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回家要钱去-大唐最强公子哥-
大唐最强公子哥

第94章 回家要钱去

    第九十四章

    没办法,这笔钱的数目可不小,光凭韩玄斌一人不知道要多久的时间才能赚到。

    “一号,除了建筑物,还有其它的什么要和我说吗?”

    “主人,目前领地正在初始阶段,需要改变环境,让其能够更赏心悦目吗?”

    “哟,还有这个功能。”韩玄斌有了点兴趣,“那你就按照我的品味来办吧。”

    “没问题主人,场地建设费用需要三百积分,请支付。”

    朝他闪着两个光点的一号,韩玄斌这会儿怎么看都觉得它像是吸血鬼。

    “拿去拿去,都给你都给你!”

    他身上也就这点积分了,倒也不心疼。只是,他在想一个问题,这个领地要花积分,那兑换商店也要花积分,自己能赚这么多的积分吗?

    嗯

    不好说,过些日子再看吧。

    搞的他是郁闷的很,这还是自打他进韩府以来第一次为了钱而头疼。

    韩玄斌把积分花得一分不剩,最终只能无奈地先离开这里。

    在他出传送门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那一片空旷的场地和那高高的中心塔。

    “等着,小爷下次来的时候,必然带着大把大把的积分,定让你换个模样。”

    丢下这句话,韩玄斌通过传送门后,回到了房中。

    还没等他站定,耳边传来一阵惊呼,“公子!!!”

    糟了,把这茬给忘了!韩玄斌心道不好,扭头看向发出惊呼之人,果然是坐在房中等他的诗曼。

    “公子你怎么突然就出现了。”

    此时诗曼张大了小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韩玄斌,仿佛见鬼了一般。

    房中明明没有一丝的灵能流转,居然会活生生的多出一个人来!也难怪诗曼会吃惊。

    这下麻烦了,韩玄斌眉头一紧,想起了系统最开始的警告,不能让任何其他人知道系统的存在,不然就抹杀!

    抹杀!

    想到这个词韩玄斌就浑身一激灵,当初系统可没少拿这个来吓唬他。

    现在被诗曼撞了个现行,不解释一番,对方心中肯定有芥蒂,韩玄斌可不喜欢自己的女人这般样子。

    转睛一想,倒是想到了一个好的说法。

    “怎么,凭公子我的身份,连一个小小的传送阵都用不起吗!”

    “可是公子房中没有灵能的波动而且也没有传”

    “是随身的传送阵盘,你当然没见过,那公子我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

    韩玄斌为了让诗曼信服,再次前往随身领地,而后又再次出来。

    “这是家中长辈给我防身保命的宝物,自然是位于天阶,这等宝物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发现。”

    这一来听得诗曼是一愣一愣的,她还真不知道天阶宝物是什么样子的。

    诗曼这下倒是真信了,口中连忙说道“是奴家眼界太低,冒犯了公子,还请公子见谅。”

    见诗曼如此,韩玄斌脸上依旧是严肃之色,但是心里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还好圆过去了,要不然这系统到时候给他一个灭口的任务,他还真不知道该拿诗曼怎么办。

    韩玄斌脸上还是板着,“既然如此,那就罚你给本公子好好的搓澡吧。”

    说的诗曼脸上一红,但还是小声应了下来,毕竟自己已经是他的女人了。

    当晚韩玄斌算是享受到久违的的待遇了,在家的时候还有小青服侍,可在外哪还有这般的的享受。可今晚,不仅有诗曼为他好好的搓了一顿澡,而且还是躺在诗曼的那胸前的柔软中睡去的。

    别问韩玄斌为什么不干点那种事情,很简单,他只不过是一个是十岁左右的少年而已,说真的,他尿尿的时候看着自己光溜溜的下体,总是觉得不习惯。

    第二日一早,韩玄斌算是回归到了正常的学习生活中,

    只是他的修炼指导老师王文柔依旧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看,甚至还想好好的教训一下他这个班上最大的刺头。就算韩玄斌拿了文华榜的第一,就算韩玄斌现在是九重御气境的境界和这些才不过二三重的家伙们一起上课,王文柔依旧认为韩玄斌是一个不务正业的学生。

    若不是李霸天一直在旁边劝阻着她,怕是要好好的惩戒一顿韩玄斌了。

    可在韩玄斌好不容易逃过了王文柔的手掌的时候,又有那姑苏蓝枫来找他的麻烦了。

    “这是你这段时间拉下的功课,修炼课就不算了,其他文学课的作业请你好好的补上!”

    依旧是和之前那样嫌弃的语气,韩玄斌琢磨着这个姑苏蓝枫对他的厌恶是不是与生俱来的。

    不过,他是不会动手做这些东西的。所以,倒霉的轩辕拓跋,堂堂大唐三公太保之子,又遭殃了。

    轩辕拓跋没法反抗,只能一边哭一边帮韩玄斌写作业,心中大骂,“韩老大!你等着,等我超过你,到时定要让你给我洗内裤!”

    学府的课程依旧是烦躁无比,但是因为要准备那十八个月后的学府竞赛,韩玄斌发现学府对于学文的课程大大减少了,对于那些修炼灵诀,战斗技巧之类的课程明显有增加的趋势。

    看起来就算是文华学府这所大唐最好的学府,也不愿意将这个学府竞赛第一“天武之巅”的名号拱手相让。

    在结束了一天对于韩玄斌来说十分无聊的课程后,他告诉110寝室的几人自己要回家一趟,今晚不回寝室,让他们帮告知诗曼自己今晚早些睡,自己则是坐上了雷刚赶来接他的马车,回到了韩府。

    只是韩玄斌这一回来,发现了父亲和爷爷二人打量他的目光跟往时很不一样。

    像是好奇?疑惑?不解?