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我又要被他杀了?-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76章 我又要被他杀了?

    第七十六章

    雷刚和韩长楼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徐吾阳将一条条生命收割。

    他们根本就赶不上这个徐吾阳的速度。

    二人脸色都阴沉的很。

    “糟糕!小少爷!”雷刚想起了韩玄斌。

    “什么!少爷?”韩长楼这时也反映了过来,他脸色很难看,“难道是玄斌?”

    雷刚焦急地点了点头,在四处奔逃的人群当中寻找着。

    这些韩长楼的家臣们看着徐吾阳魔性狂发,赶紧回到韩长楼的身旁。

    而那些春秋门的弟子可就惨了,之前秋广凄厉的叫喊声还在他们耳中徘徊着。

    失去了领头羊的他们就像一盘散沙,溃不成军,四散奔逃。

    眼尖的雷刚这时看到了韩玄斌,这时的韩玄斌正冲着雷刚这里飞奔。

    “这徐吾阳疯了吗!居然这么没品,从修为低的开始杀!”

    看着周围的人一个个倒下,韩玄斌脚上的功夫立马加快了几分,现在还算安全的地方也只剩下雷刚身旁了。

    “少爷!”雷刚看着韩玄斌这般,自然也是清楚现在的情况,一个飞身,向着韩玄斌冲去。

    身后的韩长楼带着十来个家臣和一些原本就守在这个地方的木村侍卫赶紧跟上。

    “您没事吧!”雷刚一到韩玄斌身前,连忙上下打量着,确认无事后,才松了一口气,“还好少爷没事,要不然我老雷真不知道怎么回去跟老爷交代。”

    “玄斌?”韩长楼也上前一步,手中的长枪斜收在身后,看着韩玄斌,不确定地问着:“你真是韩信的儿子韩玄斌?”

    “见过二爷爷。”

    看到韩玄斌的行礼,韩长楼幽幽的叹了口气,“玄斌,你偷偷到这里是来查我的吧。”

    “这个”韩玄斌说到这个时候,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没有什么比被偷偷调查的人发现当场揭穿还要尴尬的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眼前这徐吾阳才是棘手的dà má烦。”

    韩长楼虽然是点头同意,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复杂,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雷刚这时也是点点头,“没错,眼前这个徐吾阳才是大事。”

    “这徐吾阳绝不可力敌。”韩玄斌回应了一句,“虽然有些不甘,但是我认为我们应该先撤才对。”

    韩玄斌早先在上辈子的时候就听过这徐吾阳夺命书生的名号,相传是这徐吾阳是通过读书,培养自己胸中的悬河之气,来抑制自己的杀气。

    而当徐吾阳彻底将自己的杀气释放出来,那才是他真正的实力。

    “趁着这个家伙杀得起劲,我们先撤退吧。”

    韩长楼也是点头同意,准备趁机离开。

    不过,已经杀得癫狂的徐吾阳怎么可能让这一群人就这样离开。

    他一剑将一个刚刚到达御灵境的人自上而下劈成两半,感受着鲜血洒在身上的那种感觉,脸上的潮红越发明显了。

    “这么多鲜血嗯实在是太美妙了。”徐吾阳停下手中的剑,直插在地面上,居然在那里开始拥抱自己。

    他闻着自己身上发臭的血腥味,那种感觉就好似真的吸了毒一般。

    致命的上瘾!

    不过随即他眼睛邪邪地看着准备逃离的韩玄斌众人,“怎么多的鲜血,怎么能少了你们的!”

    徐吾阳将地上的剑再次拿在手中,身形挪动之际,掀起他的衣袖,甩出一阵血雨。

    “这个家伙果然不会这么容易让我们离开。”雷刚耳朵微动,手中的九环钢刀扛了起来,低声地在韩玄斌耳边说道:“少爷,一会儿你抓着机会,就赶快离开。”

    韩长楼拍拍雷刚的肩膀:“唉,没想到这徐吾阳居然如此厉害,看此人身上的气势,你我怕是阻挡不了多久了。”

    接着转身看向韩玄斌,“玄斌,二爷爷也不走了,想必这徐吾阳到时候也不会放过我,一会儿我二人合力缠住这个家伙,你就快点走。”

    “可恶!可恶!”韩玄斌不甘心的吼叫着,徐吾阳你上辈子杀我全家,这辈子难道也要这般吗!

    我不服!

    可是

    韩玄斌不服又有什么用呢?

    这是现实,不是他脑子中想象的那个世界,就算他现在吃了仙丹到达了战将境,也不一定打得过这徐吾阳。

    徐吾阳带着惊天之势,冲了过来,雷刚率先上前抵挡,可是第二招的时候,便是连人带刀被砍飞了出去。

    “这家伙!噗!”

    雷刚不可置信的看着徐吾阳,这家伙怎么会比刚才厉害得多!?

    之前还可以缠斗一下,现在居然一个照面自己就被打飞了!

    雷刚鲜血狂飙,韩长楼也不示弱,提枪猛刺,腰板合一,一记穿心枪直直的轰向徐吾阳的心脏。

    但这对这个状态中的徐吾阳形成不了任何的伤害。

    挥手一拳,狠狠的击打在长枪一侧,震的韩长楼虎口鲜血直流,吃不住力的倒飞向一旁。

    至此,韩玄斌身前再无一人。

    看着不远处浑身鲜血淋漓的徐吾阳。

    难道今日我又要死在这个徐吾阳的手中?!这个念头在韩玄斌的脑子里开始慢慢地放大,直至将他的思绪淹没。

    “哈哈哈!你这专门偷袭的小子!”将雷刚和韩长楼击飞后,徐吾阳依旧没有急着去击杀二人,而是冲着那韩长楼身后的十来个家臣和韩玄斌而去。

    而站在最前方的正是韩玄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