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还真惹毛了-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71章 还真惹毛了

    第七十一章

    “当年秋狗剩为了一件玄阶上品的宝物,将同门师弟置于死地,并且”

    “还有,秋狗剩修为大成之后,那野鹅村的人得知消息,还特地让人来山门祝贺,并且想请秋狗剩帮忙。”

    “可谁知秋狗剩死都不愿意承认此事,还将那村里送信之人打的半死,当真是作孽啊!”

    韩玄斌一边跑着,一边叫喊着,连正在战斗中的东丰和西宇都听到了。

    “没想到这个秋广居然是此等败类,真是看不出来啊。”

    “呵,东丰你也别再说这人了,要不然这个秋狗剩无地自容,说不定就溜掉了,那咱们可就没得打了。”

    东丰西宇可不会放过这个嘲讽对手的好机会,嘴里你一言我一语的,同时还向着韩玄斌靠近。

    “小兄弟,还有什么,继续说,这秋狗剩是靠不近你的。”

    西宇百忙之中还抽出了点时间冲着韩玄斌一笑。

    韩玄斌闻言,嘴角一勾。

    成了!

    再看向那秋广时,果不其然,这家伙脸色都已经变成了猪肝色,气急而笑。

    “好啊,你们这群狼狈为奸的狗东西,我本来只想缠着你们,等徐大人待会来给你们个痛快,可现在看来,你们怕是活不下去了!”

    说罢,秋广高举长剑,猛然一抖,“春秋门弟子听令,全力围杀眼前这二人,事成之后,余相国定当重赏。”

    “至于刚刚那个大放阙词的小子,我要亲自惩戒他!”

    秋广这番话说得大气凛然,若是不知道他真面目的人,恐怕还真的要被这些话迷惑。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这秋广下达命令后,原本那些小心翼翼的和东丰和西宇围斗的春秋门弟子,一听能得到余相国的奖赏,纷纷精神大振。

    越发凶狠地向着东丰和西宇杀去。

    “哦”

    远处对上雷刚韩长楼的徐吾阳也是发现了这边的情况,饶有兴趣地看了过去。

    “哼,年轻人,太不把我们当一回事了吧!”

    韩长楼手中一杆翠绿长枪上下翻舞着,看着那徐吾阳居然在这个时候还敢分神。

    脸色一凝,厉声喝道。

    “二太爷,我们一起上!”

    雷刚这会儿也是被徐吾阳这副心不在焉的模样给惹火了。

    怎么说都是有些名气的人,现在居然被一个年轻后生如此不看在眼里,这让他们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手中九环钢刀一震,提刀高跃,半空之中,刀身金光大放,而双手处更是变得如同岩石一般。

    刀身带着厉啸,划出一片金huáng sè的光影,上面的九个金环叮叮作响,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

    冲着徐吾阳的头顶砍去。

    感受到这股威势,徐吾阳眼神这才重新收了回来。

    “哦?还不放弃吗?”

    徐吾阳淡淡地看着这夹杂着惊天之势的攻击,手中三尺青锋自下而上,一连划出数十道剑气,“那么,这样你们还能挡得住吗?”

    那剑气速度之快,几乎都快连成一片。

    “好强!这才是这小子真正的力量吗!”半空中的雷刚,看着这弥天的剑气,干脆将手中的九环钢刀横握,将覆盖在刀身上的灵能化作刀气劈出,而自己这时快速向下坠去。

    可当雷刚感觉已经要避开这厉害的剑气时,眼前却是突然一花。

    徐吾阳居然就这样出现在他的眼前,手中长剑高抬。

    “好快的速度!”雷刚瞳孔缩的如同针尖一般,现在他旧力已尽,新力未生,根本都没有防到这一手,“麻烦大了!”

    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一旁却是传来了一阵龙吟之声。

    “少年郎!莫不是忘了我老人家!”

    徐吾阳眉头难得地皱了起来,举剑向左一档,只感觉手中一股巨力传来,随之被震得倒飞出去。

    韩长楼高声一笑,手中的那翠绿长枪,此时仿佛变成了一条金色的游龙一般,在手中上下翻飞。

    看着倒飞出去的徐吾阳,他可没这么好心让这个家伙缓过气来。

    “雷刚,快,随我一同压制此子,击杀!”

    在扑向倒飞而出的徐吾阳时,韩长楼给雷刚丢下了一句话。

    “好!”

    看着这不可一世的徐吾阳居然被轰飞出去,雷刚也是精神一震。

    体内的灵能再次流转起来,连同韩长楼一同,向徐吾阳发起了攻击。

    “呵,两个家伙还算不错。”徐吾阳手中长剑每一次都能挡下一次攻击,见二人如此疯狂的进攻,他终于冷哼了一声,“那么我就陪你们两个人玩玩吧!”

    “秋狗剩在去年的时候,还”

    “这秋狗剩其实还有一个奇怪的癖好,那就是”

    “我告诉大家其实秋狗剩他不喜欢穿内裤,因为”

    韩玄斌这时候,索性将裁决收了起来,一一抖露秋广的那些不为人知的龌蹉事。

    当中大部分是在这秋广的个人经历上看到的,但也有一些龌蹉不堪的事是他自己编出来的。

    九句真一句假,搞得秋广自己都在想他有没有干出那等龌蹉之事。

    “小子你一定要死!”

    秋广此时当真是暴怒无比,眼睛死死地盯着韩玄斌,可之间隔着东丰西宇,这让他更加气得不轻。

    “今天哪怕是我死在这里,也要将你碎尸万段!”

    秋广在腰间储物袋一抹,手中出现了一颗红色的丹药。

    韩玄斌眼尖,先行看到了这个丹药。

    玄阶绝品:疯魔暴血丹

    燃烧自身精血,提升自身全部属性200

    使用后陷入一周虚弱期,虚弱期间属性下降90

    我靠!

    这家伙要不要这样就和我玩命啊!看着秋广盯着他的那双狰狞的眼睛,韩玄斌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看来这老家伙还真是脸皮薄呢,不就是把他的老底给抖了出来嘛。

    也没必要发这么大的火吧。

    要是被秋广知道韩玄斌这想法,那真的是要连燃烧寿命的丹药都吃了再来干死韩玄斌了。

    老子把你从到大做的坏事都说出来,我看看你是什么样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