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击杀东丰,开启商店-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73章 击杀东丰,开启商店

    第七十三章

    韩玄斌手中提着裁决,装成一脸惊恐地看着倒飞而来的东丰,手中裁决下意识的抬起,横挡在胸前。

    砰

    强大的力道让韩玄斌口中猛喷了一口鲜血,带着东丰一同向后飞去,二人瘫倒在一块,生死不知。

    “混账!”西宇见状,厉声大喝,将那秋广震得闷声咳嗽了几声,像是要吐血的样子,但是却没一丝血液留出。

    秋广筋脉当中的灵能之前都被那一剑耗空了,丹田内的灵能还没来得及覆盖全身,这西宇的一喝,让他受了不轻的伤,疯魔暴血丹已经让他连血都喷不出来了。

    不过,秋广脸上还是一副狰狞无比的表情,“哈哈哈哈!居然都死了,那么就剩你了!”

    他持着剑,疯狂大笑道,没想到这一下一石二鸟,居然将两个人都击杀了。

    真是上天都在帮他。

    “接下来只要解决了你,随后再去相助徐大人,那这矿脉就是我春秋门的了!哈哈哈哈!”

    秋广正在放肆地大笑着,全然不知在东丰和韩玄斌瘫倒的那一处。

    韩玄斌轻微地动弹了一下。

    击杀四极东丰,奖励破灭值30000,积分5000点

    完成第二隐藏一星势力任务,兑换商店开启

    兑换商店开启,积分系统开启获得破灭值时,同时也会获得积分,积分是兑换商店的主要兑换工具

    韩玄斌躺在东丰的尸首下,除了之前轻微地动弹了一下,在听到系统的提升声音后,便不再轻举妄动。

    哼哼!总算是完成了任务。韩玄斌心中默默自得着。

    他之前就是瞧准了东丰即将飞出的位置,在那处等着。那东丰被秋广劈飞原本还不会立时死亡,而韩玄斌却是阴阴的下了一黑手,悄无声息地将小刀向着东丰。

    这四极之中号称一智的东丰居然就这样死在了韩玄斌的手中。

    不过这也算东丰倒霉,东丰原本就不适合战斗,他在四极当中主要是出谋划策,所以他才能当上韩长楼的师爷。

    他的修为在四人中也是最低的,往日里时北寒,南翁等人都会特意照护一下东丰,毕竟作为一个智囊一样的人物,这也是应该的。

    可谁知道,现在北寒被纠缠住了,南翁又被那徐吾阳一剑击杀。

    只有西宇在其身旁,可西宇再怎么说也是一名学者,护住自己多少是够了,但是要护着东丰的话,多少有些力不从心了。

    这也是韩玄斌看准了这点。

    “接下来看看能不能将这个秋广给弄死,这家伙看我的眼神实在是太讨厌了。”

    韩玄斌默默的躺在东丰的尸首下,眼睛的余光看着正在围攻西宇的秋广,以及春秋门众人。

    “东丰!!!不!”

    在战场的另一边,一直纠缠着北寒的封九孤这个时候快要撑不住了。

    这北寒原本看到南翁死的时候就已经发狂了,现在看到东丰也死了,更是凶性大发。

    手中的拳套挥出的攻击,让早就很吃力的封九孤,更是支撑不住了。

    “徐大人,我这边要扛不住了!”

    封九孤冲着徐吾阳那头放声高喊着,他的这一身悬河之气都是灌注而来,并不是永久的,若是想持续下去,需要长期灌注。

    本来就只是一个御气境的人而已,靠着这悬河之气能顶住这么久就已经不错了。

    现在这北寒狂性大发,他哪里还是对手,对方那拳头已经好几次都要打在他脸上了,要不是他及时的喝退,现在估计已经是那拳下之魂了。

    徐吾阳还在和雷刚和韩长楼打斗着,此时此刻,他脸上原本淡漠的表情越来越兴奋了。

    “哈哈哈,不错不错,还算是尽兴,可惜还是差了一截。”

    徐吾阳右手持剑迎向雷刚的钢刀,左手握拳猛击那韩长楼刺他腰间的长枪。

    以一敌二竟然不弱下风,瞬间便化解了这围攻,“来来来,让我多”

    徐吾阳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不对劲,一种病态的潮红色,是怪异的兴奋?

    他原本还想继续和眼前这两人过上几招,可眉头忽而高高的挑了起来。

    转身看向封九孤的位置,见封九孤这般模样,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不悦。

    “一会儿再和你们玩。”

    徐吾阳挥出一道巨大的剑气逼退二人后,转身扑向了正在冲着封九孤发起连续攻击的北寒。

    “糟糕!”韩长楼险躲过这巨大的剑气后,看着徐吾阳飞去的位置大惊,“北寒!小心!”

    北寒这个时候也是红了眼,哪里还管那么多,眼前这个小子每次在他即将攻击到的时候,都会将他喝退。

    到现在已经不知道被喝退了多少次了,而且现在南翁和东丰都死了,他们四极已经是名存实亡了。

    双拳疯狂地轰击在封九孤喝出的一阵阵的悬河之气上,眼前这个小子后力快不足了,最多三拳,就能击杀。

    “北寒!小心!”这时他听到了背后的警告声,暴怒状态下的他怎么可能就此收手,腰身扭动之下,右拳带着劲风,狠狠的向后挥去。

    可是他错了,只见眼前一道凄厉的剑光呼啸而来,随后他便是感觉双目一黑,再无意识,陷入了永暗之中。

    身后,正在追赶徐吾阳的雷刚与韩长楼,眼睁睁的看着北寒就这般,被徐吾阳一剑给轰的血肉模糊,心中起了一股寒意。

    这徐吾阳居然还没拿出全部的实力!

    二rén miàn面相窥,站定在了徐吾阳附近。

    “差不多是该解决这场战斗了,这里的人都要死!”

    徐吾阳看着二人这般举动,脸上平淡的神色尽失,露出了阴森的笑容,“留你们两个到最后,我还要跟你们两个好好玩一玩。”

    话音刚落,徐吾阳再次从二rén miàn前消失,出现在不远处正在厮杀的人群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