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徐吾阳的杀意-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75章 徐吾阳的杀意

    第七十五章

    这云师兄看着已经赶到他眼前的雷刚和韩长楼,一脸惊恐的慢慢的回过头。

    “徐徐吾阳唔!”

    可这话还没说完全,徐吾阳那犹如鹰爪一般的手顿时掐住了他的脖子。

    这云师兄人生的最后一个画面,便是徐吾阳笑得越发狰狞的脸。

    吧嗒!

    这徐吾阳居然硬生生的将眼前之人的脖子捏断了,那断口喷出来的鲜血溅了徐吾阳一身。

    但这人脸上仍是那种病态的潮红。

    “鲜血!啊杀戮!太美妙了!”

    仿佛是吸毒上瘾一般,一时间徐吾阳有些飘飘欲仙起来,杀戮会让他忘记他想要做的事情。

    学文的目的就是为了压制这种变态的心里快感。

    而这断口的鲜血,也溅满了诗曼的全身。

    不过她害怕的不只是这鲜血,更让她恐惧的是那一脸潮红的徐吾阳。

    她挣扎着向后退去,可双腿此时却像是无力动弹,没法站起来,只能一点一点的向后挪。

    “至于你这个女的这个世界太罪恶了,所以,你还是永眠吧。”

    缓过神来的徐吾阳,看着挣扎的诗曼,病态地笑着。

    手中的长剑上灵能开始汇聚。

    而诗曼此时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的死亡了,都忘了要继续挣扎了。

    那么接下来我会被这人的剑气给砍成两半吧。

    哎好不甘心啊,好想多见识见识这个大陆啊。

    诗曼慢慢地闭上了双眼,接受这即将到来的死亡。

    可这个时候,徐吾阳眉间一挑,犀利地看向身后。

    见一圆滚滚,像是石头一般的东西正向他飞来。

    “雕虫小技!”转身迈步上前提剑,一气呵成,可当他砍中那石头的时候,他已经犯下了错误。

    一股巨大的推力轰到他剑上,“这是什么东西!”

    徐吾阳脸色开始变得阴沉起来,这玩意居然爆炸开来,而且,当中无数的金属颗粒和碎片正面向他激射。

    叮叮叮

    徐吾阳不愧是徐吾阳,单凭一把长剑,在身前划出一道道的残影,将自己身前舞得是密不透风,将激射而来的东西全部弹开。

    当威力刚散,那雷刚和韩长楼马上趁着这个好机会,发起了攻击。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而这都按照着韩玄斌的计划进行着,将徐吾阳的注意力引开后,他连忙来到诗曼身旁,抱起她就往身后跑。

    “你为什么要救我!”睁开眼的诗曼,发现自己居然没有死,,而眼前救她的这人正是之前那个小鬼。

    “都说你注定是我的女人,别废话,感觉恢复过来就自己跑!”

    韩玄斌抱着诗曼,一路小跑,远远地躲开了徐吾阳的视线,来到了一间破损的小木屋当中。

    “可是我”

    诗曼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吞吞吐吐的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行了,你暂时在这个地方不要出去。”韩玄斌上下打量着这个木屋,“这个地方还没被烧毁,你先在这里等着,等那边事情完了,你再出来!”

    面对这个才不过十来岁,但身高已经和自己差不多的小鬼,诗曼心中涌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嗯我等你”

    诗曼低着头,小声地回应着,当她在抬头的时候,韩玄斌早已经不在此处了。

    “他居然冒着生命危险在徐吾阳那魔鬼手中救下了我,看来他真的是”

    诗曼说着说着,有些苍白的脸上浮出了一丝丝暖心的笑容。

    “徐吾阳,今日你就死在这里吧!”

    “没错,你这个乱杀无辜的魔鬼!今日老夫定要替天除害!”

    “徐吾阳去死吧!”

    当韩玄斌回到这木村中的战场时,原本那些春秋门人和韩长楼的家臣们,都纷纷停下了手,矛头开始转向那被人群困在中间的徐吾阳和封九孤。

    “徐大人,眼下这该怎么办?”

    封九孤的表情有些急切,他归根结底只是一名学者而已,哪怕力敌战将境,也不能飞天。

    此时被一群人围攻的话,只要他一不留神,就会死于非命。

    “一群乌合之众而已,怎么,怕了?”徐吾阳脸上的潮红依旧存在,而且看着围着他的人群,他脸上那病态的笑容,越发狰狞了,“早就和你说了这些人不靠谱,你看看就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到时候矿脉给他们开采,恐怕都会亏空。”

    “是在下的过错,也没想到着春秋门这般羸弱,一个势力居然连这点人都打不过。”封九孤看着徐吾阳脸上的表情不由得一颤,连声附和着:“只是要肃清这些家伙的话,还是要靠徐大人。”

    封九孤的姿态摆的很低,哪怕他是三司大司马的儿子。

    “哈哈哈,这些家伙,只不过是一些ròu jī而已,都会成为我手下的亡魂!”

    徐吾阳仰天长啸,手中三尺青锋再次迸发出一道道剑气。

    “各位,快躲开,不可力敌!”韩长楼手中墨绿长枪一震,飞身而出将一道道的剑气击碎。

    而四极当中只剩下西宇一人,此时也正在将这一道道的剑气喝散。

    不过此时他的悬河之气虽然依旧是旺盛,但是那喝声却是很不自然。

    现在那四极只剩下他一人而已,多年的好友都已被害,让他思绪难平。

    而这时,耳边却是传来了韩长楼的大喝,“西宇,小心!”

    “啊”

    西宇没来得及回应韩长楼,最终只发出了一声,便是感觉到天旋地转起来。

    在脑袋旋转的过程当中,他看到了一具无头尸体正在喷血,和执剑出现在他身后的徐吾阳。

    原来我的头被砍掉了。

    自此原本纵横战将境的四极,在此战中全灭,可惜了。

    若是让四极联手共同对付徐吾阳的话,谁输谁赢还真不一定。

    不过可惜的是,徐吾阳一早就将南翁直接击杀,使得四极无法配合。

    “可恶!徐吾阳你这恶魔!”雷刚愤怒咆哮着:“难道你就喜欢找那些弱者出手吗!”

    不过雷刚这话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俆吾阳在击杀西宇后,绕过雷刚,韩长楼二人,开始击杀场中余剩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