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告一段落-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80章 告一段落

    第八十章

    韩武城,韩府会客大厅。

    韩长楼坐在大厅当中的主位上,在其左边坐的是韩府一众,而在右边,则是已经被阎秋安送回来的韩玄斌。

    此时的韩玄斌脸上很平静,甚至是有些冷酷:“二爷爷,您知道私藏矿脉是什么罪名吗!”

    “唉玄斌,二爷爷什么都明白,只怪我当初被这矿脉蒙蔽了心神,还请来了那四极,作为帮手。”

    说到这里,韩长楼长叹一声,看着他身后少去大半的韩家族人,“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是损了我这韩武城韩家众多族人。”

    “爹!这不怪咱们,都是那春秋门搞的鬼!”韩长楼身后,韩山林跳了出来,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要不是那春秋门,我们怎么可能会损失如此惨重,还搭进去花了大价钱买来的一次性传送阵盘。”

    韩山林的话倒是让韩玄斌明白了,之前那破玩意传送阵居然是一次性的传送阵盘。

    不过就算是这样,怕是也下了不少的本钱。

    “山林,别说了,无论如何都是我们错了。”大厅主位上的韩长楼站起身子,摇摇头,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玄斌,二爷爷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发现这件事情的,但是这件事情始终是我一人犯了错才下令做的,若是告诉你父亲的话,希望看在我们是一家人的份上,仅仅只惩罚我就可以了。”

    韩长楼的一番话,使得在大厅当中的韩家众人纷纷吵闹起来。

    “二爷爷,您都说了,我们是一家人,那么我又怎么可能干出这等同室操戈的事情。”

    韩玄斌笑了笑,半躺在客厅中的椅子上,看得出来,他现在好像是没有一丝力气一般。

    接着他撒了一个谎,说自己其实都是为了调查那徐吾阳才来的,只是意外地碰到了他们在做这件事情而已。

    韩长楼信以为真,“原来如此。”

    “还有,我要和韩山林叔叔说一声抱歉了。”韩玄斌说着突然将话题扯到了韩山林身上。

    “我?”韩山林纳闷的指着自己,“玄斌,你怎么要和我说抱歉了?”

    “其实之前在龙腾商会的是我”

    顿时说的韩山林是一头的黑线,张了张口,却什么都没说出来,只能尴尬一笑。

    还能让他说什么?说他当初被自己的晚辈给吓到了吗?

    “呵呵,原来是贤侄你啊,难怪那般潇洒。”韩山林嘴中打着哈哈,将这事情一笔带过,不在说话了。

    “玄斌,现在那灵晶矿脉之事,你就和你父亲和爷爷禀明吧。”

    韩长楼面带苦笑看着韩玄斌,“我算是没脸见他们了。”

    “好。”韩玄斌起身行了一个晚辈礼,“那么晚辈先下去了,想必接下来,二爷爷府中应该是要好好的整顿了。”

    “去吧。”

    韩长楼看着韩玄斌向外走的身影,不由得暗暗叹了口气,这小鬼才不过十来岁的话,办事却如此老成。

    想到这里,韩长楼不禁看了一眼一直躲在他身后,直到韩玄斌走了才站出来的韩山林。

    狠狠的冷哼一声:“山林。”

    “在!”

    “现在你和我说说,之前你和玄斌在龙腾商会发生的事情吧!”

    “啊!”

    “老老实实的,一字不漏的全部说出来!”

    大厅内的事情和韩玄斌没有关系了,出了大殿,韩玄斌看着天空中飘着的云彩。

    脑中想到了之前左行良对他说的话,不由得苦笑一声。

    在那荒山上,他向韩玄斌说明了混元兄弟会的起源,一堆洋洋洒洒的故事。

    说当初的什么号称紫薇大帝,推演出来的当世最强的十四星将,还说十四人都要团结一心什么的,以及一堆东西。

    听得他当时都要睡着了,好不容易听完了。

    又告诉他,他们才发现他的七杀将星现在还没觉醒,具体的要如何激活格局,还是要等他操作才行。

    而当韩玄斌问起来如何激活的时候,不仅仅是左行良,就连一旁一直不鸟韩玄斌的阎秋安脸上都是神秘一笑,说到时候他就知道了。

    搞得当时他还有些慌。

    摇了摇头,将思绪转回来,韩玄斌拍了拍腰间的另一个储物袋,这是左行良临走的时候给他的,说是等他打开的时候自然会明白。

    韩玄斌将那储物袋拿在手中,上下打量一番:“也没什么稀奇的,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让那两个家伙搞得这么神秘。”

    “少爷,现在我们去哪里?”一旁的雷刚看着韩玄斌站在原地发起了呆,提醒道。

    去哪里?当然是那另一个任务完成了再说啊!

    将储物袋重新在腰间挂好,“雷叔,之前让你带出来的那个女子还在吧!”

    “自然是在的。”

    “在哪里?”

    “韩府后院。”

    “那就好。”

    韩玄斌听闻诗曼现在尚且安全的时候,心中松下了一口气,“那现在带我去见她吧,我有事情要找她。”

    “好。”

    韩府后院,诗曼现在正在一间房屋中,有些心神不宁。

    “那个小子,不会出了什么事情吧!为什么不自己来接我,仅是派了人来。”

    诗曼坐在桌子旁,两眼出神地盯着装饰的花盆。

    “也不知道那小子要怎么来处置我,他这么小,估计毛都还没长齐,应该不会强行和我”

    一想到这个地方,诗曼就有些脸红。

    但是她心里有一种预感,自己接下来,会一直和这个小鬼头纠缠在一起。

    诗曼心乱如麻,手指不断的搅动着。

    砰砰砰

    门外传来的敲门声,让诗曼心中一跳,该不会

    “谁?”

    “是我,韩玄斌,一直救你的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