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无视-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四百七十五章 无视

    ()    第四百十五章

    “哼。”那老者斜视八荒楠一眼,然后冷哼一声道。他原本是不打算如此说的,但是他感受到韩长青的天赋之后,便改变了态度!如果按照八荒楠所言,这小子拥有器化潜质,而且本身修炼天赋也是极佳,那么他日后的成就,将是不可限量!!

    如果将韩长青留在葬剑谷,百年之后,葬剑谷说不定能够通过界域之战,进入二重天、重天,乃至更高的界域之内!

    “我愿意拜师!”还不待八荒楠再次说话,韩长青率先开口道!

    他倒不是想留在此处,也不会在乎拜师的问题,在他看来,只要能够让自己的实力得以增长,无论是通过什么方式,他都不会在乎的!

    而此时韩长青则是无比的看重自身的器化潜质,八荒楠曾经说过,要由他的师傅帮助自己挖掘器化潜质,而眼前这老者应该就是那八荒楠的师尊了!

    “哈哈,好小子!”听到这话,那老者先是一愣,然后哈哈的笑了起来!想他葬剑谷已经没落多年,如果此时有如此之人加入,说不定能够改善。

    “师尊,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但是如果他的实力达到一定的程度,说不定也会如师弟一般,被迫离开这通天彻地域!到时候岂不是所有力气白费?”那八荒楠也原本也曾想过这事,但是最后还是被他否了!

    “百年一次的界域之战还剩下不到五十年,我相信这五十年时间,韩长青能够成长到一定的高度,并且不会被强制要求离开此地!”那老者也是颇为无奈,当年他曾经收过一个天资纵横的弟子,可是方才二十年时间,他那弟子居然因为修为境界过高,被迫离开了此域,否则这葬剑谷也不会如此没落!

    “莫非师尊想要让他参加五十年后的界域之战?可是如果他修为还没到那个时间,就已经达到此处的最高临界点怎么办?反正我是不同意如此行事!”此时那八荒楠突然一转恭敬之色,口气略微僵硬!

    “好吧,到时候再看吧!你先带他下去,给他安排住处!!”韩长青见到那老者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快,但是很快就压制了下来!仿佛就是那老者畏惧这八荒楠一般。

    “那师尊想要让他拜谁为师呢?”听到这话,八荒楠的声音再次变得恭敬,走之前还是问道。

    “我要拜前辈为师!”听完这话,韩长青开口说道!

    “哼,小子,你敢对我师尊不敬?”八荒楠听到这话,当下就怒了!心道你个毛头小子,居然敢直接越过自己,拜我师尊为师!

    “哈哈~,好小子!这事还待商榷,你们先下去吧!我会告诉你让韩长青拜谁为师的!”那老者听到这话,没有生气,反而哈哈一笑,便送客了!

    “哼!”八荒楠长袖一拂,便推门出了那木屋。

    韩长青看了那老者一眼,也跟着出去!

    “韩长青,不要将我师尊的话放在心上,他年事已高,很多地方都会有一些糊涂!至于那拜师之事,我会帮你安排的!”方才出去,那八荒楠便对着韩长青说道。

    这话说得让韩长青一愣,他顿时便在内心深处冷笑几声,心道这八荒楠定然心怀不轨!而这八荒楠越是这样,越让韩长青相信了那徐灿的话!

    “嗯,好的!你带我去我的住处吧,这几天赶路累了,我想休息一下!”………

    八荒楠和他师尊到底怎么回事,韩长青会被牵扯进去吗?

    暮色慢慢降临,黑暗慢慢吞噬一切,此时韩长青坐在自己的房屋之,他并没有因夜晚的来临而停止自己的思索!

    经过八荒楠的安排,他此时已经住在葬剑谷的南院,而这南院之内还居住着一些葬剑谷的弟子,但是经过韩长青的了解,此时葬剑谷的弟子已经不足十,而且现有的弟子之,也没有那种出类拔萃的人才!

    此时韩长青坐在自己的房屋之,大脑之还在想着那满头白发的老者,特别是他在与八荒楠交谈之时的表情以及眼色,都让韩长青很是好奇。

    在思索了许久,韩长青还是无法就此淡定下来,而是打算再次前往那老者居住之处,想和他好好聊一聊!

    想到此处,韩长青立马便站起身来,向着那老者所在之处行去······

    “站住,你是何人?来此作甚?”就在韩长青靠近那老者房屋之时,突然出现一人挡在了他的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看到那人,韩长青一愣,心道还有人在此保护?

    “让他进来!”就在韩长青正准备说话之时,那房屋之内徐徐的飘来一道声音。那声音正是那老者的声音。

    “是,无极天尊!”那人一愣,然后恭敬的对着那房屋躬身道。

    韩长青淡淡一笑,直接便上前进入那房屋之!

    “前辈,晚辈想来此与您聊聊!”韩长青推门进入那房屋之,只见那老者在房屋央盘坐修炼着。此时双眼睁开,看着进来的韩长青!

    “呵呵…过来坐下吧!”那老者脸上露出一道笑容,然后说道。

    韩长青看着那老者,心突然一动,那老者给人的感觉就是一种极其苍老,并且是那种将死的感觉!但是在那老者的双目之,却闪现着比壮年之人更盛的光芒!那不是一个如此老者该有的!而出现如此状况的唯一解释是这老者的修为境界已经达到了一定的程度!

    韩长青脸上显着淡淡的笑容,来到那老者身前一丈之处坐了下来!

    “你既然想与我聊聊,那你打算聊些什么呢?”那老者淡淡一笑,然后问道。

    “我想向您请教一下修炼之道,我想与您聊聊我的器化潜质,我想与您聊聊八荒楠前辈!”韩长青听到那老者的话,然后微笑着,恭敬的回答道。

    “哈哈…在你看来,你因何而修炼呢?”那老者继续问韩长青道。

    “我之所以修炼,是因为我不想成为一个弱者,我只有一步一步的向上寻求,得到力量能够向别人证明我的存在!”韩长青思索了一下,然后如实的回答道!

    “呵呵…你向别人证明了你的存在,大家都觉得你是一个强者之后呢?”那老者面不改色,继续问道。

    “这……”韩长青突然听到这话,顿时便语塞在此!但是韩长青只是顿了片刻,之后又开口说道:“之所以修炼,是因为我想修炼,是因为我对力量的执着!”此时韩长青的口气之充满肯定与自信!

    “哈哈…你很聪明!其实修炼之道很简单,无非就是吸收天地之间的力量,并且将之加以运用而已!但是在这之前,我们要明白我们为何修炼,我们的目的在何处!这才是我们的修炼之道!”那老者听完韩长青的话,露出满意的神色!

    “如果我的目的只是为了得到力量而shā rén呢?”听到这话,韩长青不由得一愣,当下便开口反问道。如果按那老者所说,只要自己拥有目的,并且跟随着那目的前行,就可以了!如此的话,若自己为祸别人呢?

    “如果你认为你是对的,那么你可以shā rén!如果你认为你是对的,你也可以救人!力量掌握在你,一切都看你的想法!但是你要知道一点,shā rén比救人容易,可以多救人,但是不可轻易shā rén!”那老者此时满脸严肃的说道。

    “是,我明白了,谢谢前辈!”韩长青听到这话突然一震,心突然生出一阵敬意!

    “再请问前辈,八荒楠前辈曾说过我的身体拥有器化的潜质,但是我对我的身体以及那器化都不是很了解…”韩长青没有再次在那修炼之道上纠缠过多。

    “他是说过你的身体拥有器化的潜质,但是由于我并非天鼎俊杰,所以无法直接看出一个还未天鼎俊杰是否拥有器化的潜质,但是我却可以与你说说那器化!”那老者说道此处便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了起来。

    “器化,顾名思义,就是向着wǔ qì转化!当身体器化之后,便会拥有一些wǔ qì特有的东西!而这其最主要的便是器意,也就是wǔ qì的意念!而这东西,乃是一个普通修炼者永远也无法得到的东西!”

    “那器意能不能说得详细一点?”韩长青对那器意的理解还是不够清晰!

    “你自己是一个修炼者,当你面对比你高上一个等级的强者之时,你会感觉到有压力,那是一种上境界之人对下境界之人天生的一种威压!而那器意也是如此,一般的wǔ qì是不会有这东西的!而一些强悍的wǔ qì,方才拥有这器意,而一个天鼎俊杰,其体内的器意的挖掘潜力极其庞大!而同样的,器意决定了wǔ qì的优劣,只要一个天鼎俊杰能够很好的运用自己体内的那股威压,在战斗之时便能够在一定程度之上压制住别人比你低等的wǔ qì!”那老者一直是极其平静,但是此时他的双目之露出一丝向往的神色。

    “如此说来,那如何分划wǔ qì的等级高低呢?”韩长青再次问道。

    “wǔ qì没有详细划分,一把wǔ qì的强弱,乃是看它在何人的,或者是直接感受wǔ qì之上的气势强弱!”那老者说道。

    听到这话,韩长青沉默了,如果说wǔ qì没有强弱之分的话,那么那柄破空而出的黑色长剑算什么呢?就算只是一种器意的强弱,也应该有所区别才对!难道只是因为这老者只是一重天之人,对很多东西都不了解方才导致的吗?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韩长青再次开口问那老者。

    “前辈,我想请问您一个问题,如果我要进入二重天,应当修炼到什么境界方才可以?”这个问题韩长青确实没有关注过,以往的他本来就在四重天破魂域,根本就没有去关注过界域的升降问题!

    “每一个界域并没有详细的标明什么境界的修士可以离开此域,而是只有达到本域的极限之后,方才会被强制送往上域之内!但是由于各界域的仙元力蕴含不同,极少有人能够达到本界域的极限,并且被本界域域主送往上域的!”老者淡淡的说道。

    “这那我想前往上界,该当如何呢?”韩长青听到这话顿时一愣,脸上露出一道失望之色!他本来就是想要回到破魂域,但是此时听到这老者如此说,不免要失落一阵。

    “你…你想前往上域吗?”那老者听到韩长青的话,也看到了韩长青失望的表情,当下开口问道。

    “不瞒前辈,我的确是想前往上域之内,据我所知,上域之内,不管是仙元力还是修炼者必须的资源都是这下域之内所不能比的!”韩长青说道。

    “这样吗?如果你想要进入上域,必须有足够的实力,让本域界王权宗给你开启传送阵!而我葬剑谷能够帮你开启你的器化潜力,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那老者听到韩长青向前往上域,轻叹一口气道。

    “界王权宗?什么条件,前辈请说!”韩长青说道。

    “每个界域之内都有一个界王权宗,界王权宗都是直接由个域域主统领,而此时的你前往界王权宗的话,定然不会有人帮你开启传送阵!你只要答应我,在界域之战来临之时,你代表我葬剑谷参加,我便助你一臂之力,让你前往葬剑谷剑谷之修炼,你的实力会得到很大的提升!到时候界王权宗便可以因为你的实力而帮助你开启传送阵!!”那老者利诱韩长青道。

    韩长青听到这话,心问自己道:界域之战?是什么东西?

    但是韩长青的嘴却答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只能告诉你,只要我有足够的实力能够参加那个什么界域之战,我定然会参加!”其实韩长青此时根本不知道什么界域之战,他只是在乎自己的实力提升!此时如果自己的实力得到提升,到时候参不参加那个什么界域之战还不是得看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