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观星望月宗的推演-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89章 观星望月宗的推演

    第八十九章

    终于建成了!

    韩玄斌听着耳边传来的系统声,不由得一阵激动。

    “咳咳诗曼。”

    “是,公子。”

    “去帮我烧一桶洗澡水把,这些日风尘仆仆的赶路身上很不舒服。”

    “好的,公子,奴家这就去。”

    在用这个借口将诗曼支出去烧水后,韩玄斌这才安心下来,激动的打开了着随身领地。

    依旧是和先前一样的空地,只不过现在在这片空地的中心屹立起来了一栋像是完全又黑色大理石的材料组成的高塔。

    中心塔,领地中心

    短短的一句话,却是让韩玄斌哈哈大笑起来,“成了,终于成了,老子逆天改命的第一步终于成了,哈哈哈哈!!!”

    看着那巍峨的高塔,韩玄斌有种迫不及待想要进去摸一摸的冲动。

    伴随着这个念头的响起,系统也是很配合的提示了一声,是否进入随身领地

    “进进进,当然进。”

    宿主请求进入随身领地,要求身处于安全地带,检测中

    周围安全,传送门准备完毕,请进入随身领地

    系统话音还在说的时候,韩玄斌的面前便是出现了一道几乎肉眼不可见的,一道像是闪电组成的门框,而在门内是随身领地的场景。

    “这玩意挺高级的。”

    韩玄斌捏着下巴看着这门,心想着是不是以后这玩意可以用来逃命,只要他逃到了安全的地方,在逃到随身领地当中去,简直不要太强。

    “等下次有机会试一下。”

    暂且将这个利用随身领地传送门的念头收起,韩玄斌抬脚迈入了传送门内。

    这里值得说的一下就是,如果外人看韩玄斌的话,只会看到韩玄斌一迈脚就消失不见了,而无法看到传送门的样子。

    也算是系统的一种保护方式,不是宿主的人无法观测到有关系统的存在。

    话说回来,当韩玄斌迈入随身领地的一刹那,在天武大陆大唐边境的一座位于众山之中的奇异高峰上,有着一个古香古色建筑群。

    而在正当中屹立着一栋雄伟的大殿,此殿位居于群山之上,高耸入云,仿佛直插那天穹。

    在大殿当中,坐着两人,一老一少,面对面,但均是闭眼,口中念念有词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此时那名年轻人手中的原本握着的八卦盘却突然爆裂开来。

    “这!!!”那名手持八卦盘的年轻人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爆碎的八卦盘,“先天八卦怎么可能爆裂!”

    年轻人对面的老者睁开了双眼,不知为何,明明是一名老态龙钟的老者,但是那双眼睛却堪比天上的星光,闪耀着奇异的光芒。

    他看着那爆裂开来的八卦盘,轻轻的叹了口气,“自从前些日子,你从大唐皇城回来后,你的命运便是再也看不清轨迹,而如今,再次推演你日后所更随之人,却发生这等事,劫数,劫数啊。”

    老者看着眼前的少年,脸色变得严肃起来,“穆儿,你是我观星望月宗大力培养出来的,之前推演你的命运轨迹还依稀可见,为何从大唐回来后就变了,和为师说说,你到底遇到了什么。”

    随着老者的话,那名一脸震惊的少年的身份很明显了,正式那观星望月宗全力培养的大弟子,穆歌。

    而说话之人则是观星望月宗的掌门,张幕阳张掌门。

    此时的穆歌还沉浸在那先天八卦盘爆裂的震撼当中,要知道这先天八卦盘算他人爆裂了也就算了,但是他这一次是算自己,这都能爆裂,这还是千古以来的头一遭。

    听着张幕阳的话,穆歌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一点,将自己在大唐当中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张幕阳听完之后,看着一脸迷茫的穆歌,眼神一定,心中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一般,“在大唐皇朝当中你既然选着的一个人的话,那么现在你出现这个状况肯定和那人有关!”

    说着手中也出现了和之前穆歌手中一模一样的先天八卦盘。

    这一举动让穆歌大惊失色:“师傅,您不是数十年都未动手算过了吗,而且您的身体也!”

    “穆儿,你是我观星望月宗这些年来,最有希望能够带领我观星望月宗,走出那几年之后大动荡的唯一人选,绝对不能出一点差错,你明白吗!”

    张幕阳语气很重,同时当中透出的关爱也十分的明显。

    “师傅”

    “住口,别打扰为师。”张幕阳神色一板,张口喝道,“现在将你在大唐皇城当中选择的那个人,将他画像和生辰家室都交予我!”

    “啊!师傅您的身体唉是师傅。”

    最后穆歌还是拗不过他师傅,将韩玄斌的画像以及一些相关的东西都交予张幕阳。

    张幕阳接过后,再三吩咐穆歌切勿打扰之后。

    他一手持先天八卦盘,一手捏着繁杂的手决,开始推演起来。

    “韩玄斌,男,生辰神武历673年”

    “家中长为韩长青,父为韩信”

    “家居大唐皇城”

    “身负七杀将噗”

    在推演的过程当中,张幕阳的脸色越变越差,而在推演韩玄斌的命格的时候,更是口吐鲜血。

    “师傅”穆歌死死的咬着牙,忧心忡忡的看着胡子沾满鲜血的张幕阳。

    在这推演过程当中最忌讳的不是算错,而是在推演的过程当中被打扰,轻则被卦象反噬,重则直接神魂破灭,落得身死灯灭的下场。

    可就算如此,张幕阳依旧没有停下来,这先天推演是他们观星望月宗的不传之秘,对于那种越强大或者是身份越离奇的人,推演的难度也就越大。

    但准确性十分的高,这也让观星望月宗不仅仅是位于十大宗派势力之一,也是让他成为了一个劈开这些纷争的有利条件。

    没有人愿意得罪这种连第二天自己穿什么内裤都能推算出来的人。

    偏偏这观星望月宗的掌门在推演一个小鬼的时候,居然口吐鲜血,这要是说出去,不知道要惊吓住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