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章 疑惑-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五百章 疑惑

    ()    第五百章

    “已经失去控制的仙元力与自己还有一丝微弱的共鸣吗?那如何让这共鸣产生呢?”韩长青听到这里,顿时便疑惑了,那老者说得有道理,确实,人的某一个部位离开了自己,在短时间内,那个部位自己能够轻微的控制一番,虽然时间极短!

    “肢体离去之后,我们想要控制它做一些轻微的动作,那么久是感受它,并且用以往的方式尝试着控制它,用更强大的意念之力来控制!”那老者看着韩长青说道。

    韩长青听到这里,再次闭上了眼睛,然后慢慢的控制着一丝仙元力离开自己的身体,开始慢慢向着尺之外行去,与往常一般,那仙元力在离开韩长青身体尺之时,开始失去韩长青的控制,之后全无踪影!

    而此时韩长青顿时便集起自己所有的精神,开始全力的感受着那仙元力的所在,之后在尝试着以原本的方式控制它,只是那控制力量强悍了许多!

    果然,就在韩长青如此做的片刻之后,他发现一丝微弱的共鸣感果真在他的大脑之产生,而随之而来的居然是刚才那已经从他身前消失了仙元力此时再次被韩长青控制着回到了自己身体之外一尺之处!

    感受到这里,韩长青再次试验,将那仙元力放出体外之后,瞬间便主动斩断与它的联系,之后身体退后几步,然后再次如刚才那般尝试,果然,韩长青发现自己此时确实能够感受到那仙元力的存在,而且无论隔着多远,借着那一丝共鸣之感,能够轻微的控制一番。

    韩长青慢慢的睁开眼睛,脸上露出一个笑容,然后伸在那盒子之拿出一颗震天雷,之后瞬间便空着着一丝仙元力进入到其,而随着那仙元力进入其,韩长青顿时便感觉到那震天雷之内有一个特殊的物体瞬间便将那一丝仙元力吸引了!

    韩长青当下便斩断那一丝仙元力,之后将那震天雷扔进了身前的河流之,片刻之后,韩长青意念一动,“砰”,一道比之刚才更加猛烈的闷响之声传出,韩长青感觉到脚下传来的震动更加的集,持久!

    “撕~!”那老者看到这里,顿时便倒吸一口凉气,他想不到韩长青居然如此凶猛,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就可以掌握这种方法,要知道,发明这方法那人说过,资质高超之人一个时辰至半天可以领悟,资质一般的人一天乃至一个月可以领悟,而有些人穷其一生却也无法领悟!可眼前这小子居然在不到半个时辰之内便已经领悟这方法了,这让他心的震惊更甚!

    “这样可对?”韩长青看着爆炸成功了的震天雷,转过头来问着那老头。<>此时韩长青看着这老头,心觉得这老头确实厉害,虽然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是却了解不少修炼者的事情!

    “哈哈…想不到小哥居然如此之快就可以领悟这个东西,真是可喜可贺啊!”那老者脸上的震惊之色还是无法掩饰。

    韩长青淡淡一笑,若说他今日来到此处收获最大的乃是这震天雷的话,那么韩长青可以告诉别人,他今日来此收获最大的乃是这个引爆震天雷的方法!这方法说他是引爆震天雷,还不如说它是一种lìng lèi的仙元力控制方式,如果加以利用,定然能够另有收获!

    “刚才先生所说,人的肢体离开人体之后,一段时间可以控制,但是这世间很短暂,那我想问一下,这仙元力离体之后,多久时间可以控制呢?”韩长青问着这个最关键得问题!

    “哈哈…小哥这个问题问得很好!若是一般的修炼之人,其仙元力离体之后两个时辰便会消散,也就是说两个时辰他都可以控制离体的仙元力!但是这震天雷之内的仙元力却不一样,由于植入其的那块金属片能够保护仙元力减缓散去,所以日之内,你都能够控制其的仙元力!”那老者继续给韩长青解释道!

    韩长青听到这里,心顿时便产生了一丝激动之感,之后看了看震天雷对着那老者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便走了!”说完便要拿起那些震天雷离开。

    “哈哈…合作愉快,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还可以来找我!”

    “会的!”韩长青淡淡说完这句便拿起盒震天雷转身离开,之后走出了那老者视线范围之外后,韩长青臂晃,那盒震天雷便消失在了他的臂之上,进入到了他的戒指之!

    由于那戒指之一切东西都是静止的,所以韩长青倒也不怕震天雷在其发生碰撞,产生爆炸!

    而就这样,韩长青开始了一个更加韩密的计划!

    再次回到自己的住处,可是此时的韩长青脸上却是挂着一丝笑意。此时他心还在思考着自己刚才领悟到了那个仙元力控制方法!

    那仙元力原本就是与自己一体的,如若它们突然离去,两者自然有一道微弱的联系在其!而韩长青正是借助那一道微弱的仙元力,开始掌握到了那种能够让离体仙元力产生共鸣的东西!

    回到住处之后,韩长青再次来到了那茶馆之,开始观察起韩家的动向!

    半个月时间过去,此时韩长青却不是坐在那茶馆之,而是坐在韩族旁边的一处酒馆之,抬起的酒杯,韩长青一饮而尽!

    看看那酒液,韩长青淡淡的笑了,为了更加仔细的观察那韩族的动向,韩长青此时完全就如同一个普通人一般的生活着,而如此生活的话,自然是离不开吃喝拉撒。<>所以韩长青便开始来的哦啊一些饭馆开始吃饭。

    而就在四日之前,韩长青来到饭馆之吃饭,一大汉喝了数碗酒之后,头脑略有些晕乎,便拿着的一碗酒来到了韩长青的桌子之上,韩长青疑惑的看着他,之后只见他拿起一碗酒便一饮而尽,而之后便递了一碗给韩长青。

    韩长青愣愣的看着的酒,思考了一阵,抬起便也是一饮而尽!感受着那辛辣而甘甜的感觉,韩长青当下觉得这味道极其奇怪,虽然韩长青从未喝过,但是此时却也对这东西倍感兴趣!

    而正是如此,那大汉本来也有一些理智,看着韩长青如此,他们怎么肯如此轻易的放过韩长青呢?所以便大声的叫小二抬来了一坛老酒,之后摆在韩长青的眼前,面露笑意的看着韩长青!

    韩长青看着摆在身前的酒坛子,当下没有说话,直接便将泥封拍去,拿起便“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不一会儿,韩长青终于喝不下去之后,那酒坛之内的酒液也已经只剩下半坛了!

    随着韩围传来的一阵叫好声,那大汉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之色,为了顾全面子,不得已也拿起那酒坛喝了起来,当他非常费劲的将那酒液喝下之后,没有丝毫停留便直接醉到在地,再也无法爬起!

    而正是因为那次的事故,韩长青突然对酒液感兴趣起来,此时只要是来观察韩族的动向,他便会来此端坐,一壶酒液,一盘豆子!

    而这半个月的时间,韩长青已经看出了韩族的一些基本动向。在韩族之内,每隔天便会前往祖祠祭奠一番,而每次去祖祠祭奠之时,还都是韩族的长辈人物才能去,而就在天之前,韩长青也看到了那韩族的族长了!

    而那时正是那族长前往祖祠祭奠,而且伴随在族长身边左右的乃是许多韩族的护卫,那些护卫的实力都极其强悍,其基本上都是奠基道,其甚至有集气道的护卫!

    看到这些,韩长青饮掉的酒,直接便站起身来离开了酒肆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而此时,一切行动将从明天开始!

    又是一日清晨,一农夫将自家的所种的菜送往韩族,由于韩族乃是一个远近闻名的大族,此时将自己的青菜送往韩族乃是许多农户的梦想,毕竟人家有钱,给得价格极高之外还能够找到了一个长期的收菜之人!

    而此时,一个农户心还在高兴的想着自己送完的菜以及钢材那道的钱,当下脸上便露出一个高兴的笑容!

    而他方才赶车,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老汉,在下有一事相求!”

    那老汉回头,发现身后站着一位身穿布衣,自己头上的长发没梳理,那脸色给人的感觉乃是一个许久未曾吃饭的年轻人一般!

    “你是在叫我吗?”那老者愣愣的抬起指指自己,看着那年轻人!

    “我是在叫你,我想请你帮帮我!”那年轻人对着那老汉说到!

    “你是没有吃饭吗?我给你弄点吃的?”那老汉看着眼前这年轻男子面黄肌瘦的,当下便猜测他需要吃东西,好心的开口问道。<>

    “不是吃东西,我想进入这韩府之,明天我想和你进去!”那年轻人看着那老者道。

    “啊?这个…恐怕不行,韩府对进出之人都有严格的规定,我可不敢随便带着一个人进去!”那老汉一愣,然后开口说道!

    “如果你明天将我带进去,那么这个东西就是你的了!”那年轻人听那老汉不愿意,只见他在自己的胸口之一摸,便拿出一块金石对着那老者说道。

    “这…这…”那老者看着年轻人的金石,开始支支吾吾,不知道是该答应还是不该答应!

    “你放心,我不会给你带来任何麻烦的,我会跟着你进去,跟着你出来的!”年轻人向着那老汉走去,将自己的金石递给老汉,然后开口说道。

    “那…那好吧,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不准给我添麻烦!”那老汉最终还是经不住yòu huò,答应了那年轻人的请求!

    “不会的,明天我在你来的路上等你,然后和你一起进入其,之后再行出来!”那年轻男子在老汉答应之后便开口说道,说完之后看那老者同意,便转身离开了!

    次日,天色还略有昏暗,一老汉架着牛车拉着一车新鲜的青菜来到了韩族之外。而那牛车之上比之以往多坐了一个人,而这人正是那昨日与他交谈的年轻男子。

    “张老,你可真够准时的,每次我们刚才站在此处你就到了!”老汉驾车来到韩族大门之外,一个守门的护卫便和他打招呼到。

    “没办法啊,我一家老小都是指望着这点东西过活,我如果还不按时来的话,如何能够一直稳定的干下去呢?”那老汉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对着那护卫说道。

    “大家都是一样,哎,这是你家小子吗?”那护卫也是无奈的说着,他虽然是韩族护卫,但是却只是一个守门的,也只能够算是一般的待遇。而那护卫看到那老者的牛车之上坐着的年轻男子之后,便开口将话题转移了!

    “不是,他乃是我家的一个远房侄儿,此时来我家做客,硬是要给我帮忙,所以我就将他带来了!”那老者说这话的时候极其熟练,像是练了很多了一般!

    “哦?我看你家侄儿像是营养不足,没吃饭的样子啊!你是不是虐待他了啊?哈哈…”那护卫看着那年轻男子对他轻轻一笑,便开口回调笑了一番。

    “哈哈,他小时候生病,所以就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好了,我先将菜送入府再说,我现在可是没有空,等下我出来再说!”老汉轻轻一笑,便开始驾车前往府!

    那年轻男子看着老汉驾车前往府内之后,便四下仔细的打量起韩族的建筑起来!而随着车辆越来越深入韩族,那年轻人的双眉也微微的皱了起来。此时看着眼前的一切,那男子的双眼之总是闪现着一道奇异的神色。

    许久之后,那老汉架着车来到了膳食管理之处,待车辆停下之后,便开始往下搬着自己的菜,而那年轻男子也在帮忙搬着,但是他的眼睛却时不时的看着这些奢华的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