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平静的杀机-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67章 平静的杀机

    第六十七章

    “贼子好胆!”雷刚大喝一声,声音当中夹杂着灵能,恶狠狠的冲着这徐吾阳轰去。

    “居然还有两只小老鼠。”徐吾阳完全不顾在一旁虎视眈眈的南翁,也不顾这夹杂着灵能的声音硬生生的轰在他身上,反而饶有兴趣地看着落回地面的雷刚,“哟,有点意思。”

    他拍了拍身上的黑袍,将身上褶皱的地方整理好之后,朝着南翁微微一笑,“不好意思,接下来我不能再和你玩了。”

    说着一股奇异的灵能冲着夺命书生身上飞出,同时劈向南翁和韩玄斌。

    虽然二人都运功将这一招抵挡了下来,但是南翁与雷刚面色均是一紧,这学者的灵能攻击居然如此强大!

    “少爷,这个家伙不好对付。”雷刚沉声对着韩玄斌说着。

    “这个家伙当然不好对付。”韩玄斌身上杀气依旧,甚至更加浓郁起来,“此人文武双全,年纪轻轻便是已经抵达了战将境,且胸中的那一股悬河之气也是完全不落于战将境的武者们。”

    听了韩玄斌的话,雷刚不可置信的看着徐吾阳,此人当真如此厉害!?

    另一边南翁虽是抵挡住了这次攻击,但是脸色却是越发的难看了。

    “你不是学者吗!怎么可能有如此强烈的灵能攻击!!!”南翁瞪圆了那双满是血丝的眼睛,气得笑了起来,“之前你一直用悬河之气是在戏弄我吗!”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反正今日你一定会死。”

    徐吾阳脸色平静如水,仿佛没有什么事情能够引起他的注意一般。

    “小子好胆,老夫当年纵横的时候,你还在娘胎里呢!”

    眼前这看起来也就二十来岁的家伙,居然敢这样瞧不起他。

    这让他这纵横天武大陆数十载,四极名号响当当的南翁怎么受的了!

    南翁阴沉着脸,盯着正在打量雷刚的徐吾阳,将原本一直插在腰间的那杆旱烟拿在了手上。

    “今日,老夫就让你知道知道,休要看不起人!”

    南翁一声大喝,浑身上下的灵能开始疯狂地涌动起来,甚至连带着他身体周围的灵蕴都变地狂躁起来。

    只见那旱烟外面裹着的那一层外壳突然碎裂开来,当中一根细小的铁棍显现了出来。

    一到南翁手中便迎风而涨,居然变成了一杆约有两米左右的火红长棍。

    南翁手持长棍,舞了个棍花,用力一整,那长棍的两头砰的一声燃烧了起来,好不威风。

    这边的声势自然也是引起了徐吾阳的注意,“大小如意?你还有地阶宝物。”

    话语当中依旧是那般的平淡。

    黄阶兵器的特点是坚硬,玄阶兵器能够使用灵能攻击,所以一般只有御气境以上才能使用,而地阶兵器则是换了一种说法。

    宝物。

    地阶以上的兵器也好,铠甲也罢,都各自不同的属性,有的坚不可摧,有的能自动发起攻击,甚至有的还能自主治疗伤势。

    到达地阶的兵器,有这等神奇之处的物品才能称之为宝物。

    要不然只是坚硬一些,就说是宝物的话,未免也贻笑大方了。

    南翁手上的这件宝物也是当初意外所得,确实是地阶中品宝物,名曰烈火棍。

    大小如意那两端冒出的火光,则是这南翁功法的特性。

    “小子,老夫今日就让你知道,人都是要有敬畏之心的!”

    南翁沉声舞棍,轻舒猿臂,提起手中两端迸发出熊熊烈火的长棍,对着徐吾阳当头就是一棒。

    “嗯,你说的不错。”徐吾阳将一直披在身上的黑色斗篷一掀,露出了一件闪耀着白色光芒的衣衫。

    “人就是要有敬畏之心!”

    抬手一挥,光芒四射,跟那烈日争辉般的光环飞出,直射南翁。

    速度之快,竟在南翁高举那烈火棍的时候就瞬间飞到其眼前。

    这么快!

    南翁心头一紧,现在他根本不能收下手上的攻势,也闪避不开这一招攻击。

    干脆咬着牙,心中一横,也不躲了,、将自己体内的灵能疯狂的聚集在手中,至上而下,将手中的烈火棍奋力砸下。

    轰

    一阵刺眼的白光闪过,接下来就是一声惊天巨响。

    声音震耳欲聋,让在场的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地停下了手中的攻击,看向那发出剧烈光芒与爆炸的地方。

    在迎过一阵剧烈的冲击波后,那地方开始慢慢地重新显现出来了。

    但是当中的情况让韩玄斌心头一紧,悄声在雷刚耳边轻喝,“快走,先离开这里!!!”

    而雷刚也是被当中的景象给震惊了,那南翁居然连人带wǔ qì都被劈成了两截!!!

    这情况也被四极当中的另外三人看到了,心中不由得都慌了起来,战将境中期的南翁,居然就这样死了!

    被对方一招就干死了?!

    糟糕,此人太过于厉害,要跑!

    余剩下的三人开始向着一处慢慢汇聚,看样子是想要聚在一起好逃离这里,连战将境中期的武者都能一招击杀,那这人究竟到达了什么境界!

    雷刚此时也是一股寒意涌上心头,糟糕,此人如此危险,要快些带小少爷离开这里。

    当即就想行动,抱着韩玄斌就冲想腾空而起,赶紧离开这里。

    但还没等他飞起来多高,却是停住了。

    徐吾阳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的身前,正一脸淡漠的看着他们二人,嗯准确来说应该是看着韩玄斌。

    “你很有意思,我明明没见过你,你怎么会对我有如此强烈的杀气。”

    徐吾阳说的很慢,说起话来仿佛是一字一句。

    “因为你该死!”韩玄斌也是字字清楚地回答着,自从被徐吾阳发现后,他就不认为自己能在对方的手底下溜走。

    他上一世,之所以被逼入破灭神殿的废墟当中,就是这徐吾阳的算计。

    韩玄斌看到他唯一出手的一次,是这家伙一掌将他偌大的韩府震成了废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