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女人都是这样的动物-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7章 女人都是这样的动物

    以她的身份和长相,在这文华学府内,走到哪里不都是被人捧着,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追求她。

    没想到来帮忙接新生,碰到的第一个人就这样吼她。

    这让她这等心高气傲的人怎么受得了。

    她这想法要是被韩玄斌知道了的话,当真是大喊冤枉了,我不就说话大声了点吗!

    怎么女人都认为男人大点声就是在吼她呢!

    无论那女人年龄几何,都是这样想的。

    这少女也不愿意多搭话,声音同样十分冷淡的说道:“恭喜你第一个通过了这八关,现在请随我来。”

    说完转身便向着文华学府大门内走去,也不管韩玄斌跟没跟上。

    “咦等等,等等我。”韩玄斌完全没想到对方居然就因为这点小事就生气了,急急忙忙的跟在那少女的身后。

    走着走着韩玄斌实在是忍不住地问到,“现在我能进文华学府了?难道我考过了?”

    “还要等一段时间才知道。”

    少女头也不回的回答着。

    “哎等等,你怎么看都不看我一眼好吧没事了,你继续。”

    韩玄斌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突然看到那少女手按在腰间长剑的剑柄之后,顿时不再说话了。

    他感觉如果自己再说一句话,对方好像会随时给他一点教训。

    老老实实,一声不吭的跟在对方身后。

    走了一小会儿,来到了一个广场当中。

    广场正中间,放着一块水晶石碑。

    走到此处,这少女转身看向韩玄斌,语气依旧是那般清冷平淡。

    “在石碑前说出自己的名字,上面会显示出之前考核官们给你打出的分数,直到整个考核结束后,在石碑上,排名靠在前一千名的将会入选我们学府,现在你在这里休息就好了。”

    说完,这少女转身便想离开这里。

    这时,韩玄斌突然出声问道。

    “那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那少女远远的丢下了“轩辕静”三个字后便消失不见了。

    宽敞的广场上只剩下韩玄斌一人,显的有些冷清起来。

    “居然是轩辕姓氏?”

    韩玄斌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了一件大事!

    因为这姓轩辕的,大唐当中好像只有一家。

    那便是除陛下之外,号称大唐修为最高,武力最强。

    三公之一的太保轩辕chuán qí。

    “好像不小心得罪了轩辕家的大xiǎo jiě了。”

    韩玄斌这时都想抽自己的脸了。

    叫你之前那么装逼!

    叫你给人家脸色看!

    这下好了,平白无故的招惹了这样的一个人。

    回去要是被他父亲或是爷爷知道,一顿修理那是少不了的。

    不过那轩辕静也是,你说你一个太保的女儿好好的去接什么新生。

    真是!

    作孽啊!

    韩玄斌按着太阳穴,感觉一阵头疼。

    “哎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说不定以后都不经常见到”

    长叹了一口气的韩玄斌,无奈地走到了石碑下,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韩玄斌在石碑前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之后。

    只见石碑上白光一闪,接着韩玄斌的名字出现在了上面。

    第一名:韩玄斌总分950

    第二名:暂无

    第三名:暂无

    “也不知道这分数算不算高,算了先找个地方休息吧,到今晚之前应该能够发布成绩。”

    在广场上扫视了一番后,韩玄斌特地挑选了一处有几面旗子挡住阳光的地方。

    原地盘膝坐下开始继续修炼那大破灭诀。

    想着这段时间过去后,应该要动动手,杀点东西来提高境界了。

    随着韩玄斌修炼时间的增长,这广场上的人也越来越多。

    石碑上的名字也越来越多。

    临近下午的时候,上面便已经超过了五百个名字。

    广场当中也开始变得热闹起来。

    很多通过考核的学员们三三两两地站在广场上交谈着。

    但他们的目光,总是时不时的瞥向在广场一边盘膝而坐的韩玄斌。

    一直到后来,韩玄斌身边十几米的范围内,都没有一个人立足。

    当然,除了一脸痴迷,蹲在韩玄斌五六米远的地方,盯着他的华琼。

    但华琼也很乖巧,知道现在韩玄斌不希望有人去打扰他,所以她克制住了自己,没有往韩玄斌跟前凑。

    只敢远远地这样盯着他。

    之所以除了华琼之外,没人敢靠近韩玄斌的原因很简单。

    不为其他,就因为到现在为止,韩玄斌那名字依旧高高的排在第一位。

    第一名:韩玄斌总分950

    第二名:轩辕拓跋总分620分

    第三名:华琼总分610分

    第四名:向问天总分60

    他的分数居然高出了第二名足足三百分有余。

    这让很多通关后在石碑前念出自己名字的学员们深受打击。

    更别说那些刚及格的了。

    别看大家伙都是同龄人,但是在这片大陆上,崇文盛武,这些十岁的孩子们,放在地球上,都是相当于一些十五六岁的人了,心智都已经成熟。

    自诩为天才的他们,在对比成绩之后,只能高喊自己何奈碰上了韩玄斌这样的怪才。

    人都有自卑之心,这让他们如何敢靠近韩玄斌。

    何况还有一个第三名的女孩子蹲在一旁。

    到了半晚时分,人数已经突破了一千大关。

    这时,场中已经可以随处可见一脸绝望的学员了。

    他们都是现在就已经被挤出前一千名的排名了。

    此时石碑下围着不少的人。

    他们都是排名接近一千名的那些人。

    每当有一个人在石碑前喊出自己的名字后,这些人便会很紧张的看向石碑。

    担心自己被挤出一千名之外。

    不过,韩玄斌的名字依旧高高的挂在榜首。

    人数的增多也带来了一个问题,就是拥挤。

    虽然看起来这广场上还是能站不少人,但是大家都不喜欢被别人挤着。

    排在榜首的前几人身边就几乎都没什么人敢围绕。

    “破灭值已经40100,看来不久就能突破了。”

    “是得去杀点东西,要不然光自己修炼,这速度太慢。”

    韩玄斌伸完拦腰后,嘴中还在自语着,这刚睁开眼睛,便看到华琼的小脸出现在他的眼前。

    眨巴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就这样盯着他。

    这贴得实在是太近了,以至于他都感觉到自己的鼻息都能吹到对方的脸上。

    “华琼!你靠得太近了!”

    伸手将华琼的小脸从自己的眼前拨开,一撑地面,站了起来。

    有些无奈的看着再次抱着他手臂的华琼,他脑袋都有些疼了。

    他是喜欢女的,这点不错,而且他也是一个从心理上来说很正常的男人,这点也不错。

    但是对一个十岁的小女孩,他韩玄斌真做不出那种事。

    太tmd邪恶了。

    好在他上上辈子当肥宅的时候,喜欢的是御姐而不是萝莉。

    要不然,他还真不知道该怎样对这样一个可爱的小女孩。

    伸手在华琼头上轻轻敲了敲,“女孩子家家,不应该这样将脸这样靠近一个男的。”

    “没有关系,华琼只对玄斌哥哥一个人这样,其他人华琼不会这样做的。”

    看着一脸正色的华琼,韩玄斌真的不知要说什么好了。

    他现在开始纳闷了,以现在华琼这般的性格。

    上辈子为什么会抛弃他!

    他们那时虽然没有这个时候这样亲密,但从小青梅竹马,是有着深厚感情的吧。

    怎么就能那么狠心抛开他呢?

    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

    说了几次之后,华琼依旧不愿意放开韩玄斌的手。

    这也让他放弃继续让她松开的想法了,随她去了。

    “天色也不早了,这里人也越来越挺多了。”

    韩玄斌环顾四周,发现到现在为止,这里差不多有将近一千五百人了。

    远远的看着那石碑下面围着的一大圈人。

    “对了去看看,排名怎么样了,我应该不会被挤出去吧!”

    韩玄斌带着一只小拖油瓶,慢慢悠悠的走向石碑。

    这一动,他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

    他一走过去,原本站在那地方的人群就让开了路,向后退去。

    就像韩玄斌身上有一个光圈似的,走到哪里,哪里就会空出一小块来。

    “这些人什么情况?怎么看我的眼神如此的奇怪。”韩玄斌纳闷了,接着低头问向一旁的华琼,“华琼,你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吗?”

    “不知道耶,华琼一个下午都在看着玄斌哥哥,怎么会知道那些人在想什么。”

    哎

    真是白问了。

    韩玄斌继续走到石碑旁。

    看见自己名字高高的挂在第一名的位置。

    而且居然比那第二名多出了三百分。

    这时意识到大家的奇怪反应应该就是因为这排名了。

    “哈哈哈哈!!!本公子果然是天才!”

    “这下可以上演霸道学弟降服冰山学姐的故事了!”

    “哼,还想抹杀本公子,当真是做他个春秋大梦。”

    韩玄斌心里癫狂的大笑着,脸上却是努力的保持着平静。

    现在我可不是一般人了。

    要有风度,要有风度。

    可纵使他再怎么忍,嘴角还是不由得微微上扬。

    大家看到的只是他略带笑意的面容。

    华琼也恰好瞥见了这一幕。

    两只眼睛顿时变成了红心状,一脸的花痴。

    “玄斌哥哥好帅!!!”

    此时一个,嚣张的声音在韩玄斌的耳边响起。

    “你就是韩玄斌?这排行榜上的第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