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混元兄弟会-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77章 混元兄弟会

    第七十七章

    此时的韩玄斌不是不想爆种一举击杀这个变态的徐吾阳,可问题是哪里有种给他爆?

    区区一个不到御灵境的小子,想对抗这战将境都打不过的徐吾阳?

    做梦!

    他算是看出来了,之前徐吾阳一直都是在玩弄他们,他喜欢看着他们一步一步地迈向绝望。

    上辈子也是这般,这辈子亦是如此。

    可悲可叹,为何我韩玄斌没有属于自己的势力,哪怕我御气境,也能干死这个嚣张的死变态!

    若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

    几乎被破坏殆尽的木村当中,徐吾阳化作一道红光,一闪便来到了一动不动的韩玄斌面前。

    但是他却没有动,只是这样直勾勾地盯着韩玄斌。

    吓得这些原本跟着韩长楼的家臣等人,纷纷向后退去。

    此时在这木村当中,余剩下的人数已经不够五十人,大多数是一直小心地跟在韩长楼和雷刚身后的人。

    其他的大多都死的死,逃的逃。

    一时间居然给韩玄斌和徐吾阳空出了一块空地。

    “不!!少爷!”雷刚捂着胸口的伤势,飞身冲上来,但很快又以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出去。

    “玄斌别怕!二爷爷在这里!”

    韩长楼这会儿也是急了,其实归根结底,他不过是想赢他哥哥一次而已,并没到达泯灭亲情的地步。

    更何况他也明白韩玄斌的身份,是韩长青唯一的孙子,若是当真死在他面前的话,就算他赢了韩长青,又有什么脸面去面对。

    急切的韩长楼,一脸阴沉的看着站在韩玄斌面前,那浑身鲜血的徐吾阳。

    厉声喝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警告你,你眼前的是韩长青韩国公的孙子,若是你敢动他一根毫毛,不光大唐境内,就连周边数十万里都容不下你寸毫的立足之地。”

    不过看徐吾阳的脸色,只怕是根本就没在意韩长楼的威胁,反而是饶有兴趣打量着眼前的韩玄斌。

    “小小年纪,不光有如此杀意,现在我面前还能如此的平静,看来韩信那个家伙倒是有一个好儿子。”

    嗯?韩玄斌注意到一个细节,张嘴问道:“你认识我爹?”

    “何止认识,我简直就是做梦都想杀了他,沐浴在他的鲜血之中!”

    徐吾阳说着说着双手虚抱,仿佛自己已经沾满了韩信的鲜血一般。

    “就凭你?”韩玄斌嘴角不屑的一撇。

    “呵呵,就凭我!”徐吾阳低声笑着,随即话音一转。

    “我好奇,你之前为什么对我的杀气如此之重,我们并没有见过。”

    “切,我现在落在你手里,要杀要剐随你便,唧唧歪歪像个娘们!”

    韩玄斌也是豁出去了,这徐吾阳反正不可能会放了他,那为什么还要告诉他理由,跟他这么多废话。

    虽然韩玄斌心里想着这样是不是会让徐吾阳对他提起兴趣,然后暂且留着他,但是徐吾阳是谁?

    若是在俆吾阳平静的时候还有可能,但是他现在进入了这个嗜血的状态,怎么可能这么简单的放过这在场的所有人。

    他脸上也没多少遗憾之色,长剑高抬,灵能汇聚,口中低声喝着:“骨头挺硬的,既然这样,那就去死吧!”

    在徐吾阳举剑即将挥下的时候,韩玄斌想了许多事情。

    都是人在即将死亡的时候,脑中会想许多不相关的事情,这种感受他上辈子已经有过了。

    当初短短的一瞬间他回味了第一世在地球上悲惨的孤儿时光,接着又想起了韩家人对他的爱,让他有一个家的感觉。

    而现在,他脑中也是这般。

    “少爷!!!”

    “玄斌!!!”

    雷刚韩长楼双双大吼起来,那声音当中均带着无尽的悔恨和惊恐,雷刚是悔恨当初为何同意小少爷就这般出来,要是多带几个修为高的侍卫随同,何惧这徐吾阳。

    韩长楼则是懊悔自己当初的私心,为了超越他哥哥,害得韩玄斌如今身死。

    场中的画面好像一瞬间静止了下来,韩玄斌脸上的追忆,徐吾阳的狠厉,雷刚的愤怒,韩长楼的心疼。

    唉亏我是开挂的人,没想到有系统有穿越,居然还是被oss给先行击杀了,看来那些说什么派小兵一个一个给主角送经验都是假的。

    临死之前,韩玄斌的心中意外的平静,除去追忆,只剩下无尽的无奈了。

    大意了,没本事还出来装逼,老子若是能活下来,非要狠狠地抽自己一顿。

    罢了罢了

    剑已经临近韩玄斌头顶,那锋利的剑气削落他一缕缕的黑发。

    在场的所有人都认为韩玄斌死定了的时候,意外出现了。

    忽然之间,韩玄斌只感觉自己身前劲风一闪,接着眼前出现了一名身披流光溢彩的紫色长袍的人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人居然只用两根手指便夹住了徐吾阳那即将斩杀韩玄斌的一剑。

    徐吾阳双目一缩,他居然没有看清楚眼前这人是怎么出现在他的面前的。

    “你是谁,居然敢”徐吾阳说着想抽回长剑,但长剑仿佛被铁钳钳住了一般,无论他怎么用力,都无法摆脱对方的夹制。

    “混蛋!”见长剑纹丝不动,徐吾阳抬脚猛踹,想逼迫对方松手。

    可一旁却是再传来一股劲风,将他连人带剑一同击飞了出去。

    噗

    韩玄斌一脸蒙逼的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两个人,先到的是穿着一身华丽的紫色长袍的男人,现在又忽然出现了一个穿着妖艳红色劲装的男人。

    “呦呦呦!还想杀我们会中的兄弟,真是找死!”穿着红色长袍的人,脸上带着不屑的笑意,一脸鄙视地看着半跪在地上,捂着胸口的徐吾阳。

    “你们是谁!”徐吾阳将口中残余的血液吐去,“有本事偷袭,没本事报出自己的名号吗!”

    “切!就凭你?还想知道我们的名号!”依旧是那红色衣服的人回话,那穿着紫色长袍的男子,连看都没有看那徐吾阳,反倒是回身看了一眼韩玄斌。

    “没事吧?”

    韩玄斌这回总算看到了这人的长相,星眉剑目,面如温玉,好一俊俏模样。

    “没事,只不过”韩玄斌脑子还是有点蒙。

    他点点头,面色很是平和,“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们是混元兄弟会的。”

    “混元兄弟会?”

    “混元兄弟会!”

    “混元兄弟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