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打算-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五百零八章 打算

    ()    第五百零八章

    扶着自己的臂,韩长青看着那人慢慢的扶起自己的伙伴,最后没有理睬韩长青,直接便转身离开了!而就在此时,韩长青也准备离开时,那站在楼顶之上的人看着韩长青说道:“你不准走,留下!”..........

    “你不准走,留下!”那人看到韩长青要走,当下便对着韩长青说道,说完之后只见那人脚下一跃,直接便从那房屋之上跃了下来,来到了韩长青身前不远处的地上,拔起那原本属于他的长剑!

    韩长青看着那人,听到他的话,当下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传来,直接便开口问道:“你是在叫我吗?”他只是想要再确认一番而已!

    “就是叫你,这里的事情应该是因你而起,你需要跟我回去!”那人对着韩长青道。

    看着身前的这人,韩长青无奈之下,只得再次开口道:“这里的事情不是因我而起,只是刚才那两人突然袭击我方才造成的!至于我,我觉得没有必要跟你回去的!”韩长青当然不是不愿意跟着这人走的!

    “哼,废话那么多,此处发生的一切都有你的责任,但是此时我并不是来此追究你的责任的!我只是想了解一番你为何会被破魂域之人追杀,就是那么简单!如果你愿意说的话,你的伤我还可以帮你医治一番,如果你不愿意说的话,那么你将此处所受的损失赔偿给我,那么你就可以走了!”那人走到韩长青之前对着韩长青说道。

    其实此时那人也是心存私念,眼前这小子居然引来了破魂域之人前来追杀,其身上定然有什么东西值得别人前来取的,要不然人家会傻到从破魂域来此?当然不会!

    而韩长青听到这话,脸上顿时阴沉了下来,之后开口说道:“这些损失需要多少?”

    “哦?你打算赔偿吗?这些民房以及那边的大坑之类杂杂八也就是千余块金石就可以了!”那人此时根本就不打算如此轻易的让韩长青走!

    听完这话的韩长青自然也是知道了这人的目的,脸色虽然阴沉,但是韩长青却一直忍着没有爆发,只是在思考着如何应对这事情!

    看着那人满脸得意的表情,片刻之后,韩长青开口回答道:“我可以告诉你他们为什么追杀我,但是你必须帮我两个忙!”

    “哼,你觉得我有那么傻吗?你所tí gòng的消息有值得我帮你两个忙吗?如果不值得,那么我岂不是很吃亏?”那人听到韩长青的话,当下就是一愣!

    “呵呵,你要帮的忙很简单,一是帮我将我的臂医治好,二就是我要离开通天彻地域,进入上域之内,我需要知道该如何去做!”韩长青淡淡的对着那人说道。<>

    “哦?这样吗?你这两个要求我都能够帮你解决!但是所能够tí gòng得消息是否可以值得我去为你做这两件事情呢?”那人盯着眼前的韩长青,其实此时他也不害怕韩长青会欺骗于他,毕竟在他眼里,他还是不怎么将韩长青放在眼里的!

    他乃是这通天彻地域界王权宗之人,其父亲乃是这通天彻地域界王权宗的长老之一,此时他之所以前来这界王权宗的边缘镇守,乃是他自己要求的,而正是因为如此,在他来到这界王权宗边缘之地之时,界王权宗宗主给予了他一件极好的wǔ qì,所以一般境界的修炼者他都是不放在眼里的!只要对方的境界没有自己高!而此时韩长青的境界方才与他一般,所以此时的韩长青他还是不害怕的!

    “至于我给你说的东西值不值得你为我做这两件事情,那得让你自己听听,难道不是吗?”韩长青此时脸上露出一道轻笑,看着眼前这人说道!

    “也对,你且说出来,我听听看再说!”那人思考了一阵,对着韩长青说道!

    “难道你要让我在此处和你说吗?你刚才不是要让我跟着你走吗?现在呢?”韩长青提醒他不应该在此处再呆下去,而是应该找个地方好好谈谈!

    “哈哈。。跟我走吧!”那人听到韩长青的话,当下便笑了起来,其实此时他也不怕韩长青耍花招,毕竟他可是极度的相信自己的实力的!

    韩长青淡淡一笑,示意自己会在他身后跟上的!而韩长青站在他身后跟着他走了之后,脸上再次变得阴沉起来。他想不眼前这人居然在此时威胁自己,若不是自己受伤,定然要与他一战,但是此时韩长青却无法与他一战!

    想到此处,韩长青便想好,先想办法让这人将自己的伤势治疗好,其他的事情拖后再说!这人既然敢如此,那么就让他吃吃亏,也好出出今日的恶气!

    想到这里,韩长青将一切情绪都收了起来,跟着那人来到了了一处府邸之,进入府邸之内,那人便直接让韩长青随他进入一间房间之,之后他便让韩长青告诉他,为何破魂域之人会前来此处追杀于他!

    其实那两人本来就不是前来此处追杀韩长青的,但是此时他硬是认定是如此,而韩长青便将计就计了,假装上钩了!

    “好吧,此处已经安全,你可以告诉我了!”那人对着韩长青到。

    “咳咳~~,我现在身受重伤,你应该先给我治疗一番,我才好给你说!”韩长青在拖着时间,看看眼前这人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哼,先给你治疗?你若是不说出来,我马上就杀了你!”那人听到韩长青的话,当下便是一怒,直接出言威胁韩长青道。<>在他看来,眼前的韩长青就是他里的阶下囚,他想让韩长青走哪里,韩长青就必须得走哪里!

    “消息我是不会先给你说的,但是在说那消息之前,我可以给你看个东西!”韩长青听完那人的话,就是笑笑,之后忍痛在自己的胸口之一摸,拿出了一块仙元精来!

    随着那仙元精出现,韩长青只感觉到自己的身前出现了一丝微弱的仙元力波动,而那丝仙元力波动顿时让人神清气爽!

    “啊!仙元精吗?”那人瞬间便从韩长青的里抢过仙元精!他没有看错,那正是仙元精,也是韩长青用来欺骗他的东西!这仙元精在这通天彻地域本来就少,一般的仙元精矿脉都被界王权宗霸占着,虽然说他也是界王权宗之人,但是这仙元精却被宗门内的数位高层之人管理着,就算他是长老之子,一年能够拿到两块仙元精,但是对于他来说却也是远远不够的!

    “没错,正是仙元精,我想有关于这个东西的消息,值得你为我疗伤了吧?”韩长青看到那人惊讶的表情,心顿时一声冷笑,但是脸上却没有丝毫的表现,反而表现得非常的痛苦!

    “哈哈…我就说嘛,破魂域之人为何会来到此处追杀你一个不知名的小人物,原来是这个东西!快给我说出来,不然…哼哼!”那人迅速的将那仙元精收到自己的口袋之后,马上又对着韩长青说道,此时如此大的重利在他面前摆着,他险些就要失去理智了!

    看到那人如此,韩长青自然是很高兴的,当下平静的开口说道:“哈哈…你觉得这一块仙元精已经足够了的话,那么你就将我杀了吧!如果你还要接下来的东西,那么你就将我的伤势治好,到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你可不要妄图使用什么段来对我,你看看我的身上,唯独的只有这一块仙元精而已!而那韩组之人之所以前来追杀我,就是因为我趁他们不注意,偷盗了他们的一部分仙元精,至于如何做,你自己看着办吧!”韩长青出言yòu huò那人道!

    “我要怎么相信你?万一你只有这一块仙元精就来匡我呢?”那人此时的心情是颇为激动,如果利用这仙元精修炼,他的修炼速度可以提高数倍,可是却还有一丝理智尚存!

    “信与不信都是看你自己,我又没有强迫你一定要相信我!再则,就算这一块仙元精,想必也足够你为我治疗伤势了吧?”韩长青看着那人,继续平静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么我便暂且相信你,这个你拿去!”那人说道这里,从怀摸出一个白玉的小瓶,并且将那小瓶递给了韩长青!

    “这里面乃是上好的疗伤药物凝仙元丹,里面还有四颗,你一日服用一颗,两颗便可以让你得内伤痊愈。<>至于你臂,我会帮你解决的!那现在你可以先告诉我,你所偷盗的仙元精数量是多少吗?”那人解释完那药物的详细信息之后,便又问韩长青道。

    此时韩长青看着的药物,心却在想着,自己一定要多弄一些药物自己保存着,如果日后自己不小心受伤,那么自己便可随意找一个地方躲避起开,默默的疗伤即可,不必像今日一般,陪着这人再次浪费时间!

    “我偷盗之时本来是有百余来块,但是在奔逃之有所遗失,现在大概还有八十块的样子!”韩长青先将那凝仙元丹取出一颗服用之后,便装作是在回忆着对韩长青说道!

    说完之后的韩长青感受着被自己吞入体内的凝仙元丹,那丹药果然不是凡物,韩长青方才将那药物含入口,那药物顿时便化了开来,之后便慢慢的融入他的身体之,而随着那药物的进入,韩长青感觉到自己胸口之上的疼痛感慢慢的消减,虽然恢复速度缓慢,但是韩长青也能够感觉到自己的伤势在好转,就连自己臂之上的伤势也得到一定的恢复!

    “哦?哈哈。如此甚好,如此甚好!你先将伤势养好,到时候我们在去将那仙元精取来!”那人听到韩长青如此说,眼当下便出现一道贪婪的神色,而此时韩长青看着这人的样子,心的冷笑更甚!

    “这是自然,待我伤势好转,我们去将那仙元精取来,之后我两平分,之后互不相欠!”韩长青说道这里的时候,表现得既是期待,又是无奈的样子!

    “嗯嗯!哈哈…”那人点点头,张口哈哈的笑道。

    那人此时虽然面带笑意,但是此时的心却不是如此的想的,像他这种人,自然是一个标准的贪婪之辈,刚才韩长青说了那么多仙元精,他表面上虽然同意韩长青的提议,但是心却想,只要韩长青能够带他去取那仙元精,那么他便不会那么轻易的将一半的数量给韩长青!

    但是这一切却都不是按他所想的那般,此时他觉得一切尽在掌握,可是他却不知道,他也只是被韩长青随意编制的一个谎言欺骗住了而已!

    “对了,我当初说过,你得答应我两件事情,我方才会将那仙元精给你。而现在你只做了一件事情,我觉得我们应该将另一件事情也好好的谈一谈!”韩长青看着那人的样子,脸上再次回归平静之色,他来到这界王权宗的范围之内,便是为了能够借界王权宗之力,去到上域,但是去具体方法,韩长青却是不知道如何做的!

    “哈哈,放心,不就是让宗门之内助你去往上域吗?只要我拿到仙元精,立马便给我父亲写一封信,你拿着那信去宗门之内找我父亲,他会帮你安排一切的!”那人自然是还记得韩长青所提的条件,此时直接开口道!

    “如此的话,我多久能够离开?”韩长青听到这话,当下便是感兴趣起来!

    “只要你伤势好转,最多一个月便可以离开,当然,前提条件就是我能够拿到仙元精,嘿嘿…”那人总是在韩长青的面前强调自己要仙元精!

    “那阁下的父亲在界王权宗之内是?”韩长青问道。

    “哈哈…我父亲乃是清华界王权宗的长老,所以这事对于我来说乃是小事一件!”那人盯着韩长青说道。

    “这样的话,那么就行了!我现在先安心养伤,之后便带你前去取那仙元精!”韩长青听到这里,当下就觉得今日来此收获不小,虽然损失了一块仙元精,但是那也只是短暂的,现在对于自己来说,只要目的达到,损失一些自己能够接受的东西还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