑容!

    听到这话,原本就要踏出脚步袭击两人的八荒楠顿时停下了脚步!双眉紧皱,目光现在那徐灿身上扫了一阵,然后又停留在了韩长青的身上!

    “你要是敢伤害他!我定然剥了你的皮!”八荒楠慢慢的向着韩长青靠近,并且威胁那徐灿道。他此时可不允许韩长青出现丝毫差错,毕竟韩长青可是他寻找了二十年方才找到的唯一一个拥有器化潜力,并且适合激发之人!

    “哈哈,师兄觉得此时还是由您在做主吗?灵兄,劳烦你了!”那徐灿说着便转过头去对着身边的那人说道。

    徐灿一说完,他身边的那男子二话不说,脚下一点,整个人瞬间便向着八荒楠袭击而来,而原本在他身边的徐灿也奔袭而出,但是他的目标却是韩长青!

    “锵~”,韩长青只感觉到眼前一花,顿时一阵wǔ qì相交的声音便在他的耳边响起,待他定眼一看之时,只看到那白衣男子此时已经拔出自己身后的长剑,那长剑长约六尺,通体乌黑,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所造!

    而那八荒楠也丝毫不显败绩,此时他也多出了一把剑,那剑长尺,宽约指,与平常刀剑无异,但是定然不是平常刀剑!

    “小子,注意那徐灿!”就在那八荒楠还在交之时,突然别过头来大声的对着韩长青喊道。

    韩长青听到这话,顿时便是一愣,然后脚下立马动了起来,向着一旁退去!

    “嘿嘿,小子,你觉得你是我对吗?如果你当真器化了还好,可是现在……怪只怪你和这八荒楠在一起!如果不是这样,说不定我还能帮你一把!”徐灿看到韩长青后退,直接开口道,他倒不是想要杀害韩长青,只是他不介意采取这种方法阻拦他师兄而已!

    只要他一想起这八荒楠当年所作所为,他此时都还是无比气愤!

    看着来势汹汹的徐灿,韩长青哪里还会去回他的话,此时最重要的是如何保住自己的小命!韩长青以往很少面临这种生死的杀伐,此时不管在修为境界还是在经验方面都不是徐灿的对!

    其实那徐灿的修为境界也不高,也就是在奠基道而已,但是韩长青此时只是练体道,离他还差了一个等级!除此之外,韩长青此时赤空拳,就更加不是那徐灿的对了!

    韩长青方才躲过徐灿的一次攻击,只见徐灿脚下一点,整个人顿时折转,右一挥,一把纸扇便出现在自己的,并且直接向着韩长青拍去!

    韩长青看着那徐灿向自己冲来,他想要躲,但是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他发现自己能够想到该如何去多,但是身体却仿佛不受大脑支配一般,运转不过来!

    “砰。”就在徐灿的纸扇快要击打在韩长青的闹到上之时,韩长青只看到眼前一道精芒闪过,那徐灿的纸扇顿时便被打飞了出去!

    看到这里,韩长青顿时反应过来,脚下一顿,直接便飞速向着身后退去!他此时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不是那徐灿的对!此时只能是尽量躲避,等待那八荒楠!

    “哈哈,师兄,你都已经自顾不暇了,还有闲心管这小子吗?那我就在你面前杀了他!”徐灿看着自己流着鲜血的右,眼闪过一道精芒说道。

    他方才说完,也不待八荒楠回话,直接便举起那只还在冒血的右向着韩长青扑去!

    看着徐灿飞速的向自己扑来,而且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韩长青心想道,难道我会死在这最低等的通天彻地域之内吗?

    徐灿说完直接便向着韩长青扑去,他此时没用那纸扇,只是右向前一甩,原本从他血管之类流出来的鲜血顿时化作几道血箭向着韩长青飞去。

    但是这一切却并没有在这一刻结束,他整个人也跟随着那血箭向着韩长青奔袭而去。

    看着那血箭,韩长青都自认为没有实力躲过,无奈之下,韩长青只得选择遭受攻击了!但是既然选择了遭受攻击,却也不能让那血箭攻击到自己的要害之处!

    韩长青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向旁边一挪,顿时只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之上传来一道刺痛,接着便看到自己的鲜血直接从自己肩膀之处的血洞之喷出!

    那数道血箭只是让韩长青受了轻伤,因为没有击到要害之处,可是那血箭之后的徐灿却才是韩长青最大的威胁所在!

    徐灿看到韩长青的一切动作,但是却没有丝毫犹豫,右直接便是向着韩长青的脖子抓来!

    “徐灿,你敢?”就在徐灿即将抓到韩长青的时候,他的身后传来了八荒楠的声音,可是转眼去看八荒楠,此时却被那白衣男子缠住,无法脱身!

    徐灿冷哼一声,理都没有理那八荒楠,右几乎在瞬间便抓在了韩长青的脖子之上!

    “咳咳~~”,韩长青只感觉到自己脖子之上传来一股大力,他只觉得自己的喉咙仿佛要被那大力掐断一般!此时的他已经根本无法呼吸了!

    “小子,不是我要杀你!你要怪就怪那八荒楠吧!”徐灿看着在自己,满脸憋得通红的韩长青,开口说道!他的话说得极其真诚,仿佛真的不管他什么事一般!

    韩长青在挣扎着,但是盯着徐灿的目光之却没有露出任何求饶的神色,在他的脑海之没有求饶两个字,以前没有,现在依旧没有!

    韩长青的目光之没有求饶的神色,那是因为他觉得没有必要,可是此时他的生命却是危在旦夕,这是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咳咳~”,韩长青再次咳嗽,可是此次咳嗽他却咳出血液来,显然是他的喉管被捏碎了!

    觉得眼前突然模糊了的韩长青,索性直接闭上了眼睛。他不甘如此就死去,他还清楚的记得自己为什么来到这通天彻地域之!我不属于这里,我要回到破魂域之内,我要让他们知道我韩长青不是一个废物!

    韩长青还在苦苦挣扎着,但是却不在**上挣扎,是一种精神上的挣扎,他不愿意死去,至少是不愿意现在死去!

    一切仿佛在这一刻变得黑暗,身体四韩的一切仿佛在这一刻全部消失,一个黑暗的空间,什么都没有!韩长青感觉到自己的眼皮很重,根本睁不开来,但是越是这样,他却越想要睁开,他用尽全身的力量,终于,他将自己的眼睛睁开了!

    可是这里的空间却不是在原本的密林之,原本所有的一切都消失,就如同闭上眼睛一般,四韩仍旧是一片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