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白痴宗派与可疑的黑衣人-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66章 白痴宗派与可疑的黑衣人

    第六十六章

    韩玄斌听到之后,起初还想着春秋门都是笑话吗,连情况都不知道就这样贸然扑上来。

    但这笑容还没持续一会儿,立马一脸懵逼的想起了什么。

    我干你!你春秋门全是傻吊啊!

    你们要是全灭门了,老子这任务岂不是要泡汤了!

    我的基地大领主梦想!!!

    “雷叔,带我出去看看!快”韩玄斌急切地催促着,“我要看看现在外面的情况,是不是春秋门都死光了!”

    “少爷?您和春秋门有联系?”

    “有个鬼联系!快带我出去!”

    在韩玄斌的再三要求下,雷刚这才将韩玄斌小心翼翼的护在身后,向外走去。

    咦!

    那不可一世的四极居然被牵制住了!

    当中有两名黑衣人,居然分别抵挡住了那杀气最重的北寒与那修为最高的南翁。

    北寒与南翁凌空而起,上下翻飞,看起来与那两名黑袍人打的好不热闹。

    而东丰和西宇二人则是被好几名看起来年岁已经不小的人围在中间缠斗着,无法前去支援。

    至于那些韩家带来的人包括韩山林在内,都被春秋门的弟子包围着。

    虽然这些春秋门的弟子修为都不是很高,但是却胜在人多。

    一时间,居然被春秋门占据了上风。

    不过韩玄斌看得出来,现在的战况只不过是表面的现象而已。

    此时的春秋门完全是靠着那两个黑袍人在支撑,若不是这二人抵挡住了北寒和南翁,这些春秋门的人,都不够北寒一个人宰的。

    不过让他好奇的是,这春秋门又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两人帮忙?

    这春秋门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名不经传的宗派,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资本请来这等强悍的人物!?

    韩玄斌跟在雷刚身后,看见场中的情况不由得感到疑惑,难道是这矿脉的消息泄露了出去,被其他人知道了前来分成的吗?

    “少爷,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不知不觉中,雷刚已经开始相信韩玄斌的判断了。

    “我们先找一个隐蔽的地方静观其变,现在太乱,情况还不明朗。”

    韩玄斌可不愿意现在插入这两团人当中,现在他们在暗,算是占了一大优势。

    二人悄悄来到了一处破烂的建筑当中,并且让雷刚用灵能将他们包裹住,尽量不要被发现。

    幸而大家都将注意力放在对战双方身上,压根没有注意到韩玄斌和雷刚二人的行动。

    而这个时候,韩玄斌却发现了问题,那两个黑袍人,居然并不是武者,而是

    学者!

    只是很奇怪,学者们若是拼斗起来的话,胸中的悬河之气一喝,若是对方不敌,那么这胜负就已分了。

    因为武者是绝对无法击败学者的。

    但现场的情形彻底颠覆了韩玄斌的这个思维,此刻那两个黑袍学者,每一声大喝,虽然都能抵御北寒或者是南翁的攻击,但是却没有太大的攻击力。

    北寒南翁的灵能攻击每每要攻击到这二人的时候,二人便是沉声一喝,那威力虽然强劲,悬河之气也将对方的灵能攻击化解,但是却无法击杀这北寒南翁。

    不知道为什么,韩玄斌感觉其中一黑袍人的攻击有些生疏。

    能抵御战将境的学者,为什么会有这种生疏的感觉?

    这让他不禁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另一个黑袍人的身上。

    咦?

    感觉这身影有些眼熟?

    带着疑惑的韩玄斌,点开了这人的人物面板时,上面显示出来的信息,着实让他很是意外。

    姓名:封九孤

    评价品阶:灌顶者的产物

    等级:战将境

    地位:大唐王朝大司马之子,覆世之文计划实施者

    功法:悬河之气

    简介:无

    封九孤!

    那小子怎么可能变成了战将境!!!

    韩玄斌不可置信地看着正在与那北寒战斗的封九孤,当初不过只是御气境的他怎么可能变成了战将境!!

    到底是谁在开挂!

    韩玄斌的心就像是沉到了海底一般,彻底地寂静了。

    他注意到了其他的几个说明,灌顶者?

    难道说他的这身悬河之气不是他自己的!

    难怪觉得他的招式生疏。

    韩玄斌的眼神犹如鹰隼一般死死的盯着封九孤,这家伙居然是覆世之文计划的实施者。

    他环视一圈,看着春秋门的这些弟子,看来春秋门的这次行动,果然和覆世之文扯不开关系。

    那余相国肯定脱不了关系。

    韩玄斌现在肯定了,他没有走错路。

    只要抓到了这覆世之文的路线,他就不信他们韩家这一世还会再次那般灭亡!

    “那么另一个人是谁呢?”

    韩玄斌将目光放在了正在和南翁对战的另一黑袍人身上,说不定这家伙和封九孤一样,也是灌顶者,人物面板上的信息会比较的清楚。

    可目光才刚刚放在他身上,那正在与南翁对战的黑袍人居然向他的这个位置看了过来!

    冷淡的眼神。

    就像是看破生死般的眼神。

    韩玄斌只感觉一股寒气从脚底蔓延至全身。

    “夺命书生徐吾阳!”

    “居然是夺命书生徐吾阳!!!”

    “上一世将我韩家赶尽杀绝的刽子手徐吾阳!”

    韩玄斌一直隐藏在体内的冰冷杀气此时此刻被彻底激扬起来,势头之强劲,笼罩了下面半个战场,让很多人都转目看向这边。

    这是上辈子韩玄斌亲眼目睹家人之祸,再加上被无尽追杀慢慢累积而成。

    一股浓郁的令人作呕的杀气。

    “小少爷,您怎么会”雷刚一副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韩玄斌,但是眼神立刻变得锐利起来,立刻抱着韩玄斌凌空一跃,飞上半空中。

    他愤怒地看着一喝将南翁逼退,正在用冷漠眼神盯着他们的徐吾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