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再杀秋广,领取奖励-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74章 再杀秋广,领取奖励

    第七十四章

    “开杀喽!“

    徐吾阳脸上狰狞之色大放,很难想像这是之前一脸淡漠的那个人。

    徐吾阳手中长剑挥出一道道锐利的剑气,每一剑都要收下性命,一条或几条。

    此时此刻任何落在徐吾阳手中的人,都活不到出第二剑的机会。

    “徐大人,你在干什么!”原本想靠着最后一点药力,趁势击杀西宇的秋广看到此情景,心中大怒。

    “你现在击杀的人当中,有我春秋门的弟子!”

    秋广愤怒的质问,可徐吾阳回应他的是一道锐利的剑气。

    “你!!!”

    秋广原本的愤怒此刻变成了大骇,惊恐地看着这迎面而来的剑气,“徐大人,你这是在对自己人动手吗!”

    徐吾阳看着被自己那一道剑气轰飞出去,捂着胸口躺在地上的秋广,“自己人?你们也配?”

    他们找这个春秋门的目的其实就是想让这春秋门当一个挖矿的角色而已,可没想到,这般可有可无的角色居然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

    还要全靠他出力,自然引起了他的不满。

    而一个变态不满了,要靠什么缓解?

    很简单,shā rén!

    在秋广不可置信的神色中,徐吾阳再次冲杀到了人群当中,“余相国手下不需要这等废物,像你们这样的垃圾,能死在我的手下,是你们的荣幸!”

    “混账!当初找上我们的是你,现在居然怪起我春秋门来了,好生无耻!!!!!”秋广大怒,持着剑就想冲去过和这徐吾阳拼个你死我活。

    可脚下却是一软,瘫倒在地上。

    他

    疯魔暴血丹的药效已经过了,现在的秋广已经和废人没什么区别了。

    “不!!!”

    瘫倒在地上的秋广大喊,“春秋门弟子听令,撤退!逃得越远越好,永远不要再见到这个家伙!”

    秋广躺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大喊着,而余剩下来的春秋门弟子也不过才百余人了。

    “掌门!”

    “掌门!”

    几名春秋门的老堂主,看到秋广这副姿态,立马就想上前将其救走,秋广平时虽然为人有些不堪,但是对待自己的门人却是还算不错。

    可是他们没走几步,就变成了一具具无头或者是身体碎裂的尸体。

    “徐吾阳,余相国,我秋广诅咒你们不得好死!!!”

    秋广眼角几乎迸裂,凄厉的嚎叫着。

    秋广这人虽然品性再怎么不堪,再怎么低贱,但他始终是当上了这春秋门的门主,看着手下熟悉的弟子一个个死在自己的眼前。

    那种恨,让他撕心裂肺。

    可再这么挣扎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不!不!”

    秋广的声音开始渐渐的微弱了下来,眼前也开始发黑,他已经透支精血了。

    此刻的他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没想到他秋广纵横望洲三十载,今日会栽得如此惨烈。虽然手下始终是一个不入流的门派,但他能从一个放牛娃走到现在这一步,都是靠着他自己的努力。

    虽然当中手段很阴险,但也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他品性下贱,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但是不代表他达到目的后就不会去珍惜,向秋广这类的人反而会更加珍惜他一手得来的成果。

    不过,可惜可惜,只是做错了一次选择而已。

    本以为投靠了余相国后,自己会更上一层楼,但没想到对方是一个过河拆桥的卑鄙之人!

    秋广此时意识开始渐渐地迷糊了,可是他突然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他的肩胛骨刺了进去,直插心脏。

    哦?我都这样了还有人要杀我吗?

    罢了罢了,我秋广这一生,也只是这样了。

    击杀春秋门门主秋广,奖励破灭值40000,积分5000

    奖励大转盘次数x1

    奖励玄阶上品:破片手雷x1

    势力任务隐藏先决条件达成

    任务完成度50

    韩玄斌躺在东丰的尸首下,将之前插入东丰体内的小刀抽出,隐蔽地甩出击中秋广后,耳边传来了一连串的系统提示的声音。

    “看来我这补刀的手艺还是不错的。”

    韩玄斌心中有些得意,这奖励还挺丰盛的,而且居然还奖励了一个手榴弹给他,这可是之前都没有出现过的,估计只有击杀了有些地位或者是有些实力的人物,才能能得到这个奖励,这势力任务也完成了一半,这杀一个人得到的东西也太划算了。

    估计这任务现在只要他收服了诗曼的话就算完成了。

    “等等糟糕!”

    韩玄斌想起了什么,翻身看着正在大杀四方的徐吾阳,“这家伙要是把诗曼杀了的话,那么我这任务不就”

    不行!

    要是这个任务这样失败了的话,将来对抗这覆世之文的计划,将会有大大的折扣。

    韩玄斌咬咬牙,将身上的东丰一把推开,身上沾满了鲜血和泥土。

    “这个蠢女人现在在哪里!”

    韩玄斌四处观望,一下子就看到了诗曼,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在这战场上,还挺显眼。

    这诗曼拿着长剑一脸苍白地看着正在大杀四方的徐吾阳,她的那个云师兄正在她身旁,焦急的和她说着什么。

    韩玄斌心中一喜,还好没死。

    不过太危险了,要赶紧带着她离开这个地方才行!

    “师妹,快点和我走吧,这春秋门完了!”还没靠近这二人,韩玄斌便是听到了这云师兄的话。

    “你我到时候寻一个地方避避风头,然后再找个宗派,照样活得好好的。”

    诗曼原本苍白的表情上浮现出了嫌恶的表情,“师兄,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要不是掌门当初带我进山门,我现在都不知道已经死在哪个地方了,我是不会走的!”

    二人拉扯了几下后,那云师兄像是被激怒了一般,狠狠的甩了诗曼一耳光,“贱女人,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什么东西了!”

    那丑恶的嘴脸韩玄斌老远就看得清楚,之前道貌岸然的模样到此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凶狠并且带着猥琐的模样。

    “告诉你,秋广那老东西当初要不是看你有几分姿色,会让你进山门?而且他只不过是想要一个gōng guān交际花而已,知道吗?!是要你张开腿去帮他完成他想做的事情!”

    “不可能!”诗曼捂着红肿的脸颊,瞪圆了双眼,“师傅是为我着想才这样做的!”

    “脑残女人!自己想想之前秋广那老东西让你做的事情吧,就连yòu huò那韩山林都让你去干,你以为呢!”

    云师兄嗤笑一声。

    弯腰拽着诗曼的胳膊,“现在告诉你,你跟我走,我们双修,要么你就会死在这里,和春秋门一起下地狱去吧!”

    “我不走!”

    就在韩玄斌即将要摸到这二人附近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闪现到那云师兄的身后。

    一只手轻轻的搭在他肩上,“我徐吾阳最讨厌的就是像你这种,在女rén miàn前逞威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