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黑房密谈-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85章 黑房密谈

    第八十五章

    深夜。

    韩玄斌独自一人躺在床上,想着这些天所发生的事情。

    想着想着韩玄斌又调出自己的属性面板,看着上面的选项,尤其是境界那一栏,仍是入门九重,也就是九重御气境的时候,心里有些不舒服。

    这一夜韩玄斌没有修炼,而是难得地躺在床上安安稳稳地睡上一觉。

    这些时间以来,面对的都是虎贲境以上,乃至战将境的敌人。

    他一个御气境能在这其中存活下来已经十分不容易了,今夜突然放松下来,难免有些乏力。

    一阵疲劳感涌上心头,也难怪韩玄斌好好的睡了一觉。

    深夜,在韩玄斌熟睡的时候,那徐吾阳却是带着封九孤去到了一个黑沉沉的房屋当中。

    这个房屋就像是深埋在地下的建筑物一般,没有窗户也没有外界的光亮。

    房内只有一盏昏暗的烛光,显得异常的阴森。

    徐吾阳带着封九孤,推门进了房内,迎着昏暗的灯光,看到当中主位上坐着一名看不清脸庞的人,看其身材应该是一名男子。

    而在他的身旁还站着一个人,同样是看不清楚相貌。

    “吾阳,回来得这么快,交给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吗?”

    主位上坐着的人语气虽然很是平淡,但是当中透露出的威严,却是那种久居高位的人才拥有的。

    此刻的徐吾阳换过了一身衣服,脸上的疯狂之色也踪迹全无,又回到了之前最先看到的那副平淡的模样。

    徐吾阳走到此人身前,单膝下跪,“回相国的话,这次的行动失败了。”

    “失败了?就凭韩武城韩家的那些人,如何能够挡得住你?”主位上被徐吾阳恭称为相国的男子,语气并没有半分波动,仿佛这事情与他无关一般,“若只是你个人的原因,再次抑制不住自己的杀意的话,那么,你还是再到黑牢当中静心修习文学,培养悬河之气,来好好控制你的杀意。”

    这时,一直站在主位旁边的那人突然发声,“爹,还是先让吾阳说一说经过吧,我不相信吾阳会这样不知分寸。”

    从二人的对话不难得知,这坐在主位上的就是那御统文臣百官,文控天下的余则成余相国。大唐皇朝另一个权力的巅峰,与那韩长青有着地位不相上下的人。

    他身旁的自然是就是余天龙了。

    其实,那徐吾阳嗜杀的癫狂,在这之前就让他很多任务都失败了。主位上那人认为以徐吾阳的本事,绝对能够完成任务的。可现在任务失败了,可能就是他原本那嗜杀的本性又显露出来了。

    “相国大人,这当中的确有隐情。”

    徐吾阳的身后,封九孤这时上前一步,脸上带着浓浓的不甘之色,“要不是那突然出现的混元兄弟会,这次任务也不至于会失败。”

    “你说什么!”

    徐相国一改之前平淡的神色,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混元兄弟会!!!”

    “回禀相国,的确是那混元兄弟会的人插手,所以才会导致任务的失败,而且这次出手的”

    “是那混元兄弟会的会长。”

    徐吾阳脸上同样的不平静,多少年了,纵横战将境的他,居然会被碾得只能逃走。

    接着他将之前在木村当中发生的一切都说了出来,但对于雷刚和韩玄斌只是一笔带过而已。

    毕竟当时二人都是易容后的相貌,徐吾阳也不会闲得无聊去探查着二人是不是在脸上动了手脚。

    只是把雷刚当成了和四极一样,是韩长楼请来的帮手而已。

    至于韩玄斌,一个御气境的小子,易容后的长相又普通,有什么好说的。

    “混元兄弟会”余相国冷哼一声,“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们,居然妄想与我们作对,可笑!”

    “父亲,那我们是不是要找到他们,然后”余天龙手做手势狠狠的往脖子前一划。

    可余相国却是摇摇头,回绝了这个建议。

    “现在还不能这样做,敌暗我明,若是强行从而暴露了我们的计划的话,就得不偿失了。”

    “可是相国大人,这样未免也太受屈,而且那矿脉岂不就是”

    听到余相国想暂时放过这混元兄弟会的人,徐吾阳不干了,他现在最想的就是去找那两个家伙的麻烦,而不是回黑牢读书。

    可他话还没说完,却看到余相国摇摇头。俆吾阳有些不可置信地说道:“难道相国真的要放过他们吗!”

    “吾阳,有的时候,多做比多问好。”余相国那淡淡的声音让原本脸色冲动的徐吾阳刷的一下就白了,连忙认错,“属下知错了,不该顶撞大人。”

    很难想象之前那个浑身浴血,脸色狰狞无比的人会有这副姿态。

    余相国摇摇头,拿起桌上的茶杯,慢慢品尝,“既然这次的任务失败了,那么就暂时消停一段时间,切不可再轻举妄动,要等准备充分的时候,才是真正出牌的时候。”

    品了两口茶水,余相国将目光从徐吾阳身上挪开,放到了封九孤的身上。

    “封九孤。”

    “相国大人,有何吩咐。”

    “灌顶后,感觉如何,而且经过这次任务,感觉有什么不妥吗?”

    “回禀大人,并没有异常的表现,只是时间一长会感觉有些乏力。”

    “乏力?那是必然的,毕竟这力量不是你们的。”余相国说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慢慢地走到封九孤身前,“你是尝试灌顶的人,所以你的意见很重要。”

    说着闭眼感受了一下封九孤身上的气息,“悬河之气还算是稳固,暂且不需要加固了,过一阵子再来吧。”

    “在下明白。”封九孤恭敬地行礼道:“多谢大人赐予的力量,九孤定当不辜负您的厚望。”

    看着封九孤恭敬的样子,余相国点点头,“现在你们都先回到原来的生活,为了避免被那混元兄弟会捣乱,这段时间暂时不要行动。”

    “父亲,那矿脉,我们”

    “算了,再寻方法,现在那里怕是已经被朝中的一些人知道了,太烫手,不能要了。”

    紧接着,余相国便是让三人都离去,自己则是独自一人停留在房屋内。

    “混元兄弟会?”

    “不知死活,挡在我们的前方,真希望到时候你们不要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

    余相国嘴角下抿,看着跳动着烛光,喃喃自语着。

    幽光将他的影子拉得老长,斜印在墙壁上,显得是那么的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