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回家休息-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10章 回家休息

    两个打过一架的人,这时候却成了室友,还真是应了那句不是冤家不聚头。

    轩辕拓跋干笑着也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

    他也不知道要跟眼前这个人说什么好。

    双方都没有说话,客厅当中这时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终于,又是一道开门声打破了这股寂静。

    二人均是举目望去。

    这次来了两个人,一胖一瘦,胖的那个一脸笑眯眯的表情,和善近人的样子,就像是小版的弥勒佛一样。

    而瘦的那个则是一脸木然冷酷的模样,看起来冷冷的感觉。

    这模样,当真是让韩玄斌不爽了起来。

    “这个笑眯眯的胖子看起来还是挺友善的,可另外这个家伙怎么长得这么帅!本公子的容貌都要被他比下去的!”

    韩玄斌内心大喊着。

    这个一脸冷酷模样的家伙,若是换上女装,肯定倾国倾城,迷倒万千少男啊。

    虽然心里妒忌着对方比自己帅上许多,但韩玄斌脸上还是也挂上了一副和善的表情。

    站起身子拱了拱手,“二位好,在下韩玄斌。”

    轩辕拓跋当然也不示弱,也立马站了起来,“你们好,我叫轩辕拓跋。”

    那胖子一一笑着回礼。

    “二位好,二位好,俺叫龙天傲,家里是做生意的。”

    听到这胖子说的话,韩玄斌和轩辕拓跋竟然心有灵犀的对视了一眼。

    从对方的眼中,一种啼笑皆非的表情。

    啥?!!!

    龙天傲!

    你这副摸样还敢叫龙天傲!

    这么霸气的名字用在你身上真是大大的违和啊。

    你家里人给你这个小胖墩取名叫龙天傲的时候真的不是随便取的吗!

    韩玄斌和轩辕拓跋都是强忍了心中的笑意。

    “幸会幸会。”

    看着二人脸色都要憋红的笑意。

    龙天傲自然也是知道二人想笑的是什么,依旧是一脸笑眯眯的样子,像是什么事情都不会让他失望一样。

    “想笑就笑吧,俺都不知道被这个名字坑过多少回了,习惯了,习惯了”

    “龙大公子这就见外了,今后我们可就是要当六年的室友了,只是融洽一下气氛。”韩玄斌笑着走上前去,搂着龙天傲的肩膀。

    “再说,那大唐第一富商龙海的名头无人不知,听闻龙海商主有一公子名为龙天傲,想必就是你了。”

    说罢给那还想笑的轩辕拓跋使了一眼色。

    “哦哦,对对对。”轩辕拓跋也立刻反应了过来,“像你们家这般富可敌国的大商人,我们真是佩服的紧。”

    二人一唱一和的,倒是让那龙天傲和善的表情当中多了一份笑意。

    “过奖过奖,哦,对了,这位是俺在门前碰到的,应该也是要跟我们成为室友的。”

    接着龙天傲拱手向着他身旁的那位冷酷少年,笑呵呵的说道,“这位兄弟,俺刚才还没来得及问你姓名呢。”

    “上官飞鹰。”

    冷淡的语气,像一股寒流一样将原本其乐融融的氛围冻僵了。

    三人的表情均是一僵。

    就连那龙天傲一直笑眯眯的脸上都有点尴尬起来。

    这小子的语气也太冷淡了。

    场中气氛急转直下的时候,一嗓笑声突然响了起来。

    “哎呀呀,我们这个寝室真是不得了啊。”

    只见韩玄斌拍着巴掌一脸惊叹的样子,“这里不仅有三公太保的儿子,大唐第一富商的儿子,现在连堂堂平南王的世子也来了。”

    说罢,走到那上官飞鹰的身旁,不顾对方脸上冷淡的表情。

    一把揽着对方,“我听闻平南王上官鹤之子上官飞鹰,天生玄冰之体,今日一见果然够冷的。”

    听着韩玄斌的话,龙天傲和轩辕拓跋自然也是惊讶地看了过去。

    天生玄冰之体?

    难怪了,相传这种人修炼水诀或是冰诀进步都是奇快无比。

    但是性格大多都是冷若冰霜的,不善近人。

    这下场中的气氛多少好了一些。

    韩玄斌也暗自抹了一把汗。

    这都什么寝室啊,一堆问题儿童。

    一个个身家全都是吓死人的。

    这些人的老爹无论哪一个闹起来,怕是整个大唐都要抖上三抖。

    要不是他当年听过这些人的名字和特点,还真不好辩认出他们。

    现在要和这些人一起,度过六年的时光。

    韩玄斌不由得感觉到自己前途可能会有些偏离预计。

    一个二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他拍了拍龙天傲和上官飞鹰的肩膀。

    “还有一个室友没到,那我们还是坐下再等一会吧。”

    对于韩玄斌的建议几人都没有意见。

    各自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几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等着最后一名室友的到来

    听着这些小屁孩闲聊的话题,韩玄斌不由得一阵头疼。

    他根本就融入不了角色。

    眼前这几个十来岁的少年,哪怕心智已经开始成熟。

    对于韩玄斌来说依旧是一群小鬼,他怎么说也个二穿的人了。

    哪怕不计穿越前的肥宅生涯,穿越后的这两辈子年龄加起来怎么说也三十多岁了。

    他一时间还是接受不了和这些小屁孩一起。

    “哎还要等上好几年才行啊,什么时候才能开始报复那些仇家呢。”

    韩玄斌脑中正在思索着。

    这会儿,门口再次传来了推门的声音。

    只是轻微的声音,像是故意不敢弄出太大声响一样,有人进屋了,然后又听到轻轻掩shàng mén的声音。

    接着,他们便看到一个少年向屋内走来。

    那少年走到厅门口的时候,看着屋内的众人,一张病态白皙的小脸上的布满紧张。

    手足无措地站在门口,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一时也没有说话。

    “咦这不是那个第四名叫什么来着?向问天?”

    看着那少年,轩辕拓跋这时候来了一句,“就他这身布衣,我有印象。”

    听到轩辕拓跋的话之后,那名叫做向问天的少年低下头不自在地盯着自己的鞋面。

    口中结结巴巴地回应着:“大家好我叫向问天”

    看着眼前这个整张脸快红到耳朵根的少年,韩玄斌不由得狠狠地敲了轩辕拓跋一脑壳。

    “哎呦干嘛!我又没说错!干嘛打我!”

    轩辕拓跋捂着头顶,一脸愤怒的看着韩玄斌。

    韩玄斌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怎么,还想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