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喂!秋狗剩,你来打我啊!-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70章 喂!秋狗剩,你来打我啊!

    第七十章

    一时灵蕴翻腾,灵能横飞。

    而韩玄斌是真正地遇上了麻烦,他一直敲闷棍的举动已经被许多的春秋门人顶上了,一等到韩玄斌靠近,这些人就纷纷刀锋一转,冲着韩玄斌砍来。

    一时间韩玄斌非但没有捡到便宜,反而还受了些伤。

    “这些家伙怎么都开始变得精明了起来。”

    等韩玄斌再次被一个御灵境挥舞着大锤的春秋门人击退后,他知道,自己的这一招好像是行不通了。

    噗

    对方力道强劲,韩玄斌一时不慎便是受了更严重的伤势。

    韩玄斌单膝下跪,握紧裁决,骂道:“妈的,好强的力道!又偷袭失败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再次向后退去,退到那西宇东丰的队伍当中。

    现在西宇和东丰二人才懒得管,韩玄斌是临阵脱逃还是负伤下线这种事情。

    二人现在都杀红了眼,东丰手中举着一柄沾满鲜血的铁扇。虽然他平时都是出谋划策,但是他本身也是虎贲境后期,将要到达战将境了。

    此时他和西宇靠在一起,手中铁扇上下翻飞,配合西宇的悬河之气。

    而西宇在喝出悬河之气的同时,当中自然也加上了催眠乱智的能力。

    这样一喝让那些没有防备的人,出现更长的出神的时间,再配合东丰的铁扇,二人这般配合击杀的春秋门人居然是最多的。

    韩玄斌躲在最后,观察着这二人,兑换商店这个系统若是能够打开的话,他认为一定会有质的飞跃。

    再加上到时候基地系统的开启。

    简直不要太无敌。

    他早就把东丰当成了他的目标,只不过现在没有什么机会。

    战场上的局势除了一些没脑子的人之外,几乎都是汇聚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小群体。

    “要想办法阴死这个东丰才可以,反正这家伙到时候对上徐吾阳也没什么作用。”

    韩玄斌看着与西宇配合很好,正在收割着一个又一个春秋门人的东丰,喃喃自语着。

    忽然,他看到了一直在人群当中发号施令的秋广。

    抱着试试看的态度,韩玄斌打开了这个秋广的人物面板,看看有什么值得发现的线索。

    当他眼神扫过这秋广的资料的时候,嘴角不由得勾了起来。

    “嘿嘿,有办法了。”

    秋广此时正在满头大汗地指挥着余剩下的春秋门人作战。

    看着一名又一名倒下的门人,心中不免有些心痛,但是想到之前那两个黑袍人对他的许诺,这些就完全不算什么了。

    能获得低级门派的称号,并且能享受这条矿脉的开采权。

    最关键的是,能投入余相国的阵营当中。

    这才是最让他心动的,在大唐中,有了余相国给他撑腰。

    当真是不出五年,他就能将自己的宗派势力提上一大阶。

    到时候说不定连中间门派的称号都能拿到,那样他这辈子可就真算是光宗耀祖了!

    想到此处,秋广指挥的更加卖力了,同时自己手上的灵能攻击也是不断,一道道青色的灵能,激射而出,飞向敌人。

    可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了在人群当中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他,而且这双眼睛在尝试着看透他。

    虽然以他的身份在这里自然有许多人关注他。

    但是,他听到了一段令他火冒三丈的话。

    “秋广,原名秋狗剩,三十年前从野鹅村闯出来的一个放牛娃。”

    “之后靠着邻居的关系,好不容易进入春秋门,但是没过多久为了自己的利益,直接将这引他入门的朋友出卖了,而自己则是当上了春秋门的外面执事。”

    “哎呀呀,这还真的是禽兽啊哦,这里还有,二十二年前一次下山途中,突遇一个貌美村姑,然后”

    啊!!!!!!!

    “住口,是谁在乱说话!”秋广愤怒的大喝道,“给本座出来!”

    他眼中凶光大盛,四处寻找着刚刚说话的人,眼神猛然一定,他看到了一个直勾勾盯着他,一脸鄙视表情的少年。

    此人正是韩玄斌,不过他可不会担心这家伙发现自己之后会怎么样,依旧自顾自的说着。

    “接下来是十三年前,秋广嗯!秋狗剩为了争夺前春秋门掌门的女儿,痛下狠手,在一次历练当中一连害死几名师兄,最后顺利迎娶前掌门的千金,于六年前夺得了这掌门之位。”

    韩玄斌这放声的话语,让很多人都听到了,不由得一脸怪异地看向秋广。

    秋广不知道眼前这个小鬼为什么知道自己的秘密,而且那些十多年前那么隐蔽的秘密居然都被摆了出来。

    不过,他好歹也在这春秋门掌门位子上呆了六七年了,脸皮也自然是相当的厚。

    “混账玩意!胡说八道!”秋广指着韩玄斌大喝着,脸上一开始的惊慌表情也收得干干净净,硬是摆出了一脸的正色。

    他手中的长剑一抖,直指韩玄斌:“几位师弟随我来!和我一同干掉这个胡说八道的小贼!”

    说完率先一跃,一马当先的就冲着韩玄斌飞去。

    本掌门堂堂虎贲境后期,还会怕你这个御气境的小子!

    秋广嘴角勾出凶狠的弧度,仿佛眼前的韩玄斌已经是一个死人一般。

    韩玄斌看着这秋广向自己冲过来,装成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连忙靠近西宇和东丰。

    然后绕着西宇和东丰来回转圈,秋广忌惮于西宇和东丰的实力,一时竟无法下手。

    这还不算完,韩玄斌这一边闪躲,还一边继续不依不饶的吐着这秋广的秘密。

    “没想到这个秋广个rén miàn板上的人物简介居然如此详细,这还真是头一遭。”

    韩玄斌看着一直被他卡在西宇和东丰对面的秋广,心里想着不能停,要把这个家伙惹毛了,然后让他和东丰生死战,自己好捡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