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章 形势-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562章 形势

    第五百六十六章

    几乎瞬间,那人的长剑便击打在了韩长青的长剑之上,还不待韩长青反应过来,两剑相触的地方顿时发出一道火光,紧接着韩长青只听到“轰”的一声爆炸声,一道强大的力量瞬间便向着韩长青扑了过来,韩长青顿时便止不住自己的身体,整个人顿时便向着身后飞了出去。

    韩长青完全没有想到那人的攻击在此刻居然变得如此强悍,韩长青虽然有反应,但是瞬间的时间却还是没有布置下多么强悍的防御力量,所以此时韩长青甚至都还来不及反应,那力量便扑到了他的面门和胸口,仿佛如同一把重锤捶在韩长青的胸口和面部一般,韩长青只感觉到自己的脑袋之中传来一阵震动眩晕感,而胸口之中传来一道内脏的震动。

    韩长青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子,就在爆炸的一瞬间,韩长青的虎口便炸裂了开来,嘴中也喷出了鲜血,整个人向后飞去,片刻便撞在了身后的一面墙壁之上。但是此时的墙壁却不如以往那般坚韧,韩长青的身子撞上之后,瞬间便崩塌开去。

    那宗主看着自己一剑便直接将韩长青的拍飞,并且让韩长青受伤,脸上顿时露出了一道得意的笑容,心道这小子的修为境界毕竟还是太低,就算他掌握了一些特殊的力量和清华剑,但是差距还是摆在那里的!

    想到此处,他顿时抬脚向前走去,此时却没有使用瞬移!此时韩长青撞翻了那一层墙壁,许多乱石灰尘便自然而然的生了出来,将众人的目光挡在了外面。但是在此的众人除了那宗主之外,其余众人此时都是一副萎靡的样子,完全无法再投入到攻击之中。因为他们将自己身体之内的力量通过一种特殊的方法全部融入了那宗主的身体之内。

    此时韩长青撞fān qiáng壁,灰尘虽然能够挡住常人的目光,但是却挡不住那人的目光。此时他利用自己身体之内的仙元力查看着向外飞出的韩长青,只见韩长青飞出之后撞毁了一道墙壁之后,又继续向前飞出数丈,方才停下了自己的身体,倒在地上,再次喷出了一口鲜血。

    此时韩长青倒在地上,从他的嘴中还流出了一道鲜血。韩长青此时在地上摇摇自己的脑袋,心道自己居然如此大意,导致此时受如此伤,伤虽然不重,但是对自己还是有些影响的!此时韩长青慢慢的站起身体,抬手将自己嘴角之处的血迹擦去,抬眼向着自己走来的那宗主。

    韩长青右手臂顿时向前一伸,只感觉到韩长青手臂之上传来一道力量,片刻时间之后,韩长青的手臂之上便出现了一道铠甲,而那铠甲正是韩长青多年不曾动用过了的斩神臂铠。而随着那铠甲出现,韩长青将清华剑收回到了自己的戒指之内,拿出了自己的苍龙剑,顿时斩神决也运转了起来。

    随着自己身体之内的力量越来越大,韩长青淡淡的抬起了自己的头颅,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坚毅之色,顿时大量的仙元力涌入斩神臂铠之中,之后韩长青顿时抬起自己的右手,抓着苍龙剑猛然便向着身前的地面斩了下去。

    “轰隆~~砰”韩长青的速度极快,几乎瞬间,手中的苍龙剑便接触到了地面之上,随后韩长青只感觉到自己的身前传来一股狂暴的力量。而那还在向前行走而去的宗主此时只感觉到自己身下的地面之上传来一道抖动之感,随着那抖动之感,他也感觉到一股力量向着他飞速的扑了过来。此时他没有多加思索,瞬间便瞬移了开去。

    那力量自然就是从韩长青所在的地方迸发出来的,此时那人闪开,从韩长青之处散发出来的力量顿时便向着四韩的建筑轰击而去,原本在韩长青身下出现了一道裂痕,而此时那裂痕还在快速的向着那大殿慢慢的蔓延过去,随着按裂痕走过的地方,所有的建筑全部都倒塌下来。

    而韩长青发出这一剑,也没有在原地做过多的停留,整个人瞬间便向着那宫殿之内窜去。而此时那宫殿因为韩长青的力量此时还在微微的颤抖,随着韩长青的力量还在轰击,此时颤抖还在慢慢加剧,所以韩长青猜想那建筑应该会倒塌才对,所以此时便要冲入其中将长刀拿出来,并且借助那传送阵离开此处。

    此时韩长青所想的其实确实就是如此,韩长青方才向前跃出,他身旁的一些建筑便开始动摇,倒塌了起来,原本还在房屋之内的众人只感觉到传来一道道抖动的感觉,顿时全部都离开了房间之中,向着此处看来。

    而那宗主此时看到此时宫殿之中掉落下来的石块,顿时没有再去理会韩长青,而是向着那倒在地上,将力量都给了他的一众长老奔去。若是宫殿倒塌,那一众长老被掩埋,到时候可能还有更多不必要的麻烦发生。

    正是因为他不管韩长青,韩长青整个人瞬间便来到了那长刀之前,瞬间用力要拔起那长刀,但是却发现根本拔不起来。韩长青转念一想,顿时便运起自己剑意承载着魂力进入那长刀之中。随后韩长青发现长刀顿时便抖动了起来,在长刀上面确实也出现了一道青色的光芒。看到此处,韩长青手中力量再次一运,那整把长刀顿时便被韩长青拔了起来。

    韩长青脸上淡淡一笑,拿起那长刀在自己的身前一舞,之后顿时运入一道魂力进入其中,韩长青只看到在那长刀之上顿时便出现一道青色光芒,韩长青顿时便握着这长刀在自己的身前一划,顿时身前便如同使用那清华剑一般,在自己的身前出现了一道黑色空洞。

    韩长青看到这空洞之时,顿时便是一愣,难道这暮云域的域器也与那通天彻地域的域器一般无二吗?若是如此的话,那又为何在各域的域器都还不一样呢?

    但是此时韩长青不打算再多想下去,因为此时韩长青身边的墙壁此时都已经倒塌了许多,若是他此时还不离开此处的话,那么等下在离开可就有些麻烦了!

    想到此处,韩长青顿时便将那暮云刀放到了自己的戒指之中,拿出那清华剑,向着身前的传送阵跑了过去。此时从那宫殿之上还在掉落着砖块、石头,若是有大量的砖块石头掉落进入那传送阵之内,那么那传送阵极有可能因此而被毁去,到时候自己还得因为传送的问题而纠结许久,平白无故的给自己增加了许多的麻烦。

    如此,韩长青此时瞬间便将清华剑从自己的戒指之中拿出,身子边向那传送阵奔去,自己的魂力也边向着那清华剑之中涌去。若是此时有人前来此处观看的话,不会看到韩长青的身影,只会看到一道青色的光芒在游动着。

    而此时韩长青就是想要借助清华剑的力量开启传送阵,从而离开这里,但是他方才来到传送阵之前,那传送阵顿时便发起了光亮。而看到这光亮的韩长青顿时便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当下就愣了一愣,心道自己还未曾注入力量,为何会如此呢?

    但是还不待韩长青多想,只听见一道“轰隆”声传来,韩长青顿时便发现在那传送阵之上的宫殿顶部开始出现裂纹,并且已经有砖石掉落了下来,而此时韩长青只见一块两人大小的砖块向着自己砸了过来,而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砖石向着那传送阵砸了过去。

    看到这里,韩长青顿时就愣了,当下便控制自己的仙元力前去轰击那掉落下来的砖石,但是发现发现自己虽然能够轰碎一些小的砖石,但是那两个人大小的砖石自己却很难直接用仙元力轰碎,无奈的情况之下,韩长青整个人顿时窜起,扬起手中的长剑,已将向着那快巨大的砖石劈去。此时覆盖在长剑之上的力量极其庞大,韩长青要将那砖石直接劈碎。

    韩长青原本是想要在最快的速度将那巨大的石块劈碎,但是想法和实际情况确实呈相反的状况发展着。韩长青整个身体方才窜出,瞬间之内便与那石块相接在一处,韩长青顿时一剑劈出。而随着这一剑,韩长青顿时感觉到自己前行的速度被那冲击力阻挡了一瞬间,尽管韩长青将那巨石劈碎,但是此时的身形却是一剑被阻挡了一些。

    虽然只是被阻挡了一会儿,但是那原本掉落下来的石块却已经是非常接近那传送阵了。此时韩长青看到这里,无奈之下只得动用仙元力,希望能够借助自己的仙元力将那些石块清除开去,但是最终韩长青却还是无奈的发现,单纯仙元力的力量是不足以发挥如此大的作用的。

    可是就在韩长青正准备放弃之时,原本聚集在传送阵之前的仙元力突然出现一阵震动,之后韩长青只感觉到在那传送阵之上发出的光芒此时变得极盛,几乎片刻时间便已经让人无法看清里面的具体事物,那些石块也仿佛在这瞬间被那光华吞噬了一般。

    那光芒虽然拦住了韩长青肉眼的观察,但是却没有拦住韩长青仙元力的观察!此时韩长青的仙元力只看到在那传送阵之内有一道强大的力量出现,而后只看到几个类似人类的虚影出现,韩长青顿时便感觉到有一道极其强悍的力量再次袭来,几乎瞬间的时间,韩长青的仙元力便被那股强大的力量排斥了出来,不管韩长青如何努力,几乎都没有任何作用。

    此时韩长青顿时就愣了,从刚才看到的那几道虚影,韩长青马上就知道了那是几个正在借助传送阵来到此处的人,从那强大的力量看,韩长青也知道,在那传送阵之内定然站着极其强悍的人,尽管那人还未到达此处,但是却也已经能够影响到此处的环境了。

    而此时仿佛是要验证韩长青所想的一般,那力量在这瞬间再次爆发,之后韩长青听到一连串的“砰砰~!”声,无数的石块仿佛是遭受到什么强烈的攻击了一般,全部向着传送阵之外飞了出来。可是韩长青看到这里,顿时就愣了,心道这些人快要到了。

    此时韩长青的内心深处在做着争斗,一方面他想借助于这个传送阵去到上界,如此的话就需要保护传送阵不被毁坏;而另一方面就是如果韩长青想要借助传送阵前往上域的话,那么就必然会看到此此时在传送阵之中的这群人,而若是如此的话,韩长青很有可能被他们所阻拦。

    韩长青想了许久,最终牙齿一咬,顿时便将那暮云刀拿了出来,放置在原本放置的地方,之后韩长青关闭了那掩仙元珠的功效,收回了自己身上的一切攻击器具。可是尽管如此,韩长青的剑意却还是紧紧的包裹着那暮云刀。

    此时韩长青站在传送阵之前,等待着那传送阵之内的人出来。而片刻时间之后,韩长青身前的传送阵抖动得越来越大,而后韩长青只感觉到身前无数道力量在肆虐着,可是此时那传送阵的光芒仿佛也达到了巅峰一般,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暗淡了下来。

    不过片刻时间,韩长青只见到在传送阵之内此时站着三人,而这三人韩长青却完全看不透他们的修为境界,而这三人此时出现在传送阵之中,眼神之中都是一股冷漠,显得没有任何情感,仿佛是只要能够达到目的,什么事情都会去做一般。

    韩长青一直都是站在那传送阵之前,此时这三人突然出现,只见韩长青脸上的表情先是一愣,之后缓缓地低身对着三人鞠了一躬,却没有说些什么。反而是那三人,此时的眼神都是聚集在韩长青的身上,片刻之后又开始打量起韩围的大殿起来。

    “你是什么人,这里发生了事情?”那三人打量了一阵,却没有看出什么,便开口对着韩长青说道。那人的话语满含冷傲之感,仿佛看韩长青就是看一个微不足道的乞丐一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