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拒绝与布局-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60章 拒绝与布局

    第六十章

    好好好!

    韩玄斌表面不动声色,但心中早已大喜,现在正缺的就是这样的东西。

    那诗曼看着韩玄斌如此磨蹭,心中也是越发不耐,门口可是有一个战将境的高手守着,要是长时间一点动静都没有的话,难免会引起疑虑。

    “现在老娘给你两个选择!”不愿再和韩玄斌这样磨蹭下去,诗曼咬了咬牙,伸出两根手指,“第一,按我的要求发大誓,第二”

    “不用说了,”韩玄斌打断了诗曼的话,“我选第三,老子收服你!”

    韩玄斌双脚上白光一闪,光芒虽弱,但也让诗曼双目紧缩,还以为是要出什么岔子,手上的bǐ shǒu下意识地就往韩玄斌的脖子上抹去。

    此刻韩玄斌已经换上了这烟云踏璧靴,体内破灭灵能疯狂的向着脚上涌去。

    只见这烟云踏璧靴上飘起一阵烟云后,韩玄斌身子就消失了。

    “怎么可能!你这么可能有这样的速度!”诗曼提着bǐ shǒu怔怔的看着脱离绝音光幕,站在门前的韩玄斌,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小子不过区区八重御气境,居然能拥有连她也不敢想的速度!

    诗曼那美目不甘心地看着站在房门口的韩玄斌,心想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那张妖媚的脸上居然留出了一种决绝之色。

    居然倒提bǐ shǒu,向着自己的胸口捅去。

    她这些动作把韩玄斌吓的是一激灵,再次用上这烟云踏璧靴瞬间移动,同时将裁决提了出来,一个闪身到了诗曼的面前,砰的一声,狠狠地用裁决将她手中bǐ shǒu打飞了出去。

    诗曼也是不由得一声痛呼,跌坐在地板上。

    “少爷!出什么事了。”雷刚听到房中兵器碰撞的动静后立马推门而入。

    当看见房中提着裁决的韩玄斌和跌坐在地上的诗曼时,不由得一惊,战将境气势压力瞬时提了上来。

    “敢伤我家公子!”

    当即就想出手将此女击毙。

    雷刚这动作差点没把韩玄斌给着急死,刚刚好不容易把这娘们救下来了,哪能又给雷刚打死了。

    “雷叔住手!”韩玄斌急忙大喊,提着裁决挡在雷刚身前,“这女人我还有些用处,雷叔你先出去,我要和她好好谈谈。”

    韩玄斌的这些举动不仅是让雷刚一愣,就连瘫坐在地上的诗曼也是一怔。

    这有什么好谈的?难道这家伙是真的喜欢上她了?

    她之前做出这等事居然都能原谅吗?

    在诗曼不解的目光中,韩玄斌将雷叔支了出去,搬了张椅子坐在她面前。

    “现在能好好的说话了吗?”

    “你到底想要我干什么?”

    “成为我的人。”

    “做梦!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鬼还想上老娘!”

    “我有钱”

    “有钱也改不了你的年纪。”

    “我家背景大”

    “背景再大也不过是一个小鬼而已。”

    韩玄斌心中shā rén的心都有了,看着眼前这个柴米不进油盐不侵的女人,他真的是好无奈。

    本以为这个女人应该很势利,要不然也不会和那韩山林混在一起,没想到居然如此刚硬。

    打从韩玄斌的第一句话开始,眼前这个女人就没拿正眼看过他。

    要不是苦于系统给他的任务,要降服这个女人的话,他早就

    等等!!!

    韩玄斌浑身一激灵,把任务重新打开来仔仔细细的看过一遍后,嘴角扯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他将那装着二百件黄阶上品的wǔ qì丢到诗曼的身前。

    “拿着走吧。”

    嗯?啊!

    诗曼还没反应过来,给她东西然后放她走?

    她有些迟疑的将那储物袋拿到手上,灵能向内一探,果然是那两百件黄阶上品的兵器。

    眉间一喜,一种异样的风情出现在韩玄斌的眼前。

    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笑起来还是挺好看的,比那一副媚态十足的样子好多了。

    “你到底是什么目的,刚刚叫老娘从了你,现在又放老娘走,你什么意思。”

    诗曼手中紧紧的拽着那装着兵器的储物袋,怀疑的看着韩玄斌。

    “走不走?不走等会我反悔了,你就就想别走了。”韩玄斌懒散的躺在椅子上,掏着耳朵回应着。

    指了指大门,“放心,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到时候我定要收服了你,你可明白!”

    不知为何,在诗曼的眼中,此刻的韩玄斌浑身上下绽放出一种难以表达的气势。

    高傲?自信?还是目中无人?

    可惜她看不出来,她堂堂一个二重御灵境的武者,居然看不穿一个不过八重御气境的小毛头。

    最终,此女一步三回头的走出了韩玄斌的房间,随后消失在了城外的夜市当中。

    “少爷,您这是何意?”门外的雷刚见诗曼拿着储物袋就这样走了,有些不解的回到房中问着。

    “雷叔,不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韩玄斌双眼看着任务栏,上面显示一星势力任务,下面列了两个条件,一个是收服诗曼,另一个是接手春秋门。

    之前他还以为要先收服诗曼再去接手春秋门,不过等他细看后发现也可以反过来。

    “哼哼,等本公子收了春秋门,我看你这个女人还要怎么跑!”

    虽然他心中有些不甘心,也很郁闷。

    不甘心是因为刚刚那诗曼居然拒绝了他。

    郁闷是系统居然给出了这样麻烦的任务,收了春秋门不就好了,还要去管他什么女人。

    难不成还有后续的任务?

    韩玄斌想了一阵,觉得有这个可能,说不定在这个女人身上还能接到什么任务。

    又看向站在一旁的雷叔,说道:“雷叔,先别动那个女人,我们明天换身装扮,重新易容,接下那韩武城韩家的那个劳力任务,等一到地点后,立即传映像回去给父亲。”

    “好的少爷,只是到时候要怎么和将军大人说呢?”

    “很简单,除了说发现有这灵晶矿脉外,再加上一句,此处可能有他国奸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