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中天帝星——左行良-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78章 中天帝星——左行良

    第七十八章

    几人不由得都发出了声音。

    不同的是韩玄斌惊讶,雷刚和韩长楼则是疑问,至于徐吾阳则是皱眉沉思。

    突然他眼中精光一闪,带着冷意看着眼前的二人,“混元兄弟会?你们居然是混元兄弟会的人!”

    “哦?你居然认得我们?”红衣男子脸上带着嘲弄之色,“若真是知道我等的话,还不快点逃命,省得到时候自讨苦吃。”

    “就凭你们?”徐吾阳脸上邪恶狰狞的笑容再次浮现,“就是你们一直在破坏计划,之前在上洲”

    说着徐吾阳将原本的wǔ qì丢弃,从腰间的储物袋中拿出了另一把散发着层层红色血光的长剑。

    长剑一出,一阵血腥恶臭弥漫开来,那长剑上甚至不时地向下滴着血液。

    “今日我就让你们有来无回!”

    身形一闪,俆吾阳率先发起了攻击,居然冲着那紫袍男子冲去。

    “大胆!”红衣男子大喝一声,飞身就想冲上前去挡住这个家伙。

    身行刚动,却被那紫袍男子喝令停下:“阎秋安,退下,我来!”

    “你居然要亲自动手?!”被唤作阎秋安的红衣男子,有些惊异的看着那紫袍男子,片刻之后,一脸同情地看着飞身而上的徐吾阳。

    同情?

    居然同情徐吾阳这杀神?

    韩玄斌自然看到了这阎秋安的眼神,就算你是混元兄弟会的也不至于这么吊吧!

    他不由得点开了这请阎秋安的个rén miàn板。

    姓名:阎秋安

    评价品阶:奸险诡诈之士

    等级:战将境

    地位:???????????

    功法:???????

    简介:无

    命格:贪狼杀星

    阎秋安的面板还算是了解一些东西。

    然后韩玄斌打开那紫袍男子的个rén miàn板,知道这人叫做左行良,可他发现居然除了名字之外,根本什么都看不清楚,一片紫雾莫朦朦胧胧。

    他这番举动按理说不会有人知晓,可那左行良眼角扫看了他一眼,顿时让韩玄斌心中一惊。

    难道说这个人物观察系统,会被那些高于战将境修为的人发现吗!

    估计是修为差距太大了才会这样,这也让韩玄斌留了一个心眼,修为高出他太多的,还是不要随随便便地去探查。

    韩玄斌还在神游的时候,那向着左行良冲过来的徐吾阳突然以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回来,甚者连手中的长剑都扭曲成蛇状。

    啊噗!!!

    徐吾阳狠狠地撞在地面上,激起一片碎石乱飞,口中鲜血喷涌,脸上是一副茫然之色。

    他怎么会被一招击飞!

    除去已经知道这左行良实力的阎秋安,这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惊得张大了嘴巴,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仅仅只是挥出一拳的左行良。

    这可是徐吾阳啊!

    那个能够力压两个战将境的恶魔!

    能这么容易就碾压这战将境内无敌手的徐吾阳,那么这个紫袍的家伙

    “你居然是武侯境!!!”反应过来的徐吾阳捂着断裂的胸口大声喊了起来:“中天帝星!你居然是那混元十四星当中的紫微星!混元兄弟会的会长!”

    徐吾阳此时脸上再无一丝当初的风彩,看着眼前那冷眼看他的左行良。

    脸上带着浓重的不甘,一个闪身出现在那原本都已经快变成打酱油的封九孤身后,提着他的衣领,大喝一声“走!”

    同时手中突然多出了两颗雪白的圆球,猛地向地上一砸,一瞬间烟雾喷涌而出,将二人的身影覆盖住。

    “不好,这小子想逃!”阎秋安面色一沉,“会长,要不要追?”

    “他一心想逃的话,你我二人想要隔着这烟雾追上他,只有三成的几率。”左行良摇摇头,没有想要上前追击的打算。

    这并不是普通的烟雾,而是一种极为稀有的能够隔绝灵能探查的宝物,这徐吾阳看情况的眼力还是不错的,知难而退。

    “由他去吧,更何况眼下我们的重点也不是那个家伙。”

    左行良说罢,将目光放回到韩玄斌的身上,“我们现在,可是来找这个家伙的。”

    “找我?”看着身前的左行良开始盯着自己,韩玄斌有些奇怪。

    而缓过神来的雷刚,再次挡在韩玄斌的面前,一脸警惕的看着一紫一红二人:“你们是谁!为何要找我家少爷!”

    “雷叔,放心,他们并无恶意。”

    韩玄斌从雷刚身后走出,来到这个左行良身前,“你就是会长?”

    “没错,他就是。”这话不是左行良说的,而是那一旁的阎秋安抢着回答。

    “我们这次就是特地来找你的,韩玄斌。”

    “找我干嘛?还有,我怎么感觉在哪里见过你?”

    不知为何,韩玄斌看着眼前这笑眯眯的阎秋安,总感觉和对方很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来。

    这时,一直没说话的左行良终于打破宁静,“因为秋安乃是贪婪杀星,与你的七杀将星和那还未出世的破军斗星,共享杀破狼格局,所以你们会有熟悉感。”

    左行良说这话时,只有嘴唇动了一下,脸上和那上官飞鹰一样,都是冰冰冷冷的,只不过不同的是,上官飞鹰给人的感觉是生人勿近,而这左行良则是一种高高在上的冷漠感。

    “杀破狼?”韩玄斌口中呢喃了两句:“也不知道这格局,到时候系统能给咱加多少属性?”

    韩玄斌碎碎念叨一下,再次问起了他们二人来找自己的原因。

    这次阎秋安在韩玄斌的耳边轻声地说了几句话。

    其实都是那穆歌说的。

    他在几天前推演命格格局时,突然传音通知让他们二人来找韩玄斌,否则,韩玄斌可能性命不保。

    既然已经来到,那就顺便的,让阎秋安将他的命格格局,激发一下。

    “你们说,要将少爷带走!”雷刚听了阎秋安对他说的话后,立刻摇头:“我不同意,就算你们厉害,但是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的守住少爷,到时候要是那徐吾阳回头fù chóu的话,少爷就危险了!”

    雷刚神色坚定,说什么也不让韩玄斌被这来路不明,自称是混元兄弟会的两人带走。

    “雷叔,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情的。”在经过韩玄斌的再三解释下,雷刚这才勉强答应让韩玄斌与这二人一起。

    韩玄斌被阎秋安提着即将飞走的时候,眼珠一动,一拍后脑勺,差点将那诗曼给忘记了。

    “雷叔!记得去大门左边第四间房屋中,将那诗曼救出来,不过别让她走,等我回来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