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归家-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86章 归家

    第八十六章

    翌日。

    一大早,雷刚就将所有的东西准备好了。

    因为这一次不需要赶时间,还特地问韩长楼要了一辆上好的马车。

    韩玄斌在美美地睡上一觉后,感觉身上的疲惫感尽去,不由得感叹一声,修炼归修炼,有的时候还是睡上一觉舒坦啊。

    在韩武城韩家大厅内,和韩长楼韩山林等人简单地用过早饭之后。

    韩玄斌谢绝韩长楼提议多休息几日的挽留,带着诗曼坐上了回家的马车。

    马车里,韩玄斌看着一直盯着一个方向的诗曼,轻声问道:“你是在看春秋门山门的方向吗?”

    诗曼今日穿的一身淡红衣衫,掀开马车窗帘,呆呆地看着马车后的一个方向,“那里毕竟是养我长大的地方,现在掌门惨死,长老等人也不知道能活几个。”

    说着眼眶边上有些红了,开始低低的抽泣起来。“现在春秋门内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其他的势力给吞并了。”

    韩玄斌见诗曼情绪如此低落,也是难得的上去搂住她的肩膀,只是现在他不过十来岁的年纪,搂着诗曼这等千娇百媚的měi nǚ,倒是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过去的事情就当成是过眼云烟,忘了吧,日后的生活还很长,更何况”

    韩玄斌说着,突然嘿嘿一笑,瞥过诗曼的身子便是拱了进去,头枕在对方胸前的柔软上,“你现在已经是归我了,若是你心情日日如此低落的话,本公子可是很难办的。”

    说着还蹭了蹭,好软!

    “公子”

    诗曼看着怀中的韩玄斌,有些娇羞的回应着。

    “让我躺一下,就躺一下。”韩玄斌说着甚至连手都用上了。

    韩玄斌怎么说也是三世为人了,虽然年纪都不大,但是该懂的一样没差。

    好色是男人的本性,更何况一个妩媚的měi nǚ在你身旁,还是那种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

    最后在韩玄斌的再三要求下,诗曼还是没有推开,任由其在自己的胸前轻柔着。

    过一会,韩玄斌觉得这个姿势不舒服,干脆枕在诗曼的大腿上。

    诗曼轻轻的给韩玄斌按着眉头,看着韩玄斌平静的表情,诗曼一时间迷茫了。

    她不是什么,原先做的那些事情都不是她自愿的,虽然明白当初那些人的理由,这春秋门是让她成长的地方,被秋广一劝说,也就甘愿成了一个gōng guān。

    前不久她刚满二八,这才通知她接受这样的任务。为了保证她能够更吸引人,秋广下令所有春秋门的弟子不得动她。

    就连秋广自己好色也不去动她,只为了到时候能够让她yòu huò到更强大的人,所以只执行了几次任务的她,到现在都还是处子之身。

    当初韩玄斌说想要她做他的女人的时候,不知为何,自己从这年仅十余岁的少年眼中看不到一丝的,有的则是一种必定要得到的感觉。

    而后又将她从韩山林手中夺走,给她东西,放她走,更是平添了一份神秘感。

    所以到后来韩玄斌再次提起要她做他的女人的时候,春秋门掌门死了,没有再呆下去的必要的她,了却了心事,也就答应了和韩玄斌走。

    也不知道这个决定是否正确。

    诗曼一时间有些迷茫,看着眼前这个枕在自己腿上的少年郎,心中涌起了想更多地了解他的愿望。

    她看着韩玄斌平静的脸庞,思索再三还是轻轻的问道:“奴家还不知道公子要前往何处?”

    “大唐皇城。”韩玄斌享受着诗曼轻柔的àn mó,懒懒的回应。

    “为何要前往那一处?”

    “回家。”

    “回家?”她想知道韩玄斌的身份,然而结合之前的种种,诗曼的手突然停了下来,不可置信地看着韩玄斌。

    韩姓

    在大唐的皇城当中

    身后有战将境的侍卫跟随

    而且与那韩武城的韩家交往看起来很密切

    她不是那种孤陋寡闻的女子,秋广当初让她当gōng guān,自然是要让她清楚地知晓自己应该攀附谁,这是自小就特地培养她的。

    她看过全本的大唐全书,当中记载着有这等身份背景的,只有一家。

    “公子莫非”诗曼的手有些颤抖,刚张口便被韩玄斌打断了。

    “我家正是大唐皇朝韩国公和骠骑大将军所在的那个韩府。”

    “啊”诗曼一声惊呼,让在驾驶马车的雷刚都释放灵能探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诗曼傻傻地看着韩玄斌,她已经将韩玄斌的身份推的很高了,没想到居然高到了这个地步。

    “行了行了。”韩玄斌抓着诗曼的手,放在自己的太阳穴上,示意她帮自己揉这里,“没什么大不了的,地位高不代表真的有那般风光,当中的很多事情,日后你会知道的。”

    韩玄斌的语气当中透出的更多的是一种无奈,查明真相的他很清楚覆世之文的做法。

    上辈子韩家被灭,那么这辈子那些人也不会放过他们韩家。而自己作为知晓后事之人,自然不会让这事发生,然而覆世之文的强大,又历历在目。

    一时间韩玄斌都变得惆怅起来。

    诗曼听得出来韩玄斌话中的意思,很乖巧的没有再说话,转而轻轻的为韩玄斌àn mó着头部。

    马车当中再次恢复了平静。

    雷刚驾驶的马车很稳,一直像在平地上飞驰一般。

    虽然拉车的马不能和他们家的那九品黑晶妖马相比,但也是上好的马匹,速度也还算是不慢。

    算一算的话大概两日就能回到皇城当中。

    韩玄斌还在赶路的时候,在大唐皇朝的文华学府当中却是发生了一件大事。

    引得全校的师生乃至一些校外的人都非常的关注。

    那就是包括大唐在内的十几个的高级王朝,和另外两个顶级皇朝,十年一次的学府竞赛,已经定好了十八个月之后进行。

    举办的地点正是在这文华学府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