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最后一关-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6章 最后一关

    第五关,歌颂一个最崇拜的人。

    韩玄斌再次不要脸地把岳飞的满江红拿了过来,将当中的人物换成了他的爷爷。

    里面的事件也换成了爷爷的平生事迹。

    他就不信有人能从这当中能挑得出毛病。

    在那出题人吃惊的目光当中,一脸高傲的韩玄斌,留下自己的名字,趾高气扬的来到了第六排的帐篷前。

    第六关。

    说说对现在天武大陆大唐周边各势力的看法。

    这么简单的题目怎么难的倒韩玄斌?

    他可是从八年前穿回来的。

    随便将那之后的情况列举一些出来,肯定就是被夸目光宏远的。

    这关再次轻易拿下。

    第七关,查背景。

    在测心石面前,说出自己的来历,是不是与大唐存在敌对关系。

    若是石头没反应就算过关。

    可这对于韩玄斌这个根正苗红的军三代来说,简直是不要太简单。

    他爷爷可是跟着先皇打过江山的。

    而他的父亲,保疆卫国,都不知道击退了多少次他国的入侵。

    这要算的话,他韩玄斌可真真是名门之后。

    直接将自己的世家一报。

    在对方震惊又刻意恭维的眼神当中,再次通关!

    出了帐篷的韩玄斌一脸我本寂寞的模样。

    “哎,果然还都是简单模式,这都算什么题目!”

    看着眼前文华学府的大门,只剩最后一关了。

    “一路披荆斩棘走到这里,现在等搞定了你们,这离文华学府也就差一步了。”

    而这时,当中有一个帐篷的突然打了开来。

    像是要让韩玄斌进去似的。

    韩玄斌也没拒绝,反正都是去。

    说不定这个还有好运。

    一进入这最后一排中间的这顶帐篷当中。

    看见当中要考核他那人的时候,原本脸上带着狂傲之色的韩玄斌,立刻收敛了起来。

    “白白老师。”

    坐在这顶帐篷当中的赫然就是之前的主考官。

    白荀。

    此时的白荀坐在椅子上,一脸笑眯眯地看着韩玄斌。

    指着一旁放置的木椅,“过来坐吧,韩少爷。”

    “白老师,您认识我?”

    看着韩玄斌有些疑惑的目光,白荀儒雅的点点头。

    “我曾经在韩国公老太爷手下呆过一段不短日子,对于老太爷家中之事,自然也比较清楚。”

    咦

    听这话的意思,那我岂不是可以走个小小的hòu mén!

    韩玄斌内心有些激动了起来。

    如果这关直接让他过自然是最好的。

    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那我就厚脸皮叫您一声白叔叔了。”

    韩玄斌立刻开始套近乎。

    不等白荀开口回答,又再次连声说道:“那这次的测试白叔叔要手下留情啊,要是我没考上的话,回去爷爷会打死我的。”

    还做出了一幅可怜兮兮的表情。

    “哈哈哈哈,韩少爷,你这可就找错地方了,我这里可没有什么hòu mén之类的。”

    白荀一拂长袍,笑着起身,用脚在地上画了一个圆圈,随后在圈中站定。

    “请韩少爷听好了,要通关,就要做到在不触碰我身体的情况下,将我从这圆圈当中弄出去。”

    看着是笑非笑的白荀,韩玄斌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这叫什么题目?

    看着韩玄斌一脸的懵逼,白荀摇摇头,指着脚下的圆圈,

    “这关,其实并不是我们学府的题目,而是老太爷委托我给你出的题目。”

    “爷爷出的?”

    白荀颔首示意。

    “韩老太爷之前还亲自吩咐过我,面对你的时候,出这道题目,看看你会这么办。”

    奇怪,爷爷居然会插手我的事?

    以前是的经验来看,以他爷爷的脾气,若是晚辈们不要求的话,他一般是不会插手晚辈的事情的。

    这让韩玄斌有些疑惑了。

    “好了,请韩少爷将白某解题吧。”

    白荀负手站定,等待着韩玄斌怎么做。

    “提示一句,此关是主考关,分数相比之前都要高上许多,若是想排在1000名之前进入学府的话,这关还请韩少爷仔细思考。”

    说完便不再作声,只是这样静静地看着韩玄斌。

    反观韩玄斌这边,当真是看不懂这关究竟是想要考他什么了。

    前几关想评判的,他心里还是有个数。

    依次为:

    修炼天赋

    属性天赋

    根骨力道

    文茂风采

    情感把握

    大局观

    身家清白

    可以说前七关,已经将一个优秀学员的标准定下了。

    良好的修炼天赋,绝佳的文采,准确的判断。

    以及最后探查清白身份,杜绝敌国奸细探子之流。

    但这最后一关,他韩玄斌真的不明白当中的意思。

    “真是奇怪了,这道题目绝对不可能就像表面上那么简单才对。”

    看着一脸似笑非笑的白荀,他其实有很多种办法能够将对方弄出来。

    难道会真的就是这么简单吗?

    而且这还是他爷爷给他出的题目,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让他搞定的。

    韩玄斌也负起手,绕着白荀慢慢地转了起来。

    “韩少爷,若是你想不出来的话,这关也可以直接通关,只是没有分数而已。”

    见韩玄斌有些摇摆不定,白荀再次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听到这话,韩玄斌突然心中一震。

    随即竟然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白老师,我算是明白这关有什么意义了。”

    带着自信的微笑,韩玄斌走到了白荀的身旁。

    看着对方脚下的圈,直接伸腿便是一踹。

    这下白荀倒是愣住了,身形一晃,向后退去,离开了这个圈子。

    “韩少爷,这可不算。”

    “怎么不算?”

    “规则说好了,不动手”

    白荀还想说什么,但韩玄斌抢先说了出来,“规则而已,不过就是让人打破的,而且这也不是我爷爷出的题目。”

    看着白荀突然平静下来的表情,韩玄斌意识到他猜对了。

    “你们只是知道了我的身世,故意这么说来迷惑我的,好让我在这个问题上多考虑这些乱七八糟的因素。”

    “而我韩玄斌的dá àn就是,用自己的力量,破除一切挡在我前面的事物,那些缚手缚脚的规则,若是我能跨过,又何必去遵守!”

    韩玄斌说完,哈哈一笑。

    不去理会白荀的表情,直接转身离开这最后一排的帐篷。

    帐篷当中,空空荡荡,只留得白荀一人站在中央。

    看着韩玄斌出去时那幼小的背景,白荀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赤子之心,当真是赤子之心,返璞归真,直指本心。”

    “老太爷,看来韩家又要出一个不世的人物了,这等气魄,就算是我辈也少有人能够达到。”

    白荀这般感叹也是有他的道理的。

    这最后一关就是所谓的明心见性,直指本心。考虑的时间越长,分数越低,同时也是看一看学员的性格到底如何,优柔寡断,还是刚果决断,是心忧千万,还是纯真务实。目的就是为了看看测试品性如何。

    在这一关当中,考验出来的结果分为三种。

    一为红尘炼心之人,此人心性不足,将来修炼路上困难重重,修行的进度也是一般。

    此类人最多。

    二为知世明心之人,此类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却常常被外界干扰,修炼起来速度稳步上升。

    相对第一类,这类人就少了许多。

    最后便是这赤子之心之人,这类人不是天才便是疯子,他们心性返璞归真,凡事直指本心,修行之路顺畅无比。

    此类人也是学府最愿意培养的。

    但往年招生,这般人物也不过一手指数以内。

    虽说这只是他们学府自己的评判标准,但是还是比较准确的。

    点评了一番后,白荀笑着重新座回到了位子上,继续等待着下一个闯关者的到来。

    这边,韩玄斌的脸已经都翘上天了。

    “就这些问题还想难倒我,还真把我当成十岁小孩不成!”

    出了这帐篷,韩玄斌眼前再无任何的关卡了。

    看着眼前这扇大门。

    仰起头看着牌匾上龙飞凤舞写着的四个大字:文华学府。

    韩玄斌心中也是松了口气。

    暗自道:这下只要等分数出来了,我必然在这前一千名,到时候就可以入学府了。

    看来已经一只脚迈出了抹杀这个深渊了。

    默默地站定。

    看着牌匾上的字,此时他感觉自己好像整个人都要升华了一样。

    像是整个世界就剩下他和这大门了。

    “本公子果然是主角的命,等进了这学府,我肯定就是那种霸道学长之类的,简直吊到没朋友。”

    在韩玄斌独自一人装文青陶醉着,脑中幻想出各种狗血的戏码的时候。

    一旁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他。

    “同学?同学!”

    被打扰意境的韩玄斌顿时怒目相向。

    却看到一个长得十分俏丽的少女正在一旁喊他。

    对方是文华学府的学员装扮,只是不知为何,腰间还别着一柄造型古朴的长剑。

    见是一个女人,韩玄斌抱着不和女人计较的态度,冷冷的说道:“干嘛!有什么事!。”

    这样冷淡的态度可让那少女心中有些不舒服了。

    我好声好气地和你说话,你居然这般冲我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