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五百零五章

    ()    四丈之后,他再次看到了人影,那人影此时在韩长青的脑海之虽然极其模糊,但是韩长青却是能够清楚的看到,有五个人在离自己四丈的距离之外,看他们的样子显然是知道自己在此的,而此时之所以还迟迟不动,定然就是为了等待自己的队友!

    看到这一幕,韩长青的内心深处顿时生出一丝怒气,心道这通天彻地域韩族还没完没了的缠上自己了,居然派着族内的力量前来抓捕自己,如果如此发展下去的话,自己一不小心便会被韩族抓获,其结果不得而知。

    看着这五人,韩长青决定今日定然要将他们留下,因为如果不是自己运用一下剑意出体的话,那么自己今日极有可能就栽倒在他们的了,如此的话,韩长青可不想放过那些曾经想要自己生命的人!

    想到这里的韩长青,当下便开始慢慢的靠近起那五人来,此时韩长青可谓是在模糊之看着那五人的存在,尽管此时韩长青观看着他们背负着极大的精神负担,但是他却是在强忍着,没有在此时放弃这个对自己有极大帮助的东西!

    然而就是如此,韩长青靠近那五人一些距离之后,便转折方向,慢慢的绕道五人的身后。此时韩长青可谓是极其细心,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响,以免让那几人对此产生怀疑。

    经过许久的努力之后,韩长青终于绕道了那五人的正后方,但是此时韩长青的精神却是极其疲惫,满脑子都是想要休息的感觉。但是韩长青知道,此时自己是不能休息的,而正因为如此,韩长青便盘腿坐下,开始吐纳起来,如此做只是为了让自己的精神能够恢复一些。

    然而,事实证明韩长青的做法是有效果的,片刻时间之后,韩长青睁开了自己的双眼,此时自己虽然还是很疲惫,但是比之刚才,却是好得太多,如此的话,已经足够自己此时的行动!

    韩长青看着眼前的五人背对着自己,当下便将提起苍龙剑向着其一人走去。

    韩长青此时看到那五人都是背对着韩长青,其有四人坐在原地,而其一人则是站在地上,仿佛是在监视着前方。而此时韩长青的目标正是那站着的人。

    此时韩长青尽量不让自己的发出声响,就连呼吸也被韩长青控制着,此时不在呼吸,对于修炼之人而言,呼吸的声音也是极其清晰的!

    而就是如此,韩长青过了许久,终于靠近了那站着的护卫,而此时韩长青突然行动,整个人瞬间向前跨出一步,两只瞬间向前一扑,一捂在那人的嘴上,另一只拿着苍龙剑直接划破了那人的喉咙,而那人此时还不明所以,只感觉到自己瞬间被人袭击,而袭击之后突然就感觉到喉咙之上传来疼痛,想要叫喊之时却也只能是发出一点点“呼呼”声了!

    韩长青方才将那人的喉咙划破,当下便转眼来看着身边另外四人,由于五人本来就隔得有些远,此时那四人居然没有发现有人已经被韩长青偷袭。<>而当韩长青感觉到自己的那人已经渐渐死去之后,便将他轻轻的放置在了脚下的地上!

    而就在韩长青方才将那人轻放在地上之后,突然在这安静的夜晚听到了一声“啪”的炸裂之声,而他还在不明所以的时候,突然有人喊道:“我们被偷袭了,老五已经身死,大家马上靠拢!”

    听到这声音的韩长青顿时便是一愣,当下就反应过来,脚下力量顿时发起,直接向着身边的一颗树木躲去!

    而随着韩长青躲开,那四人迅速的靠拢了起来,警惕的看着刚才被韩长青所杀的那人所在之处,而其有一人却拿着一块墨绿色的环形魂玉,而此时那魂玉却已经从间炸开,已经毁去。

    这东西乃是一种特殊的玉,名曰魂玉,能够吸收一个人的灵魂之力于其上,只要那人死去之后,那魂玉便会瞬间破碎开来,让自己的亲人朋友知道自己已经死去!

    而此时这一众护卫出来追击韩长青,在所有小队之的成员都有一块属于自己的魂玉,而那魂玉则都是交由队长保管,所以就在刚才韩长青将那人斩杀之后,那队长瞬间便感受到自己的魂玉发生的爆裂,而那魂玉就是老五的,如此之下,他便出言提醒剩下的人!

    而此时四人都是聚集在一起,警惕的看着身前那漆黑的地方。其实此时他们是明白的,他们接收到任务,前来此处追杀一人,那人正是那从破魂域来到这通天彻地域的韩长青,而就在众多小组寻找许久之后,终于被他们寻找到了。

    由于族内要求要将这小子活捉带回去,所以他们便将自己等人找到了这人的消息传了出去,并且自己等人开始了监视,以此等待后援的到来。

    而此时突然有人死去,不用说,众人便知道自己已经暴露!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是如何发展的呢?那四个护卫却是不知,只得慢慢的期待!

    韩长青就在那人发话话语的瞬间躲在了旁边的一颗树后,之后监视着眼前的四人,之后心还在思考这四人为何会发现了自己的动作的。

    虽然韩长青如此想,但是韩长青却从未想过要放过眼前这四人,那四人虽然发现那人死去,但是却没有看到自己,如此的话,不用多久,那四人定然会过来查看清楚,这样的话,那么自己到时候伺而动,再斩杀一人,为自己减少一个对!

    而就是如此,韩长青开始与那四人耗了起来,但是此时韩长青却比那四人好了许多。<>此时韩长青非常平静的等待着那四人上钩,而那死人聚集在一起,却都是严正以待,以防自己被韩长青偷袭,所以,在这般情况之下,韩长青从另一个角度已经胜利了!

    随着时间慢慢过去,那四人的额头之上已经慢慢的冒出了冷汗,此时韩长青在暗处,他们在明处,本来就是很吃亏的,所以拖得越久,对他们就越是不利!

    “大哥,我们不能如此下去啊!”就在四人等待之时,其一人开口低声的对着他身边的一个护卫说道。

    “我们不能如此下去,但是我们此时也只能如此下去,我们不能分开,分开之后可就是给那人行动的会了!我们现在没有别的办法!”那人此时也是颇为无奈,此时在这种压抑的感觉里面,就算是他,也会觉得很有压力!

    “可是,如此下去的话,兄弟几个会受不了的!!”那人继续说道。

    可是此时那大哥却没有回话,反而是他身边的一人说道:“大哥,我们看了许久,还是没有发现有人存在,会不会是你感受错了,或者是那魂玉自然碎裂?”

    其实那护卫本来就不了解那魂玉,此时那大哥突然因为魂玉的碎裂而断定那老五已经死去,在众人的心还是有一些无法接受的!所以此时便提了出来。

    “是啊,大哥,那魂玉会不会是自己断裂了?要不我们前去老五所在之处看看?”终于,韩围那四人都开始相信了自己的看法,那魂玉乃是自己断裂,老五绝对没有死去,而且也正是因为如此,都提议过去看看,不愿如此等待下去。

    “好吧,过去看看也好,但是谁过去呢?”那老大问着众人到。其实此时他也已经被这种无形的压力压得有些心烦了,此时也同意了过去看看的提议!

    “我去吧,我速度快些,如果遇到什么不对的地方,我能够快速的退开!”那老大方才问出,顿时便有一人开口说道,那人乃是他们这个队伍之速度最快的,如果此时说是让谁去的话,那么就是让他去最合适了!

    “好吧,你小心一些,如果出现什么状况就马上退回来,然后我们快速退去!”那老大看着那人,发自真心的说道。此时他乃是为了四人而去的!

    那人深吸一口气,直接便抬脚向着那边走了过去,他们每隔多远,此时不过走了片刻,他便来到了那老五所呆的位置的不远处,由于此时乃是漆黑的夜晚,再加上此地还有树木存在,所以更加黑暗。<>虽然他能够依稀的看清眼前的景物,但是却不真切,看着那躺在地上的老五,当下便开口说道:“老五,你没事吧?”

    可是他说完之后,那人却没有回答他,而他此时已经走到此处了,当然会上前去一看究竟。而当他刚跨出一步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感觉,当下也顾不得看那老五了,脚下一点,直接便要向着身后退去。

    可是他脚下方才用力,一直臂顿时从一旁伸出,直接一把抓住他胸口的衣服,直接一拽,顿时便将他整个人砸在了地上,然而这一切还未完,随着那人被瞬间砸在地上之后,突然感觉到喉咙之上传来一丝冰冷,之后瞬间便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在慢慢的离自己而且。

    “快呃…离…开!”那人的喉咙被瞬间割破,血液瞬间便流出,当下便艰难的开口提醒着身后的个伙伴!

    “老,你没事吧?”那人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老大人却也依稀的听到了,而且是看着那老的身子被人拉起砸下,之后便没有动作!

    “撤,速度撤!”那老大看到这里,当下便明白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便开口说道。而随着他说道这里,他代表着老的那魂玉也瞬间爆裂开来。

    “哈哈…你们还能够退得了吗?”随着那人的大喊,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那声音仿佛瞬间穿透一切,直入人的内心一般,顿时让人心一颤!

    “我们也是受命于人而已,还请你放我们离去!”那老大听到这话,不知为何,突然生出一种绝望之感,顿时便对着韩长青说道。

    可是他说完这话,却没有得到韩长青的回应,而当他打算再次出言与韩长青交涉之时,突然只感觉到身后传来一丝凉意,而随着这丝凉意,他当下便知道了那人并不打算轻易的放过他们,当下便开口道:“速度退,能走几人就走几人!”

    可是他的话音还未落,当下便感觉到自己身后传来一丝剑鸣,而他正准备拔剑抵挡之时,只感觉到自己的长剑不知为何,突然间变得极其迟钝,而当他反应过来之时,一把长剑已经穿过他的心脏,直接从身前露了出来!

    低头看看那从自己胸口之上露出的剑刃,此时那老大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之后只是抬头看看身边的伙伴,眼神之满是痛苦,并且夹杂着希望,希望他的伙伴能够快些离开!

    可是他还在忍受着疼痛之时,突然感觉到那长剑在插入他心脏之时,又瞬间拔出,之后他的眼前便是一片黑暗,再也没有光明,而在他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刻,他看到了那个拔剑杀他之人,那人乃是一个青年,冷峻的脸庞之上露着一丝萧杀的气息,真个人就如同一把wǔ qì一般在他身前快速的走过!而此时shā rén对于他来说仿佛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来说确实没有将杀死的那护卫放在眼,此时他可不打算轻易的放过他们,而就是如此,来说看着前面两个已经逃走了的两人,脚下瞬间一点,追了上去!

    旭日初升,韩长青看着的这一些散碎的金银,当下便将那金银放入自己的戒指之,打量了一番自己那沾染着鲜血的衣服,韩长青缓缓的将其脱了下来,之后从戒指之从新拿出一套换上。

    想想昨日晚上,韩长青此时的脸上也表现得极其平静,尽管五人全部被他杀死,但是他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此时他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你不杀别人,那么当实权在之时,那么便是自己的死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