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9章 诬陷-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549章 诬陷

    第五百五十三章

    而此时那空间乱流的出现,韩长青发现比之上次变得更加猛烈了。由此可以看出,自己的力量在这么久的时间之内又得到了一定的增长,此时变得更加强悍了。

    那大汉原本就是心中的恐惧越来越甚,而此时随着那黑色的空间乱流的出现,这丝恐惧顿时便达到了顶点,而那大汉的身体之上瞬间便冒出了无数的冷汗。他不知道那黑色的丝线到底是什么,只以为那是韩长青的特殊攻击。

    而此时还不待他去思考那黑色丝线是什么,只感觉到自己的手臂顿时接触上了那黑色的丝线。而与此同时,那大汉顿时感觉到自己的手臂之上传来一阵痛觉,待他目光凝视到自己的手臂之上时,只见到自己的手臂之上居然慢慢的爬满那黑色的丝线,而自己的手臂只要一接触那黑丝,居然瞬间之内就会被其吞噬。

    此时的吞噬乃是一种完全的吞噬,仿佛就是从未曾出现过一般。那大汉的手臂之上突然被那黑丝吞噬去掉一寸多长的手臂肉骨,他顿时感觉到自己的手臂之上传来一道撕心裂肺的痛苦,仿佛那肉骨乃是被人强行抽取的一般。

    而随着那一道道肉骨消失,那大汉的手臂之上慢慢的流出了血液,而那血液出现之后也瞬间被那黑色的空间乱流全部吞噬,完全就如同从未出现过一般。

    而此时韩长青看到这里,没有任何表示,反而是冷冷的看着。此时那大汉还在向前击出的手掌迅速的被那黑色的丝线吞噬着,整条手臂此时已经是千疮百孔,而且还有愈演愈烈之势。

    韩长青看了片刻之后,脸上突然出现一道笑容,之后脚下轻轻一点,整个人顿时便消失在了原本所站的地方,退到了三丈之后,看着那大汉痛苦的神色,韩长青慢慢的拿起了自己手中的苍龙剑,之后直指那大汉的喉咙,之后手指瞬间放开,苍龙剑瞬间便化作一道寒光向着那大汉的喉咙袭击而去。

    那大汉原本就是已经被自己身前出现的黑色丝线缠上,自己此时的手臂之上已经出现了无数的血洞,而此时那手臂虽然说是手臂,但是却已经成为一条被废了的胳膊了。

    而正是因为他的所有注意力都一直被那黑色的空间乱流所吸引,而此时苍龙剑向着他斩去之后,那大汉也一直没有感觉到,直到那苍龙剑来到他身体之外数丈之时,他才感觉到,顿时便想办法抵挡着。但是此时却是完全没有办法以自己最完整的状态抵挡,而正是因为如此,那苍龙剑几乎在瞬间便划破天际,带着一丝血丝出现在了那大汉的身后。

    “刺啦~”一道血箭从那大汉的脖子之处飞溅而出,那人的前喉之处此时也冒出了许多鲜血,几乎片刻时间,他眼睛之中原本该有的生的光芒几乎在片刻时间便慢慢的慢慢的消散而去了,而此时那人因为身体不稳,整个人也慢慢的倒了下去,身体也脱离了那黑色空间乱流,掉落在了自己身前的地上。

    虽然那大汉脱离了那道黑色的乱流,但是此时却已经倒在地上,还在不断的抽搐着,他的手臂此时已经千疮百孔,甚至看不出原本的样子了。

    此时韩长青淡淡的看着眼前倒下的大汉,然后缓缓的收回了自己的苍龙剑,此时站在韩长青身后的那两个女子此时的心中满是震惊,甚至连脸上的表情都表现得极其夸张,心中颇觉得不可思议。心道这人怎么如此厉害,几乎只是瞬间便将那人斩杀,而且此时连他使用的是什么招式都不知道,只看到他的手臂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击出,之后在他的手臂之外出现一道道的黑色细丝,而就是那黑色的细丝将那大汉的手臂吞噬,最后那人的长剑瞬间击出,便将那大汉的喉咙插穿,那大汉瞬间便毙命在了这人手中。

    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的速度极快,几乎只是瞬间便完成,两女子只见那大汉跳起,之后落下,最后毙命,完全未曾停留过。

    此时看到韩长青慢慢的收回苍龙剑,而且此时还低着头看着那躺在地上慢慢冷却的大汉的尸体,此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是此时她们对韩长青却是满心的防备。她们对付那大汉,仗着家人给的法宝的话,就算不能战胜那大汉,但是与其对战,战而不败是肯定的!

    但是此时看到韩长青的攻击,两人顿时便觉得自己两人加在一起,定然也不够别人一盘菜装的。当下便心生退意,两人顿时便不动声色的向着身后退去。此时她们退去,尽力的保持着安静,希望不吸引韩长青的目光就能够离开此处。

    但是就在她们方才退去之时,韩长青突然转过身来看着二人。那两个女子此时看到韩长青转身,顿时便吓了一条,但是却还是装作镇定,之后也直接转身向着身后转过去,开始保持一个正常的速度离开着。她们此时根本不敢加快速度,她们害怕就像刚才那几个奔逃之人一样,瞬间被韩长青的长剑斩杀在奔逃的路途中。

    而此时韩长青看着这两个女子的动作,心中乃是极其平静,没有任何波澜。其实他虽然没有观看这两个女子,但是韩长青却一直是利用自己身体之内的剑意在观察这两人,万一这两人要对自己不利,那么韩长青便会不客气的将二人斩杀。

    但是经过了这么久的时间,韩长青却发现这两人没有动作,此时甚至还要逃跑,韩长青其实也知道她们两个在想些什么的。但是就在韩长青打算不去管她们,正准备收回观察她们的剑意之时,突然眉毛再次一抖,就在刚才的那一瞬间,韩长青在那白衣女子的身上,居然再次感受到了一股人类的气息。如果只是错一次的话,韩长青可以理解,因为在此处已经多年未曾感觉到人类的气息,除了那皇姬之外,韩长青在整个兽域之中一直未曾见过。就算是那皇姬,韩长青也是多年未见,而此时韩长青再次感受到一丝人类的气息,当下便愣了。

    “你们等等!”韩长青淡淡的开口对着正在走开的两个女子。韩长青的话音很低,若是平常,常人定然无法听清,但是此时那两个女子只感觉到那声音仿佛就是在她们的耳边说出一般。而此时两人听到这话,两人的身子都是顿了一顿,之后慢慢的停留了下来,两人的转头对视一眼,无奈之下,慢慢的回过头去看了看韩长青。

    韩长青的声音此时之所以能够让两人感觉到非常的近,那是因为韩长青此时将仙元力运用到自己的声音之内,利用仙元力将自己的声音发出,只要是自己仙元力能够达到的距离,都能够清晰的将自己的声音送到那里。

    韩长青看着两人停了下来,之后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脚下脚步顿时一点,整个人顿时便化作了一道虚影,片刻之后便出现在了两个女子的身前,看着两个女子,韩长青没有说话。

    “前辈,请问有什么事吗?”若以前只是因为感受不到韩长青的修为境界方才如此尊称他的话,此时两人则是深刻的感觉到了韩长青的实力,此时方才是真正的发自内心的叫着韩长青为前辈,因为他们相信,像是韩长青的这种实力,尽管此时的脸看着最对三十余岁,但是两人还是愿意相信这人来势她们父辈的高手。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从刚才在酒肆之中,我就仿佛感觉到了你身上仿佛有一丝奇怪的气息,而就在刚才你们要离开之时,我再次感觉到了那丝奇怪的气息,所以我才叫下了你们!”韩长青此时没有直接说自己感受到的乃是人类的气息,因为在此时,那丝人类的气息已经再次消失,他感觉到眼前这两个女子都已经没有什么人类的气息,反而只剩下妖兽的气息。

    如此之下,韩长青自然不可能直接问那女子,而是采取委婉的方式,想要看看那两个女子的反应。果然,此时韩长青方才说出这话,顿时便看到两个女子的眼中几乎同时都闪过了一丝异样之色,可是片刻的时间又将那异样之色掩藏了起来。

    看到这里,韩长青的心中不知为何,突然生出一丝奇怪的高兴之色。从韩长青生下来开始,都未曾与什么年轻女子接触过,当然这其中是除开了自己的姐姐的。而此时与这两个女子接触交谈,而在看到两个女子掩饰自己的异样之后,韩长青心中也生出了一道怪怪的感觉。

    “肯定是前辈您感觉错了吧,我觉得我们很正常的啊!如果前辈您觉得有问题的话,现在仍然可以查看一番,看看我们有没有问题的!”那丫鬟的女子看到韩长青的脸上挂着一丝微笑,没有恶意,当下便开口对着韩长青解释了起来。

    而正是因为这女子的解释,韩长青顿时更是怀疑这女子的话了。毕竟这女子的话说得有些急促,甚至有点害怕韩长青不相信她所说的话一般。

    而听到这里,韩长青顿时没有当回事,而是直入正题的说道:“就在上次在酒肆之中,我从这位xiǎo jiě的身上感觉到了一丝人类的气息,而就在刚才,我再次在xiǎo jiě你的身上感觉到了一丝人类的气息。其实我也没有什么想法,只是单纯的好奇而已,在这兽域之内,几乎都看不到人类的存在…”韩长青淡淡的将自己所想的表达了出来。

    “人类的气息?前辈您定然是感受错了,我们从小到大都未曾看到过人类,虽然从父母之处有所了解,也极想看看人类,但是却一直没有机会,所以此次前辈定然是感受错了!”那丫鬟听完韩长青的话,顿时便开口回到,倒是那身穿白衣的女子,从始至终都未曾说一句话,这让韩长青感到非常好奇,她为何不说话呢?

    “我怎么发现一直是你在说话呢?我想问的是这位xiǎo jiě,并不是你!”韩长青听完那丫鬟的话,顿时便是故意将自己的脸一板,之后声音故作严肃的对着那丫鬟说道,其实也是在提醒那白衣女子,让其回答自己的话,不要欺骗自己。

    那丫鬟听到这话,顿时便吓了一跳,当下便低下了头,双手在自己的身前来回晃动着,摆在前面也不是,摆在后面也不是。

    “前辈,小熙说的就是我想说的!”那女子柔柔的对着韩长青说道,此时她看着韩长青严肃的表情,仿佛是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一般,但是却还是开口向着韩长青说道。可她说完之后,脑袋也慢慢的低了下来,不敢继续与韩长青对视。

    韩长青看着眼前这两个女子,心中突然觉得这两个女子颇为有趣,心中顿时生出了一丝奇特的想法,想要吓吓这两个女子,之后便淡淡的说道:“她想说的就是你想说的吗?那么我问你,如果我现在要杀了她,你会怎么说呢?”

    果然,那女子听到韩长青的话,顿时便抬起头来,不可思议的看着韩长青,此时两个女子都是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韩长青,不知道该和韩长青说些什么!

    片刻之后,还是那白衣女子率先说话,此时那白衣女子开口说道:“前辈,小熙并没有做错什么,你为何要迁怒于她呢?难道前辈嗜杀成性吗?”那白衣女子没有从正面回答韩长青,而是反问韩长青到。

    听到这话,韩长青顿时就是一愣,心道这女子居然用如此大一个帽子来扣自己,如果自己此时要杀这女子的话,那么就算是嗜杀成性,所以因为这点,那么韩长青便不会动那名叫小熙的丫鬟,因此她们便可以离开此处了。

    但是那女子却未曾想到,若是常人的话,经过她这般一说,反而可能弄巧成拙,因为有些人根本不管你用什么话来与其对话,而是在乎的你的修为境界,你的实力。因为很多时候两人在一起公平的说话,都需要的是有相同的实力,若是一方实力过于弱小,完全不是另一方的对手的话,那么两人交谈下去其实真的没有什么必要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