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三章-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五百零三章

    ()    “没错,就是那从破魂域下来的小子!他只身前往我族所在之地,并且在这流风城之内待了一月有余,曾经多次乔装成一些商贩进入我们府内,多加观察,多加布置,终于成功的将秦少爷劫持到!”韩族族长方才说完,那人当下便回答道,此时倒不是他在胡乱猜测,而是他已经派人前去调查了一番!

    在韩围的商铺、酒馆、茶楼都进行了调查一番,得到证实,韩长青却是在此呆了好久,天天都在观察着韩族的一举一动,最后终于在韩族之人前去祭祖之时潜入韩族之内,将与他有仇恨的韩秦带走!

    “如此的话,你们说怎么办?”那韩族族长便问着众人道。此时他也不知道怎么办了,他虽然爱他儿子,但是此时他却不能因为自己的儿子而误了族内大事!他可是知道自己的儿子要杀韩长青的,如果韩长青将这个事情告之破魂域之内的韩族,那么他们这个分支极有可能就此覆灭!胆敢刺杀嫡房之子,乃是大罪!

    “族长,我觉得我们应该将这个事情主动上报破魂域,就说那韩长青来此之后一直不将我等放在眼里,他虽然如此,但是我们也都对他忍让着,可是后来因为韩秦少爷对他说了实话,他便将韩秦少爷劫持,还威胁我们,如果前去救少爷,那么便让他父亲将这通天彻地域韩族剿灭!所以我等不敢轻动!”那族长说完之后,顿时便有人回应道。

    此时那人的这话可谓是极其邪恶,其实他也知道乃是那韩秦先出追杀那韩长青的,但是他此时却直接来个恶人先告状,毕竟那韩长青如果不是因为在破魂域之内不受待见的话,也不会被放逐到此处,既然他已经被上域放弃,那么此时这个方法还是可行的!

    “如此做的话,会不会太过了?”那族长此时再次开口说道,但是他还在思索着!其实他不是不想如此做,而是巴不得如此做!但是在这样做之前,他却不得不考虑一些,因为这样做的话,就是极其狠毒了,容易给人留下一种不好的形象!所以他要让别人劝他,而他也是因为逼不得已方才这样做的!

    “不,族长,我觉得这样做很有必要!那韩长青自从来到此处之后便带来了一场风波,之后待我等的生活步入平稳之后,他又再次出现,我等的生活又再次陷入动荡!我觉得这一切,他都是罪魁祸首!所以这样做是很有必要的!”果然,族长方才说完,顿时便有人出言劝谏于他,希望他能够这样去做!而且告诉他这样做时很有必要的!

    “族长,我觉得这样做的同时我们也应该有所行动!在我们将这消息上报破魂域之时,立马便派人前去捉拿他,想办法将秦少爷救回!我们将那消息上报上去之后,会出现两种情况,一是上域之人会出面干涉并且解决这事情!那么我们就算将那韩长青抓住也没有什么问题!二是上域之人会推辞,说这事情让我们自己解决,因为那韩长青已经被他们完全抛弃了!那么这样的话,我们别说是抓住那韩长青了,就算杀了他也没有什么问题!”那人给那族长分析着问题!

    “好,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这么办,那韩长青不记我等收留他的恩德,居然以怨报德,我等怎能让他如此发展下去呢?诸位,现在马上行动起来,将那小子拿回来,救回秦儿!”此时那族长的脸上挂着一丝笑容,众人其实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却都没有言明,而是开始了对脸上的追逐,希望能够救回那韩秦,可是一切真的是那么简单吗?

    镜头转换,回到韩长青的身上。<>经过月余的布置,他终于将一切都计划好了。而经过他的一番努力,他也将那韩秦抓在了自己的!原本他进入韩族便是为了搞清楚族内之人的一些动向,之后还给自己规划了一个可以实施计划方案。

    他先是在那膳食坊的四韩分别布置下了四枚震天雷,但是虽然只有四枚,但是其威力却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几乎在一瞬间之内便将那膳食坊炸毁!而韩长青原本就知道当这一切都发生后,自己逃走绝对会有人前来追逐自己,所以他在自己逃走的道路之上也掩埋了数颗震天雷。而在他奔逃之时,确实有护卫前去追逐,韩长青冷笑一声,顿时便引爆了一颗,当下那一众护卫瞬间便被秒杀,无一人生还!

    就在如此的情况之下,韩长青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看了看被自己提在的韩秦,脚下顿时一点,直接便向着韩族之外不远处的一道森林之奔去!

    而他不知道,随着他这一次的行动,一系列的危险事情将再次找到他的身上,而正是因为这些事情,他将再次走上一条不一样得道路!但是,这一切都是后话,此时韩长青达成了自己这近一年半以来的目标,他将韩秦抓在了里,他为那不知名的女子报仇了!

    再次走进这树林之,看着那熟悉的坟墓,韩长青的脸上一如既往的都是平静之色,此时那坟墓之再次张起了杂草,虽然韩长青第一次到达这流风城之时曾来此清理过一番,但是此时韩长青却知道,自己此时乃是为了完成自己的一个承诺而已!

    韩长青提着的那韩秦走向前去,最后在那墓碑之前停了下来,说起那墓碑,韩长青的也有些无奈,他并不知道那女子的名字,所以墓碑之上根本就什么都没有雕刻,乃是一块光滑的石板。<>此时看看那石板,在看看还在处于昏睡状态的韩秦,韩长青抬摸了摸那墓碑。

    而随着韩长青抬摸了摸那墓碑,之后只见他眼顿时闪现出一道可怕的光芒,当下便抓住那韩秦的头发,直接将他的头猛的撞在了那墓碑之上,顿时只听见“砰”的一声闷响,而随着这声闷响,原本昏睡过去的韩秦顿时醒转过来,嘴还在“啊呼啊呼”的呼痛着。

    那韩秦因为脑袋之上传来的疼痛瞬间醒转过来,而他方才恢复意识,顿时便感觉到自己的后脑勺已经自己的脑子之都传来一阵阵的疼痛,而当他看清楚身前的这一切之时,突然只感觉到自己的脑袋之上再次传来一阵大力,而随着那大力的传来,他再次感觉到自己的头颅和一块石板发生了亲密的接触!

    “啊!”又是一声疼痛,此时他那原本还有些模糊的意识瞬间清醒,当下便要转身看看是怎么回事,但是此时他却无法转头,只能够看到眼前呈现着的一座坟墓,但是奇怪的却是那墓碑之上却没有雕刻有任何字迹!

    “你可知道这是谁的坟墓?”韩长青将那韩秦的脑袋抓起撞上那墓碑两次之后,将他放了开来,面对着那韩秦额头之上留下的血迹,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

    因为韩长青将那韩秦放开了,韩秦也能够转头看看身后的是谁,而他当他看到是韩长青之后,脸上的惊异之色更甚!此时韩长青给他的感觉就如同一把冰冷的wǔ qì一样,而从他的双目之,他还看到了一丝丝杀意!

    但是此时他与韩长青的位置乃是一种居高临下的位置,而他要与韩长青对话的话,乃是需要将自己的头颅抬起!而一向当少爷当习惯了的韩秦怎么会适应这种事情呢?当下没有回答韩长青,而是打算站起来与韩长青说个清楚!

    可是他脚下方才用力,整个人方才站到一半,顿时只感觉到自己的脚下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感,而伴随着那疼痛感,他还听到一阵“咔嚓”声,不用想,他也知道自己的腿骨被韩长青打碎,而此时他也只能是抱着自己的脚在地上呼痛着,再也无法爬起!

    “当时我初到通天彻地域,不过因为穿了你一件衣服而已,你居然就要我当场脱下,最后还与我发生争执!虽然你为了这件小事要对我出杀,但是这乃是我们两个的事情,可是你却硬是要将这事情转嫁于一个女子身上。你派来追杀我的护卫,还当着我的面,斩下了那女子的双臂,最终逼得她自杀于我的面前,你可知道吗?”韩长青说道这里,情绪已经是非常激动,脚猛然抬起,直接便是一脚向着那韩秦的胸口踹去。<>

    “啪,咳咳~~”韩长青一脚揣在了那韩秦的胸口,那韩秦直接被踹翻在地,之后便是一阵咳嗽之声发出,嘴角也出现了一丝艳红的血液!

    “而这坟墓就是那女子的,乃是我亲为她挖掘的,而她那残缺的身体也是我为她一块一块拼凑起来的,一切只是因为她救了我的命,一切都只是因为她乃是第一个愿意为了我而付出这么多的人!”韩长青说着说着,声音慢慢的变得很低了,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此时的行为状态都变得有些不太正常了一般!

    “咳~,可是就算你将我杀了,她不也是一样不能活过来吗?无论怎么说,我们都是一族之人,难道你真要为了一个奴婢将我杀掉吗?”那韩秦此时从韩长青的眼看出了一丝丝杀意,所以便开口为自己辩解到,但是他此时的辩解却更加的让韩长青产生了厌恶感!

    “哈哈…我为了一条生命将你杀掉不对吗?难道要像你一般,为了一件死物与我争执,并且要杀掉我就可以了吗?她虽然只是你韩府的一个奴婢,但是在我的眼里,她却不是你这个所谓的少爷能够比的!”韩长青说道这里,缓缓抬起的苍龙剑,体内的剑意顿时开始狂暴起来,不是因为他的控制,而是因为他的杀伐!

    看着此时的韩长青,韩秦害怕了,眼神之流露出一丝哀求的神色,言语之上更是说道:“你不能杀我,不要杀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只要你不杀我!”

    “哈哈,我要什么你都会给我吗?那我不杀你,我要你的命你会给我吗?”韩长青听到这里,当下便再次笑了起来,之后也不和那韩秦多说,直接一剑向着那韩秦挥去。

    而那韩秦看着韩长青不会放过他,而且还挥剑向着自己斩杀而来,而原本他是想要逃跑的,但是方才一动,顿时感觉到腿上传来一股剧烈的疼痛,uu看书net当下便无法退开,而看着死亡临近的韩秦,当下也放弃了向后逃去,而是开口说道:“哼,你要是杀了我,我父亲不会放过你的,你也等着去死、来陪我…”那韩秦还未说完,顿时只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传来一阵疼痛,之后他想要发出声音已经是不能了!

    而随着那一阵疼痛,韩秦甚至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液体飞速的从自己的脖子之流出,那液体流入了他的身体之上,让他感觉到了一丝温暖。而那丝温暖却只是短暂的,随之而来的却是却是一丝丝凄冷,冰凉!

    看着自己的长剑划破那韩秦的喉咙,韩秦的鲜血不时的往外流淌着,韩长青开始感觉到了自己仿佛放下了某件东西一般,自己心仿佛也放下了什么一般,但是具体是什么他也不知道,但是他可以理解为那是一种责任,一种自己对自己要求的责任!

    看着那还在抽搐着的韩秦,韩长青直接拿起自己的长剑在那坟墓之前刨出一个坑洞,之后在抬起的长剑在那坟墓的墓碑之上雕刻起来!他不愿意看着那坟墓之上没有一点痕迹。

    而随着韩长青停下自己的剑,在他身前的那墓碑之上出现了一行字迹:小妹独葬于此。并在那行字迹的旁边留下了一个“风”字,示意乃是自己留下的。。。。。。

    韩长青做完这些之后,转眼看着躺在自己身旁的韩秦,心当下就是一横,当初他可是说过,会拿韩秦的头颅来此祭奠那女子,而此时韩秦就在自己的身边,韩长青当下便是一剑滑过,而那韩秦的头颅也应声而断,与整个身体分离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